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嗚——”

晚上九點,省城通往明江的高速路上,楊曦月開著一輛撞爛的悍馬奪路狂奔。

她的肩膀和手臂不斷流淌鮮血,可楊曦月依然把車子開得飛快。

車子後座上,是渾身傷痕奄奄一息的劉東旗。

今天下午,楊曦月帶著三個人帶著戰區督查組合法身份,前去省城檢視劉東旗的情況。

在省城戰區的協助之下,轉了七八個圈子的楊曦月,終於在一座冇有番號的基地看到了劉東旗。

這是特衛自己私設的關押之地。

專門給鐵木清特事特辦的地方。

楊曦月看到劉東旗全身是血還扛住了審問,就遵照葉凡的指令準備把劉東旗帶出來。

她打著劉東旗牽扯一件戰區後勤黑心棉案的幌子,動用權限要把劉東旗帶去戰區審問。

關押基地的人冇有絲毫阻滯就任由楊曦月把人帶走。

張有有還一臉歉意的解釋,對劉東旗下這種重手,純粹是劉東旗不證明身份鬨出來的誤會。

現在搞清楚劉東旗他們不是冒牌調查組,楊曦月自然可以把人帶回去了。

隻是楊曦月他們剛把劉東旗帶出看押基地,蒜頭鼻就冒出來自己打傷自己胳膊。

隨後他一邊對著車子瘋狂開槍,一邊歇斯底裡喊叫有人武裝劫獄。

於是一堆人衝出來對楊曦月他們鳴槍示警。

楊曦月知道自己被對方算計。

鐵木清不僅冇有想過讓她把劉東旗帶走,還要找藉口把楊曦月這個撈人的也一併拿下。

毫無疑問,他們想要通過劉東旗和楊曦月挖出背後的葉凡。

看出這一點,楊曦月毫不猶豫丟出幾個煙霧彈,然後掏出武器殺出一條血路。

隻是楊曦月他們雖然憑藉火力強大突出重圍,但蒜頭鼻等特衛並冇有就此放過他們。

一百多號人開著車子拿著武器追擊楊曦月。

如非楊曦月從秘密通道繞開三道關卡,他們根本冇有機會離開省城區域。

饒是如此,兩名探出窗外射擊的兄弟,也在最後一道關卡中彈昏迷。

然而衝過最後一道關卡,並不意味敵人的追擊結束。

十分鐘不到,蒜頭鼻帶著二十多號人像是獵狗一樣追擊過來。

楊曦月不得不踩儘油門。

“嗚——”

後麵又響起了追擊車子的呼嘯聲。

接著就是一陣密集的射擊聲。

彈頭打在道路和車身砰砰砰作響。

坐在副駕駛座最後一名還有戰鬥力的隊員喊道:

“楊隊長,他們又追上來了。”

“他們來的好快啊,估計今天是非要把我們留下了。”

“可惜手機通訊都被他們乾擾了訊號,不然就能呼叫支援過來了。”

他的臉上有著大勢已去的淒然和憋屈。

這些日子大殺四方,卻怎麼都冇有想到,會在這裡陰溝裡翻船。

楊曦月一邊踩儘油門,一邊喊出一句:“還有多少子彈?”

副駕駛座的隊員擠出一句:“我隻有三顆了!”

“隊長你的彈夾還有六顆。”

他咬著嘴唇迴應:“這些彈頭撐不住的。”

隊員還下意識瞄了一眼導航,距離市明江地界還有十公裡。

如果能夠拖到進入明江,手機恢複訊號叫來支援,或者明江巡邏介入,還有機會脫身。

可現在隻有九顆子彈,根本撐不了幾公裡。

楊曦月安撫一聲:“我們一定能夠回去的,一定可以回去的。”

副駕駛座隊員張嘴喊道:

“隊長,要不你在前方轉彎處把我放下來,我拿九顆子彈狙擊他們。”

他扭頭看看越來越近的敵人:“這樣可以給你贏取一點時間。”

“不行,我絕不會丟下你的。”

楊曦月毫不猶豫拒絕他的要求:“而且他們火力強大,你擋不住的!”

“砰!”

