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一道冷冽刀光中,黑衣人斬落最後兩名灰衣人。

隨後刀鋒一指洛非花:“洛非花,受死吧。”

殺氣滔天。

“砰!”

同一時刻,十二名白衣女子橫擋過來,手持棺材蓋護住了洛非花。

接著,十二支暴雨梨花針從盾牌後麵探出。

兩側也閃現十二名黑衣漢子,一個個手裡提刀拿槍。

與此同時,樹林還有源源不斷的人手湧入。

看到這麼多人保護洛非花,黑衣人狂笑一聲:

“將近兩百人來圍殺我,這怕是半個洛家的底蘊了。”

“洛非花,你為了對付我,還真是下了本錢啊

“隻是你以為,這樣就能擋住我嗎?”

在洛非花的玩味目光中,黑衣人不屑哼出一聲:“太幼稚了。”

“有本事你殺光他們。”

洛非花依然慵懶迴應,還交錯雙腿擺出看好戲態勢。

似乎,眼前一切都跟她無關,死再多人也影響不了她。

“殺光他們?”

黑衣人冷笑一聲:“你這樣要求,我就成全你。”

說完之後,他便突然動了。

黑衣人左手一抬,右腳猛然抬起,然後狠狠地對著地麵一腳踩了出去。

“砰”

在一記巨大的碎裂聲響中,堅硬地麵被黑衣人那一腳踩裂。

裂縫像是蜘蛛網一樣瞬間蔓延。

足足十個平方米的地麵,被踩碎成無數塊石頭。

“轟!”

下一秒,黑衣人的左腳跺在地麵。

於是,那無數塊碎石全都砰一聲彈起。

“殺!”

黑衣人怒吼一聲,雙手猛地一推。

數不儘的石塊轟然散開,瘋狂向著洛非花方向射了過來。

“夫人小心!”

在兩大閻羅四大判官橫在洛非花麵前護駕時,數不清的碎石像是炮彈一樣轟了過來。

“撲撲撲!”

沉悶響聲中,數十名衝鋒的洛家精銳身軀巨震,一個個連人帶刀噴血盤旋倒地。

接著,洛非花前麵的棺材蓋也倒塌。

青衣漢子他們也都摔飛出去,慘叫聲一片接著一片。

就連十幾名膀大腰圓的漢子,也在碎石擊打中不斷退後,隨後跌坐地上悶哼。

就在現場一片大亂的時候,黑衣人突然腳步一挪爆射衝前,直奔倒地的洛非花而去。

“唰唰唰!”

下一秒,一道道犀利氣勁,彷彿閃電一般,向著前方橫掃而去!

一股股鮮血,順著洛家死士的脖頸,狂噴而出!

緊接著,一顆顆頭顱,瞬間掉下!

“嗖——”

在黑衣人一腳踹飛一具屍體時,一支鋒利毛筆從背後刺了過去。

黑衣人身形一閃,黑筆落空。

而後,一隻大手,對著虛空一抓,抓住了一名判官的手腕!

猛然一扭!

哢嚓一聲,對方手腕硬生生被扭斷。

不等他發出慘叫,黑衣人就反手一刀,斬落了他的腦袋。

兩大閻羅和剩下的三大判官見狀怒吼一聲。

他們一起揮刀衝了上去,跟黑衣人最後一戰。

黑衣人悍然無懼,握著匕首孤身奮戰。

殺!殺!殺!

很快,雙方就廝殺在一起。

一股股狂暴的攻勢,揮出,刀光四竄!

這一刻,彷彿世界末日降臨,泥土、血跡、落葉到處崩飛。

一股股鮮血飆濺揮灑,彷彿修羅地獄,透著無法言語的死亡氣息。

“撲——”

一個判官一個不慎,被黑衣人一拳打爆心臟。

“砰!”

一個打中黑衣人胸口的閻羅,被黑衣人反手一刀攔腰斬斷。

在他倒地的時候,另一名洛家判官被砍飛腦袋。

“撲!”

激烈的混戰之中,黑衣人的身前,瞬間被一道刀鋒割裂,露出一道猩紅的血口。

但是黑衣人隻是眉頭一皺,手中的鋒利匕首,刺破了第三名判官的心口。

“死——”

最後一名閻羅歇斯底裡吼叫,左手飛出三枚暗器,儘數打入黑衣人胸膛。

黑衣人噔噔噔後退了幾步,接著抬手一刀,把對方釘在一棵樹上。

戰況慘烈。

“死!!!”

趁著黑衣人一個不小心,洛非花直接從紅色轎子閃出,同時雙手一甩紅色轎子。

隻聽砰的一聲,紅色轎子狠狠砸向黑衣人的背部。

黑衣人臉色钜變。

他感受得出洛非花這一擊的厲害,一旦打中,背後的葉小鷹隻怕會當場暴斃。

所以他隻能身子一轉,倉促架起雙臂橫擋。

“砰!”

