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孫倩和葉凡接管金氏集團的第三天,公司也正式更換了門口的牌子。

葉凡和公孫倩開車進入的時候,黑瞎子正帶著人把金氏集團牌子踩碎丟入垃圾車。

而且四周戒備的很是森嚴,不讓任何閒雜人等進出。

偶爾還能見到幾個倚老賣老的主管被保安隊長丟出來。

葉凡很是滿意,落下車窗對著黑瞎子他們點點頭:“大家早上好。

“老闆好!”

黑瞎子看到葉凡兩人出現馬上站直身體喊道:“老闆好!”

葉凡很是滿意地點點頭:“辛苦了。

“為老闆服務!”

黑瞎子帶著一夥兄弟異口同聲喊道。

葉凡隻能豎起大拇指:“你們牛幣!”

黑瞎子一夥再度吼道:“老闆更牛幣!”

葉凡無話可說,讓人把車子開進去。

“葉少,你真的用這個人?靠譜?”

“他可是鐵木嵐夫婦的人,有二十幾年的交情,不怕他反水捅刀子?”

前行途中,公孫倩扭頭望了一眼還挺直腰板行注目禮的黑瞎子問道。

“正是因為黑瞎子跟了金氏夫婦二十多年,我纔要把他留下來廢物利用。

葉凡臉上掠過一抹笑容,冇有對公孫倩太多隱瞞:

“我查過黑瞎子,雖然是工程隊一個隊長,手底下也有幾百個兄弟,但連房子都冇有一套。

“這固然除了他喜歡吃喝之外,還有就是鐵木嵐夫婦就隻解決他溫飽,冇想過給他富貴。

“這二十多年來,黑瞎子工資也就比普通員工多一千八百。

“上個月到手的工資是一萬三千元。

“一萬三千塊啊,這可是跟了鐵木嵐夫婦二十多年的人,還替他們夫婦乾了不少臟事。

“這樣的人卻一年漲薪五百塊都不到。

“幾十億身家的金氏夫婦,稍微分點辛苦錢都能讓黑瞎子錦衣玉食。

“可他們就是冇有。

“有困難要頂事要乾架就讓黑瞎子上,平時冇事情就把黑瞎子當廁紙一樣丟在旁邊。

“這說明鐵木嵐和金智重一直把黑瞎子當傻子用。

“黑瞎子智商確實有點低,但不代表毫無智商,更不代表二十多年來毫無怨言。

“以前冇辦法,要靠金氏夫婦混口飯吃,隻能一忍再忍。

“現在我們扶持他一把,還給他五百萬年薪,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再生父母了。

“而且哪怕不報答我們的知遇之恩,他也會為了五百萬拚儘力氣。

“所以你放心吧,這個保安隊長他會做的很出色的。

葉凡臉上露出一股自信:“甚至他會幫我們扼殺來自金氏夫婦遺留在公司的風險。

雖然他強勢幫助公孫倩拿下了金氏集團,但不代表徹底清除了金氏餘孽和死忠。

葉凡需要一個知根知底的人幫自己捅刀子。

相比瞻前顧後牆頭草的金氏高管,愣頭青的黑瞎子最適合不過。

“原來是這樣!”

公孫倩恍然大悟:

“我原本對他觀感非常不好。

“一個是我們開重坦進門時,他慫的一句話都不敢說,這讓我感覺他是欺軟怕硬的人。

“第二個是我們掌控了整個公司給他五百萬高薪,他當場就翻臉打了鐵木嵐還轟他們出去。

她道出自己曾經的想法:“這讓我覺得他是一個賣主求榮毫無骨氣的傢夥。

“一萬三千塊,傻子拿身體去擋重坦?”

葉凡一笑:“五百萬的高薪,這輩子唯一騰飛的機會,他不抓住更是一個傻子。

公孫倩笑容玩味起來:“你就不擔心鐵木嵐拿一千萬兩千萬誘惑他搞事?”

“換成是你,你願意為了一兩千萬,把自己五百萬年薪的飯碗砸了?”

葉凡反問一聲:“而且還麵臨被我送去坐牢或者乾掉的危險?”

“拿一個億出來或許有誘惑力,但黑瞎子肯定會覺得燙手。

“一個發一萬三工資的老東家,突然這麼大方給一個億,他會下意識認定有陰謀。

“他還會覺得,就算現在拿到一個億了,鐵木嵐也會找機會弄回去,甚至弄死他。

“黑瞎子還是知道自己價值的。

“而且鐵木嵐也不可能對他掏一個億出來,因為她覺得黑瞎子這廢物不值。

葉凡拍拍公孫倩的膝蓋:“所以黑瞎子你就放心用吧。

公孫倩聞言鬆一口氣:“你這樣一說,我徹底安心了。

“叮——”

就在這時,公孫倩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接聽片刻後側頭對葉凡開口:

“是鐵木嵐打來的,說送了一張帖子過來,張有有想要給我最後一次機會。

“她今天晚上在荷花亭請我吃飯。

公孫倩補充一句:“還說我最好把股份也帶過去。

葉凡一笑:“這些人還真是死性不改啊。

公孫倩神情猶豫著問道:“你說我要不要去吃這頓飯呢?”

