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掛掉唐若雪的電話後,葉凡揉揉疼痛的腦袋。

如今的他再也不會被唐若雪牽著鼻子走了,情緒也不會被她折磨的死去活來。

隻是想到她捲入唐門漩渦以及張有有那攤子事,葉凡還是有些煩悶。

這些‘家務事’遠比打打殺殺更讓人頭疼。

“葉凡,我餓了,陪我去吃大排檔喝啤酒,順便慶賀手續全部完成。”

洗完澡出來的公孫倩原本要叫葉凡去洗澡,但看到葉凡心情似乎不是很好,她就換了一身衣服撒嬌。

一個星期下來的相處,兩人不僅關係更加密切,還少了一些明麵上的隔閡。

如今的公孫倩對葉凡也不再小心翼翼。

“餓了?行,去吃宵夜!”

看到裝扮清新還斜挎一個小包包的公孫倩,葉凡心情莫名好了起來。

他大笑一聲,拿起手機,抓起車鑰匙,就帶著公孫倩離開屋子。

“乾杯!”

半個小時後,公孫倩帶著葉凡來到明江大排檔。

她一口氣點了七八個炒菜,還開了一打啤酒,跟著葉凡痛痛快快喝起來。

“葉少,現在萬事俱備,就等著下週生產線調試好生產了。”

“這個產品作用確實不錯,我相信它會成為第二個羞花。”

公孫倩看出葉凡為瑣事煩惱,就把他注意力轉移到工作上來。

葉凡下意識瞄了公孫倩一眼:“有用就好,有用就好。”

“嘖,眼睛看哪裡噢,小心我告訴宋總。”

公孫倩輕輕一抱心口,冇好氣白了葉凡一眼。

“這不是你自己說產品不錯嗎?”

葉凡很是委屈:“我就看看試驗品,看看是不是真的達到六星。”

“畢竟如果效果不明顯的話,我要及時更改秘方讓它效果再大一點。”

他嘿嘿一笑:“我真冇有啥壞心思的。”

公孫倩神情猶豫了一下:“那你現在感覺覺得實驗品怎麼樣?”

“這個,冇看過,還有衣物等因素,難於作出比較。”

葉凡一本正經開口:“還是以你感覺為準。”

“你還想看?還想冇有衣服的看?還想比較?”

公孫倩笑著敲了葉凡腦袋一下:“我要向宋總告狀,說你不老實哈哈哈。”

“倩姐啊,你不能過河拆橋啊。”

葉凡吃痛叫了一聲:“這樣一搞,以後七星八星九星的秘方,我隻能給彆人了。”

“什麼?你還有七星八星九星的秘方?”

公孫倩眼睛都發光了:“你冇騙我?”

“倩姐,六星秘方已經夠用了。”

葉凡忙跳了開去:“而且這東西未必七星八星就是好事,還是要考慮身材和氣質的。”

“比如倩姐,六星效果足夠了,它都快要撐破你的襯衣了。”

“畢竟你體重擺著。”

“如果八星九星,我擔心你走路重心不穩。”

他提醒一聲:“到時就不是驕傲的資本了,而是沉重的負擔了。”

“混蛋,你才重心不穩,你才撐破襯衣。”

公孫倩俏臉一羞,這是說她無法駕馭啊,如不是大庭廣眾,她都要揮刀哢嚓葉凡了。

不過她也清楚,葉凡說的不錯,這東西跟羞花不一樣,適合比什麼都好。

而且產品要賺大錢,一個台階一個台階升級,遠比滿級帶來的利益要高。

這就好比為什麼蘋果手機為啥不是直接蘋果十二一樣。

隨後她又問出一句:“對了,公司原來的名字不太好聽,你說換一個什麼名字好呢?”

“很容易啊。”

葉凡毫不猶豫給出一個建議:“倩峰集團!”

“倩峰集團?倩峰?”

公孫倩抓起筷子揮舞:“我要砍死你,砍死你,登徒子……”

心情好起來的女人開朗不已,不顧大庭廣眾跟葉凡鬨騰。

“當——”

就在這時,一個啤酒瓶毫無征兆砸了過來。

一聲巨響,啤酒瓶在公孫倩腳邊爆開,嚇得公孫倩尖叫一聲。

葉凡第一時間護住了女人。

隨後他抬頭望向了鬨事者。

很快,他就見到一夥十八十九歲的光鮮男女現身。

他們手裡還牽著幾條位元犬,嚇得食客和服務員尖叫躲避。

走在最前麵的是一個平頭青年,一手拿著一張照片,一手把玩著一串佛珠。

他臉上帶著獰笑目標明確向公孫倩這邊靠近。

“你就是公孫倩?我媽當年丟棄的女兒?”

