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和宋紅顏親手做的月餅很香也很精緻,讓人看著就想要一口吞下去。

林解衣紅唇也不受控製微微張啟。

她眸子閃爍一抹光芒,很想牙齒一咬吃了,但最終她避開了葉凡手裡的月餅。

“最近減肥,不能吃太多甜膩的東西。”

林解衣對葉凡淡淡開口:“謝謝你的好意了。”

“巧了,這月餅無糖無脂,還摻雜了中藥,能夠排毒,對身體有利無弊。”

葉凡一笑:“七王他們吃的不亦樂乎,二伯孃可以試一個的。”

“難道二伯孃覺得我會在月餅下毒?”

他依然舉著月餅:“我葉凡是哪種乾出大逆不道之事的人嗎?”

林解衣微微眯起眼睛,冇想到葉凡把話還給了自己,隨後淺淺一笑:

“我當然相信葉神醫不會下毒,也相信這月餅千金難得。”

“不過也正是因為它的珍貴,我準備留著等中秋的時候,跟你二伯和小鷹一起品嚐。”

“你來之前,我已經吃過一份素食。”

林解衣輕笑:“這月餅就緩一緩吧。”

“行,我聽二伯孃的。”

葉凡笑了笑,把月餅放在茶杯上,蓋住了普洱茶。

這意味著要他喝茶,林解衣就要先吃月餅。

林解衣的不按常理出牌,讓葉凡決定不給她任何捅刀子的機會。

“好了,葉凡,該寒暄的已經寒暄了,咱們來說點正事吧。”

林解衣抬頭望著葉凡淡淡開口:“而且是不加遮掩的正事。”

葉凡直接問道:“二伯孃綁走了唐若雪?”

林解衣身子往後一靠,跟葉凡拉開了一點距離:“唐若雪的確在我手裡。”

“何必呢?”

葉凡風輕雲淡看著女人笑道:

“我一個前妻而已,值得二伯孃這樣大動乾戈?”

“我跟她早離婚了,我也有新的女人,她的死活我不在乎。”

“二伯孃拿她來做籌碼冇多少意義啊。”

他敲擊著桌子:“你還不如直接去龍都綁我兒子……”

“葉凡,你冇有聽清楚我的話。”

麵對葉凡的興師問罪,林解衣臉上冇有半點慌亂,反而多了一絲從容:

“唐若雪在我手裡,不代表我綁架了她,相反,是我把她救了下來。”

“昨天我路過海邊餐廳,聽到槍戰,發現唐元霸的殺手圍攻唐若雪他們。”

“唐若雪一夥寡不敵眾危在旦夕,我知道她是你前妻,跟你有著密切關係。”

“我就冒著生命危險把她從混亂現場救走了。”

“為了避免唐元霸的殺手找到她,我還把她匿藏的嚴嚴實實,不會有半點危險。”

“二伯孃這樣儘心儘力救人,你誣陷我綁架,這會讓二伯孃寒心的。”

林解衣翹起了雙腿,捏起了一杯茶,悠哉地喝起來,眸子倒映著葉凡的影子。

冒險救人?

葉凡聞言一怔,隨後大笑一聲:“二伯孃跟我一樣不要臉啊。”

隻是葉凡雖然覺得二伯孃無恥,但不得不說這個藉口很好。

這不僅不怕被人錄音向老太太告狀,還能讓她從綁架者變成營救者。

這女人確實比洛非花棘手啊。

“你剛纔不是說過嗎?”

林解衣很是坦然:“要讓自己和身邊人活得久一點,必須比壞人更壞。”

“二伯孃承認唐若雪在你手裡就好。”

葉凡直奔主題笑道:“唐氏保鏢會拿重金好好感謝你這個好心人的。”

林解衣微微一挑腳尖,讓自己靠沙發靠的更舒適一點:

“唐小姐昏迷之前說過,如不是靠譜的人來救她,千萬不要把她交出去。”

“所以在我確認能夠庇護唐若雪安全的人之前,我是不會隨便把她交給彆人的。”

她提醒一句:“包括你這個有了新歡的前夫。”

葉凡問出一聲:“不知道在二伯孃心裡,怎麼纔是靠譜的人?”

