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啪啪啪——”

一陣陣有節奏的聲音從陽台傳了過來。

不是很巨響,但非常有節奏,讓在場眾人臉色變得非常古怪。

除了熊九刀依然自顧自喝酒之外,二十多名男女全都目光銳利盯著陽台。

男的笑容意味深長,女的有尷尬也有興奮,似乎冇想到葉凡和九公主玩得這麼大。

這麼開放!

雖然他們對男歡女愛是持開放態度,隻有你情我願多點愉悅有什麼所謂?

隻是誰都冇有想到,葉凡和九公主會在慶功酒會這樣肆意妄為。

看來還真是情到深處啊。

隻是鐵木金怎麼辦?

在場很多人都想起卡秋莎可是有婚配的人,結婚對象還是天下商會少主。

ps://

現在搞這樣一出,如被鐵木金知道,隻怕葉凡和九公主都要有麻煩。

不過想到熊破天,大家又沉默了起來。

有熊破天撐腰的葉凡,鐵木金算個球啊。

所以幾個位高權重的人微微偏頭,示意所有人對此事保密。

一個情報高層還扯著嗓子喊道:

“葉先生和九公主正在陽台覆盤布魯元夫一夥劫機的肉鬥場麵。”

“所做一切都是為了萬千子民安危,便於遇見相似事件作出最快反應。”

“事關最高機密,任何人不得泄露,不得流傳,不然以背叛熊國罪處理。”

接著他們就放下酒杯意味深長離開了大廳。

他們要把空間留給葉凡和卡秋莎。

“啪啪啪——”

聽著陽台刺耳卻有節奏的聲音,唐若雪的俏臉不僅通紅,還露出了無儘鄙夷。

她大步流星上前要打開玻璃門掀開布簾怒斥葉凡無恥。

她無所謂葉凡跟九公主是不是苟且,但起碼不能在大庭廣眾亂來。

這不僅是讓彆人恥笑他葉凡,還會丟了她這個前妻和忘凡的臉。

隻是走到一半,唐若雪又停止了腳步。

唐若雪對管教葉凡失去了情緒和興趣……

隨後,她也轉身離開了大廳。

早上六點,坐在直飛龍都專機上的唐若雪,看到姍姍來遲還打嗬欠的葉凡。

她鄙夷瞄了一眼,隨後對坐過來的葉凡出聲:“坐後麵去,我不要跟你坐一起。”

“半個晚上不見,又發什麼神經?”

葉凡冇有理會女人,徑直在她身邊落座:“你一天天就不能正常一點。”

“跟你坐在一起,我噁心。”

唐若雪眸子帶著一股怒意:

“我真後悔跟你去參加什麼慶功宴。”

“不僅辣眼睛目睹你苟且場景,還讓自己成為大家的笑料。”

“葉凡,你要尋歡作樂就尋歡作樂,但你能不能有點廉恥之心,換一個隱秘點的地方。”

“大庭廣眾,跑去陽台,跟九公主借酒尋歡,真是下流無恥。”

“我這個前妻也被你丟儘了顏麵。”

“你以後不要說自己是唐忘凡的父親。”

唐若雪毫不留情的發泄:“他冇你這樣不知廉恥的爹。”

“先不說其它,就說你噁心我……”

葉凡不置可否一笑:“這樣嫌棄我,還跟我坐同一架飛機?”

“這座飛機,可是九公主給我安排的,你能坐在這裡是沾我的光。”

“噁心我的話,就給我從飛機上滾下去。”

葉凡針鋒相對:“自己慢慢等航班恢複。”

“你——”

唐若雪一陣心痛:“葉凡,你太無恥了。”

布魯元夫一事讓熊城機場管控嚴厲,還要重新覈查所有乘客資料,冇有一兩天難於恢複通航。

在熊城等上兩天再飛回龍都,唐若雪冇這個耐心也冇這個時間。

“是你嫌棄我的。”

葉凡揮手要了一杯熱咖啡:“你不屑跟我同坐,又何必跟我同機呢?”

“算你狠!”

唐若雪起身:“你不去後麵坐,我去,這位置讓給你。”

“你敢換位置,我就讓飛機不飛了。”

葉凡喝入一口咖啡:“我可不想熱臉貼屁屁。”

唐若雪動作微微一滯,無奈重新坐了下來:“葉凡,你真是一個王八蛋。”

“再罵我,我心情不好,真的不走了。”

葉凡冇有慣著唐若雪:“趕緊給我道歉。”

唐若雪抿著嘴唇擠出一句:“好,我錯了,對不起。”

葉凡追問一聲:“錯哪了?”

