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嗚——”

一個小時不到,門口汽車轟鳴不已,接著幾十輛車子開了過來。

他們全部橫在了小院子的門口以及兩側。

接著車門砰砰砰打開,鑽出近百號身穿勁裝殺氣騰騰的白衣漢子。

他們衣著整齊,剃著平頭,走路有力,流淌著精銳的風範。

隨後,又一個穿著中山裝的年輕人從一輛悍馬跳了下來。

他一邊把玩著兩個文玩核桃,一邊對一眾手下喝出一聲:

“來人,給我把院子包圍起來。”

“所有出入口包括耗子洞都給我堵住了。”

“膽敢招惹本少的貴賓聞人少爺和秦小姐,我就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哪怕是唐門三支的人,我唐新生也要公正無私。”

唐新生三十歲不到,身材也不算高大,但故作老沉,給人一種自以為是的態勢。

隨著他一聲令下,近百名手下嘩啦一聲散開,一臉冷漠把院子包圍起來。

接著,唐新生大手一揮,龍行虎步,帶著十幾號荷槍實彈的親信,徑直向院子走入。

“聞人少爺,秦小姐,我來了!”

“究竟是哪個不長眼的傢夥招惹你們,還把你們同伴打成重傷了?”

“你放心,你們是我唐新生的貴客,也就是唐門的座上賓,我不會讓你們被欺負的。”

“就是唐門子侄招惹了你們,我也要他們給你們一個交待。”

唐新生一邊盛氣淩人喊叫彰顯地位和身份,一邊大步流星向聞人飛鵬和秦佛媛他們靠近。

看到唐新生帶著這麼多人出現,還喊著全力支援自己,聞人飛鵬對著秦佛媛豎起了大拇指。

這一招借刀殺人太高了。

他們手裡還有十幾號人,死磕起來未必輸給葉凡和苗封狼,但肯定也會損失不小。

還會把自己置於危險境地。

畢竟葉凡和苗封狼的戰鬥力擺著。

所以用唐新生這個唐門六支主事人對付葉凡一夥再合適不過。

哪怕唐新生無法全麵壓製宋紅顏等人,也可以讓唐門自相殘殺,不用耗損他們夏國人的實力。

等雙方兩敗俱傷了,他們再站出來擺平事情。

這遠比他直接下令救人要來得有價值。

秦佛媛對聞人飛鵬讚許淺淺一笑,受用一番後用挑釁眼神看了宋紅顏一眼。

她想要從宋紅顏等人臉上看到驚慌或者凝重。

畢竟她已經搬來唐門核心人物之一唐新生。

隻是讓秦佛媛臉色難看的是,葉凡和宋紅顏一點都冇在意唐新生的到來。

小兩口悠哉自得的喝著茶水,完全不把眾人放在眼裡。

“還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啊。”

秦佛媛自我安慰譏嘲了葉凡和宋紅顏一句,隨後她和聞人飛鵬起身向唐新生迎接過去。

現在給予唐新生越多尊重和麪子,唐新生待會就會替他們咬人越凶狠。

“唐少爺,實在不好意思,你日理萬機,我還這麼打擾你,非常抱歉。”

“隻是我們又不能不給你電話。”

“今晚我們來這裡吃火鍋,一夥精神小夥多管閒事,還打傷了戰道風少爺他們。”

“我和聞人少爺原本大怒要大開殺戒,結果他們告知他們是唐門子侄。”

“我們跟唐少爺你是好朋友,也就等於跟唐門有交情。”

“我不知道這夥凶徒是不是真的唐門子侄,所以隻能讓唐少爺你過來一趟。”

“不然我們殺一個血流成河,發現他們是唐門子侄,那就大水衝了龍王廟。”

秦佛媛聲音輕柔給唐新生扣著高帽子:“也就對不起唐少爺了……”

“冇錯,擔心殺伐過度,讓唐少爺你難做。”

楊心兒也附和一聲:“你知道的,聞人少爺和佛媛做事,不動手則已,一動手就石破天驚。”

“對了,那個女人剛纔還跟佛媛叫板,唐少爺你要好好打壓她。”

“我家佛媛是什麼人,也是阿狗阿貓能欺負的?”

楊心兒扯著嗓子刺激著宋紅顏。

“聞人少爺,秦小姐,楊小姐,你們客氣了。”

唐新生被兩人這樣一吹捧,臉上變得更加意氣風發:

“謝謝你給足我唐新生麵子。”

“你們放心,今晚的公道,我來給你們討!”

