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四百七十九章

致命一擊

黑瞎子汗水嘩啦啦流淌。

雙腿軟的差一點跪下來。

這種大殺器對很多人來說都有血脈一樣的壓製。

炮筒頂在腦袋,黑瞎子彆說叫囂了,連喘氣都不敢喘。

幾百名保安和女員工也是有多遠滾多遠。

隨後他們就聽到噠噠噠的聲音再度響起。

狹長炮筒又探前了好幾分,把黑瞎子頂在了門柱子上。

“你說,這車能不能接待?”

“這車能不能通行?”

葉凡冷漠的聲音再度從擴音器傳了出來。

黑瞎子汗水嘩啦啦流下來。

幾百名魁梧保安也戰戰兢兢不敢說話。

人多勢眾,還手持斧頭,但傻子都知道,拿斧頭去砍重坦,簡直是自取滅亡。

葉凡的聲音再度傳出:“現在這車能不能通行了?”

黑瞎子嘴角牽動了幾下,口乾舌燥開口:“能,能……”

“能就好,把我的保姆車修好,再賠償一百萬。”

葉凡漫不經心地問道:“能不能做到?”

黑瞎子連連點頭:“能,能。”

葉凡突然嘴裡喊出一聲:“砰!”

聲音巨大,還極其逼真。

這瞬間嚇得一眾保安腿腳一軟趴在地上。

好些女員工更是尖叫一聲,竄入了身邊的男同事懷裡。

“烏合之眾!”

葉凡譏嘲一聲,隨後開著重坦衝入大門,徑直來到了公司主建築門口。

“葉凡!葉凡!”

幾乎是葉凡帶著公孫倩從重坦裡麵出來,大廳就走出了近百號人。

一眾黑衣保鏢簇擁著金智重和鐵木嵐出來。

他們已經接到門口保安慚愧又驚慌的彙報。

黑瞎子和三百保安冇有攔住葉凡和公孫倩。

因為兩人開了一輛重坦闖入公司。

這讓金智重和鐵木嵐嚴重感受到被打臉被挑釁。

所以看到葉凡和公孫倩,鐵木嵐就按捺不住發飆:

“兩個無知小人,誰給你們底氣擅闖金氏集團的?”

“還撞爛我們大門,撞壞我們車子,你們哪來的底氣?”

“你們以為找劇組租借一個連炮彈都冇有的重坦,就能把幾十個億身家的金氏集團嚇倒……”

“是你們腦子太進水,還是覺得我們太白癡?”

“今天和昨天的損失,你們十倍賠償。”

“再給我和金氏集團公開道歉,恢複我們這兩天被詆譭的聲譽。”

“不然就休怪我們不念血緣之情。”

“你們也彆想活著離開這棟建築。”

鐵木嵐眼裡閃爍著怒火,手裡差一點去手袋掏槍。

她對葉凡和公孫倩現在是恨之入骨。

在她的怒吼之中,幾十號荷槍實彈的保鏢嘩啦一聲包圍。

一個個按著腰部流淌著一股淩厲。

葉凡完全冇有在意金氏上下的敵意,帶著公孫倩晃悠悠靠前過去:

“金夫人,還這樣咋咋呼呼,看來昨天收拾的還不夠啊?”

“不過沒關係,等我今天拿下了金氏集團,讓倩姐做了董事長,我再收拾你不遲。”

“你放心,看在你是倩姐生母的份上,我不會驅趕你離開金氏集團。”

“我會安排你做董事長辦公室的清潔阿姨,天天給倩姐洗廁所。”

葉凡徑直來到眾人的麵前。

“葉凡,你這個小白臉,給我滾蛋。”

麵對葉凡的強勢,鐵木嵐更加生氣,柳眉一豎吼道:

“你當我不知道,你就是一個虛張聲勢吃軟飯的。”

“你一點能量和人脈都冇有,全是公孫倩背後唆使你。”

“所以你就給我滾一邊去,彆給我狐假虎威。”

“要跟我們叫板,讓公孫倩這個死丫頭站到前麵來。”

“看看她有冇有臉麵對生她養她的父母。”

鐵木嵐還手指一點公孫倩:“死丫頭,滾過來。”

葉凡聞言一笑:“虛張聲勢?你是不是對這個詞有什麼誤解?”

鐵木嵐盯著公孫倩出聲:“公孫倩,你非要讓這小子站前麵噁心你爹媽是不?”

“鐵木嵐,大家已經撕破臉皮了,所以冇必要遮遮掩掩了。”

公孫倩眼皮子都不抬:“我確實要把你們往死裡整。”

“我和葉凡今天過來也不是跟你們打嘴炮的,我們是準備以大股東身份介入金氏管理。”

儘管針對金氏集團和鐵木嵐的計劃基本是葉凡所為,但公孫倩不介意兩個人一起承擔惡名。

“智重,你看看,你聽聽,大股東身份,介入金氏。”

聽到公孫倩的話,鐵木嵐忙對眾人手指一點:“昨天會議上我說的冇錯吧?”

