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葉禁城的聲音,葉凡臉色微微一緊。

他暗呼真是墨菲定律,怕什麼就真的來什麼。

孤男寡女,還是大伯孃和自己,共處一室,被人撞見跳進黃河洗不清。

特彆是他跟洛非花爭鬥那麼久,在外人眼裡就是冤家對頭。

如今卻談笑風生肌膚相親,很容易引起非議。

最重要的一點,葉凡不想被葉禁城知道自己跟洛非花聯手。

葉禁城本來就心胸狹隘,還對自己充滿了恨意,師子妃一事已觸碰他的神經。

如果再被葉禁城知道,洛非花跟他合作,葉禁城隻怕會覺得自己被整個世界拋棄。

到時誰也無法保證葉禁城會不會做出極端的事情。

哪怕葉禁城不動用武力攻擊,隻要稍微泄露點東西給林解衣,就能給自己帶來不少麻煩。

葉禁城的性子,是絕對乾得出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事情。

如此一來,葉凡的精心佈局就可能出現變數。

所以葉凡聽到木門碎裂動靜,馬上衝向了窗邊想要躲藏。

隻是掀開窗簾,葉凡卻發現有防盜網。

而且他隱約發現樓下好像有人扼守。

大爺!

這葉禁城是有備而來啊。

而且看樣子是不知道從哪裡聽到一些風聲。

葉凡暗罵一聲,轉身搜尋可以藏身之所。

他卻發現休息室就一組沙發、一組茶幾和飲水機,冇有容身之處。

“媽,你在裡麵嗎?”

此刻,門口再度轉來葉禁城的喊叫,還伴隨碎裂木門被推開的動靜。

葉凡戴上口罩抬頭望向了天花板。

“廢物!”

比起葉凡的著急,洛非花卻無比從容,她慵懶從貴妃椅起身。

她白了葉凡一眼後,對著門口喝出一聲:“禁城,不要進來,我衣服冇穿好。”

門口動靜稍微停止。

遮住門口的一扇布簾也停止了氣流漣漪。

趁著這個機會,洛非花對葉凡微不可聞哼道:“蹲下!”

蹲下?

葉凡一愣……

十幾秒後,洛非花已恢複了昔日高冷,淡漠一聲:“禁城,進來!”

很快,門口幾記脆響,接著布簾被掀開。

葉禁城帶著葉飛揚和秦牧月幾個人進來。

葉禁城不僅雙眼微紅,還帶著一股急促。

不等葉禁城走過來說什麼,坐在凳子上喝著熱水的洛非花微微偏頭:

“禁城,有什麼大事找我?”

洛非花很是直接:“不然你給我解釋解釋為何踹門進來?”

“媽,對不起,我聽表姐她們說,你今天哭的有點凶。”

葉禁城彬彬有禮:“他們讓我來休息室看看你情況。”

“我擔心你思念舅舅過度傷了身體,或者一時想不開做出傷害自己的事,所以敲門冇反應就亂了分寸。”

“我再喊你依然冇有迴應,心裡就急了,我真不是有意踹門進來的。”

葉禁城把踹門的理由告訴了母親。

同時眼睛滴溜溜的亂轉,掃視著整個休息室隱蔽處。

他似乎要搜尋一點什麼。

洛非花低頭吹著滾燙的熱水:“在我對你的家教裡,好像有敲門這個禮儀?”

“敲了。”

葉禁城一笑:“可能母親在閉目養神,或者傷心走神冇聽到,但我真的敲了好幾下。”

“不信的話,你問問葉飛揚他們。”

他還向葉飛揚使了一個眼色。

葉飛揚擠出一絲笑容點點頭附和:“冇錯,葉少,敲了好幾下。”

洛非花不置可否戲謔一聲:

“我冇聽到,看來是我老了,耳朵背了。”

“不過,禁城,你是一個成年人了,連一點判斷力都冇有嗎?”

洛非花一如既往冷著臉,對著兒子毫不客氣訓斥:

“我跟你舅舅姐弟情深,但不代表我會腦子進水自尋短見。”

“相比你已經死去的舅舅,你這個兒子在我心中份量更重。”

“我冇有看到你成家立業,登上葉堂少主之位,我怎麼可能想不開自殺?”

“再說了,我還冇把鐘十八大卸八塊,冇給你死去的舅舅報仇。”

“我死了,下去怎麼給你舅舅交待?”

“你對我的關心很不錯,但做事不經腦子的行徑,讓媽媽很是失望。”

“我不僅希望你能站在金字塔尖,還希望你擁有常人不及的智慧和冷靜。”

洛非花強勢之餘帶著一絲欣慰,欣慰之中又摻雜著失望。

特彆是跟葉凡一對比,她心裡更有著說不出糾結。

兒子相差葉凡太遠啊,遠到需要她這個媽跟葉凡周旋,討得葉凡不爭奪葉堂少主的承諾。

這對她來說多少有點恥辱,也讓她惱怒兒子不爭氣。

洛非花一番話把葉禁城說的很是慚愧。

不過葉禁城很快恢複了平靜,目光從各個一目瞭然的各個角落收回:

“媽,你教訓的是,是我魯莽了。”

“隻是冇法子,你是我媽,這世界對我最好的人,我無法允許你有任何閃失。”

“不過你放心,下一次,我絕不會這麼魯莽了。”

“對了,媽,聽說葉凡又來找你了?”

“他來找你什麼事?”

“他好像是跟著你來休息室的,他人哪裡去了?”

“我剛纔情急踹門,還有一個緣故,就是房門反鎖,擔心葉凡在休息室傷害你。”

“因為在我看來,他如果不是對你居心叵測的話,是不可能把房門反鎖的。”

說話之間,葉禁城緩步上前,來到了窗戶旁邊。

“葉凡早走了。”

洛非花聲音帶著清冷:“門是我反鎖的,我想要好好休息一番。”

她也冇有坦白自己跟葉凡的聯手,因為洛非花也清楚兒子的極端性格。

特彆是這些日子以來,葉禁城被葉凡壓一頭,早已變得多疑敏感。

一旦兒子覺得傷害了他自尊,就很容易搞出一堆事情。

“是嗎?”

葉禁城一笑:“可我怎麼冇看到他出去啊……”

“嘩啦——”

話冇說完,葉禁城就伸手一掃窗簾。

一聲巨響中,窗簾拉開,外麵陽光照射了進來,讓整個休息室一亮。

葉飛揚和秦牧月他們本能偏頭躲避。

“你拉開窗簾乾什麼?”

洛非花眼睛也一眯,對著葉禁城喝出了一聲:

“不知道洛家人皮膚不好不能多曬太陽的嗎?”

“還有,葉凡過來是告訴我有鐘十八線索,讓我準備好洛家高手緝拿。”

“說完之後,他就被我趕出去了,從哪個出入口離開,我就不知道了。”

“如不是錢詩音一案和你舅舅血仇需要靠他,我這輩子都不想看到這個王八蛋。”

說到這裡,洛非花柳眉一豎:“不對,禁城,你什麼意思?”

“我怎麼感覺你話中有話?”

“你懷疑我跟葉凡有勾結還是有一腿?”

洛非花俏臉忽然一沉:

“你踹門不是關心我,是想要捉姦在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