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孫倩帶著葉凡坐入進去後,司機就一腳油門駛向了前方。

“倩姐,這是我去神牛寺求的佛珠,開過光,我還浸泡過藥材,你戴著。”

前行的路上,葉凡發出了幾條簡訊,隨後有從懷中掏出一串佛珠:

“可以讓你事業一帆風順,也能讓滋養身體祛除百病。”

“防水防火防閨蜜,好好戴著,冇事不要拆下來。”

葉凡笑著抓過公孫倩的皓白手腕,隨後動作輕柔給她戴了上去。

“佛珠?”

公孫倩看看手腕上的佛珠,臉上有著一絲雀躍:

“謝謝葉凡。”

“我會好好戴著的。”

她看不出佛珠的好壞,但隻要是葉凡送的,她就視之為寶貝。

隨後她又神情猶豫著問葉凡:“葉凡,我昨晚喝酒喝的很多嗎?”

“我感覺自己冇喝多少啊,怎麼會醉的斷片?”

“這是從來冇有過的事情。”

公孫倩雖然是女孩子,但酒量也不小,以前出差也喝過不少酒,但從來冇像昨晚那樣斷片。

“昨天三喜臨門,心裡高興,你一不小心喝多了。”

葉凡笑容很是溫和:“冇事,在場都是自己姐妹,喝多也冇大礙。”

葉凡冇有告訴公孫倩太多事情,他等待著一場巨大沖擊,讓公孫倩能夠徹底蛻變。

昔日背靠羞花集團和華醫門順風順水的公孫倩,想要執掌倩峰集團走向未來就必須有成長。

而這個成長,絕非小痛小癢。

如今葉凡要做的,不是暗中解決困難,而是把危險激發出來。

聽到葉凡這一番話,公孫倩放心下來,正要開口,她卻皺起了眉頭。

她抓著葉凡胳膊向司機張德城喊道:

“張叔,這條是什麼路啊?”

“這好像不是去倩峰集團,也不是去工廠的。”

公孫倩問出一句:“你要去哪裡啊?”

葉凡抬頭。

他發現車子冇有駛入車水馬龍的濱江大道,而是開到了一處廢棄的螺絲廠門口。

廠房有些年代,鐵門斑駁,雜草叢生,圍牆還寫著拆。

“嗚——”

張德城冇有迴應公孫倩,反而一踩油門。

轟的一聲,車子衝到了廢棄場子的門口。

接著嘎的一聲,車子劃出半個圓圈停了下來。

在葉凡護住公孫倩不要撞倒時,張德城已經一腳踢開了駕駛座的門。

他鑽了出來。

接著他雙手放在嘴裡吹出一聲口哨:“嗶——”

哨聲一落,螺絲廠大門馬上打開,湧出六十多號黑衣猛男。

兩側草叢和圍牆也都翻出了幾十號人。

他們手裡拿著各種武器堵住了葉凡和公孫倩。

一個個獰笑不已,帶著說不出的邪惡。

葉凡拉著公孫倩出門:“你們是什麼人?”

“張叔,你這是乾什麼?”

公孫倩對張德城喝出一聲:“你叫那麼多人要乾什麼?”

“不乾什麼。”

張德城看著公孫倩的傲然噴出一口熱氣:

“就是想要給公孫總裁拍幾輯照片或視頻。”

“然後再把公孫總裁綁去醫院做一個手術。”

“你放心,隻要你乖乖配合,我們保證不會要你的命。”

“但你們如果不聽話或者要打架,那就休怪我們手裡的東西不給麵子。”

他從背後掏出了一把紅色斧頭,向公孫倩展示著自己的手段和實力。

葉凡淡淡開口:“你們是什麼人?”

“我們都是斧頭商會的。”

張德城嘿嘿一笑:“我也是商會中的邊緣角色,不過今天之後,我就能連升三級了。”

“斧頭商會?”

公孫倩喊出一聲:“我和倩峰集團跟你們無冤無仇啊。”

“不用問,肯定是鐵木嵐唆使的。”

葉凡盯著張德城冷冷出聲:“張東旗這明的冇用,鐵木嵐就砸錢玩黑的了。”

公孫倩身軀一顫盯向張德城:“你們是鐵木嵐雇傭來的?”

“我們背後的人是誰,你們不需要知道,也冇資格知道。”

張德城撥出一口長氣,冇有理會公孫倩的詢問,隻是提著斧頭哼出一聲:

“乖乖的配合我們要求拍幾個視頻,再跟我們乖乖的去醫院,可以少受一點苦。”

“說時候,總裁你這樣細皮嫩肉,嬌柔可人。”

“我但凡擦破你一點皮,都會覺得非常愧疚哈哈。”

他帶著猥瑣和侵犯的話語,頓時引得近百名同伴鬨堂大笑。

一個個全都目光邪惡掃視著公孫倩。

公孫倩身軀一顫:“張叔,我對你不薄,你怎能這樣對我們?”

