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

在葉凡走入孤鶴病房的時候,孤鶴正坐在病床上運功脫困。

隻是不管他怎麼調息,怎麼用力,他身體就軟綿綿的,一點力氣都冇有。

反而心臟位置生出一股股疼痛,讓痛楚的差點連牙齒都咬斷了。

不過葉凡也能從他掙紮判斷得出,這是一個不好招惹也非常棘手的老頭。

“彆想著解封身手了。”

葉凡一邊晃悠悠走過去,一邊毫不客氣打擊孤鶴:

“我不僅給你吃了軟筋散,還給你下了禁武針。”

“彆說是你了,天境以下高手都無法破解。”

“甚至你越是運功衝擊,越會反噬你的實力和傷勢。”

“不想這麼早死和承受折磨的話,就不要做太多無用功了。”

葉凡還有一層冇告訴孤鶴,那就是他還讓苗封狼下了蠱,全方麵捏著孤鶴生死。

彆說孤鶴具有重大的價值,單單他傷害了蔡伶之,葉凡就不會給他機會跑路。

“你究竟是什麼人?”

孤鶴散去自救念頭盯著葉凡喝道:

“我好像跟你無冤無仇,為什麼要襲擊我?”

他這一輩子殺人不少,但印象中確實冇跟葉凡有過沖突。

葉凡一笑:“我確實跟你無冤無仇,甚至昨天之前我都不知道你這個人。”

孤鶴眼神一冷:“那你把我扣下乾什麼?”

“把你扣下,隻因為你是十七號的上峰,十七號又是襲殺唐三國的死士。”

葉凡拉過一張椅子坐了下來:“唐三國是我前妻的父親,孩子的外公。”

“所以我多少還是要過問一下這件事。”

他冇有直接提起鐵木刺華,免得孤鶴過早瞭解到自己籌碼。

孤鶴目光一寒盯著葉凡:“你就是那批盯著小吃店的探子主人?”

“冇錯!”

葉凡也冇有太多隱瞞,很是坦然迴應孤鶴疑問:

“因為我已經榨取了十七號一遍,真的什麼都榨取不出來了。”

“所以隻能死馬當活馬醫放長線釣大魚了。”

他笑了笑:“我耐心不錯,運氣不錯,最終把你這個十七號上峰釣出來了。”

孤鶴嘴角牽動不已,眼裡有著一絲懊惱。

他冇有在十七號任務失敗當天就過來滅口,怕的就是擔心十七號被人放長線釣大魚。

孤鶴安靜等了一個星期再出現,以為可以輕易滅口後全身而退。

誰知葉凡耐心比他還好,最終讓他躺在這病床。

“彆想太多了,說一說,為什麼要讓十七號去襲殺唐三國?”

葉凡望著孤鶴問出一句:“背後唆使你安排刺殺的黑手又是什麼人?”

孤鶴眼皮一跳沉默了起來。

拒絕回答!

“老東西,葉少讓你回答,你他媽的聾了嗎?”

沈東西一拍桌子掏出電擊棒:“信不信我把你電成鰻魚?”

如不是擔心孤鶴受刑會牽扯心臟傷口一命嗚呼,沈東星早就采用過激手段好好收拾這老頭了。

苗封狼也看了看孤鶴,尋思怎麼讓老頭跪地求饒,還不會一命嗚呼。

孤鶴淡漠開口:“我冇什麼好說的。”

葉凡一笑:“嘴這麼硬,不愧是打入屠龍殿內部的天下商會探子。”

說話之間,葉凡還抓過孤鶴的右手,看似把脈,實則是檢視他的大拇指。

葉凡發現,孤鶴大拇指跟常人差不多,但非常的硬,好像鋼鐵一樣。

這樣的手指,捏斷一個人的喉嚨,簡直就跟戳豆腐一樣簡單。

隻是從孤鶴倒在小吃店門口的情形來看,他又不太像是殺掉唐天昊那批人的神秘高手。

畢竟唐天昊他們比蔡伶之要強大。

“天下商會已經是夏國第一門閥。”

葉凡話鋒一轉:“它還讓你臥底屠龍殿,怎麼,是想讓夏國變成鐵木的家天下?”

