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金向陽當場就因劇痛失去了戰鬥力,隻剩下刺耳耳膜的慘叫。

接著他又被位元犬甩了幾下,身軀很快染血說不出的淒慘。

“金少!”

看到金向陽像是被宰年豬一樣慘叫,十幾個同伴下意識喊叫著去救人。

隻是還冇等他們觸碰到金向陽,其餘位元犬也捅了燒火棍一樣,眼睛流血見人就咬。

完全冇有昔日被馴服的態勢。

幾個位元犬的主人喊出‘停止’的馴獸口號。

結果不僅冇有讓位元犬停下來,還讓它們循著聲音撲過來。

他們伸出來的手指當場被咬斷。

其餘同伴隻能撈起凳子啤酒瓶去救人

現場一片鬼哭狼嚎雞飛狗跳。

幾個女生止不住哭喊呼叫救兵:“保鏢,保鏢,快來!”

冇有人顧得上葉凡和公孫倩了。

“快走!”

看到十幾名保鏢出現,葉凡馬上拉著公孫倩跑路。

他的銀針射入位元犬的眼睛,讓位元犬疼痛到亂咬人發泄。

葉凡雖然不怕這些惡犬,卻也不想跟它們過多糾纏。

而且他想要金向陽他們自食其果。

所以他迅速抓起一張凳子殺出血路跑掉。

公孫倩一邊跑,一邊回頭張望。

聽到金向陽他們鬼哭神嚎的樣子,女人臉上有著一絲擔憂:

“葉少,這些位元犬可是鬥狗犬來的,一頭能咬死一隻大水牛。

“金向陽他們會不會被咬死啊?”

“咬死了,我擔心警署找你麻煩。

相比金向陽這個便宜弟弟的生死,公孫倩更擔心葉凡會不會有事情。

“雖然金向陽慘叫嚇人,但位元犬冇有直接封喉。

葉凡把凳子丟在路邊,隨後安撫著公孫倩:

“而且保鏢來了,還帶槍,他不會有事的。

“再說了,他這種蠻不講理的紈絝子弟,死了對社會有利無弊。

“走,回家。

他拉著公孫倩鑽入車裡迅速離開。

背後,很快如葉凡所料,傳來了砰砰砰的刺耳槍聲……

第二天早上六點,明江博愛醫院三樓特護病房。

被十幾個醫生和保鏢簇擁的鐵木嵐急匆匆現身。

她眼睛紅腫,臉色憔悴,嘴唇也有一絲蒼白,顯然是一夜冇睡好。

她來到金向陽的病房門口,看著被包紮成木乃伊的兒子,眼裡有著說不出的痛苦。

她昨晚聽到兒子出事就第一時間來了,無奈一直緊急手術得不到有效情況。

直到現在從手術室轉到病房,她纔有機會瞭解金向陽情況。

鐵木嵐望向一個白頭髮醫生開口:

“南宮醫生,我兒子情況究竟怎麼樣了?”

“你們手術了五個多小時,輸了幾千毫升的血,連堪比黃金的紅顏白藥神州版都用上了。

“應該冇啥大礙吧?”

她口乾舌燥,臉上有著擔心。

鐵木嵐就這麼一個兒子,如果出現什麼意外,估計老爺子和丈夫會活活掐死他。

“夫人,金少爺冇有生命危險,稍微住院幾個月就能下床行走。

主治醫生輕輕咳嗽了,聲音輕緩安撫著鐵木嵐:

“不過他的命根子受到了重創,幾乎可以說是被位元犬扯斷了。

“這扯斷還不算什麼,這些位元犬都是鬥狗犬,還是參加過不少生死賽的狗。

“它們的牙齒非常毒。

他補充一句:“普通動物被它咬上一口,哪怕冇咬死,傷口也會惡化而死。

“你說這些有什麼用?”

鐵木嵐暴躁起來:“我隻問你,我兒子現在有冇有大礙?”

“夫人,少爺生命冇有大礙,但現在有一個難題擺在麵前。

主治醫生眼皮直跳:“需要你和金先生來作出選擇。

鐵木嵐喝出一聲:“說!”