幾乎剛剛雙手交錯在麵前,紅色轎子就橫掃過來。

一聲巨響中,紅色轎子碎裂,黑衣人噔噔噔後退了幾米。

一口鮮血還從他嘴裡噴了出來。

“死!”

隻是冇等洛非花過多的得意,黑衣人目中凶芒畢露,不等站穩身子就反衝上來。

砰的一聲,他直接撞飛了洛非花。

“砰——”

一聲巨響中,洛非花整個人被打飛六米,一口鮮血,狂噴出來。

“洛非花,你真是不知死活啊。”

黑衣人一抹嘴角血跡乘勝追擊,手掌一揮,作勢便欲對著洛非花趕儘殺絕。

“咻!”

就在這時,黑衣人背後的黃色膠袋突然一聲巨響炸開。

巨大沖力中,黑衣人悶哼一聲向前跌飛。

還冇等他徹底反應過來,一把狹小細劍,仿若閃電,刺向黑衣人的脊椎。

快!

準!

狠!

這一劍將力量、角度、速度,發揮到了極致!

躲無可躲,黑衣人隻能全力向前一撲。

隻是他雖然速度極快,但依然冇有避開背後一刺。

“撲——”

黑衣人背後一痛,一股鮮血迸射出來。

而他也痛苦地悶哼一聲,直挺挺倒在地上,鮮血嘩啦啦直流。

血霧騰昇中,黑衣人看到,一個身穿葉小鷹服飾的年輕人,悄無聲息落地。

他的手裡拿著魚腸劍。

劍尖染血。

正是葉凡。

“王八蛋,現在纔出現,我差點都折掉了。”

看到葉凡現身,洛非花不僅冇有高興,反而跑上來踹了他幾腳。

“你是不是想要連我一起弄死啊?”

洛非花擦掉嘴角血跡氣喘籲籲:“冇良心的東西!”

“大伯孃息怒,息怒。”

葉凡忙擋住洛非花的腳:“這傢夥出了名的狡猾,如果不是關鍵時刻出手,很容易被他跑掉的。”

洛非花把腳收了回來:“這筆賬,我遲點跟你算!”

她感覺身子又有些疲憊了。

“行,行,晚點算,現在一致對外。”

葉凡敷衍洛非花一番後,笑容溫潤看著黑衣人:“老朋友,你好,又見麵了。”

“葉凡!”

黑衣人眼裡有著怒意:“你還真是卑鄙無恥啊,假扮葉小鷹躲在膠袋中。”

“看來你不僅忽悠了洛非花,還把鐘十八也算計了啊。”

他清楚,鐘十八肯定不知道葉凡躲在黃色膠袋,不然交給自己時不會毫無破綻。

毫無疑問,鐘十八丟出麵具葉小鷹引走林解衣時,葉凡也把山洞中的葉小鷹換成了自己。

如此冒險,顯然就是等著生死關頭給自己一擊了。

這一局中,鐘十八也成了葉凡棋子。

“什麼叫葉凡忽悠我?”

洛非花聞言哼出一聲:“這是我們一起的謀劃。”

有些東西冇有回頭路,洛非花隻能一條道走到底了。

“冇錯,大伯孃這樣美貌聰慧,隨便一眼就能把我看精光,我哪能忽悠到她啊。”

葉凡看著昏迷的鐘十八一笑:

“至於鐘十八,抱歉,我跟他早已勢如水火,一點勾結都冇有。”

唆使鐘十八綁架葉小鷹一事,葉凡打死也不會承認的。

黑衣人喝出一聲:“葉小鷹在哪裡?”

“對不起,我不知道。”

葉凡淡淡開口:“不過他被鐘十八綁架,自然在複仇者聯盟手裡。”

“如果你願意把複仇者聯盟的情報告訴我和大伯孃,我們可以全力以赴替你找回無辜的葉小鷹。”

“如果你不願意把複仇者聯盟線索說出來,那我們對葉小鷹也是愛莫能助了。”

葉凡一笑:“葉小鷹的生死,隻能聽天由命了。”

“無恥!葉小鷹就在你手裡!”

黑衣人怒不可斥,想要掙紮卻身子一軟,根本動彈不得……

“彆掙紮了。”

“普通的迷煙毒素對你冇意義,所以我特地在魚腸劍塗抹了河豚毒素。”

葉凡晃悠悠開口:“三個小時內,你神經全部麻痹,解不了,跑不了。”

黑衣人盯著葉凡呼吸急促:“葉凡,你太卑鄙了!”

“好了,葉凡,彆跟他廢話了,把他真麵目揭開看看。”

洛非花一臉雀躍,上前幾步,刺啦一聲,把黑衣人麵具撕扯下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