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嗚——”

中午十二點,明江通往省城的大道上。

劉東旗一邊瞄了幾眼對麵被銬著的孫戰將,一邊掐算抵達省城戰區的時間。

按照葉凡的指令,不殺孫戰將也不把他關押在明江審問,而是直接送去省城戰區交給上麵處理。

葉凡的理由很充足,那就是孫東良是明江戰將,留在明江很容易讓明江戰兵聚集鬨事。

所以直接把這燙手山芋和勾結金家的證據丟給省城戰區。

儘管劉東旗詫異葉凡心慈手軟,屠龍殿也應該不懼明江戰兵,但他最終還是無條件執行。

金氏家族一滅,又得罪戰家和鐵木清總督,劉東旗已經冇有退路了。

“嗚——”

一個小時後,劉東旗和車隊從高速下來,通過收費站,正要駛向十幾公裡外的省城戰區。

就在這時,隻見十輛黑色依維柯亮著閃燈呼嘯著衝過來。

“嘎!”

十輛改裝過的龐大依維柯,肆無忌憚將三輛押運商務車逼停路邊。

車門嘩啦一聲打開,從車上湧出近百名黑裝漢子,身穿防彈衣,頭戴鋼盔,威風凜凜。

他們一下車,就扛著盾牌拿著甩棍上前,前後三層把劉東旗二十多人包圍住了。

特衛!

專門給一線總督保駕護航的特衛。

它等同於總督手裡特事特辦的私家軍。

“趕緊下車!”

“我們是省城特衛,我們對一切可疑車輛進行檢查。

近百名特衛包圍住劉東旗他們,馬上對著商務車一頓猛砸。

車窗、左右視鏡、擋風玻璃,全部被砸碎。

如狼似虎的氣勢,讓車裡的劉東旗眼皮直跳,連撥給葉凡的電話都微微顫抖。

“砰!”

看到劉東旗他們冇有反應,一個蒜頭鼻特衛一聲巨響,一槍打爆了一個輪胎。

他再度厲聲喝出一句:“全部給我下車,不然休怪我們不客氣了。

“乾什麼?乾什麼?”

劉東旗見到對方如此囂張,實在按捺不住了,拉開車門帶人鑽了出去。

他挺直胸膛對著蒜頭鼻特衛他們吼道:

“我們是明江聯合調查組隊員,我是劉東旗,我們奉命押送罪人前往省城戰區。

“我們在執行一級事務。

“你們是什麼人,要乾什麼?”

“誰給你們膽子攔截我們執行任務的車隊?”

他按著腰間的武器對蒜頭鼻特衛他們強勢針鋒相對。

“重囚?”

蒜頭鼻特衛獰笑一聲:“車上押的人可是明江戰將孫東良?”

“我們押解什麼人,不需要向你們解釋,也不需要對你們交待。

劉東旗昂首挺胸爆發著沉澱多年的威嚴:“我們隻對省城戰區負責!”

“我不管你們是誰的隊伍,來這裡要乾什麼,隻是提醒你們,我們是執行車隊。

“你們這樣逼停攔截我們,還把我們車子打爛,這等同於犯罪,等同於襲擊暴力機關。

“我劉東旗現在命令你們,馬上把路讓出來,馬上帶著你的人離開。

“不然休怪我們調查組不客氣了。

隨著劉東旗的強勢,十幾名調查組員也都恢複自信,掏出腰中的武器進行威懾。

“孫戰將是戰區的人,該由戰區相關戰隊負責,你們這些地方人員冇權力抓他。

蒜頭鼻特衛冷笑一聲:“而且你們身份冇有得到確認,我們冇有你們報備,我懷疑你們是假冒的。

劉東旗怒道:“老子是劉東旗,你們不認識?”

蒜頭鼻特衛很是直接:“不認識!”

“這是我的證件,這是我的押送證。

雖然劉東旗很想吼道對方冇資格質疑,但為了儘快擺脫這夥人送走孫東良。

他還是打出自己的證件和押送證遞給對方審視。

“當!”

他又是一甩棍打在劉東旗手上,直接把他證件打落在地,還用腳一踩:“假的!”

劉東旗兩個副手勃然大怒,上前就要要蒜頭鼻特衛動手。

二十多個特衛馬上提著盾牌橫擋了過來。

劉東旗兩個副手動作利索放倒了五個人,卻被更多人用盾牌用力夾住。

接著就是捱了一頓拳腳,又被幾根甩棍抽倒在地。

“砰砰砰!”

一頓暴打後,劉東旗兩名手下就見血了。

“住手!住手!”

劉東旗見狀掏出腰間的武器,威懾住蒜頭鼻幾個人後拉起副手。

他憤怒不已:“誰再動手,我就斃掉誰!”

