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方戴著口罩看不出表情,但動作卻很犀利。

他右腳一踹,一名隊員瞬間跌飛,還撞倒兩名同伴倒地。

接著麵罩男子一個箭步上前,像魅影一樣拉近雙方距離,狠狠撞入另一名隊員的懷裡。

砰的一聲,搖晃軀體被蠻力撞出,翻飛兩個跟鬥,砸中後麵三名開槍的隊員。

在四人悶哼著摔在走廊時,口罩男子右手一探,敏捷奪下一槍。

“砰砰砰!”

三名起身的隊員咽喉見血,連慘叫都冇有發出就死去。

接著他又繼續往前方開槍,一口氣把子彈打光,把後麵幾個穿著防彈衣的人掀翻。

“殺了他!”

看到鐘十八如此強大,葉禁城喝出一聲。

韓少風他們迅速後退,還抬起熱武器掃射。

無數彈頭傾瀉。

“嗖!”

鐘十八猛地一彈,腳步一跳。

他像是袋鼠一樣蹦出七八米,避開了掃射的彈頭。

接著他趁著黑煙一吹,魅影一樣撞入突擊隊人群中。

鐘十八最近消瘦不少,在常人眼裡,一陣風都能夠把她吹倒。

可是鐘十八一撞擊,四名突擊隊員馬上跌飛。

鐘十八看起陰森可怖,出手更是凶猛粗暴。

三個動作,不僅撞飛四人,還掃飛五人手中槍械。

五名突擊隊員槍械脫手,隻能拔刀一橫,攔在身前,希望能阻上一阻。

“呼——”

鐘十八手臂一探,壓下五把匕首後,直接掃向他們的胸口。

他的手掌看起來很枯瘦,但被掃中的五人卻是怒吼一聲,鮮血狂噴。

他們淩空飛起,重重摔飛在地麵上。

半死不活!

這個空擋,鐘十八已經抓住一把刀,猛地一揮,一道光芒掠過。

後麵三名持槍者胸口濺血倒地。

“砰!”

就當鐘十八要對三人下毒手時,韓少風抬手一槍,子彈射去。

鐘十八冇有躲避,隻是反手一射。

脫手的軍刀擋下了韓少風的彈頭。

他想要撲向葉禁城,卻發現身邊有十幾名灰衣人保護。

而且葉禁城正拿來一挺火箭筒。

鐘十八臉色微變。

“嗖——”

下一秒,鐘十八猛地蹦起,像是炮彈一樣跳出十幾米,重新鑽入了惡狼洞。

“跑?冇這麼容易!”

葉禁城扛著火箭筒毫不留情按下發射器。

“嗖!”

一顆燃燒彈狠狠撞中鐘十八剛竄入的山洞。

光芒萬丈……

“殺——”

片刻後,葉禁城一丟火箭筒,左手往前一壓。

韓少風他們馬上聚集人手追殺過去。

隻是他們發現,惡狼洞儘頭深處,還有一個曲折的洞口,通往螳螂山的另一端。

這個洞口是斜著向下,所以避開了燃燒彈的襲擊。

而且黑乎乎,地上不僅設置了陷阱,還有不少蛇蟲。

最讓韓少風他們大驚失色的是,追出十幾米後山洞一聲巨響,頭頂碎石坍塌了下來。

接著還有一大股黑煙傾瀉下來,不僅極其刺鼻,還模糊著視野。

真正的伸手不見五指。

幾十人被堵住了出入口,不得不向葉禁城他們呼救。

“廢物!”

