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場瞬間安靜了下來,目光也全都望向了趙明月。

趙明月是葉堂副門主,葉天東不在或者出外巡視的時候,她就是寶城名義上的最高統帥。

儘管寶城生殺大權實質被老太君掌握,各個部門和城衛軍也都被葉家和老七王子侄掌控。

但趙明月的身份和地位還是擺著,還是需要被認可和尊重。

她此時站出來表示的態度對雙方具有很大的影響。

因此葉家和孫家都盯著趙明月,看看她究竟是公是私。

“趙副門主,你看看,錢詩音母子死了。”

“我們冇有打打殺殺,冇有蠻橫不講理,也冇有吵吵鬨鬨。”

看到趙明月被眾人聚焦,孫流芳趁熱打鐵,把態度擺的非常卑微:

“我們就是想要一個應該有的公道。”

“洛非花有罪,那就殺人償命,洛非花無罪,那我們也認,前提是公平公正之下。”

“我們要求一點都不過分吧?”

“可老太君卻連一點憐憫都不給我們。”

“現在更是把伺候孫老太君幾十年還情如姐妹的柳嫂打爛了嘴。”

“這裡是寶城,是葉家地盤,我們胳膊擰不過大腿。”

“可我相信,這片土地總該有王法,總該有公道。”

孫流芳望著趙明月歎息一聲:“不知道趙副門主願不願意給弱小的我們說一句公道話?”

趙明月冇有半點情緒起伏,也冇有馬上表態,隻是低頭喝著茶水。

“混賬東西,什麼時候說不給你公道?”

葉老太君嗤之以鼻:“你們安分一點,該有的都會有。”

“但你們非要興風作浪,想著逼死洛非花,想著錦衣閣介入,那你們隻能雞飛蛋打。”

她又目光冷冽望向趙明月:“趙明月,孫王爺要你一個態度,你就給他一個態度吧。”

“洛非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想飽受她羞辱的趙副門主,心中應該也有數。”

孫流芳也望向了趙明月,依然是那一副卑微的樣子:

“當然,我說這句話不是挑拔你們,也不是激起你被她羞辱二十多年逼得你多次自殺的怒火。”

“隻是想說她真有言語逼死人的前科。”

“葉家過去二十多年都冇給趙副門主主持公道,我實在難於相信葉家會給錢詩音母子一個公道。”

“如果葉家真如老太君所說那樣公平公正,洛非花這些年的所為早該被老太君一杖打死了。”

“所以錢詩音母子跳崖一事,我還是希望有第三方介入調查。”

孫流芳對著趙明月雙手一拱:

“請趙副門主給無辜死者做主。”

此話一出,葉家等人臉色钜變,老七王他們也都坐直了身子。

葉凡也是嚇一跳,暗呼孫流芳這條老狗,看起來人畜無害,咬起人來卻凶狠無比。

他不僅扯出母親過去被洛非花羞辱的事實,還擺出洛非花冇受到嚴懲暗示葉老太君對她的包庇。

這也就一把壓死了葉老太君喊著會給孫家公道的宣告。

趙明月都冇公道,錢詩音一個外人又哪可能有?

趙明月也皺起了眉頭,尋思如何化解這紛亂局麵。

孫流芳再度喊出一聲:“趙副門主,你雖然也是葉家人,但不忘初心,方得始終啊。”

葉凡聞言差一點就拿師子妃的小鞭子抽上去了。

這老王八蛋做事真是陰毒,連‘削藩’初心都拿出來了,這是徹底把母親逼入兩難境地。

她如果支援孫流芳一夥人邀請錦衣閣介入,勢必跟葉家徹底決裂,以後在寶城更加舉步維艱。

而且哪怕老太君最終還是不允許錦衣閣介入,孫家也能揪著趙明月的態度指責老太君做太上皇。

同時讓外人看到葉家內部不和,讓壓製的各方敵人重新蠢蠢欲動。

但趙明月如果不支援孫流芳他們要一個公道,那她這個‘削藩’棋子就等於被葉家同化了。

這不僅意味著上麵會更換其餘人員替代,還搞不好會讓‘棄子’的母親生出危險。

所以葉凡不能讓母親掉入孫流芳的陷阱。

“孫先生說的不錯,這個案子,必須第三方來介入,隻有這樣才公平公正。”

不等母親作出什麼決定,葉凡推開人群走了上去。

世子妃下意識要跟隨上去保護,但最終還是停止了腳步。

“葉凡?”

看到葉凡出現,葉老太君、趙明月和葉天旭他們又齊齊吃驚。

顯然他們都冇想到受傷的葉凡會出現,更冇想到他又攪和進了這件事。

孫流芳先是微微一愣,隨後在柳嫂幾個嘀咕中,也迅速瞭解了葉凡的葉家棄子身份。

他的眼睛無形中亮了起來。

葉老太君眼神一冷:“王八蛋,你來這裡搗什麼亂?”

“我不是搗亂,我是覺得孫先生說的有道理。”

葉凡咳嗽一聲響徹著全場:

“洛非花是葉家媳婦,葉家調查,是既做球員又做裁判。”

“這樣出來的結果,再公正也難於讓人信服。”

他一臉認真:“所以還是第三方介入好一點!”

“混賬東西,葉家的事情輪不到你指手畫腳。”

葉老太君一拍桌子喝道:“你給我滾出去。”

“錢詩音是我診治的病人,孩子是我接生出來的,這事情還牽扯孫家和我母親。”

葉凡聲音洪亮:“這已經不僅僅是葉家的事了,葉家一味護短,隻會讓葉家千夫所指。”

葉老太君怒笑一聲:“王八蛋,真有遺傳啊,胳膊往外拐。”

葉凡昂首挺胸:“這跟胳膊怎麼拐無關,隻跟真相有關。”

“而查探真相,我百分百支援孫家,必須第三方來調查。”

葉凡落地有聲:“這樣才能避免葉家護短,才能讓孫家心服口服。”

“葉神醫說得對,必須第三方來調查。”

孫流芳連連出聲附和:“這樣才能讓人心服口服。”

葉老太君他們冷著臉看著葉凡,但冇有開口說什麼,想看看葉凡究竟玩什麼花樣。

趙明月想要讓葉凡不要攪和進這個漩渦,卻被葉凡微微偏頭示意製止了。

葉凡扭頭追問孫流芳一聲:“孫先生,是不是第三方的調查,無論什麼結果,孫家都會承認?”

“冇錯。”

孫流芳把葉凡當成了自己人:“哪怕閉著眼說洛非花冇問題,我也捏著鼻子認了。”

柳嫂等孫家人也都點頭附和:“冇錯,隻要不是葉家自己調查自己,我們承認一切調查結果。”

“孫先生這樣相信第三方,那行,這個案子,我葉凡代表武盟接了。”

葉凡大手一揮:“從現在開始,錢詩音母子跳崖一案,由我武盟接手了。”

“撲——”

正端著茶水喝的孫流芳,一口噴在了地上:

“葉神醫,什麼你接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