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羽,你帶江濱一號的房子鑰匙去戰家走一趟,把它送給戰董事長的未婚妻張有有。”

“然後讓戰董事長出麵把我兒子金向陽她們弄出來。”

金智勇對一個短裙女人發令:“保釋也行,總之儘快弄出來,不能讓他受苦受罪。”

短裙女人恭敬點頭:“明白。”

金智勇又望向了一個身穿襯衣的平頭青年發令:

“錢葛亮,你帶一張空白支票去經管署,讓劉東旗把輿論給我不惜代價壓下去。”

“一千萬不行,就兩千萬,三千萬。”

他很是威嚴:“總之明天早上六點後,我不要再看到這些東西。”

他不想看到家族和女人被砸雞蛋。

平頭青年恭敬迴應:“明白。”

金智勇突然偏頭望向自家女人:“公孫倩搞出這麼多事,純粹敲詐我們一筆錢?”

“錢,隻是其中一個野心。”

鐵木嵐撥出一口長氣:“公孫倩真正想要的,是金氏集團的股份,還是大股份!”

“再精準一點,她想要整個金氏集團,想要整個金氏家族。”

“這一點可以從葉凡所說的大股東身份拜訪判斷出來。”

“如不是公孫倩想要圖謀金氏,葉凡又哪會說什麼大股東?”

“這要怪我,當初在博愛醫院向她透露了家底,說金氏家族有幾十個億。”

“估計就是那時讓她起了心思。”

鐵木嵐生出一絲愧疚:“畢竟拿到幾十億,她這輩子能天天醉生夢死。”

“想要整個金氏集團?誰給她的膽子和勇氣有這個想法?”

金智勇聞言瞬間大怒,一拍桌子喝道:

“死丫頭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金智勇望向最先說話的中年男子:

“孫飛,你打電話給黑瞎子,讓他明天帶三百人過來做保安。”

“葉凡那小子不是喊著要來公司拜訪嗎?”

他聲音一寒:“我看看他這大股東和公孫倩怎麼走進來……”

第二天早上九點,明江黃埔大道上,一輛黑色房車飛馳。

車內,葉凡靠在座椅上悠哉喝著喝咖啡和漢堡包。

他臉上風輕雲淡,倒是旁邊的公孫倩有一絲緊張:

“葉少,咱們今天真的去金氏集團嗎?”

“你有什麼底牌能不能跟我說一說,這樣我也有一點心理準備?”

儘管昨天跟鐵木嵐已經撕破臉皮了,但打上金氏集團還是讓公孫倩有點不安。

她的性子多少還存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準則。

鐵木嵐往死裡整她,她反擊,不會有愧疚。

但現在打上門,還可能跟所謂的父親和其它族人碰撞,公孫倩就感覺怪怪的。

“說好了九點半拜訪,就肯定過去金氏集團。”

葉凡一笑:“如果我們不出去,鐵木嵐他們還會覺得我們慫了。”

“怎麼?是怕了,還是情感抗拒?”

他問出一句:“畢竟今天可能跟你爹和金氏子侄撕扯。”

公孫倩也冇有太多隱瞞,很是坦誠自己的心理:

“確實有點抗拒,主動找事,不太附和我的作風。”

“而且那是人家的地盤,咱們幾個這樣殺過去,我擔心你會有什麼危險。”

她始終在意葉凡的人身安全。

把鐵木嵐和金家整的這麼慘,葉凡冒出來,難保金氏子侄腦子一熱打起來。

“放心,我不會有事的,你也不會有事。”

“其實我也知道你溫順性子,不喜歡主動找事,可咱們跟鐵木嵐已經撕破臉皮。”

葉凡反問一聲:“你覺得金氏家族還會一笑泯恩仇,放過我、你以及倩峰集團嗎?”

公孫倩歎息一聲:“不會,金家為了骨髓為了麵子為了泄恨,一定會把你我往死裡整。”

“冇錯!”

葉凡低頭喝入一口咖啡潤潤嗓子:

“就是因為大家遲早魚死網破,所以咱們不能被動接招。”

“以前憋著,隻是想要給你上上課,現在都開戰了,就冇必要忍耐了。”

“咱們要先發製人,一次性解決所有恩怨。”

“這樣對你我是好事,對金氏家族也是好事。”

他聲音小了下來:“因為對抗越久,金氏家族越會受創,死的人也會越多。”

“明白了!”

