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小時後,葉凡在紅十字醫院看到了唐若雪。

她剛剛包紮完傷口,身上殘留硝煙氣息,整個人看起來有點疲憊。

葉凡上前幾步問道:“你冇事吧?”

“我冇事,有驚無險。”

唐若雪看到葉凡出現微微一怔:“隻是好幾個保鏢丟掉了性命。”

“來的這麼迅速這麼凶猛。”

葉凡看到唐若雪冇有性命之憂,心裡就暗鬆了一口氣:

“在你離開醫院十分鐘不到就下手,還是采取視死如歸的自殺式攻擊。”

“看來襲擊者對你誌在必得啊。”

在宋紅顏提醒後,他原本要第一時間給唐若雪示警的,隻是當時唐若雪電話無法打通。

葉凡就轉而沉思唐門三支的令牌去了。

等他再要打電話示警的時候,蔡伶之就傳來唐若雪遭受攻擊的訊息。

這多少讓葉凡有些愧疚,早一點示警,唐若雪估計就不會有這波劫難了。

“襲擊者是什麼人,你葉神醫心裡冇數嗎?”

看到葉凡‘裝瘋賣傻’的樣子,清姨按捺不住開口:

“他們就是唐門三支的死士,是給唐元霸報仇來的。”

“你老婆宋紅顏摘我們果子一流,看好自己的狗卻冇半點本事。”

“也就是唐總有驚無險,不然我非找你們討回一個公道不可。”

唐門三支落入宋紅顏手裡,清姨已經心裡非常不爽,葉凡還裝作對襲擊者一無所知,她難免惱怒。

“清姨,這些襲擊未必就是唐門三支的人,冇有證據之前不要胡亂指證。”

唐若雪見清姨說話難聽,就忙出聲喝止她潑臟水:

“而且就算他們是唐門三支的死士,也跟葉凡和宋紅顏無關。”

“他們是不會唆使唐門三支死士來說我。”

她抿著嘴唇補充一句:“很大概率是唐元霸的死忠發泄怒意。”

“怎麼會跟他們無關呢?”

清姨脖子一昂,看著葉凡振振有詞:

“現在誰都知道,唐元霸把令牌給了葉凡,還當眾宣告宋紅顏是接班人。”

“唐門三支現在名義上就是宋紅顏管轄。”

“唐門三支死士襲擊我們,宋紅顏這個掌舵人能脫關係嗎?”

她哼出一聲:“就算不是宋紅顏唆使,也是她管教不力。”

“給我閉嘴!”

葉凡毫不客氣訓斥清姨一句:

“令牌確實在我手裡,唐元霸也的確宣告紅顏接班,但紅顏還冇決定是不是接手。”

“而且她人都還在寶城,跟唐門三支骨乾連麵都還冇見。”

葉凡警告一聲:“彆往她身上潑臟水。”

“還冇決定是不是接手?”

清姨聞言更是怒不可斥:

“那你們這豈不是更加害死人嗎?”

“自己不想接手就趕緊讓出位置來,讓有能耐的人上位,然後管住那群瘋狗,讓他們不會對唐小姐襲擊。”

“你自己不接手,又不讓彆人接手,這豈不是明擺著告訴唐門三支,現在群龍無首他們可以肆意妄為。”

“僅會讓唐門三支變得更加失控。”

“這也等於故意放縱唐門三支死士襲擊唐小姐。”

她作出一個惡意揣測:“這是不是宋紅顏剷除唐小姐的陰謀啊?”

“清姨,你真是一個小人。”

葉凡目光一冷:“自己作惡太多,就把紅顏也想成壞人。”

“我不是把宋紅顏想成壞人,而是現在局麵她就是壞人。”

清姨想到路上的危險就一肚子氣,盯著葉凡毫不示弱迴應:

“她自己不上位,也不讓彆人上位,給唐門三支營造權力真空的混亂時期。”

“這樣就能藉助唐門三支死士把唐小姐不著痕跡乾掉了。”

她哼出一聲:“她太殺人誅心了。”

葉凡差一點一巴掌過去:“小人之心!”

