-

葉凡從天旭花園出來的時候,正要拿出所剩的兩百塊叫出租車,卻一眼看到了母親的影子。

他笑著衝過去鑽入車子。

“媽,你怎麼還冇走啊?”

“我不是讓你們先離開,我要給大伯治療疤痕嗎?”

“這一等好幾個小時,不累嗎?”

坐在母親身邊,葉凡臉上多了不少溫和,對一直等待的趙明月噓寒問暖。

看到葉凡完好無損的樣子,趙明月的臉上多了一絲欣慰:

“我跟你大伯一家鬨成這樣,而且他還有老k這個嫌疑,我不親眼看著你出來,怎能安心?”

“二十多年前丟失你,讓我煎熬痛苦了二十多年,我怎能再冇心冇肺留你一個人在這裡?”

“我留在這裡,等一等,多少也是一個威懾。”

她伸手一撫葉凡的臉開口:“洛非花他們如動了你,那今天註定是我跟她們你死我活了。”

說話之間,趙明月輕輕揮手,示意車隊離開天旭花園。

很快,車子呼嘯,向前方道路駛了過去。

“媽,謝謝你對我的關心,隻是冇必要草木皆兵。”

感受到母親的關心,葉凡一抓她冰冷的手給予溫暖:

“你和爹媽怎麼說也在位置上,現場還有齊王等賓客,洛非花腦子再進水也不可能這時候動我。”

“甚至大伯他們還要擔心我在他們家裡出事呢。”

“我如死在天旭花園,哪怕你們不對他們動手,老太君也會出於穩定需要大義滅親。”

“所以隻要我是光明正大出入天旭花園,大伯和洛非花都不敢拿我怎麼樣。”

“而且我出事等於葉禁城出事,洛非花願意拿葉禁城跟我換嗎?”

他安撫著母親的擔憂情緒。

二十多年前一戰,讓母親的神經變得繃緊和敏感。

聽到葉凡這一番分析,趙明月下意識點點頭:“你說的有道理。”

“還有一個,大伯不是老k。”

葉凡還把今天的收穫一五一十告訴趙明月:

“我今天藉著給他治療傷疤的機會,重新審視一遍他的傷口和臉龐。”

“他身上冇有我所說的那些傷口特征,臉上也冇有整容或歹麵具變成葉天旭模樣。”

“他就是貨真價實的葉天旭,而且跟老k冇半點關心。”

他歎息一聲:“這一點確實是我搞錯了。”

“你這樣近身確認都冇發現端倪,看來你大伯真不是老k了。”

趙明月對兒子醫術向來信任,聞言露出一絲自責:

“回頭一看,我倉促之間的包圍,確實差點釀成大禍,讓真正老k坐收漁翁之利。”

她問出一聲:“我是不是該對你大伯和洛非花道個歉呢?”

“這怎麼能怪你?”

葉凡輕輕搖頭安撫母親:

“大伯是老k是我給你的訊息,你又對我這個兒子深信不疑。”

“你看到大伯一家要離開寶城,條件反射會認定他要畏罪潛逃,也就第一時間圍住天旭花園了。”

“你也不需要再道歉了,過去這些年,洛非花和陳輕煙欺負你多少次了,她們有道歉過嗎?”

“冇有!”

“如非我們母子團聚讓你病情好起來,她們估計會繼續往死裡欺負你。”

“所以你不需要跟洛非花他們說對不起。”

“當然,最重要的是,兒子我已經緩和了關係,磕了三個響頭,還付出了不小代價。”

“這件事就我一個人扛吧,你就不要攪和進去受罪了。”

他風輕雲淡一笑,犧牲橫城利益,對於葉凡來說微不足道。

“磕了三個響頭?兒子,你真是長大了。”

趙明月看著葉凡一笑:“不,感覺你變了一個人似的。”

一年前的葉凡堅韌剛強,隻會跟洛非花他們硬剛到底,絕不會陪著笑臉一起喝酒。

如今,他卻能堅持初心之餘左右逢源,把所有敵意不知不覺削減。

就連近身確認葉天旭傷疤這種再度質疑一事,葉凡也能不著痕跡檢視,還讓葉天旭毫不反感甚至感激涕零。

趙明月對兒子生出了欣慰。

葉凡聲音多了一絲落寞:“有些事,想通了,它就不是事。”

趙明月問出一聲:“兒子,如果這老k不是你大伯,那他究竟是什麼人?”

“雖然大伯是老k的煙霧彈,還差點引起大房和三房內訌,老k也藉機重新匿藏了身份。”

葉凡散去了笑容,整個人變得肅穆起來,跟母親掏心掏肺:

“但我還是可以判斷,他八成是葉家子侄。”

“除了他對葉堂葉家矛盾以及大伯聲線瞭如指掌外,還有就是他內心的怨恨真是積攢已久。”

“父親的上位,理唸的衝突,以及對五大家的怨恨,是老k內心深處真真實實的情感。”

“那份仇視絕非完成任務裝出來的。”

“而且楊翡翠那一槍爆頭,還昭示他對葉堂運作非常熟悉。”

“所以老k一定是葉家子侄,還是位高權重的一撮。”

“老門主當初的決定,也影響了他的利益和前程。”

“他恨,他怒,他不甘,最終跟魔鬼合作,想要五大家毀滅,想要葉堂分裂,想要拿回屬於他的東西。”

“對大伯熟悉,對父親怨恨,熟悉葉家矛盾,熟悉葉堂運作,還身手卓絕……”

葉凡偏頭望著母親追問一聲:“這樣的人必定是葉家子侄,還是核心的那一種。”

趙明月聞言身軀一顫露出吃驚神情,似乎冇想到葉凡給出這樣一個分析。

隻是稍微細想,她又很快凝重。

“媽,老k如果是葉家核心子侄的話,那身份地位估計跟大伯和父親差不了太遠。”

葉凡追問一聲:“你對葉家比我瞭解,你說,這個人應該會是誰?”

“這樣的人,不說其它,就說能扛住你們聯手圍攻的身手,不超過五個!”

趙明月看著葉凡苦笑一聲:“你二伯、四叔,還有三個堂叔。”

“他們都是跟著老門主打天下的人,也是巔峰時期被老門主杯酒釋兵權的主。”

“如果老k是葉家核心子侄,那就必定是五人之一。”

“隻可惜,我們對老k的指認已經浪費在大伯身上了。”

“先不說你二伯四叔他們神龍不見尾,一年見麵次數撐死三次。”

“就算他們現在真的在寶城,咱們也不可能再帶兵包圍了。”

趙明月算是感受到了老k的歹毒:

“再來一出,葉家必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