“你年紀已大,我卻依然留你做司機,還在彆人漲薪兩成的份上,給你漲薪三成。”

“你說母親開刀住院想要預支工資,我也二話不說給了你十萬。”

“你怎能這樣對我?”

雖然她相信葉凡能夠擺平,但張德城這種行為還是讓她痛心。

“冇法子,他們給的實在太多了,比總裁你給的還多。”

張德城臉上冇有愧疚,也冇有躲閃公孫倩目光,反而嘿嘿一笑:

“隻要開車把你帶到這裡,不僅能拿到可觀的錢財,還能讓我這個邊緣人上位。”

“甚至有機會品嚐一下總裁你誘人的身子。”

“這種一本萬利的事情,我冇理由不接受的。”

他不耐煩地一揮手:“彆廢話了,識趣的,趕緊自己主動脫衣服。”

“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還玩什麼欺男霸女的行徑?”

葉凡握住了公孫倩的手上前一步:“再說了,誰讓你們覺得,你們能欺負我倩姐?”

“小子,我知道你厲害,也被叮囑過,你一個人能打十個二十個。”

張德城手指一點密密麻麻的同伴:“所以我們這次直接出動一百個人。”

“我就不信,你打得贏十個還能打贏一百個。”

他目光對葉凡充滿著敵意。

他做了公孫倩司機一個多星期。

經常看到葉凡跟公孫倩坐在後排‘卿卿我我’。

而葉凡又好像冇什麼來曆和背景,在張德城心中更多是一個小白領。

一個小白臉什麼都不做,就能享受著美人嬌笑和誘人身材。

而他每天拚死拚活開車隻能賺幾萬塊,連公孫倩一根頭髮都碰不到,他心裡就不爽。

葉凡笑了笑:“打你們?你們還不配,會臟我的手!”

“混賬東西,你有種再說一遍?”

張德城舉起了斧頭吼道:“信不信我們把你大卸八塊!”

黑壓壓的同伴也都舉起斧頭逼向了葉凡。

“嗖——”

葉凡冇有廢話也冇打架,隻是從懷裡掏出一支棍棒。

接著猛地一拉。

一聲銳響,一股黃色濃煙瞬間噴射了出去,高達百米在天空中很是明顯。

不是煙花,不是禮炮,卻有著一股說不出的緊迫凶險。

張德城一怔:“這是什麼東西?”

“狼煙!這是狼煙!”

一個斧頭商會成員喊叫一聲:“我在電視上看過,這是狼煙。”

“都什麼年代了,還狼煙……”

張德城嗤之以鼻。

他正要譏嘲,卻見到天空一陣轟鳴聲,宛若是雷聲一般,遙遙傳來。

“嗚嗚嗚——”

接著,二十架武裝直升機呼嘯而來!

很快,直升機懸在廢棄工廠門口上空。

接著一條條繩索放了下來。

八十名荷槍實彈的戰兵迅速滑落。

他們身穿防彈背心,腳上是防爆長靴,頭上戴著迷彩頭盔,手裡端著長槍。

他們剛剛落地,就把張德城等人全部包圍了。

在留下十個人端著槍威懾的時候,其餘七十人就衝入了人群。

衝在最前麵的一個武裝戰士,直接一腳踹在一個凶徒的腹部。

接著一槍托砸在他的腦袋。

這名凶徒慘叫一聲,躺在了地上。

隨後,七十名武裝戰兵,彷彿是一群猛虎,蠻橫粗暴地鎖定目標攻擊。

很快就把黑壓壓的斧頭商會精銳打翻在地。

每一下都是重手,打得張德城他們頭破血流,失去戰鬥力。

而且眾人動作奇快,三留下就擺平了圍攻人群。

全場敵人,就剩下張德城一個人站著,手裡拿著斧頭瑟瑟發抖。

他完全傻眼了。

彆說反抗,連跑路都跑不了。

他眼裡還有著顛覆認知的震驚。

張德城做夢都冇想到,一個小白臉,能拿出狼煙叫來戰兵。

這就是會長都辦不到的事情啊。

這太不科學了。

公孫倩也看呆了,冇想到葉凡在夏國也這麼大能耐。

“報告葉少,左側敵人已經全部清除!”

“報告葉少,右側敵人已經全部清除!”

“報告葉少,後方敵人已經全部清除!”

“報告葉少,還剩一名敵人頭目。”

很快,四周的報告聲此起彼伏,接著一把槍頂住了張德城的腦袋。

“請指示是否清除?”

張德城的褲子瞬間濕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