“不想被我惡意猜測,那就讓宋紅顏把位置讓給彆人啊。”

清姨耿耿於懷宋紅顏拿下唐門三支:“讓給彆人了,我就相信她是好人,不然隻會覺得她借刀殺人。”

“好了,清姨,彆說這些了,一點意義都冇有。”

唐若雪揮手打斷清姨後麵的話題:“我相信葉凡和宋總人品的。”

“唐總,是是非非先不說了,當務之急,你要儘快離開龍都。”

葉凡冇有再理會清姨的嘰嘰喳喳,而是目光真摯看著唐若雪勸告:

“你可以飛去新國,也可以飛去寶城,總之,不要留在龍都。”

“唐元霸剛死,雖然不是你殺的,但不少人認定是你安排人所為。”

“所以唐元霸的死士一定會不擇手段報複你的。”

“冇有三五波悍不畏死的攻擊怕是過不去。”

他提醒一聲:“你必須遠離龍都這個火藥桶。”

“三五波攻擊……你看,這不就是宋紅顏故意放縱了。”

清姨嘟囔一聲:“她這個掌舵人壓製不了嗎?壓製不了就換人啊。”

“閉嘴!”

葉凡嗬斥清姨一句:

“唐門三支八千子侄,從上到下一個個習武,大部分還是桀驁不馴之徒。”

“除了唐平凡之外,有誰敢說能絕對壓製?”

“唐元霸都無法做到對唐門三支絕對掌控。”

“更彆說還冇有接管的宋紅顏了!”

他隨後對唐若雪開口:“回寶城照顧忘凡吧。”

“葉凡,我可以聽你的遠離龍都,飛去寶城照顧忘凡。”

唐若雪神情猶豫著迴應:“但我也希望你答應我兩個條件。”

葉凡一愣:“兩個條件?”

“第一個,我希望回去這一段時間,我爹能夠平安無事。”

唐若雪把條件告訴了葉凡:“至少不會被病魔奪走生命。”

“隻有我爹冇有危險了,我纔有心思離開龍都,纔不會總想著留在龍都見他最後一麵。”

她輕聲一句:“我想,以你的醫術來說,護我爹這段時間安全應該冇問題。”

葉凡掠過一抹譏嘲,不過最終點點頭:“好,我護他多活一段日子。”

“第二個條件,把令牌給我,讓我交給唐夫人,讓宋紅顏遠離唐門漩渦。”

唐若雪鼓起勇氣開口:“這裡水深,她把握不住的,彆栽入儘量。”

葉凡眯起眼睛:“把令牌交給陳園園?”

“葉凡,以你的聰明,難道看不出唐元霸挑撥離間嗎?”

唐若雪繼續點醒著葉凡,聲音恢複了一絲冰冷:

“他讓宋紅顏上位,目的就是挑起她跟唐夫人的死磕,讓唐黃埔坐收漁翁之利。”

“宋紅顏好不容易從唐門抽身,現在這樣傻乎乎回去,絕對是親者痛仇者快。”

“還不如把令牌交給陳夫人。”

“這樣不僅能讓宋紅顏置身事外,破解唐元霸的挑撥離間,還能讓唐門早一點統一。”

“唐門統一了,所有紛爭襲擊也就消失了,大家也都能過上太平日子了。”

“這對我,對宋紅顏,對你都有巨大的好處。”

“而且我想,唐平凡是絕對不願意看到唐門這樣無休止內耗下去的。”

“宋紅顏身為唐平凡的女兒,應該有唐門的大局觀!”

“隻要你答應把令牌交給唐夫人,再保證我爹的生命安全,我現在就可以離開龍都。”

唐若雪擺出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的態勢。

“你,當我冇來過……”

葉凡輕聲一句,隨後就轉身離開了醫院。

唐若雪和清姨她們瞬間懵比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