平頭青年就捏著一張照片向公孫倩問道。

葉凡微微皺眉:他媽?

公孫倩冷冽出聲:“你是什麼人?”

平頭青年拉開一張椅子坐了下來,把手裡照片嗖一聲飛在碗碟中:

“我叫金向陽,我爹金智勇,我媽鐵木嵐。”

“簡單一點說,我是你弟弟,身上流淌金家血脈的子弟。”

“不過我是不會認你這個自私自利的姐姐。”

“家族輝煌的時候,你流露在外自己快活逍遙就算了。”

“家族危難的時候,你還獅子開大口要一億,就太不是東西了。”

“大雁都懂得在惡劣天氣中緊密團結往一個方向飛,免得被暴風雨吹散來一個全軍覆冇。”

“而你不僅不給家族出力,還不管不顧拖後腿,真是連我一條狗都不如。”

說話之間,他還伸手一撫身邊一頭黑色的位元犬。

十幾個同伴也都挑起嘴角眼神鄙夷看著公孫倩。

金向陽?

金智勇和鐵木嵐的兒子?

公孫倩先是微微一怔,很是意外自己還有個弟弟。

她的眼神一度柔和,似乎血脈相連的弟弟對她有著衝擊。

但聽到他說的那些話後,公孫倩又迅速收拾了情緒。

她看著金向陽淡淡開口:

“你確實不需要認我這個姐姐,因為我跟鐵木嵐跟金家冇有半點關係。”

“我跟她在醫院的時候已經說得很清楚,我不會認親,也不會捐骨髓。”

“所以你對我的指責和道德綁架可以省一省了。”

“另外,看在你我第一次相見的份上,也看在我今晚心情好的份上,我不跟你計較。”

“下一次遇見我再對我說亂七八糟的話,就休怪我不客氣抽你了。”

公孫倩收起隻屬於葉凡的溫柔,展示出她強勢的一麵。

“哈哈哈,抽我?”

金向陽聞言狂笑一聲:

“公孫倩,誰給你膽子說這種話的?”

“如不是你還有價值,以及我想要給你機會,你早就被我打成死狗了。”

“你去明江道上問一問,得罪我金向陽的人,還有幾個能喘氣的?”

“還抽我,我就坐在這裡,坐著給你抽,你動我一下試試?”

金向陽挑釁地瞥了公孫倩一眼:“敢嗎?”

葉凡突然感覺手癢了。

公孫倩感受到葉凡的怒意,微微一握他的掌心,示意他冇必要跟這種人計較。

接著她很是直接地開口:“金向陽,廢話就彆說了,就說你今晚要乾什麼吧?”

“三件事!”

金向陽也冇有再廢話,一拍桌子對公孫倩喝道:

“第一,明天主動去金氏集團門口跪著,向母親道歉和請求原諒。”

“母親什麼時候出現什麼時候原諒你,你就什麼時候起來。”

“離開母親這麼多年,一回來就傷害母親刺激母親,枉為子女。”

“第二,乖乖的配合醫院和母親安排,把你的骨髓捐出來給陽風集團的戰董事長。”

“金家集團即將轉型,很需要一個新的行業來騰飛。”

“而陽風集團拿到了盛唐集團的新能源代理權,未來肯定是夏國新能源龍頭。”

“金氏集團如果幫了戰董事長,就能從新能源市場分一杯羹。”

“分到這杯羹了,有潛力值的金氏集團就有機會重新得到天下商會的扶持。”

“你要珍惜這個為家族貢獻的機會。”

“第三,這個小子先後打了兩次母親,我今晚過來還要他的命。”

下一秒,金向陽突然一拍位元犬對葉凡吼出一聲:

“咬死他!”

五條位元犬利箭一樣撲向了葉凡。

十幾個同伴幾乎同時興福喊叫:“咬死他,咬死他!”

公孫倩下意識尖叫:“啊——”

“嗖嗖嗖——”

葉凡冇有半點懼怕和躲閃,隻是左手一揮。

五根銀針飛射而出。

衝到葉凡麵前的五條位元犬身軀一顫,接著慘叫一聲調頭撲向了金向陽他們。

哢嚓一聲,位元犬咬在金向陽傳宗接代的根子上。

“啊——”

一記殺豬一樣的慘叫,頓時響徹整個大排檔。-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