聽到韓少風他們吃癟,葉禁城怒罵一聲,隨後讓葉飛揚帶人打通山洞救人。

而他帶著一批人站在洞外檢視電子地圖……

半個小時後,葉飛揚帶人轟開山洞救出韓少風他們,發現一個箇中毒昏迷不得不搶救。

而且他發現,鐘十八不見影子了。

葉飛揚帶著人繼續往前追擊。

追出十幾米後停了下來,他發現到了山洞儘頭,冇有其餘路可走了。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假山洞。

葉飛揚帶著人返回惡狼洞,查探一番從右側發現端倪。

掀開一個石頭後,他又看到一個山洞。

隻是這山洞非常小,隻能容納兩個人爬行。

葉飛揚歎息一聲:“真是狡猾啊。”

幾乎同一時刻,鐘十八揹著一個黃色膠袋從螳螂山腰出來。

他全身烏黑,滿頭汙垢,眉毛都燒乾淨了。

還氣喘籲籲。

不過鐘十八依然咬牙前行,時不時還緊一緊背後膠袋。

他來到一處開闊地方,掃視周圍一眼,正要向山頂走去,但走出十幾步馬上停滯。

鐘十八二話不說右手一抬。

嗖嗖嗖!

三條毒蟲飛射過去。

“嗖嗖嗖——”

毒蟲剛到途中,就聽一連串銳響。

刀光一閃而逝。

三條毒蛇被鋒利小刀全部釘在地麵上。

接著,一個身材高挑的女人緩緩走了出來,臉上帶著意味深長的笑容:

“不愧是鐘十八啊。”

“不僅能化解我好侄子重武器圍殺,還能殺傷他們這麼多人逃到這裡。”

“幸虧我冇傻乎乎第一個打頭陣,不然林家怕是要死不少人在你身上。”

“最讓我欣賞的是,你還懂得狡兔三窟。”

“你的確不同凡響,至少比我想象中厲害。”

“隻可惜,你不該綁我兒子。”

林解衣手裡多了一把軟劍:“這一綁,註定你要付出慘重代價。”

她心裡很是感慨丈夫的英明神武,如不是讓葉禁城打頭陣,估計不僅無法捉住人,還會損失不小。

如今,鐘十八的殺手鐧基本耗光,出手拿下毫無壓力。

不過林解衣心裡也有一絲嘀咕。

她有點不解丈夫可以自己拿下鐘十八的,怎麼臨時改變主意讓自己帶人前來。

隻是怎樣都好,大局已定,鐘十八已成甕中之鱉。

她還輕輕一攏頭髮,一股暗香浮動,在山道瀰漫開來。

鐘十八冷冷盯著林解衣冇有出聲。

“鐘十八,你的陷阱和毒蟲、炸雷那些已經被葉禁城摧毀了。”

林解衣淡淡一笑:“你還激戰一場,你現在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識趣的,趕緊把我兒子放了。”

林解衣手指一點黃色膠袋:“束手就縛,指證葉凡,我給你生路。”

“什麼葉凡不葉凡,從他營救洛非花起,我就跟他不再是兄弟。”

鐘十八聞言放聲狂笑,很是不屑地看著林解衣不已:

“我綁葉小鷹也跟葉凡冇半毛錢關係。”

“我不知道你是誰,也不想知道。”

“我隻告訴你,要我放掉葉小鷹,容易,拿洛非花的腦袋來換。”

“不然天王老子來了也不可能帶走葉小鷹。”

他一拍胸口吼道:“這句話,我鐘十八說的。”

“那你就去死!”

林解衣俏臉一寒:“動手!”

“嗯——”

就在這一瞬間,鐘十八殘酷的眼睛裡,露出了驚訝之色。

他突然發現,自己力氣少了很多,動作也遲緩了不少。

也就在這一瞬問,樹頂上、岩石後麵、泥土裡麵全都炸開了。

“嗖嗖嗖——”

幾十條帶著鉤子的長索,從四麵八方飛了出來。

鐘十八發出一聲野獸般的低吼,想要躲避林解衣她們的攻擊。

隻可惜他已遲了一步,幾十條帶著鉤子的鐵索已圈在他身上。

他一用力,鉤子立刻鉤入他的肉裡,鐵索也勒得更緊。

鮮血瞬間滴落了下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