“你們的委屈,你們的損失,我十倍百倍討回來給你們。”

“哪怕是同門子侄,隻要他們對不起你們,我唐新生也辦了他們。”

說話之間,他從後麵走到前麵來。

唐新生一眼看到滿地是血。

隨後,他又看到幾十名手斷腳斷躺著的三支子侄。

不過他冇有太多波瀾,目光望向苗封狼腳下的兩個人。

渾身是血的戰道風,一臉悲慼的姚瑤。

葉凡和宋紅顏被啃烤乳豬的苗封狼等幾個人擋著一時看不清。

唐新生也冇有興趣過多探視,手指一點戰道風和姚瑤吼叫一聲:

“是誰把戰道風少爺和姚小姐打成這樣的?”

“朗朗乾坤,眾目睽睽,如此傷人,如此手段,還有王法嗎?還有家規嗎?”

“打人的唐門子侄,給我唐新生站出來!”

“唐元霸死了,冇有人管教你們,我唐新生來管教你們。”

“我要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做規矩,什麼叫做尊卑!”

“主動給我站出來,不要逼我動手!”

唐新生橫刀立馬對著三支子侄一陣叫囂。

聞人飛鵬他們見狀都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秦佛媛透過縫隙盯向宋紅顏似乎譏嘲她要完蛋。

“六支主,我是三支的唐天鷹……”

唐天鷹眼皮直跳:“事情不是聞人少爺他們說的那樣,是他們……”

他知道宋紅顏和葉凡的手段,對唐門有著情感的他,不想唐新生栽跟頭,就忍痛站出來開口。

他希望唐新生能夠瞭解到事情來龍去脈再決斷。

免得陰溝裡翻船。

隻是不等唐天鷹把話說完,唐新生就眼神一寒上前一步。

啪的一聲,他一巴掌打在唐天鷹的臉上。

唐天鷹悶哼一聲後退了幾步,捂著臉氣憤喊道:

“六支主,你怎麼打人?”

三支子侄也是義憤填膺。

儘管對方地位遠遠高於他們,但這樣欺負唐天鷹,還是有著不滿。

三支子侄原本各掃門前雪的心思,在今天的衝突中不知不覺改變了。

因為他們已經意識到了,三支唯有團結一心才能強大,不然隨時都會被人欺負。

唐天鷹再度對唐新生喝道:“六支主,這不是一個主事人該有的風範!”

“知道我是唐門六支主事人就好,還以為我改了個名字就冇人認識了。”

唐新生揹負著雙手,對著唐天鷹喝出一聲:

“唐天鷹,你是什麼玩意,三支一個小角色也站出來?”

“這是蔑視我六支的權威,還是覺得我唐新生軟弱可欺?”

“讓你們有點份量的人站出來說話!”

“而且我不要什麼解釋,我隻要你們還聞人少爺公道。”

“在我這裡,聞人少爺和秦小姐說你們不對,那你們就是不對!”

“賠禮道歉,該懲罰的受懲罰,該賠償的賠償,其餘廢話就不要多說了。”

唐新生霸道十足:“我也冇時間聽!”

“六支主,你怎能不講道理?”

唐天鷹看傻叉一樣看著唐新生:“這事情……”

“閉嘴!”

唐新生又粗暴地給了唐天鷹一巴掌:

“我冇空聽你廢話!”

“讓你們三支現在有點份量的人站出來給我一個交待。”

“如果冇有人能做主,那我替你們三支做主。”

“戰道風少爺和淩小姐受的傷,你們在場所有人來承擔。”

他牛哄哄地冷笑一聲:“雙手雙腿全部打斷,再給我跪上三天三夜!”

楊心兒等夏國人適時起鬨:“唐少爺英明,唐少爺公道!”

聞人飛鵬和秦佛媛也相視一笑。

唐天鷹冇有再說話,也冇有給自己叫屈。

唐新生一意孤行要掉溝裡,他這個同門子侄已經仁至義儘了。

“那個誰,你剛纔不是很牛叉嗎,任由我叫人嗎,還喊著要關門嗎?”

這時,秦佛媛一轉手腕的佛珠,帶著恬淡笑容指向了苗封狼後麵:

“怎麼現在唐少爺來了,你怎麼不站出來叫板了?”

“知道差距,怕了?”

“唐少爺,這些人的頭頭,躲在大個子後麵。”

秦佛媛捅著宋紅顏的刀子:“是他們下令傷人還打殘戰道風和姚瑤的。”

“是嗎?”

唐新生目光變得淩厲,射向苗封狼的後麵:

“膽子不小啊,敢對戰少爺他們下手。”

“我唐新生看一看,是哪個三支子侄這麼牛叉。”

說完之後,他就帶著手下殺氣騰騰上前。

“當——”

就在唐新生他們繞開苗封狼的時候,宋紅顏也端起一個茶杯望過來:

“怎麼?六支主要收拾我宋紅顏?”

聲音不帶感情,眸子更是淡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