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和蔡伶之清楚。

以宋紅顏的性格,如果唐門三支不是遭受到重創,她很可能不捲入這爛攤子。

但現在死傷這麼多人,還有諸多高手被神秘人打死,宋紅顏就不可能抽身離去了。

這已經不僅是挑釁唐門三支,還是打宋紅顏的臉。

她一定會飛回來主持大局。

不然她這個時候抽身而去,隻會讓人覺得她冇有擔當,隻會讓人覺得她懼怕神秘高手。

事實也如葉凡所料,第二天下午,宋紅顏帶著苗封狼幾個果然飛回了龍都。

當她出現在金芝林的時候,眾人又是一陣喧雜和高興。

沈碧琴更是高興的過年一樣,拉著宋紅顏噓寒問暖半個小時。

然後還殺了一隻雞給她補一補。

吃飽喝足後,葉凡給她衝了一杯咖啡歎道:“就知道你要回來。”

宋紅顏笑著在躺椅上坐了下來,笑容恬淡抿入了一口咖啡:

“這神秘高手如此不給我麵子,我不飛回來弄死他,豈不顯得我軟弱可欺?”

“而且這落在外人的眼裡,我會是一個冇有擔當的人。”

“畢竟唐元霸這樣信任我,我卻選擇躲避,太難看了。”

“所以不管我最終會不會執掌唐門三支,我現在都不可能對它坐視不理。”

宋紅顏道出自己的心聲:“至少,我會掐死神秘高手後再考慮是不是全身而退。”

葉凡神情猶豫問出一句:“還是冇下定決心接不接唐門三支?”

宋紅顏很是坦誠,手指摩擦著咖啡杯子:

“我心裡其實是抗拒的。”

“除了不想捲入唐門漩渦外,還有就是這個時候介入,會成為眾矢之的”

“隻是現在出了神秘高手一事,我不接都不行了。”

她淺淺一笑:“或許這就是大家所說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冇事,這次不管你做什麼,我都會在背後支援你。”

葉凡站在宋紅顏的背後輕輕給她按摩:“你接下來準備怎麼辦?”

“攘外必先安內!”

宋紅顏目光多了一絲銳利,輕輕吹著杯中咖啡開口:

“我竟然決定暫時接手唐門三支,就必須讓唐門三支徹底臣服。”

“不然不僅做不了事情,搞不好還會被唐門三支捅刀子。”

“如此一來,那就得不償失了。”

她抬起頭望著葉凡一笑:“走,趁著天色還早,陪我給唐元霸上個香。”

葉凡冇有猶豫:“好!”

一個小時後,葉凡和宋紅顏出現在龍都殯儀館。

在工作人員的指令之下,葉凡和宋紅顏來到第三大廳。

這裡不僅佈置成靈堂,還擺著唐元霸的屍體。

或許是唐元霸人走茶涼,也或許是昨晚死傷太多死忠,今天的靈堂冇有太多人守著。

除了唐元霸的家屬之外,隻有十幾號三支子侄在場。

此刻,一個長相凶煞身穿黑衣的錦衣男子,正帶著幾個人圍著唐元霸夫人:

“嫂子,大哥這數字貨幣的密匙究竟是多少啊?”

“你是他最親信的人,也是他枕邊人,不可能不知道啊。”

“而且我們不是想要把裡麵這筆錢占為己有。”

“是我們想要拿出來補貼唐門三支的損失。”

“你也知道,一夜之間,不僅大哥死了,唐昊天和唐三泉他們也被殺了。”

“旗下幾十處物業也受到了重創。”

“我們現在很需要這筆錢來救急。”

“我們要拿這錢進行唐門三支運作,還要拿這錢重賞死士對付唐若雪他們。”

“你不把這錢交出來,我們現在什麼都做不了。”

“這對唐門三支,對死去的大哥他們,還有嫂子你們,都是非常不利的。”

“嫂子,你就把密碼告訴我們吧。”

錦衣男子對著唐元霸的家屬就是一頓威逼利誘。

葉凡微微眯起眼睛,想不到唐元霸剛死冇兩天,就有人冒犯遺孀了。

“唐彪!”

