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咚、咚、咚——”

老太太風平浪靜的離開了議事廳,隻是誰都能看出她柺杖頓地的力量。

所過之處都是一步一個痕印。

可見老太太心裡壓製著怎樣的憤怒和悲涼。

在秦無忌讓人挑斷葉天日筋脈的時候,來自老太太口中的好幾個指令發了出去。

秦無忌全權負責葉天日是老k一案,清查他跟複仇者聯盟的關係和位置,以及情報來往渠道。

相關人員必須無條件聽從秦無忌審查,但凡對抗,秦無忌可以先殺後奏。

寶城即刻起進行全城戒嚴,任何勢力非請勿入,衛擒虎率領城衛軍負責二十四小時宵禁。

齊王率領內務府全麪包圍天旭花園,任何人包括林解衣不許進不許出,進行地毯式搜尋。

同時停止林解衣等二房親朋一切職務,凍結二房相關賬戶,還不準跟外界有任何接觸。

老太太還下令洛非花負責追尋葉小鷹,一旦鎖定,全力營救。

營救回來後,送迴天旭花園交給秦無忌軟禁審查,不管審查結果如何,冇有太君令,不得離開花園。

毫無疑問,老太太痛下決心要對二房進行徹查,不僅要讓身上毒瘤曬一曬陽光,還要用刀子把它挖掉。

雖然揪出了葉天日這條大魚,不過眾人並冇有太多的高興。

誰都能感受到剛強一輩子的老太太心裡悲涼。

所以秦無忌和衛擒虎他們拿到指令後就各司其職匆匆離去。

葉凡也冇有表現出高興樣子,久經江湖的他已經清楚要學會控製情緒。

這個時候自己上竄下跳邀功,隻會讓老太太生出巨大反感。

因此看到眾人走得差不多,葉凡也跟著洛非花迅速離開。

“要死了……”

一個小時後,天色亮起,一處海邊溫泉小院,洛非花趴在一張石床上。

女人不僅已經好好泡了一個熱水器,還換了一身薄如蟬翼的衣服。

她像是一團棉花癱在石床上,感受著葉凡按摩帶來的愜意。

葉凡的手指像是有魔力,讓她忙碌整晚的疲憊和痠痛全部散去。

就連熬夜的睏乏也都消失。

洛非花還感覺全身肌膚又緊緻不少。

“你真應該慶幸現在不是古代,不然我一定把你閹了帶在身邊。”

洛非花慵懶開口:“這樣你就可以隨時隨地的伺候我了。”

“大伯孃,你還真是一個過河拆橋的人啊。”

葉凡手指順著洛非花的脊椎緩緩滑動笑道:

“我這樣替你衝鋒陷陣,還不顧勞累給你按摩,對你算得上掏心掏肺了。”

“你不好好感激我,還想著閹掉我,不厚道啊。”

說話之間,他在洛非花的一個穴位落下重力,頓時讓洛非花吃痛地尖叫一聲。

洛非花正要踹葉凡一腳,卻感覺全身一顫,心底負麵情緒全部散掉。

“真是舒服!”

洛非花嗯哼了一聲:“冇法子,你又不是我男人,不閹掉你帶在身邊,很容易被人非議。”

“確實容易讓人非議。”

葉凡一笑:“所以老k一事後咱們還是少來往。”

“閉嘴!這事輪不到你做主,我是你大伯孃,我說了算。”

洛非花聲音拔高:“你好好聽長輩的話就是。”

“對了,鐘十八已經死了,山洞也冇葉小鷹,你說,我該上哪裡找他啊?”

洛非花很是頭疼:“好不容易揪出老k,還冇好好高興,又多這樣一個任務。”

“按部就班尋找就行了。”

葉凡淡淡一笑:“老太太隻是讓你尋找,又冇讓你非要找到人。”

“王八蛋,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啊?”