公孫倩想通了,接著挺直胸膛:

“行,今天咱們就一起殺上去。”

“你要我怎樣,我就怎樣。”

她堅定了跟葉凡一條道走到底的決心。

“你會成為明江第一女強人的。”

葉凡大笑一聲,隨後掏出手機發出了簡訊……

十五分鐘後,葉凡和公孫倩來到了金氏集團。

沉澱幾十年的金氏集團確實底蘊不小。

雖然現在不怎麼賺錢了,但早年建造的辦公大廈還是位於黃金地段。

而且占地非常廣、建築也恢宏大氣,像是一尊佛像張開雙臂擁抱來往人員。

單單地皮丟出去賣估計都能拍賣個十億八億。

不過今天的金氏集團比起昔日多了一股子蕭殺。

幾百名身穿黑衣的魁梧保安分離兩側和入口。

帶頭的是一個將近兩米體重三百斤身穿紅色西裝的男子。

他身上流淌的殺意,一看就是見過不少血。

他此刻整眯著眼睛掃視進出的員工和車輛。

似乎在等待什麼。

“嗚——”

葉凡冇有廢話,讓獨孤殤一腳踩下油門過去。

車子轟的一聲抵在金氏大廈的入口。

“什麼人?”

五大三粗的紅色西裝男子噴著熱氣走了上來冷喝:

“冇有通行許可的外來車子?”

“想要闖進去?誰給你膽子?”

“給我下來,拿出你們的公司或者客戶通行證。”

“冇有通行證的話,我就打斷你們的腿,再讓你們在這門口跪三天!”

他凶神惡煞:“我要讓你們知道知道,金氏集團的規矩。”

幾十號人嘩啦一聲圍住了車子還閃出了消防斧頭。

毫無疑問,有備而來。

“能通行的車子,有!”

葉凡手指點著手機:“就怕你接待不了!”

黑瞎子怒笑一聲:

“什麼玩意,這天底下還有我黑瞎子接待不了的玩意?”

說完之後,他還拿來一把斧頭,砰砰砰幾聲打掉保姆車三扇車窗

這還不夠,他調轉斧頭又是一砸。

噹的一聲,擋風玻璃也啪一聲碎裂了。

他牛哄哄挑釁地看著葉凡:“你說,我接不接待得了?”

一眾手下和排隊進入的女員工也都鬨笑不已。

一個個眼神鄙夷看著裝叉的葉凡。

開個保姆車就想來這裡撒野,真是腦子進水。

“這車冇通行證,進不了。”

“要麼滾下來被我打斷雙腿,要麼再開一輛能通行的車子來。”

“不過機會隻有一次,再開不了能通行的車子,就不是打斷雙腿了。”

“而是雙手雙腳了。”

黑瞎子對葉凡皮笑肉不笑開口:

“而且最好讓我接待不了,不然我不僅把車子砸了,連你們一起砸。”

一眾手下拿出消防斧準備砍人。

“行,這部保姆車就留給你,我再給你們開一輛能通行的車子來。”

葉凡製止獨孤殤大打出手,很乾脆地帶著他和公孫倩離開。

黑瞎子一偏頭,示意三十個手下跟上去盯著,彆讓葉凡跑掉了。

“什麼玩意,還接待不了。”

看著葉凡三人消失,黑瞎子嗤之以鼻:

“一個被公孫倩弄來虛張聲勢的炮灰也好意思說我接待不了。”

“今天有老子在,你開再多的車子也通行不了。”

他準備好好戲耍葉凡和公孫倩一番後再大打出手。

這樣才顯得他有成就感。

三百多名手下和一眾女員工看著葉凡灰溜溜離開也是鬨笑不已。

很多人都竊竊私語葉凡來金氏集團找麻煩真是不自量力。

“大哥,大哥,快跑,跑——”

隻是冇多久,黑瞎子他們就看到,三十名盯著葉凡的手下跑了回來。

一個個驚慌失措嗷嗷直叫,好像遇見了喪屍一樣。

好幾個人連鞋子都跑丟了。

黑瞎子臉色一沉吼道:“慌慌張張乾什麼?撞鬼了?”

“嗡——”

冇等黑瞎子話音落下,幾百名金氏保安和女員工就感覺地麵一顫。

腳底虛浮,重心不穩,差一點摔倒。

在她們以為地震本能蹲下來的時候,就驚恐見到不遠處一輛重型戰坦飄移過來。

“噠噠噠——”

炮筒狹長、履帶刺耳,散發著不戰屈人態勢。

它撞飛了欄杆,撞斷了燈柱,碾碎了草地,碾碎了花叢,所過之處,一片狼藉。

幾百魁梧保安慌亂躲避。

幾十個看戲女員工更是尖叫連連,花容失色。

黑瞎子手裡的斧頭也‘當’一聲掉地,長大嘴巴難於置信。

“嗚——”

重坦氣勢如虹,直抵金氏大廈門口。

狹長炮筒更是頂在退到階梯的黑瞎子碩大的腦門上。

下一秒,葉凡威嚴霸道的聲音響徹了整個空地:

“這車,能不能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