宋紅顏輕聲一句:“他以敢打敢拚著稱,是唐門三支一個狠角色。”

“而且他輩分跟唐元霸一樣高,論起來是堂兄弟。”

“所以唐元霸一死、唐三泉和唐昊天他們再死,唐彪就成了唐門三支明麵上重要的人了。”

“不過我有絕對訊息佐證,這唐彪早已被陳園園的糖衣炮彈撂倒了。”

“他這次來逼宮,很多概率是陳園園唆使。”

宋紅顏臉上有著運籌帷幄:“目的就是儘量滲透和掌控唐門三支。”

“怪不得如此猖狂。”

葉凡輕輕點頭,隨後話鋒一轉:“隻是為何說他是明麵上的重要人物?”

“唐門三支分成兩部分。”

宋紅顏接過話題:“一部分世俗化經營,開公司,開武館,賺取三支小金庫。”

“還有一部分專心武道,不生產,不工作,不拋頭露臉,也不摻和三支日常事務。”

“他們隻在唐門三支有難的時候,接受令牌或者唐平凡號令出來解決問題。”

她一笑:“比如當初襲殺唐若雪的唐熙官,就是十年難得露臉一次平事。”

葉凡笑了笑:“原來如此!”

此刻,唐元霸夫人正抹著眼淚迴應:

“彪子,我真不知道密鑰啊,你大哥從來不讓我們家屬介入江湖事。”

“什麼銀行賬戶,什麼數字貨幣,我們真的不清楚。”

“我們一家隻有一個賬戶,就是唐門的分紅賬戶,吃喝拉撒買房子全都經過那裡。”

她很是無奈:“我們手裡的錢全都是乾淨的錢……”

“嫂子,你這話說的,好像我們手裡的錢就不乾淨。”

冇等唐元霸遺孀說完,錦衣男子就不置可否冷笑一聲:

“嫂子,我告訴你,這個數字貨幣賬戶,不屬於大哥一個人的,它是唐門三支的福利。”

“它更是我們三支骨乾的小金庫。”

“我們每年的收入除了唐門分紅之外,剩下的錢就是來自這個賬戶了。”

“它占據了我們這些人收入的七成。”

“你不把密碼交出來,就等於私吞大家的錢,等於跟整個三支子侄為敵。”

他陰笑著威脅:“你難道想一家大小都去陪大哥嗎?”

“唐彪,你還真不是東西啊。”

宋紅顏聞言冷笑一聲,帶著葉凡他們走了過去:

“唐元霸屍骨未寒,你就對遺孀逼宮,當我這個主事人死了嗎?”

宋紅顏?

看到宋紅顏出現,唐彪他們臉色微微一變。

他們誰都冇想到,宋紅顏飛回來了,還出現在殯儀館。

唐彪收到的訊息,宋紅顏不可能接手唐門三支,因為有人可以有效壓製她。

所以他對宋紅顏的出現非常意外。

不等唐彪他們說些什麼,宋紅顏就走到他麵前毫不客氣訓斥:

“唐彪,上至唐元霸唐昊天,下至二級頭目,唐門三支兩天內死傷幾十號人。”

“唐黃埔和陳園園明麵喊著同仇敵愾,但實質上對唐門三支虎視眈眈。”

“唐門三支現在正是內憂外患。”

“你一不抓拿凶手給唐元霸他們報仇,二不團結一致對抗陳園園他們滲透,三還調轉槍口逼宮遺孀。”

“你這樣子還算是人嗎?”

“還有,彆說夫人不知道密匙,就算知道密匙,你也冇資格討要。”

“因為唐門三支主事人不是你唐彪,而是我宋紅顏。”

宋紅顏對著唐彪一頓無情敲打,隨後掏出紙巾給唐元霸遺孀擦拭眼淚。

女人聲音輕柔:“夫人,放心,我不會讓你們孤兒寡母受到傷害的。”

唐元霸遺孀感激地點點頭:“謝謝宋小姐!”

“宋紅顏,彆血口噴人!”

唐彪振振有詞:“我不是逼宮遺孀,我是為整個唐門三支著想。”

“八千子弟,八千張嘴,處處要吃要喝,還要重賞殺敵。”

“現在唐門三支又是多事之秋,不用小金庫的錢救急怕是要餓死大家。”

“你不要動不動就往我頭上扣帽子,寒了我這個為組織著想的好人的心。”

“還有,你來的正好!”

“趕緊把唐門三支的令牌和位置交出來。”

“你不是唐門三支的人,也冇有對唐門認祖歸宗,你連姓都不是姓唐,你冇資格執掌唐門三支。”

“把令牌交給我這個貨真價實的唐門三支子侄。”

“我要拿著它去調動三支的地境高手報仇。”

唐彪目光凶狠盯著宋紅顏喝道:

“你如果不把它交出來,我會號令子弟搶它回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