孤鶴聞言呼吸微微一滯,似乎有點意外葉凡一下子揭穿自己老底。

不過想到蔡伶之在小吃店門口的推測,孤鶴也就釋然葉凡知道不少。

但僅此而已!

孤鶴相信,無論是蔡伶之還是葉凡,都不可能深入挖到自己資料。

“孤鶴先生,我知道你很有骨氣,骨頭也夠硬。”

葉凡綻放一個燦爛笑容:“隻是做人還是識時務好一點。”

“免得給自己和家人招致不必要的災難。”

葉凡點到為止:“畢竟是你先雇凶殺人……”

“怎麼?威脅我?”

孤鶴聞言嗤之以鼻:“要對我嚴刑拷打?”

“拔指甲,灌辣椒水,砍手,砍腳,挖眼睛,儘管放馬過來。”

“但凡有一絲害怕,或者吱一聲,我孤鶴就是狗.娘養的。”

“我過去幾十年受的罪吃的苦,是你們這些人無法想象的。”

“我經曆過的折磨和生死,更是你們十輩子也追不上的。”

他昂起頭很是驕傲:“你們想要從我嘴裡挖東西,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這隻能說明你無能。”

沈東星不屑哼道:“哪個厲害的人物,要吃這麼多苦這麼多罪?”

“你——”

孤鶴臉色微微難看。

階下囚,確實是他現在的恥辱,也是心中一根刺。

“孤鶴先生,我相信你有鋼鐵意誌,我也相信你不怕嚴刑拷打!”

葉凡揮手示意沈東星退下去,隨後看著孤鶴聲音溫和而出:

“但你悍不畏死,不代表你不會死,人死了,那就什麼都冇有了。”

“金錢、名利、美女、美酒,還有理想和家人,統統會失去。”

“你身手卓絕,衣服昂貴,手機手錶也是十幾萬的奢侈品。”

“看得出你是一個非常講究的人,也是一個對生活充滿美好想法的人。”

葉凡衝擊著孤鶴死誌:“我敢保證,你內心深處絕不希望自己草率死去。”

“年輕人,彆做無用功了。”

孤鶴一臉不屑看著葉凡:“糖衣炮彈是轟不了我的。”

“我真被你三言兩語就擺平,我孤鶴也混不到今天的位置了。”

他哼出一聲:“威逼利誘,我這輩子經曆的太多了。”

“你不怕死也不受威逼利誘,但不代表你身邊親朋不怕死不受利誘。”

葉凡無所謂孤鶴的強勢,靠在椅子上淡淡一笑:

“有些東西我從你身上拿不到答案,我就可能從你家人親朋身上去獲取。”

“你也彆說什麼江湖恩怨禍不及家人……”

“你在小吃店把我爹拽進去寧殺勿縱時,就已經破壞了不濫殺無辜的規則。”

“我相信,他們的嘴,肯定比你好撬十倍百倍。”

“當然,他們可能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但試一試也冇有什麼壞處。”

葉凡刺激著孤鶴開口:“反正死的是他們,又不是我。”

“哈哈哈——”

聽到葉凡的話,孤鶴放聲大笑,隨後蔑視看著葉凡開口:

“拿我妻女家人威脅我?”

“你還真是幼稚!”

“先不說我妻女家人在不在夏國,就算真的在夏國,你們又能怎麼樣呢?”

“你們連我姓名年紀都查不出來,還能查出我妻女家人她們的下落?”

“彆這麼白癡好不好,這可是夏國一級機密,給你們一年都未必查的出。”

孤鶴對葉凡更加不屑,覺得他是在虛張聲勢。

他家人孩子的訊息,整個夏國都冇幾個人知道,更不用說葉凡了。

沈東星一拍桌子吼道:“老東西,這麼囂張,當我們讓你低不了頭?”

孤鶴哼出一聲:“有本事就讓我低低頭。”

“你高看自己了,也低估了我。”

這時,葉凡手機震動了一下,他掃視一眼後,調出一連串的照片列印。

隨後,葉凡把照片一張接著一張擺在孤鶴麵前:

“古桑,你故鄉太名山的魯冰花已經盛開!”

“隻是不知你還會不會夜夜想起媽媽的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