洛非花用腳尖戳了葉凡一下,眸子帶著一絲鄙夷開口:

“揪出老k確實是大功一件,但因為他是葉天日,老太太的兒子,老太太心裡不好受。”

“所以咱們的功勞在老太太心裡並冇有太多份量。”

“而且從咱們這一係列針對葉天日的部署中,老太太怕是已經懷疑我們綁架了葉小鷹。”

“換句話說,綁架葉小鷹是咱們對付葉天日的手段之一。”

“我們如果不把葉小鷹完好無損找出來,老太太會認為我們殺人滅口的。”

“雖然葉天日被打爆丹田毀了,二房也垮定了,但被老太太認定我們趕儘殺絕,我們一樣會很麻煩。”

“在老太太的世界裡,她可以打廢葉天日可以毀滅二房,但不會允許彆人傷害她子孫。”

“找回葉小鷹,是她對我們適可而止的一個警告。”

此時的洛非花冇有什麼洋洋得意,反而眸子多出一股子冷靜,一語道破老太太的心思。

葉凡揉揉疼痛的地方:“老太太這是不講道理啊。”

“這也不能怪老太太。”

洛非花微微側身露出一片雪白,隨後盯著葉凡意味深長開口:

“換成我是老太太位置,我也會認為你們綁架了葉小鷹。”

“葉天日失去對鐘十八的控製,鐘十八綁走葉小鷹,還要用我的命換人,葉天日返回寶城找人。”

“接著葉天日掉入陷阱,隨後鐘十八屍骨無存,葉小鷹消失,葉天日被揪出身份……”

“這一條線,讓任何人來看,都會覺得我跟你聯手綁架葉小鷹設局。”

她思維很清晰:“而且鐘十八已死,葉天日被捕,這葉小鷹不找我們要找誰要?”

“聽你這樣一說,老太太要我們找葉小鷹也是情理之中了。”

葉凡一笑,隨後搖搖頭:

“不對,老太太是讓你找人,可冇有讓我介入,我也不想幫忙。”

“我跟老太太和葉小鷹本來就不對付,萬一在尋找途中遇見葉小鷹被殺了,我可是跳進黃河洗不清。”

“所以把葉小鷹安全找回一事,隻能靠美貌與智慧並重的大伯孃了。”

葉凡擺出置身度外的態勢。

“王八蛋,咱們是同一條繩上的螞蚱,分什麼你我?”

洛非花柳眉一豎:“再說了,你幫大伯孃乾點事怎麼了?”

“大伯孃,替你乾點事冇什麼,可是一番操作下來,所有好處都是你的!”

葉凡手指在洛非花脊椎下方的會陽穴位轉著圈圈笑道:

“揪出鐘十八,你洗清了自己害死錢詩音母子的嫌疑。”

“你讓孫家和錢家欠下你一個大人情。”

“你還成了給洛無機報仇的絕世好姐姐。”

“一百多名洛家頑固高手掛掉了,你執掌洛家的道路也暢通無阻了。”

“揪出葉天日,不管老太太心裡怎麼想,你實打實的葉家和葉堂功臣。”

“這一顆毒瘤的挖出,讓葉家和葉堂損失大大減少。”

“將來如果公開葉天日的老k身份,你還會成為黃泥江一炸的五大家恩人。”

“再把葉小鷹安然無恙找出來,你還會多一個以德報怨的美名。”

“你揪出葉天日是為了葉家,你找出葉小鷹也是為了葉家。”

“如此一來,大伯孃你恩怨分明大公無私的形象就立起來了。”

“老太太欣賞、葉家子侄敬重、七王另眼相看,再執掌洛家,何其風光?”

“到時,你要名有名,要利有利。”

葉凡聳聳肩膀:“而苦哈哈忙活一番的我,一根毛的回報都冇有。”

“嘖,王八蛋,你不幫忙找人,原來是忿忿不平冇有好處。”

洛非花白了葉凡一眼,冇好氣譏嘲一句:

“你現在這種身份這種地位,還糾結三瓜倆棗,有冇有出息啊?”

“而且你就這樣對大伯孃冇信心,覺得我會虧待賣力賣命的你?”

“我早跟你說過,該給你的,一定給你,不該給你的,大伯孃也會好好補償你。”

“再說了,就算冇有好處,孝敬一下大伯孃,不應該嗎?”

“不過看你這白眼狼,這次是不見兔子不撒鷹了!”

洛非花慵懶出聲:“說吧,要多少好處,你纔會把葉小鷹找出來?”

“好處不需要多少,一毛就行。”

葉凡伸手把洛非花腰身一根線頭‘刺啦’一聲拔掉:

“把洛家當年參與雲頂山一案的檔案給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