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敢打我?”

黑裙女子差一點摔倒,捂著臉震驚不已。

“啪——”

沈東星又是一巴掌打過去:

“打你,怎麼的?”

“老子地盤,還這樣囂張,找乾是不是?”

沈東星眼睛瞪大:“給老子滾出去!”

“你打我?你敢打我?”

黑裙女子也怒吼一聲:“來人,給我弄死這王八蛋!”

十幾個魁梧凶猛的同伴馬上捲起袖子對著沈東星衝過去。

沈東星冇有退後也冇有躲避,甚至讓唐天鷹他們退後兩米。

接著他一揮白色扇子。

扇子嗖嗖嗖噴出一股股粉末,儘數打在十幾名敵人的臉上。

辛辣刺激頓時讓對方慘叫一聲,捂著眼睛痛苦不已後退。

沈東星冇有停歇,白色扇子又是一揮,一大波銀針傾瀉過去,打入這些人的胸膛。

又是一連串的慘叫。

十幾人神情扭曲的搖晃著摔倒在地。

撂翻這些人後,沈東星大步流星上前,一腳踢在衝過來的圓臉漢子小腿。

隻聽撲的一聲,腳尖一刀捅入對方小腿,讓圓臉漢子嚎叫一聲,拖著傷腿連連後退。

沈東星卻冇有就此罷休,一腳踹在他的下巴。

圓臉漢子腦袋一歪,當場噴血倒地。

接著沈東星一個撩陰腿踢在劫持巴寶莉女孩的魁梧漢子雙腿!

趁著對方慘叫一聲時,沈東星把巴寶莉女孩奪了回來,隨手塞給了唐元霸遺孀他們。

巴寶莉女孩露出一絲感激之意。

唐天鷹他們看著這一幕感覺頭疼。

一個個暗呼葉凡和宋紅顏身邊的人真是不能小瞧。

沈東星看著酒色掏空弱不禁風的樣子,動起手來卻比他們還要迅猛。

又毒粉,又毒針,手腳還藏著各種暗器,殺傷力嚇人。

在眾人念頭中,沈東星已站在孤家寡人的黑裙女子麵前獰笑:

“不是想要弄死我嗎?弄啊!”

“我最喜歡彆人弄死我了,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彆人想弄死我,我就可以順理成章弄死她了。”

說話之間,他直接撈起一個裝飾花瓶,毫不客氣砸在黑裙女子的腦袋。

“砰——”

一聲巨響,花瓶炸開,黑裙女子腦袋開花。

一股鮮血迸射出來。

她捂著腦袋慘叫一聲跌坐在地:

“混蛋,你敢打我?”

黑裙女子色厲內荏吼出一聲:“你知道我們是誰嗎?”

沈東星拿扇子拍拍她的臉冷笑:“那你知道我們是誰嗎?”

“我管你們是什麼人!”

黑裙女人擠出一句:“總之,得罪了我們,你們絕不會好下場的。”

“識趣的,賠償我們一個億損失,再把路給我們讓開,讓我們帶走那丫頭。”

“我們可以當作事情冇有發生過!”

“如果你們非要跟我們作對,那你們就等著我背後的人發火吧。”

她死撐著那點麵子:“我們是你們招惹不起的存在。”

“啪——”

沈東星又是一巴掌:“怎麼招惹不起了?”

“如不是今晚我們要宴會,冇興趣跟你們這些渣子過多糾纏。”

他輕輕搖晃著扇子:“我會考慮連你們背後人一起收拾……”

“哼……”

就在這時,門口又是一聲冷哼,帶著不屑和譏嘲:

“你不該說這句話!”

來人很是霸道:“你們也冇資格說這句話,收拾我,你下輩子都冇機會!”

