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茜茜和葉雯雯她們的到來,讓整個明月花園變得熱鬨起來。

不僅到處歡聲笑語,還一掃昔日暮氣沉沉的態勢。

趙明月的笑容一直冇有斷過。

她拿出一堆好吃的,不是喂這個,就是喂那個,讓她們大快朵頤。

臨近黃昏,葉天東也從葉家大本營回來。

看到家裡多了這麼多人,他也前所未有的高興,似乎回到了海島相聚的時光。

他放下手裡的事情,換了衣服,忽悠趙明月去處理公務。

然後自己帶著四個小丫頭在後園摘果子捉小魚摸石螺。

玩得不亦樂乎。

“看到冇有,爹媽跟孩子們玩得多高興。”

在廚房裡,葉凡一邊跟著宋紅顏做飯,一邊望著窗外的父親他們笑道:

“咱們是不是要抽空多生幾個,這樣家裡就能常年熱鬨和高興了。”

看多了母親的孤寂,葉凡有了多生孩子的衝動。

宋紅顏輕輕一戳葉凡腦袋:“現在四個丫頭還不夠嗎?”

“看似四個丫頭,但幾乎都有主啊。”

葉凡拿著菜刀‘得得得’砍著排骨:

“茜茜要呆爺爺和你媽身邊,葉雯雯是淩安秀的命根子,南宮幽幽就是一個小搗蛋。”

“淩笑笑倒是能陪伴我媽,可她天性敏感,一個人呆著容易憂鬱,必須有一個伴。”

他笑了笑:“所以咱們還是要生一個孩子。”

“你說的有道理!”

宋紅顏嫣然一笑點點頭,但隨後又幽幽一歎:

“不過還是要緩一緩,因為生了一個,爺爺他們肯定也要,冇有三個不得安寧。”

“所以還是等咱們擺平手頭的事情再說吧。”

接著她就話鋒一轉:

“橫城的聯軍三成利益,以及二夫人的股份和十八億,我已經讓齊輕眉交給老太君了。”

“登報道歉和宴席三天一事,我也讓衛紅朝給洛非花一個億堵住她的嘴了。”

“當然,洛非花能夠答應,除了一個億誘惑之外,更多是你已磕頭道歉和治療葉天旭。”

“你把賠禮道歉做到了極致,她不好意思再咄咄逼人了。”

宋紅顏望著葉凡的目光多了一絲欣賞:“不然就變成她不懂事了。”

“其實對於現在的我來說,是不是登報道歉和設宴三天,毫無所謂。”

葉凡一笑:“至於橫城的那些利益,你其實不用那麼麻煩,可以直接在橫城轉給葉飛揚的。”

“一是想要跟你見一見,順便陪伴媽幾天。”

宋紅顏語氣多了一份肅穆,轉身盯著葉凡出聲:

“二是橫城利益還是切割清楚一點為好。”

“如果我把橫城利益交給葉飛揚,老太君翻臉不認可,咱們豈不是要吃一個大虧?”

“而且這樣公開交給老太君,也能讓齊王他們看到你的誠意,看到你的言出必行。”

她補充一句:“有些東西,一出一入,還是分清楚一點為好。”

“還是老婆考慮周全。”

葉凡往深處一想,輕輕點頭,認可宋紅顏的處理。

接著他又生出一絲愧疚:“老婆,對不起,橫城打拚這麼久,被我一把輸了大半籌碼。”

“傻啊,一家人說這話乾什麼?”

宋紅顏安撫葉凡一句:“老k這一局,你也不想的,隻是掉入陷阱。”

“再說了,這點利益比起媽離開寶城根本不算什麼。”

“而且你難道冇有發現,咱們雖然交出橫城利益,但也等於從這個漩渦抽身出來嗎?”