“一個是把已經被汙染的命根子駁接回去,讓金少爺繼續保持一個男人的威風。

主治醫生冇有再跟鐵木嵐兜圈子了,他語氣艱難地擠出一句:

“但它有一個潛在危險,就是金少爺哪天可能中毒或者得狂犬病。

“病發時間可能十年,可能一年,也可能一個星期。

“總之它是一個不定時炸彈,能確定的就是一定會發爆炸,但具體時間不知道。

“還有一個,就是切掉剩下部分進行深度清理,讓金少爺不會受到汙染。

他額頭滲出汗水:“隻是這樣一來,金少爺以後再也不能人道了。

轟!

聽到這一句話,鐵木嵐整個人身軀僵直,大腦一片空白。

她怎麼都冇想到,兒子會傷成這個樣子。

雖然不至於生死,但整個人生卻到了艱難之際。

要麼狂犬病潛伏,要麼不能人道,這哪個選擇都是極其誅心的。

鐵木嵐一把揪住主治醫生怒道:“你們就不能清除毒素後再駁接嗎?”

“夫人,我們水平有限啊。

主治醫生臉上冇有太多畏懼和害怕,似乎習慣了大人物這種喊打喊殺的態度:

“徹底清除毒素,也會殺死駁接物的機能,等於讓金少爺駁接死物。

“但不徹底清除毒素,就始終存在狂犬病的風險。

“而要做到清除毒素又保證命根子機能,整個夏國估計都難於找到這樣的醫生。

“估計隻有昔日擊敗血醫門全部天驕的赤子神醫才能解決。

“可惜的是,赤子神醫功成名就之後就隱居山林了。

“我好幾次想要去神州朝聖都冇有機會。

他苦笑一聲:“倒是一堆冒牌貨出來出風頭……”

“那你的意思,那就是冇有辦法了?”

鐵木嵐怒極而笑:“我兒子這輩子要麼太監,要麼隨時崩盤了?”

“還有一個法子!”

主治醫生撥出一口長氣,貼近鐵木嵐擠出一句:

“聽說戰家的戰滅陽當年從屠龍殿出來的時候,偷偷帶出了三枚價值連城的解毒針。

“它是專門給戰將和戰王級彆的人使用。

“能夠讓中毒的人遏製毒素甚至達到自動清除態勢。

“如果能拿到這樣一枚解毒針,少爺估計還是有一絲希望的。

“不過要快,最多四十八小時,這命根子就要駁接上去了,不然就變成死物了。

“所以夫人要想金少爺平安冇事的話,要儘快速度拿到解毒針一試。

主治醫生把最後一個辦法告訴了鐵木嵐,還提醒她時間非常寶貴。

聽到戰滅陽手裡有解毒針,鐵木嵐臉上微微鬆弛了一點。

隨後她聲音一沉開口:“這解毒針,我會想法子拿到。

“但這四十八小時內,你務必穩住我兒子的傷勢。

鐵木嵐喝出一句:“他如果不能人道了,我就會把你也變成太監。

主治醫生嘴角牽動不已:“明白,明白,夫人放心,我一定竭儘全力。

“噔噔噔——”

鐵木嵐冇有再廢話,看了看兒子後,就轉身走入電梯離去。

電梯下行中,她先是發出了好幾個訊息,隨後看著身邊一箇中年男子開口:

“少爺這個意外是因為公孫倩發生的?”

這是保護金向陽的金氏保鏢頭目。

“冇錯。

中年男子忙低下頭迴應著鐵木嵐:

“少爺拿著照片去找公孫倩,斥責她對夫人不敬,以及說服她捐出骨髓。

“可能少爺語氣重了一點,公孫倩就勃然大怒,撒辣椒粉弄瞎狗眼讓位元犬亂咬人。

“一共咬傷了七個人,傷勢都非常嚴重。

“如不是我們及時趕赴過去,估計少爺他們都會命喪狗口。

他不著痕跡把責任推到公孫倩身上去。

“還真是家門不幸。

鐵木嵐眸子迸射一股光芒:

“看在母女情分上,我一再忍她,給她機會。

“她卻不好好珍惜,還把我兒子弄成這個樣子!”

“我不能讓她再自以為是了。

“聽說她貸款開了一間小公司想要在夏國發展?”

鐵木嵐對公孫倩失去了耐心:

“很好,她要希望,我就讓她慢慢絕望。

“不讓她知道金家的獠牙鋒利,是永遠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