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到了林解衣的情報,葉禁城就急匆匆離開。

鑽入車裡,他第一時間對葉飛揚和韓少風發出指令:

“葉飛揚,你動用一切關係和手段,對螳螂山給我進行全方麵排查。”

“我得到一份重要情報,鐘十八很大概率躲在螳螂山。”

“不方便派人過去,就動用無人機或熱成像進行偵查。”

“韓少風,聚集你旗下的蒼狼戰隊。”

“一旦鎖定鐘十八的位置,就給我雷霆出擊拿下鐘十八。”

葉禁城靠在座椅上哼出一聲:“憋屈這麼久,是時候展示我們雄風了。”

韓少風點點頭:“明白,我馬上安排。”

“葉少,螳螂山是衛紅朝的地盤,還是衛老爺子打獵的地方。”

葉飛揚則神情猶豫了一下:“咱們去螳螂山偵查,是不是該跟衛紅朝打個招呼啊?”

如今的衛紅朝不再是葉禁城跟班,因為葉凡關係早已水漲船高,在葉堂身居要職。

出於葉家子侄和自身素質的緣故,衛紅朝對葉禁城還算彬彬有禮。

偶爾碰麵也會客客氣氣叫一聲葉少。

但所有人都知道,雙方立場早已經不一樣,曾經的隔閡也無法彌補。

跑去衛紅朝地盤偵查,於公於私都該說一聲,不然手底下的人很容易引起衝突。

“怎麼?”

葉禁城語氣多了一絲冷冽:“我做事還要給衛紅朝麵子?”

“他現在不過是我三叔其中一支近衛軍頭目,再怎麼風生水起也要低於我這個葉家子侄一頭。”

對葉飛揚的提議,葉禁城很是不滿:

“哪怕他背後是葉凡撐腰,也輪不到他給我臉色看。”

“我心情好點,可以跟他點頭之交叫一聲衛少,我心情不好,他什麼東西都不是。”

他輕蔑一聲:“一個吃裡扒外的叛徒還冇資格跟我平起平坐。”

雖然在葉堂少主一位上,他有著天然躺贏的幸運。

隻是想到自己跟葉凡的恩怨,以及衛紅朝和齊輕眉的背叛,他心裡就很不是滋味。

葉禁城甚至覺得,自己現在憋屈,跟衛紅朝和齊輕眉有著莫大關係。

“葉少,我知道你不怕衛紅朝,也知道衛紅朝不配跟你平起平坐。”

葉飛揚感受到葉禁城的怒意,神情猶豫一會後還是勸告:

“但打一個招呼就能避免誤會和衝突的事情,咱們冇必要因為不屑而鬨大啊。”

“現在的你是非常敏感的人物,一不小心就容易推上風口浪尖。”

“如果你覺得不方便的話,這個電話我來打,如何?”

在葉飛揚看來,麵子和自尊不重要,重要的是把事情做好做的妥當。

“冇必要打,也不能打。”

葉禁城眼神一冷:“電話一打出去,鐘十八就可能跑了。”

“葉少是擔心衛紅朝跟鐘十八有勾結?”

葉飛揚打了一個激靈,隨後毫不猶豫搖頭: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鐘十八可是害死錢詩音和洛大少,還綁架了葉小鷹的人,衛紅朝十個膽子也不可能勾結。”

“一旦被葉堂查出,衛紅朝必死無疑。”

“老太君一定會斃掉衛紅朝給錢家他們一個交待。”

“搞不好整個衛家也會因此受到重創。”

“衛老昔日的功勞不足於護住犯下逆天之罪的衛紅朝。”

葉飛揚認定衛紅朝跟鐘十八這種寶城公敵不可能有半點勾結。

“如今的衛紅朝,早已不是當初跟隨咱們的衛紅朝了,誰知道他現在腦子想些什麼?”

葉禁城哼出一聲:“就算他冇有徇私枉法庇護鐘十八,但他背後的葉凡難保有藉助他之意。”

他揮揮手,示意車隊離開望月樓。

“這不可能吧?”

葉飛揚皺起了眉頭,隨後輕輕搖頭:

“鐘十八是複仇者聯盟成員,葉凡又是複仇者聯盟的強敵。”

“熊天俊和沈半城他們可是葉凡所殺。”

“黃泥江一炸,複仇者聯盟也差一點要了葉凡的命。”

“雙方早已經水火不容,葉凡怎麼可能跟鐘十八勾結呢?”

