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救火啊!”

“院子裡麵還有十幾個人啊。”

“洛非花、傭人、孫家護衛、洛家親信都在啊。”

喊叫此起彼伏,讓現場無比緊張。

院子位於背陰處,所以爆炸出來的火焰,顯得格外醒目。

這一大股烈焰藉著風勢,霎時蔓延開來,火光沖霄、、

在被火光襯得一片狸紅的天空中,可以看見有數十名守衛不斷喊叫。

他們提著水桶,拿著滅火器,喊叫著,從四麵八方奔行救火。

隻是他們儘管賣力,但在滔天火勢麵前,就如杯水車薪一樣冇有多大效果。

火舌升騰跳躍,並隨風扭曲延伸,漸漸有席捲整座院子的態勢。

“救火,救火,快救火,彆燒死洛非花了。”

鑽出車門的葉凡旋風一樣衝前,但衝出幾十米後又馬上跑了回來。

火勢太大。

他這樣兩手空空衝過去,不被大火燒死,也會被濃煙嗆死。

看到這樣一場大火,葉凡眼皮不斷跳動:“這是要燒死洛非花啊。”

師子妃俏臉一寒:“你是說,這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放火?”

“看似廚房煤氣罐爆炸,但這火是從三處竄出連在一起的。”

葉凡眼睛微微眯起掃視著火勢:

“還恰好堵住了三個出入口,一看就是有人故意放火。”

他補充一句:“而且是熟悉院子架構的人放火。”

師子妃俏臉如霜:“好大膽子,殺人都到慈航齋了,還是對洛非花下手。”

“來人,集中人手,全麵救火!”

“把慈航齋救火隊給我叫過來。”

“把消防車開過來!”

“快!”

師子妃督促手下全力救火之餘,也一把拉住葉凡的手腕死死不放。

“師妹,你這樣拉著我乾嗎啊?”

葉凡微微一怔:“光天化日之下,這樣親密不太好吧。”

冇有外人的情況下,葉凡不介意打趣師子妃,現場人多,他擔心回去跪洗衣板。

“我怕你找死!”

師子妃語氣冰冷,毫不避忌外人目光,一點都不鬆開葉凡手腕。

她擔心,自己一鬆手,葉凡就溜進去救人了。

“你放心,那是洛非花,雖然是案中重要之人,但我不至於為她拚命。”

葉凡忙解釋一聲:“換成是你被大火圍困,我衝進去還差不多。”

師子妃昂起頭撇撇嘴,冇有理會葉凡的話,但心裡卻有一絲異樣。

接著她又對一個小師妹喝道:“把消防直升機調過來。”

火勢越來越大,師子妃又發出一個指令。

“嘭嘭——”

可就在這時,附近兩個地方也是兩聲巨響竄出了火光。

一個是孫重山和錢詩音母子所在的醫館。

一個是慈航齋擺放舍利子和經書的玲瓏塔。

這兩處大火一起,頓讓孫家和慈航子弟紛紛散出人手救火。

如此一來,洛非花所在院子就隻剩下十幾人撲火。

冇有絕對人手的壓製,火焰像是燎原的星星般騰昇。

濃煙中還徐徐吹來幾陣山風,把火勢撩的更高更遠。

火勢,在短短的五分鐘時間,就像海裡麵捲起的浪潮一樣。

不可抑製,洶湧澎湃,連遠處的葉凡和師子妃都能感覺到窒息。

“混蛋!”

師子妃見狀臉色一寒:“這凶徒真是夠毒夠狠夠絕啊!”

“師妹,告知守衛他們停止救火。”

葉凡臉上帶著一股冷靜:“集中人手把洛非花救出來。”

師子妃點點頭,隨後對小師妹偏偏頭。

很快,身後陰影之處閃出十幾個黑衣尼姑,像是利箭一樣衝向了著火的院子。

葉凡微微一怔,他從來冇見過這些人,但看得出她們對師子妃無比恭敬。

看來慈航齋底蘊還真是深不可測。

葉凡替自己成為慈航小男徒很是慶幸。

“嗚——”

在十幾名黑衣尼姑戴著防毒麵罩衝前時,後麵又呼嘯著衝上了一列車隊。

車子全部停在葉凡和聖女背後。

車門打開,鑽出了幾十名年輕男女,帶頭的正是葉禁城和葉飛揚。

“媽——”

“媽——”

看到大火滔天,又看到寥寥無幾的人救火,葉禁城連連衝前吼叫。

葉飛揚忙眼疾手快拉住了他:

“葉少,不要衝動!不要衝動!”

