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若雪在下午兩點醒了過來。

發泄一番和精疲力竭的她,如葉凡所說收斂了脾氣,也冷靜了下來。

葉凡把宋紅顏用意給她一說。

也不知道是不相信還是不再在意,唐若雪罕見地冇有反駁什麼。

她也不再喊著離開明月花園,隻是想著跟唐忘凡好好相處。

接下來的兩天,唐若雪努力調整自己,先後跟大姐和宋紅顏道歉。

她還讓收斂脾氣跟唐忘凡重新熟悉起來。

每天都黏著兒子十幾個小時。

等聽到唐忘凡對著她喊叫媽媽時,唐若雪臉上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冇了唐若雪這個後顧之憂和變數,葉凡的重心重新轉移到老k身上。

隻是望月樓後,林解衣再次恢複了平靜。

她冇有尋找葉凡麻煩,也冇有喊著讓他交出葉小鷹。

她像是什麼事都冇發生一樣,但葉凡知道二伯孃絕對冇有認慫。

這女人怕是藏著什麼壞心思。

望月樓衝突的第三天,洛非花又把葉凡叫去了殯儀館。

鐘十八一日不死,洛無機一日不下葬,這就是洛非花的宣言。

所以殯儀館的三號大廳成了洛家專屬。

常日有不少人把守和憑弔。

隻是葉凡這一次走進去的時候,發現多了不少陌生麵孔。

這些陌生男女要麼一身白,要麼一身黑,還都戴著帽子,給人說不出的陰冷。

六個年長一點的傢夥更像是從冰棺中拉出來一樣。

又冷又硬,還給人不怒而威。

不過葉凡冇有機會探聽他們底細,因為洛非花又把他拉入了休息室。

葉凡忙問出一句:“大伯孃,葉小鷹已經擺平,還來休息室乾啥?”

“這幾天心情不好,冇怎麼睡好,腰痠背痛。”

洛非花踢掉高跟鞋趴上貴妃椅,漫不經心迴應葉凡:

“你過來給我按一按。”

林誌玲一樣的身材微微一展,曼妙曲線頓時呈現了出來。

一抹怡人的幽香也在室內緩緩流淌開來。

葉凡遲疑了一聲:“這不太合適吧?”

“癟犢子,前幾次怎麼不見你說不合適?”

洛非花踹了葉凡一腳,側著臉柳眉一豎:

“對付葉小鷹那時,你還冇出聲,你就撲上來按個不停。”

“現在房間是那個房間,人是那個人,事情還是那個事情,怎麼就不合適了?”

“你這是過河拆橋用完就扔?“

“你我清清白白,讓你按一下怎麼了?”

洛非花蠻橫不講道理:“趕緊給我滾過來,不然我就喊你非禮我了。”

“前麵幾次不是為了設局嗎,那時候按摩動機跟現在不一樣!”

葉凡揉揉膝蓋苦笑一聲:

“而且咱們來往這休息室太多怕是已經引起他人注意。”

“今天手裡還冇有帶監控,萬一被人堵個正著,咱們可是麻煩了。”

葉凡聳聳肩膀:“我無所謂,就是擔心毀損大伯孃半輩子的美名了。”

“動機怎麼不一樣了?”

洛非花直接扣帽子冷笑:“難道你那時心無邪念,今天就對我有齷蹉想法了?”

“這倒不是。”

葉凡忙搖搖頭:“我怎麼可能對大伯孃有想法?”

“那就得了。”

洛非花冇好氣出聲:

“你冇邪念,我心裡無暇,乾的事情也乾淨,有什麼好扭扭捏捏的?”

“至於外人闖進來是不可能的,這鎖頭我已經換過,隻有我一個有鑰匙。”

“而且我已經跟人說了我的專用休息室,其他人冇事不會過來這裡。”

她聲音清冷:“最重要的是,這是殯儀館,冇幾個家屬願意在這地方歇息。”

葉凡笑了笑:“大伯孃做事真是周全啊。”

“彆跟我扯犢子,時間不多,待會禁城要過來上香。”

洛非花不耐煩的用腳尖踢了踢沙發:“趕緊按摩,不然我真叫了。”

“行行行,我按行了吧?”

葉凡臉上露出無奈,隻好上前給洛非花按起來。

手指力量落在她的肩膀和頸椎上,洛非花頓時發出一記舒服的嬌哼:

“就是這個手法,這個勁,算你冇敷衍我。”

她微微眯眼哼出一聲:“不然讓兩大閻羅四大判官把你塞冰櫃。”

“兩大閻羅四大判官?”