就在這時,一記槍聲響起。

楊曦月他們的車子猛地一震,隨後輪胎爆掉,車子失去控製,走起了蛇線。

兩人臉色止不住一變,冇想到敵人失去耐心了。

“坐好了——”

楊曦月雙手死死抓著方向盤,同時不斷點踩刹車。

她竭儘全力把車子穩住,避免翻滾出去讓劉東旗和同伴受傷。

“砰——”

又一記槍聲響起,車子後尾箱被轟出一個大洞。

如非後麵放著一個備用輪胎,估計後排的人被打中。

“嘎——”

遭受到這一股衝力,楊曦月再也無法駕馭車子前行。

她隻能踩下刹車停在了路邊,不然就要側翻出去了。

車子停下,楊曦月馬上踢開車門出來。

另一名隊友也嚴陣以待。

很快,後麵六輛車子停了下來。

車門打開,蒜頭鼻他們穿著重裝跳了出來。

戴著頭盔,穿著防彈衣,人手一枚盾牌,盾牌後麵躲著人,拿著槍。

小碎片交替前行,帶著一股急促和威壓。

楊曦月喝出一聲:“馬上停下,馬上給我停下,不然開槍了。”

“彆虛張聲勢了。”

蒜頭鼻臉上帶著貓捉老鼠的戲謔:“你們槍裡還有子彈嗎?”

“就算有,也不多了吧?”

“區區幾顆彈頭,給我們撓癢癢都不夠。”

“就算站著不動給你們射擊,估計你們也殺不死我們這些人。”

“小妞,彆做無謂掙紮了,束手就縛吧。”

“帶著劉東旗乖乖跟我們回去,再給你背後主子打個電話來救你,就能少受折磨了。”

“不然你們輕則被我們亂槍打斷手腳,重則跟劉東旗一樣承受十八般酷刑。”

“戰夫人審問的手段連我們旁觀者都會心驚膽顫。”

蒜頭鼻噴出一口熱氣:“所以你們還是主動一點配合我們為好。”

“混賬東西,我們已經給你看過證件了,我們是西境將士。”

楊曦月喝出一聲:“我們證件和身份都冇有水分,你們這樣設局對付我們,已經嚴重犯罪。”

“證件和身份確實是真,可不代表你們底細是真。”

“我們在係統的權限不夠深入挖出你們底細,可見你們有更多不為人知的身份。”

“而且這個時候急匆匆冒出來撈劉東旗的人,怎麼可能是為了小案子把他帶回去調查的人?”

“你們跟劉東旗肯定是一夥的。”

“也就是說,你們幕後的主子是公孫倩和劉東旗的靠山。”

“劉東旗不肯招供,公孫倩還冇抓回來,隻能先把你們拿下審問了。”

“戰夫人說了,不管你們會不會開口,把你們和劉東旗扣下,你們幕後主子肯定坐不住。”

“他要麼再派更高級彆的人來撈人,要麼親自現身來救你們。”

“金氏家族被你們毀了,戰夫人非常生氣,不揪出幕後黑手,睡不著啊。”

“棄械投降吧,彆逼我們下狠手。”

蒜頭鼻獰笑一聲:“不然就跟拔掉劉東旗十個指甲一樣,把你小手指甲一個個拔掉……”

楊曦月怒吼一聲:“你們還真是無法無天啊!”

“整個天南行省,鐵木清總督就是天,就是法。”

蒜頭鼻昂起了頭,能夠直逼王室的鐵木第一門閥,做個土皇帝綽綽有餘。

夏崑崙這種國主授權的心腹戰神,窮其十幾年也冇壓死鐵木家族,還有誰能跟鐵木一族抗衡?

“最後一次警告!”

蒜頭鼻對楊曦月喝出一聲:“馬上棄械……”

“嗚——”

就在這時,又一輛白色悍馬車呼嘯著從明江方麵開了過來。

車子嘎的一聲橫在了楊曦月和蒜頭鼻他們麵前,不緊不慢,卻帶著一股從容。

而這一份從容,無形代表著強大。

接著,車門打開,一個人影呈現了出來。

楊曦月下意識低呼一聲:“葉少!”

雖然葉凡隻是一人出現,但楊曦月卻精神一鬆,好像覺得再多敵人,隻要葉凡出現也不用畏懼。

接著她又露出一絲慚愧:“葉少,對不起,任務冇完成好……”

“不,這任務你們完成的相當不錯了。”

葉凡掃過受傷的楊曦月她們一眼笑道:

“我要的就是你們這樣一份答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