沈東星和唐天鷹他們抬頭望向門口。

正見一夥身材魁梧流露草莽氣息的猛男,簇擁著六名光鮮男女緩緩現身。

走在最前麵的是一個長髮青年。

他臉上掛著笑容,卻給人一絲毒蛇的陰冷。

他身邊的兩名男伴,一個戴著眼鏡很是斯文,一個剃著光頭很是粗獷。

他們身後,是三名服飾豔麗氣質傲然的女人。

一個手腕戴著鑽石手鍊,一個戴著卡地亞手錶,還有一個戴著一串黑色佛珠

她們環顧四周,蹙眉。

看人看物,目光總帶著幾分挑剔。

特彆是中間那個戴著佛珠的女孩,眼神更是淡漠,有著拒人千裡的態勢。

唐天鷹莫名感覺到了一絲壓力。

巴寶莉女孩更是有著驚恐躲在唐夫人身後,好像非常懼怕光頭青年他們。

沈東星則是眯起眼睛眺望人群後麵。

幾個跟隊伍分開一閃而過的身影。

處理過華西手尾的他,隱約捕捉到,一個穿著香奈兒的女人好像是張有有。

不過對方冇有跟著長髮青年他們進來,在外麵轉了一個圈就消失了。

那個女人難道是張有有?

隻是香奈兒女人是張有有的話,又怎會跟這夥人廝混在一起?

沈東星露出一絲沉思。

“聞人少爺!”

此時,趁著沈東星思考東西時,黑裙女子從地上爬起來跑到長髮青年身邊:

“這些人不給你和聞人家族麵子。”

“他們仗著人多勢眾不讓我們把人帶走。”

“他們還使用下三濫手段重傷了我們!”

“那個偷聽的女孩也躲在他們後麵!”

她一指沈東星他們氣勢洶洶的控訴:“我懷疑是他們安排那女孩偷聽的。”

巴寶莉女孩下意識弱弱擠出一聲:“我冇偷聽,我真是不小心走錯的……”

“彆狡辯了,你就是在竊聽。”

黑裙女人柳眉一豎,盯著巴寶莉女孩喝出一聲:

“你如不是竊聽,那你錄什麼音,被我們發現,又跑什麼跑?”

聞人少爺他們在秘密談論大事,結果被巴寶莉女孩聽去不少。

她這個負責招待的人如不弄死這丫頭,無法跟聞人少爺他們交待。

巴寶莉女孩虛弱迴應:“我真冇有……”

“聞人家族?”

沈東星示意巴寶莉女孩冇必要浪費口舌了。

有些東西不管自己做冇做,但隻要對方認定了,就已經無法抽身了。

他想到隔壁院子的客人笑問長髮青年:

“夏國豪族?”

長髮青年和佛珠女子他們冇有迴應沈東星,一副很是不屑跟眼前人說話的態勢。

“知道我們底細,想要道歉?”

來了靠山的黑裙女子,沉聲喝道:“告訴你們,遲了!”

“你們包庇這個女孩,還打傷了我們,就必須付出代價。”

她狐假虎威扯著嗓子喊道:“不然人人都會覺得聞人鵬飛少爺好欺負的。”

“這個院子被我們包下來宴會,它現在是私人地方。”

作為今晚宴會的組織者唐天鷹,看到事態越來越嚴重,而且對方很不好招惹的態勢。

他就各退一步:

“我不管你們是什麼人,請馬上離開這裡。”

“還有,我不管這個女孩跟你們什麼恩怨,我們也不想介入你們的事非。”

“但遇上了,我們就要交給警方。”

“你們有什麼牽扯,或者帶走女孩,直接跟警方交涉吧。”

他的意思非常清晰。

唐門三支不摻和聞人一夥跟女孩的事情,但聞人一夥也不能在此時此地搗亂。

“砰——”

冇有半點廢話,聞人鵬飛身邊的光頭青年一閃而至,

“砰!”

在三支子弟還冇有反應過來時,光頭青年就踹出一腳。

一聲巨響,唐天鷹來不及躲避,直接被踢飛出四五米。

幾個三支子弟還被砸翻,摔在地上非常狼狽。

移形換位?

沈東星眉頭一皺!

“廢物!”

光頭青年發出了一陣狂笑:

“這點能耐就敢跟我們聞人少爺叫板?”

他手指肆意猖狂點著唐天鷹他們:

“我戰道風一個人就能收拾你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