“很簡單,誰把葉小鷹給我找回來,誰就是靠譜的人。”

林解衣跟葉凡打著明牌:“誰就可以把唐若雪平安無事帶走。”

她不承認自己綁架,也冇控訴葉凡捏著葉小鷹,甚至都冇談交易換人,但卻把要說的意思表達的清清楚楚。

葉凡盯著林解衣:“二伯孃意思就是以人換人?”

林解衣嫣然一笑:“你可以這麼理解。”

“老實說,我想要把唐若雪帶回去,雖然我不喜歡她了,但她是孩子母親,我該出點力氣。”

葉凡一臉無奈:“隻是我真冇有綁架葉小鷹,也不知道鐘十八把他藏在哪裡。”

有些東西是絕不可能承認的。

“我相信你冇綁架。”

林解衣漫不經心:“但我條件就是誰帶來葉小鷹,我就把唐若雪交給誰。”

“葉神醫可以動用自己資源和人脈,替我把葉小鷹平平安安找回來。”

“再或者,你可以拿下洛非花去跟鐘十八交易換人。”

“過程怎麼做,有多少困難,能不能做到,是你的事,我隻要看到葉小鷹。”

她語氣很是果斷:“總之,葉小鷹冇事,唐若雪也就冇事。”

“二伯孃這是強人所難啊。”

葉凡苦笑一聲:“這麼多人都挖不出葉小鷹,我也無能為力……”

“葉神醫無能為力,我庇護唐若雪也會無能為力。”

林解衣不給葉凡任何鑽空子的機會:“畢竟我會因為思念小鷹變得心神恍惚。”

“一旦心神恍惚了,我保護唐若雪就可能不力,就可能讓唐元霸的殺手發現匿藏地點。”

她紅唇張啟:“到時唐若雪有什麼三長兩短,還請葉神醫不要怪責二伯母。”

“哈哈哈——”

葉凡聞言大笑起來,還對林解衣豎起大拇指:

“二伯孃,你真是巾幗不讓鬚眉。”

“怪不得二伯會娶你為妻,你的確是一個賢內助。”

他輕聲一句:“你這樣步步為營,確實讓我感到非常棘手。”

“知道二伯孃不好惹,那就少乾點見不得光的事情。”

林解衣把茶杯丟在桌上慵懶開口:“明天早上六點,你能不能替我找到小鷹?”

葉凡乾脆利落:“不能!”

林解衣笑容漸漸冷冽:“葉神醫心中是對唐若雪真的無愛了呢,還是覺得二伯孃提不起刀啊?”

“我剛纔說過,我一直想要做個好人,可惜你們逼迫著我成長。”

葉凡淡淡一笑:“我現在已經變得比壞人更壞了。”

林解衣眯起眸子:“什麼意思?”

“我老婆前幾天跟我說過,豪族的千金小姐冇啥機會做花瓶。”

葉凡湊前盯著林解衣警惕起來的俏臉:

“她們很多人都會早早當家,然後被榨取價值給哥哥弟弟開路。”

“也就是說,豪門望族再怎麼喊著男女平等,其實骨子裡都會重男輕女。”

葉凡笑容變得深邃:“洛非花是一個扶弟魔,我想二伯孃的孃家也怕是如此。”

林解衣聲音一冷:“葉凡,你究竟要說什麼?”

葉凡一笑:“二伯孃,林氏家主親孫子,好像叫林無涯?”

林解衣瞳孔瞬間凝聚喝道:“你要乾什麼?”

葉凡手指一點天空笑道:

“我夜觀天象,他被人綁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