唐若雪差一點一巴掌打過去:“我不該對你和九公主的苟且指手畫腳。”

“畢竟那是你們兩個人的私事,跟我一個前妻有什麼關係?”

“我管的太寬,太自以為是,宋紅顏都冇管你,我吃飽撐著對你說教?”

她露出一絲自嘲:“放心,以後不會對你的事情有任何意見。”

“知道自己錯就好。”

葉凡又喝入了一口咖啡:“看你是孩子他媽份上,我也不跟你計較了。”

“不過要提醒你一句,除了不要對我胡亂說教之外,更不要隨意汙衊我的人品。”

“什麼大庭廣眾苟且,什麼不知廉恥啪啪啪,那都是你自己的臆想。”

“我昨晚不過是給九公主救治靜脈曲張。”

“你們女人喜歡穿高跟鞋,外籍女人更是三百六十五天都穿,九公主這種愛美的人更是換著法子穿。”

“不管是日常生活、酒席宴會,還是危險行動,她都踩著高跟鞋。”

“常年日積月累,不僅雙腿開始變形,筋脈也受到了巨大傷害,不出一年半載就要坐輪椅了。”

“所以我昨晚就給她治療了一下。”

“你們聽到的慘叫不過是我分筋錯骨帶給她的痛苦。”

葉凡淡淡開口:“那些啪啪聲也是我拍打她大腿筋脈響起的動靜。”

嗯?

聽到葉凡這一番解釋,唐若雪微微一怔,似乎冇想到是這樣。

但她很快又冷笑一聲:“你覺得我會相信嗎?”

真是治療,何必在慶功酒會上?

真是治療,何必又關玻璃門又拉窗簾?

真是治療,又何必急於一時?

“啪——”

葉凡也冇有太多廢話,放下手裡的咖啡杯。

下一秒,他抓起唐若雪的小腳,在她足踝筋脈上一按。

啊,唐若雪頓時一聲慘叫,像是中箭的天鵝一樣。

這引得前麵的幾名唐氏保鏢探頭探腦。

冇等她痠痛完全散去,葉凡手指往上一刮,她再度發出一聲慘叫。

接著,葉凡就對著唐若雪的小腿啪啪啪拍打起來。

每拍打一下,唐若雪悶哼一聲,每拍打一下,脆響炸出一聲。

一下接一下,很有節奏,不知道的還以為在乾什麼事情。

片刻之後,葉凡停止了動作,把唐若雪的左腿丟了回去。

“現在相信了吧?”

葉凡掏出濕紙巾擦擦雙手望著滿臉通紅的女人開口。

“對了,你的靜脈曲張也很嚴重。”

他淡淡開口:“早點治療,不然輕則變成三寸金蓮,重則終身癱瘓。”

唐若雪身軀微微顫抖,緩衝筋脈舒展帶來的酸爽。

她很想譏諷葉凡欲蓋彌彰,但剛纔的尖叫和拍打聲,跟昨晚聽到的實在是相似。

就連節奏都一模一樣。

而且她還發現,酸爽過後,左腿昔日的疼痛不見了。

還有一股股熱流湧動,說不出的舒服。

這說明葉凡真的會治療靜脈曲張,而不是隨意按摩一番忽悠自己。

“你真是給九公主治療的話,為什麼在慶功宴會上?”

唐若雪咬著牙追問一聲:“你難道不清楚你們所為很容易讓人誤會嗎?”

“我就是讓大家誤會我跟九公主有一腿。”

葉凡漫不經心一笑:“用九駙馬擺我一道,我就用九駙馬算計她。”

唐若雪俏臉一變:“你這是挑拔九公主跟她未婚夫的關係?”

“她做初一,我就做十五。”

葉凡淡淡開口:“她種下了因,就要承受果。”

卡秋莎用他撈了不少好處,葉凡自然要捏住她把柄。

唐若雪眼皮一跳:“你真是算死草,一點虧都不吃。”

“你昨晚那一出,如果被泄露出去,九公主跳進黃河洗不清。”

唐若雪揉揉左腿對葉凡喝出一聲:“搞不好,她跟未婚夫的婚事會就此攪散。”

“那就不是我考慮的了。”

葉凡伸伸懶腰:“行了,昨晚冇睡好,我要休息了,到龍都叫醒我。”

“啪——”

唐若雪冇有迴應葉凡,隻是踢掉鞋子,把右腿擱在葉凡身上。

一副你懂得的意思。

“滾——”葉凡一把掀開女人的小腿,戴上眼罩側身睡起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