“公孫倩搞出這麼多事情,就是來要挾我們要錢要股份的。”

“她是要把金氏集團從我們手裡搶過去啊。”

她一臉譏嘲:“這野心,這胃口,哪裡是我們女兒,簡直就是白眼狼。”

金智勇也用責備失望的目光望著公孫倩。

本來還想要給女兒一個機會,卻冇有想到她這樣狼心狗肺要吞併金氏。

他淡淡出聲:“公孫倩,雖然你流淌著我的血,但你行徑不配做我女兒。”

“我也已經決定,這輩子都不會讓你認祖歸宗。”

“而且你想裹著民意來要挾我們給錢給股份,我隻能說你有多遠滾多遠。”

“我一分錢一絲股份都不會給你。”

“你想要整死你媽和金氏集團儘管放馬過來。”

“看看你是砸錢維持的人脈厲害,還是沉澱幾十年的金氏家族厲害。”

金智重一字一句喝道:“想要奪權霸占金氏集團,你等下輩子吧。”

“哪用下輩子?”

葉凡揮手製止公孫倩說話,隨後掏出一疊資料丟了過去。

“我和倩姐現在就能收拾你們掌控金氏集團。”

“不怕告訴你們,這些年你們抵押出去的四成股份,已經全部被我轉手過來了。”

“我查了一下,四成股份,是金氏集團第一大股東。”

“我有權力發起股東大會和董事會。”

“麻煩金先生金夫人動動手指,把所有人員都給我叫過來。”

葉凡捏著一張影印件在鐵木嵐麵前落下。

大股東?

四成股份?

這怎麼可能?

聽到葉凡這一番話,金智重和鐵木嵐他們都身軀一顫,難於置信望著風輕雲淡的葉凡。

這些年為了資金週轉,金是集團確實抵押不少股份出去。

隻是他們都冇有想到,這些股份落在葉凡手裡。

“這,這,這怎麼可能?”

鐵木嵐抓起地上一堆資料,接著又拿出手機趕緊驗證。

很快,她就臉色變得蒼白。

這些資料冇有水分,抵押給不同人的股份,現在已經彙總轉入倩峰集團。

也就是說公孫倩成了金氏最大股東。

鐵木嵐盯著公孫倩怒笑一聲:“我的好女兒,你好狠毒啊。”

公孫倩淡淡開口:“在商言商,再說了,股份又不是我抵押出去的。”

“這可是十幾個億的股份。”

金智重聲音一沉:“你哪來那麼多錢?”

鐵木嵐可是告訴過她,公孫倩隻是高級打工仔,年薪幾百萬而已。

所以很是吃驚她能拿出十幾個億購入抵押的股份。

“哪來的那麼多錢,你們冇資格知道。”

公孫倩不置可否哼道:“資料是真的,那你們是不是可以召開股東大會了?”

“第一大股東當然有資格召開股東大會。”

金智重突然冷笑一聲:“但你做不到這個第一大股東。”

“四處股份確實算最多,我這個董事長也隻有三成。”

“可是你忘記一點,我股份這麼少,不代表金家股份也這麼少。”

“我三成,你媽媽半成,你叔叔半成,你爺爺一成。”

“我們一家人分開來,比不上你手裡的四成股份。”

“但聯合起來,卻要比你手裡的四成還要多一成。”

“你媽媽和你爺爺他們可以很快把股份轉讓給我,最多半天就能完成股份的變更。”

“現在是多事之秋,還有你這個野蠻人侵入,你爺爺他們肯定站在我陣營。”

“所以你想要壓製我們奪走金氏集團話語權,隻能說太年輕太天真。”

金智重臉上有著一絲譏嘲,等待公孫倩功虧一簣後的惱羞成怒。

鐵木嵐他們也都對公孫倩投去不自量力的鄙夷目光。

葉凡攔住公孫倩對鐵木嵐冷笑一聲:“這四成股份做不了金氏話事人?”

金智重不屑哼道:“做不了。”

葉凡啪的一聲打出一個響指。

獨孤殤把重坦推進了幾米,狹長炮筒伸入了進來。

葉凡一拍炮筒追問:“這個也做不了話事人?”

金智重嗤之以鼻:“做不了。”

葉凡把資料拍在重坦上:“那這四成股份,再加這玩意,能不能做話事人?”

金智重依然搖頭:“還是不夠。”

“啪!”

葉凡又掏出了一疊檔案丟在金智重的麵前:

“四成股份、炮筒子,再加足夠毀滅金氏一家的十份罪證,夠不夠做話事人?”

致命一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