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葉凡這種人生中重要轉折的人,就是化成灰九公主也能夠認出來。

為了徹底確定葉凡身份,九公主不僅比對航班旅客資料,還調出當初基地大戰的圖像。

她對航班上的葉凡進行了數據分析。

最終,九公主發現,探頭探腦的小子就是葉凡。

這讓她心裡一揪之餘也鬆一口氣。

航班上有葉凡在,這變故就容易處理多了。

“九公主,航班上有一個極其重要的人物。”

這時,金髮女郎靠近了過來,手裡拿著一個平板電腦,神情很是凝重:

“熊主剛纔特地打電話過來,讓你務必保證她的安全。”

她補充一句:“哪怕付出巨大代價,九公主你也必須讓她安然無恙。”

九公主的柳眉一挑:“什麼人?”

其餘隊員也都抬起了頭,目光銳利盯著金髮女郎。

能讓熊主都認為重要的人,一定大有來頭。

金髮女郎努力的使自己的聲音平靜下來:“是托拉斯基先生。”

這簡單四個字一出,不僅在場眾人臉色钜變,連九公主都眼皮一跳。

她忙一把奪過平板電腦掃視。

在熊國,能夠被稱呼為‘先生’的女人,隻有一個,那就是熊國最頂尖的國寶人物。

“托拉斯基先生怎麼會在上麵?”

九公主還迅速掃視名單:“怎麼旅客名單上冇她的名字?”

金髮女郎忙把蒐集到的一些情況說出來:

“她坐擁幾十本合法護照,還喜歡特立獨行,權限之大堪比國主。”

“上個月,她十年不改一如既往去黑洲支教行醫。”

“前天完成黑洲之行,昨天坐飛機抵達寶城中轉,然後用化名坐黑熊航班回來。”

她補充一句:“很正常的一次旅行,冇想到會遭遇布魯元夫這事。”

情報處眾人心裡都咯噔一下,知道這次事情如果不處理好,自己腦袋很可能會落地。

九公主也重新變得凝重。

“行了,我知道了,這件事全麵封鎖,不準泄露托拉斯基先生半點事情。”

“否則這一次較量,咱們隻有無條件認慫了。”

九公主作出了決定:“具體行動和計劃,等我跟布魯元夫通過電話再說。”

金髮女郎他們齊齊迴應:“明白!”

“還有,你派人去拜訪一下熊老先生。”

九公主腦子一轉:“就說,他的忘年之交葉凡被凶徒劫持了。”

熊老先生?

忘年之交?

金髮女郎一愣,隨後恭敬點頭:“明白!”

在金髮女郎作出安排時,九公主的目光重新落在葉凡身上。

她美麗眸子眨啊眨,尋思著破局對策。

突然,她停止了動作,俏臉湧現一絲笑意。

“叮——”

幾乎同一個時刻,來自航班的呼叫轉接了過來。

在情報處眾人各就各位的時候,九公主也按下了擴音鍵:

“你好,我是熊國情報處第一負責人卡秋莎。”

“布魯元夫先生,很高興能跟你通這個電話。”

她開門見山:“不過你我時間都不多了,有事情直接攤開來說吧。”

“哈哈哈,九公主,不愧是熊國的花木蘭,做人做事就是雷厲風行。”

電話視頻出現了戴著口罩的布魯元夫:“可惜你是女兒身,不然必會是下任熊主。”

“布魯元夫先生,謝謝你的誇獎。”

九公主不卑不亢開口:“不過咱們冇必要廢話了,說說你們的訴求吧。”

“訴求很簡單,把托拉斯基放出來,然後讓我們安全離境。”

布魯元夫笑聲很是親切:“隻要你們願意配合,旅客不會再死一個人。”

九公主身上綻放一股強勢:“這個辦不到。”

布魯元夫微微一愣。

他聽說過卡秋莎九公主的強硬,卻冇有想到會這樣霸道。

自己可是有五百旅客在手,九公主依然敢如此強硬,實在出乎意料。

不過布魯元夫也不是吃素的。

他聳聳肩膀一笑說:“那我也隻能很抱歉,我每隔一分鐘就殺十個人。”

“五百個人,足夠我殺五十分鐘了。”

他進一步威脅:“而且我會向整個熊國民眾直播過程……”

“儘管殺。”

九公主說完之後,就把電話掛了。

布魯元夫看著沙沙作響的螢幕,愣是冇有反應過來。

是自己說的不夠狠毒呢,還是九公主太冷血呢?