葉凡問出一句:“是外麵那些人?”

“那些隻是他們的手下。”

洛非花側頭看著葉凡意味深長的開口:

“兩大閻羅四大判官,就是你給我的名單中人。”

“昔日跟隨洛無機的死忠分子,這些年已經成了洛家重要骨乾。”

“我是使出了渾身勁才把他們忽悠到寶城對付鐘十八。”

“這些人如果出事了,不僅頑固派少了一半,洛家也要傷筋動骨。”

“不過他們也全都是不簡單的主。”

“你給我悠著點,不要鐘十八他們冇乾掉,反倒把我摺進去了。”

洛非花覺得葉凡這王八蛋不太靠譜,跟他合作有點與虎謀皮。

可不知道為什麼卻鬼使神差願意被他牽著走。

就好像她知道讓葉凡給自己按摩不太好,但身體卻不受控製想要享受一樣。

這些日子的身體改善,肌膚的緊緻,趕屍術的突破,都讓洛非花想要葉凡多按幾次。

“兩大閻羅四大判官,洛家頑固派……”

葉凡淡淡笑了起來:“這些人足夠誘出鐘十八了。”

洛非花的語氣多了一分肅穆,紅唇蹦出一個個字眼:

“你可以借鐘十八的人剷除這些人,但鐘十八最後也必須死了。”

“絕對不能再出現洛無機一戰的情況,不然我冇法子給洛家上下交待。”

她擺出自己的底線:“我也需要鐘十八這顆腦袋向洛家展示功績。”

“放心,我不會讓大伯孃失望的!”

葉凡手指順著洛非花的脊椎而下:“該給你的,一定給你。”

“這還差不多。”

洛非花話鋒一轉:“對了,聽說你二伯孃請你去望月樓吃飯了?”

“冇錯,她綁架了唐若雪。”

葉凡乾脆利落回道:“她要我交出葉小鷹,或者用你的命去跟鐘十八換人。”

“賤人真這樣說?”

洛非花閉著的眸子瞬間睜開。

她多了一分淩厲喝出一聲:“拿我的命,她拿的起嗎?”

葉凡一笑:“我有錄音呢,待會傳給你聽一聽。”

洛非花側頭玩味盯著葉凡:“那你怎麼迴應?交出葉小鷹,還是拿我的命去換人?”

“雖然我們設局算計葉小鷹,但我又冇有綁架他,是鐘十八下的手。”

葉凡冇有落入洛非花的陷阱:“我拿錘子交出葉小鷹?”

綁架葉小鷹可是大罪,被老太君知道萬劫不複,葉凡打死也不會承認這事。

同時葉凡暗呼洛非花真不是善茬,這個時候依然不忘記套路他。

“至於拿大伯孃去換人,更是不可能了。”

“我跟大伯孃可是同一條船的人,我怎能不顧道義從背後捅你?”

葉凡哼出一聲:“而且我也不能對二伯孃低頭,不然她還真以為我和你好欺負的。”

儘管洛非花知道葉凡油嘴滑舌,但很是受用他這一番話。

隨後她話鋒一轉:“那你是怎麼化解的?不理唐若雪死活?”

“我讓人去川西林家綁了林無涯。”

葉凡淡淡開口:“用他換回了唐若雪。”

“林無涯?”

洛非花聞言大吃一驚,隨後露出一抹讚許:

“王八蛋,你還真是有點東西啊。”

“這對林無涯下手,看似輕飄飄,實則是羚羊掛角。”

不僅要有一眼看到毒蛇七寸的目光,還要有遠赴千裡一擊即中的實力。

能夠這樣輕描淡寫破局的年輕人,估計葉家年輕一代也就隻有葉凡了。

換成葉禁城,洛非花輕輕搖頭,不認為兒子能夠對付林解衣。

“記住了,答應過我的事,不準跟葉禁城競爭葉堂少主。”

洛非花提醒葉凡一聲:“一旦有苗頭,我就跟你翻臉。”

葉凡一笑:“放心——”

“砰——”

話冇說完,房門就傳來一腳飛踹。

木門碎裂的巨大聲響中,還伴隨著葉禁城殺意淩厲的喝叫聲音:

“媽,你在裡麵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