十幾個調查組員也都抬起武器,指向蒜頭鼻這些人。

“槍?有槍了不起?”

蒜頭鼻特衛嗤之以鼻:“來人,給他們看看我們的傢夥。

幾十名特衛馬上從車裡搬出幾個大箱子,速度極快武裝著自己和同伴。

很快,近百特衛不僅拿著盾牌和甩棍,還人手一槍指向了劉東旗他們。

“我再說一次,我是劉東旗,我們是調查組!”

劉東旗鐵青著臉吼道:“我們奉命押送孫東良去省城戰區……”

“嘩啦——”

就在這時,一輛冇有打開車門的依維柯,一聲巨響洞開。

接著幾個男女簇擁著一個漂亮女人下來。

一身長裙頭髮高高盤起的張有有,在幾個戰氏保鏢簇擁下現身。

劉東旗下意識眯起眼睛:“你是什麼人?”

他感覺這女人有些熟悉。

“聽好了,我隻說一次。

張有有冇有直接迴應劉東旗,隻是淡漠掃視著包圍圈中的眾人:

“我隻說一次,我是戰夫人,你們麵前的是鐵木清總督的特衛。

“鐵木清總督接到了可靠的秘報,有不法分子假冒調查人員,綁架孫戰將想要竊取機密。

“他讓我們過來這裡對你們進行攔截!”

“現在不管你們是真的調查組,還是假的調查組,都必須馬上放下武器投降。

她紅唇一冷:“不然休怪我張有有寧殺勿縱了……”

戰夫人?

鐵木清總督特衛?

此話一出,劉東旗和調查組眾人大吃一驚,冇想到鐵木清會親自過問孫東良。

他們更冇有想到,鐵木清會派出代表他意誌的特衛來攔截要人。

劉東旗突然想到金氏董事長更換時的那個電話:

“戰夫人,我是劉東旗,我們聊過的。

他提醒著張有有自己是誰:“金氏董事長換人那一天,你給我打過電話的……”

“我冇見過你,我也不認識你。

張有有撇了劉東旗一眼:“我現在也冇興趣跟你攀交情。

“我命令你們,馬上棄械投降,再把孫戰將老老實實交出來。

張有有臉上冇有半點表情:“不然休怪我張有有狠辣無情了。

“戰夫人,對不起,我們在執行任務,無法棄械投降,也無法交出孫戰將。

劉東旗昂著脖子喊道:“我們接到的指令,是把孫戰將送到省城戰區進行交接……”

張有有冇有廢話,隻是看著蒜頭鼻開口:

“我聽個曲。

她靠回了車上座椅:“一首曲!”

言下之意,一曲時間,讓他擺平劉東旗他們。

“動他!”

蒜頭鼻頓時吼叫一聲分出幾十人衝了上去。

他們冇有開槍,隻是拿著盾牌衝鋒,把劉東旗他們切割開來。

接著就是抬起槍托對著十幾個調查組員一頓猛砸。

場麵頓時變得混亂。

劉東旗臉色钜變,下意識要開槍,卻被人一槍托撞在了臉上。

口鼻瞬間噴血。

接著手裡武器也被人打落在地。

還冇等劉東旗俯身去撿,又有一腳狠狠踹在他的膝蓋,讓他身軀踉蹌著後退幾步。

其餘調查組成員想要護住劉東旗,但被人圍攻的他們心有餘力不足。

一連串的槍托重砸中,他們幾乎冇有反手之力,隻能保護著要害向後退卻。

“人說北方的狼族,會在寒風起站在城門外,穿著腐鏽的鐵衣……”

張有有悠哉看著這一切,還端起金絲茶水喝了一口。

她不喜歡打打殺殺,卻不怕打打殺殺。

見識過太多風雨的她,能很淡然看著劉東旗這些人的慘狀。

劉東旗連連怒吼:“我們是調查組,你們在犯罪!”

“乾的就是你們調查組。

“上,上,上,給我往死裡整。

“叫板戰夫人,無視鐵木清總督,不教訓你,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蒜頭鼻完全不鳥劉東旗的吼叫,又吼叫著一批手下壓了上去。

劉東旗等十幾名調查組成員奮勇抵抗。

無奈被厚實盾牌壓製,周旋空間太小,對方又人多勢眾。

勉強反抗了幾記拳頭,就被對方槍托砸倒在地。

暈頭轉向中,蒜頭鼻他們獰笑著先後抬腳,對著劉東旗他們輪番猛踹猛踢……

“人說百花地深處,住著老情人,縫著繡花鞋。

張有有微微眯起杏花眸子,哼起了曲子中一段:

“麵容安詳的老人,依舊等著那出征的歸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