布魯元夫感覺是自己太紳士了,所以重新示意副機師把電話打過去。

電話再度接通,布魯元夫麵前又出現九公主。

“九公主,我不是跟你開玩笑的。”

“如果你覺得我在嚇唬你,我不介意殺幾個給你看一看。”

“而且我可以保證,一聲令下,整個飛機都會變成碎片。”

布魯元夫的聲音急促起來,顯然又怕卡秋莎九公主關了電話:

“五百條命,你承受的起嗎?”

“人是你們殺的,又不是我殺的,我怎麼可能承受不起?”

九公主語氣帶著一股子冷漠:“而且旅客死了,你們也會死。”

“全都死了,但我好端端活著。”

她反問一聲:“相比你丟掉性命,我承受點壓力又算什麼?”

棘手!

布魯元夫心裡微微一震,這九公主比自己想象中難纏。

不過他還是砰一聲崩掉一名空姐。

空姐撲通一聲倒在地上。

“九公主,你這麼喜歡承受壓力,我就先讓你適應適應。”

布魯元夫對手下微微偏頭:“去抓三個人過來給九公主熱熱身。”

幾個手下舔著嘴唇要離開駕駛艙。

“托拉斯基冇有關押在紅城。”

九公主終於吐出一句讓布魯元夫心裡一喜的話:

“你們把飛機開到熊城來,一手交托拉斯基,一手釋放飛機上的人質。”

九公主警告一句:“而且我不想再看到任何傷亡了。”

布魯元夫忙收起槍,喜出望外的對副機師吼著:“再改航道,飛熊城。”

他聽到卡秋莎九公主肯放托拉斯基,心裡重重的舒出一口氣。

如果九公主不肯放了托拉斯基,自己殺了整飛機的人又如何呢?

自己還不是無法把托拉斯基帶回去給老頭子交待?

要知道,托拉斯基事關老爺子的生死,也是治好老爺子的最大希望。

他如果掉鏈子,回去必定家法處置。

副機師改變航道向熊城飛了過去。

九公主心裡微微一笑,眼裡閃爍一抹光芒。

布魯元夫心裡並不擔心九公主玩什麼花樣。

那麼多人質在自己手裡,誰能掀起風浪?

隻要在熊城接應到了托拉斯基,就可以帶著托拉斯基繼續控製這架飛機回去。

情報處眾人欽佩的看著卡秋莎。

九公主這一手玩的真高,先斷了布魯元夫的**,又給布魯元夫一點希望,讓他不知不覺中改航。

等飛機到了熊城,落了地,事情就好辦很多了。

如果九公主一開始就讓布魯元夫飛回熊城,估計布魯元夫隻會加速飛去邊境紅城。

到時候,飛機位於鞭長莫及之地,事情就變得更加複雜,更加難辦了。

“九公主,航班已經改道,麻煩你開通直飛熊城的權限。”

此時,布魯元夫一笑:“免得被防空誤判炸飛五百多名無辜。”

九公主柳眉一豎,接著聲音一沉:

“布魯元夫,我會給你們開通直達航道,也會把托拉斯基提出來等你。”

“但你要給我記住,不得再傷害航班上任何一人。”

“特彆是這個年輕人,他是我的至親好友和我未婚夫,也是熊國未來的九駙馬。”

“你膽敢傷他一根毫毛,我直接把你們轟成碎片。”

“我九公主言出必行!”

說完之後,她把一張列印出來的照片拍在布魯元夫視野中。

正是葉凡!

至親好友?

未婚夫?

九駙馬?

情報處眾人驚訝的看著九公主,不知道她怎麼會說出這些話。

這有點把葉凡往火坑裡推的意思啊。

“好的,九公主放心。”

布魯元夫眼睛一亮,綻放笑容迴應:“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他的。”

他原本還有些詫異九公主的妥協。

現在聽到她開口求饒,就馬上恍然大悟。

原來航班上有九公主的未婚夫。

怪不得九公主稍微強勢後就慫了,還這麼快妥協願意交出托拉斯基。

想到這裡,布魯元夫心情更加愉悅。

把九駙馬捏在手裡,這一次交換人質,自己就更加有勝算了。

五百人性命不值得托拉斯基,再加一個九駙馬絕對綽綽有餘了。

想到這裡,布魯元夫關閉通話,親自走出駕駛艙。

“九駙馬!九駙馬!”

布魯元夫走入經濟艙扯著嗓子喊道:

“九駙馬何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