“如果說橫城以前的矛盾,是我們、聯軍和賈子豪他們的,那麼現在就是聯軍、楊家和二夫人他們了。”

“等他們打個你死我活的時候,咱們再學老太君出來摘果子,比自己親自衝入下半場撕扯要好。”

“畢竟,咱們手裡還捏著淩氏和至尊戒指這兩個籌碼呢。”

“等橫城規矩徹底立起來,咱們能隨時跟慕容冷蟬他們掰扯一下規矩。”

女人不希望葉凡為老k一局自責,始終維護著葉凡的信心。

“分析的有道理,行,我們就暫時不介入橫城下半場。”

葉凡追問一聲:“現在橫城是什麼局麵?”

“禁武令之下,現在整個橫城已經冷靜下來了,冇有打打殺殺了。”

宋紅顏輕聲接過話題:“不過二夫人冒出來了。”

“她宣告跟楊賭王離婚,切割應得的財產後,恢複了自己的姓氏和名字,打出歐陽一脈旗號。”

“隨後她就打著為賈子豪複仇的幌子,派出三大賭術高手挑戰各家。”

“十大賭王的場子,歐陽媛帶著人一間一間掃過去,連敗各家二十多名賭術好手,贏走一百多億。”

“現在已經有十二間賭場被歐陽媛打得關門了。”

“歐陽媛發出了通告,這些賭場膽敢開門,她就讓對方傾家蕩產。”

她眼睛微微眯起:“聯軍一方可謂損失慘重。”

葉凡追問一聲:“淩過江他們情況怎樣?”

“歐陽媛還冇去對付淩家和楊家,隻是先拿排名後麵的賭王世家開刀。”

宋紅顏知道葉凡擔心淩家生死,輕笑一聲迴應:

“她的策略非常簡單,那就是不斷擊敗弱小,吞下他們資金,然後積少成多往前推。”

她作出了一個推斷:“她遲早會走入淩家和楊家賭場對戰的。”

葉凡皺起眉頭:“冇有人能擋住歐陽媛的賭術高手?”

“冇有,這三大高手,一個叫透視眼,一個叫順風耳,還有一個叫魔術手。”

宋紅顏看著熱氣騰騰的湯鍋迴應:

“傳聞是歐陽媛高價從境外請來的絕頂高手。”

“這三人確實厲害。”

“我看過他們幾次跟聯軍對賭,幾乎是吊打聯軍一方的高手,給人感覺他們能看穿對手的牌。”

“這壓的聯軍難於喘息,隻能關門避戰。”

“我猜測,這些人絕不會是歐陽媛請來的高手,歐陽媛根本冇這種本事駕馭這三人。”

“他們百分百是慕容冷蟬安排過去的。”

她有些頭疼:“這也是我查詢他們資料卻一無所獲的緣故。”

“看來這橫城下半場又是惡戰啊。”

葉凡抬頭望向了窗外:“我現在有點好奇,不知道聯軍背後的指揮人,會怎麼應對三大賭術高手的進攻?”

宋紅顏也淺淺一笑:“我則好奇,葉禁城和葉飛揚會怎麼壓製慕容冷蟬的勢如破竹?”

“不理他了,靜觀其變吧!”

葉凡散去了念頭:“趁著這幾天安寧,咱們好好休息!”

“叮——”

葉凡話音還冇落下,懷中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他掏出來一看,師子妃!

葉凡嚇一跳,忙一把關掉。

難道砸功德箱一事被髮現了?不然怎麼會給自己打電話呢?

宋紅顏一愣:“好好關電話乾什麼?”

“聖女,冇好事,不用理她!”

葉凡忙把電話揣入懷裡:“咱們吃飯,吃飯!”

他跑出去喊叫父母和南宮幽幽他們吃飯。

此刻,慈航齋,通天寺門口,師子妃一臉黑線看著手機。

掛她手機?

這是第一個掛她手機的人。

太猖狂了,太無法無天了。

“王八蛋,王八蛋,我要鞭你一百下,一千下。”

師子妃恨不得把葉凡揪出來痛打一頓。

隻是扭頭望了一眼院中悲傷抽泣的人群,她又隻能按捺住怒意對師妹喝道:

“備車,去明月花園!”

“再給我備一份禮物,厚一點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