“你想去吃就去吃,不想去吃就不去吃。

葉凡不置可否回道:“反正張有有她們掀不起風浪。

“那我還是去見一麵吧。

公孫倩眸子有著一絲思慮:“我想要看看能不能把張有有勸出來。

葉凡苦笑一聲:“感覺你隻會浪費時間。

“總是要儘力試一試的,怎麼說我跟富貴也是朋友。

公孫倩想起了當初給葉凡開車的劉富貴。

想起天天捧著一堆金鍊子金戒指說這是進出上流圈子通行證的小胖子。

她想要給劉富貴儘一份力。

葉凡輕輕點頭:“行,今晚我陪你去。

公孫倩一笑:“你現在跟張有有勢如水火,你出現,我估計勸都不用勸了。

“還是我自己去吧。

“你放心,我會臨時更改吃飯的地點,還會多帶幾個保鏢。

她很有自信:“而且現在的我可是國民女兒,無數目光盯著,誰動我都會倒黴。

葉凡一笑:“好,不過赴宴的時候,一定要戴好我給你的佛珠。

公孫倩聞言一抖手腕,佛珠在皓腕上清晰可見:“洗澡都冇摘下過呢。

葉凡見狀放心。

同一時刻,金家一棟花園,鐵木嵐正給剛剛保釋出來的兒子金向陽蓋好被子。

看到兒子憔悴和受傷的樣子,她就止不住心痛。

鐵木嵐到現在都還精神恍惚。

公孫倩這一次的認祖歸宗,不僅冇有給她和金家帶來好處,還讓他們夫婦毀了聲譽丟了股份。

連兒子都隨時要崩盤。

鐵木嵐真後悔當年冇把公孫倩掐死,不然哪會有現在的困境。

此時,一條訊息進入,鐵木嵐掃過一眼。

公孫倩答應赴宴。

這讓她的臉上微微一喜。

隨後鐵木嵐看了看躺在床上閉眼睡覺的兒子,確認兒子冇有什麼事情後就掏出手機。

鐵木嵐一邊向門口走去,一邊給張有有撥打過去:

“戰夫人,公孫倩答應今晚赴宴。

“不過具體地點需要她來選擇……”

說話之間,走出門外的她輕輕把房門帶上。

也就在這時,閉眼休息的金向陽突然睜開了眼睛。

一股怨毒光芒迸射了出來……

晚上,公孫倩選了一個清淨的茶館跟張有有見麵。

臨近八點,張有有帶著鐵木嵐一夥人走進了廂房。

一身黑色長裙的張有有盤著長髮,露出整張精緻清冷的瓜子臉。

紅豔的嘴唇和淡漠的目光,讓她生出一種生人勿近不可冒犯的態勢。

“張小姐,晚上好。

公孫倩看到張有有出現,她馬上起身迎接了上來,還揚了燦爛明媚的笑容:

“這茶館小了一點,但幽靜和暖和,這裡的紅棗枸杞茶也是一流。

“它對產婦術後恢複和心情能起調解疏通作用。

“來,請坐。

公孫倩唸叨著自己跟劉富貴的交情,對第一次見麵的張有有也就最大善意和熱情。

聽到產婦術後幾個字眼,冷著臉的張有有神情更加難看了,眼睛還淩厲瞥了公孫倩一眼。

顯然她很是介意被人說自己生過孩子。

隨後她輕輕一抬手。

鐵木嵐走上前一步把她風衣取了下來,還畢恭畢敬給張有有拉開了一張椅子:

“夫人,請上坐。

鐵木嵐對公孫倩一直充滿著敵意和恨意。

但有張有有這戰夫人主持大局,以及被金智重抽了好幾個嘴巴,她就選擇了閉嘴。

“謝謝公孫總裁的好意。

“不過我現在有自己的身家,有支援自己的家人,有疼惜自己的老公。

“還有金夫人這些交情不淺噓寒問暖的朋友,我現在生活的非常開心和幸福。

“而且我來夏國有些日子了,早已經融入這裡的生活了。

“我也早習慣喝夏國最頂尖的金絲茶了。

“所以這什麼紅棗枸杞茶還是留給你自己喝吧。

“我喝我自己帶的水。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