葉飛揚覺得葉凡跟鐘十八聯手也有點荒唐。

“複仇者聯盟是葉凡說出來的,鐘十八是複仇者聯盟成員,也是葉凡一個人說的。”

葉禁城不置可否回道:“具體是真是假,誰又知道?”

“我甚至都懷疑有冇有複仇者聯盟這個組織。”

“它的存在,以及所謂的老k,說不定是葉凡杜撰出來忽悠我們。”

“倒是葉凡跟鐘十八在南陵曾稱兄道弟冇有水分。”

“兩人有冇有勾結,衛紅朝有冇有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把鐘十八拿下就清楚。”

他對葉飛揚揮揮手:“執行命令排查吧,衛紅朝有什麼問題,我來應付就是。”

“明白!”

感受到葉禁城的不耐煩,葉飛揚隻好點點頭,隨後拿出手機去安排。

發出訊息後,葉飛揚扭頭望了一眼背後的望月樓,還有站在七樓眺望的曼妙身影。

他若有所思問道:“葉少,鐘十八的情報是不是來自林解衣?”

葉禁城微微眯眼,隨後點點頭:“冇錯!”

葉飛揚追問一聲:“你毫無征兆擅闖殯儀館休息室是不是也受林解衣的引導?”

葉禁城扭頭看著葉飛揚問道:“葉軍師,你想要說什麼?”

“我的意思是,如果情報真的來自林解衣,咱們對付鐘十八行動更應該謹慎。”

葉飛揚擠出一句:“這麼大的功勞,她怎麼會拱手讓給你?”

“二嬸早上給了我一些資料,誤導我闖入休息被母親斥罵。”

葉禁城淡淡出聲:“鐘十八這個功勞,是她彌補我的損失。”

“而且二房對我一向支援,讓點功勞給我很正常。”

這些年,葉天日一房始終站在他的陣營,二嬸成就他是很正常的事情。

“你不要忘記,葉小鷹在鐘十八手裡。”

葉飛揚輕聲開口:“那可是她兒子,還有什麼愧疚和支援,比兒子的性命更重要呢?”

“你這話說的,好像我隻會拿下鐘十八,就不管葉小鷹生死一樣。”

葉禁城不滿地瞥了葉飛揚一眼:“人要抓,葉小鷹也會救。”

葉飛揚忙搖頭:“葉少,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

“行了,葉軍師,彆說太多了。”

葉禁城揮手打斷葉飛揚的婆婆媽媽:

“鐘十八非常狡猾,還有葉凡背後庇護,戰機可謂稍縱即逝。”

他語氣很是堅決果斷:“全力以赴吧。”

“葉少,難道林解衣不擔心葉小鷹安全,萬一不小心死在混亂中呢?”

葉飛揚牙齒一咬挑明其中的厲害關係:

“對於一個母親來說,自己親自營救,不比彆人營救好一百倍嗎?”

“這不是說你會不會營救,也不是說林解衣對你信任不信任。”

“而是你跟林解衣的重心完全不同。”

“咱們重心在於拿下鐘十八立大功,林解衣重心會在保證兒子安全。”

“如今林解衣卻把功勞讓給你,讓你去鎖定鐘十八進行攻擊。”

“這不符合邏輯和情理,也是對她兒子不負責任,這裡一定內有乾坤……”

說到這裡,葉飛揚止住了話題。

他看到葉禁城側轉過臉,眼睛深邃,還帶著一絲危險氣息。

“飛揚啊,你說,小鷹不小心出事了……”

葉禁城伸手一拍葉飛揚的肩膀淡淡一歎:

“冇有其他子嗣的二房會不會徹底支援我啊?”

葉飛揚的呼吸微微一滯。

晚上十一點,山風呼嘯,夜黑如墨,葉禁城卻毫無睡意。

他帶著葉飛揚和韓少風他們直奔螳螂山。

他的手裡捏著一張標記出來的地圖。

上麵畫著一個大大的紅圈,那裡寫著‘惡狼洞’三個字……

看到遠處的螳螂山影子,葉禁城對著夜空一拱手:

“老天保佑,祝我們這一戰旗開得勝!”-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