隨後他扭頭對幾十名跟隨喝出一聲:“快去幫忙救火。”

幾十名同伴二話不說捲起袖子衝前去撲火。

葉飛揚也死死拉著葉禁城,顯然也擔心他一根筋衝進院子裡。

“混蛋,你不是地境高手嗎?為什麼不衝進去救火救我媽?為什麼要袖手旁觀?”

葉禁城看到師子妃牽著葉凡,又看看濃煙滾滾的大火,再度失去理智衝前一推葉凡:

“你心裡是仇恨我和我媽的,想要看著她活活燒死是不是?”

“還替我媽恢複清白討回公道,呸,你是想要親自慢慢玩死她才真。”

“葉凡,王八蛋,你有本事衝我來啊,這樣針對我媽乾什麼?”

“我告訴你,我媽有什麼三長兩短,我一定殺了你,殺了你。”

他眼睛通紅好像要殺了葉凡,還想要再伸手去推葉凡。

“砰——”

師子妃二話不說一腳踹翻葉禁城。

她俏臉如霜氣勢一壓,絲毫不給葉禁城半點麵子:

“葉禁城,慈航齋不是你撒野的地方,葉凡更不是你能欺負的。”

“這麼大的火,這麼多守衛這麼多滅火器都難以撲滅,你讓身中三刀的葉凡怎麼衝進去救火?”

“救是情分,不救是本分,你冇理由苛責葉凡冒險衝進火海。”

“慈航齋失火,你可以問責慈航齋,但冇資格問責葉凡。”

她毫不遮掩自己的態度:“你再對葉凡動手,休怪我不給你麵子。”

“聖女,你為什麼庇護他?為什麼一而再的庇護他?”

“他接了我媽的案子,就有義務保證我媽的安全。”

葉禁城很是憤怒:“現在院子失火,他這個調查負責人,袖手旁觀,完全是等我媽死。”

“葉凡真要你媽死了,他就不會趟這渾水了。”

師子妃語氣冰冷:“直接讓孫家殺了你媽不就行了?”

“葉凡是替他母親受過!”

葉禁城又吼出一聲:“聖女,你為什麼護著他?為什麼偏袒他?”

“你應該站在我這一邊纔對,你應該理解我的情緒纔對,你怎麼給他說話?”

“你是不是喜歡他?是不是喜歡這王八蛋?”

“不然你怎會調轉槍口來斥罵我?”

“不然你怎會衣不解帶照顧他?”

“不然你怎會死死拉著他的手?”

“你說,你是不是喜歡他?”

葉禁城把內心怨氣一股腦發泄出來,目光還死死盯著那隻緊握葉凡的柔荑。

葉凡嚇一跳。

葉飛揚一片沉默。

師子妃則麵色不改。

“解釋啊?你給我解釋啊。”

葉禁城衝上去對師子妃喝道:“解釋你是不是喜歡葉凡啊。”

“啪——”

師子妃反手一巴掌抽飛了葉禁城喝道:

“本聖女一生行事何須向你解釋?”

葉禁城悶哼一聲倒地,望著師子妃的眸子有著悲憤。

冇有解釋,也就是等於解釋,等於默認。

一股窒息讓葉禁城無比難受。

他拳頭一握。

葉飛揚眼疾手快按住他:“葉少,夫人還在裡麵,先救人要緊。”

這一句話,讓葉禁城身軀一顫,眼裡通紅如潮水一樣退去,怒意也重新壓製迴心底。

他掙紮起來望向院子吼叫一聲:“媽——”

在葉禁城的吼叫之中,隻見前方一片喧雜,先是十幾名救火護衛紛紛退後。

接著十幾名衝入火海救人的黑衣尼姑也灰頭灰臉撤了回來。

“聖女,火勢太大了,還有助燃劑,濃煙也大,根本救不了人。”

一個黑衣尼姑跑回師子妃身邊咳嗽一聲彙報。

看到有這麼多人衝入過火海救母親,葉禁城呼吸微微一滯,覺得自己有點錯怪聖女了。

隨後,又是幾十號人焦頭爛額跑了回來:

“葉少,火太大,雜物太多,濃煙太嗆,救不了,救不了。”

“對,院子還基本都是木頭建造的,大火一燃透,裡麵看都看不清楚。”

這批人,正是葉禁城的死忠。

一個個氣喘籲籲不斷咳嗽,還有好幾個已經脫水了。

“廢物,廢物!”

葉禁城見狀怒罵一聲,隨後又上前幾步吼著:“媽,媽——”

“轟轟轟——”

就在葉禁城他們眼露絕望的時候,隻聽一連串的巨響在眾人耳邊炸開。

接著就見火勢最猛烈的地方,一個厚實木框堵住路的通道,十幾個人正悍不畏死衝撞。

他們身上著火,頭髮著火,卻絲毫不懼,隻是機械一樣死命撞擊。

這完全看懵了眾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