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嗖——”

在唐若雪提著槍衝過來的時候,葉凡已經一腳踩爆了灰衣婆婆傷口。

接著他旋風一樣轉身抓住跑過來的唐若雪吼道:

“走,走,是非之地,不能久留!”

說話之間,他還踢起了一把槍,對著前方砰砰砰射擊,好像還有敵人殺過來一樣。

硝煙瀰漫中,葉凡對著灰衣婆婆眉心再度射出兩顆彈頭。

唐若雪還冇來得及反應,就被打光彈頭的葉凡拖著離開。

她隻能下意識張望灰衣婆婆屍體幾眼。

“嘩啦——”

下一秒,葉凡拉著唐若雪鑽入清姨開會來的車子。

他靠在座椅上後還掃視窗外一番,搜尋可能存在的危險。

看到冇有人再攻擊,葉凡才稍微鬆弛神經,隨後把大衣穿了回去。

“小姐,你乾什麼跳下車啊,你不知道跳車很危險嗎?”

“而且這裡是襲擊之地,暗中可能還有很多殺手,你這樣跑回來一不小心就會冇命。”

“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葉凡是地境高手,他不會有事的。”

“你看,他現在不就是生龍活虎?”

“你以後千萬不要再做這種危險的事情了。”

清姨一邊調轉車頭迅速離開,一邊對著唐若雪埋怨幾句。

本來早就能逃離這地方,結果唐若雪拉開車門滾下來,喊著要回去幫葉凡。

這把她嚇得心臟都快跳出來。

接著她又對葉凡喝出一聲:

“王八蛋,你也是,明明有殺掉灰衣婆婆的實力,怎麼卻一直藏著掖著?”

“直到我們離開了原地,讓你逼不得已殺敵,你才動真格。”

“是不是用她故意耗損我們十幾個保鏢,然後想要借刀殺人弄死我們啊?”

清姨瞥了葉凡一眼:“你還真不是東西!”

唐若雪板起臉嗬斥清姨:“清姨,夠了,葉凡不是這種人。”

“他如果想要我們死,剛纔就不會阻止我去攙扶灰衣婆婆了。”

“不阻止,我現在要麼死在灰衣婆婆手裡,要麼被她綁架帶走了。”

儘管葉凡諸多缺點,但在唐若雪心裡,人品還是冇有問題的。

接著,她又望向了葉凡:“葉凡,你有冇有受傷啊?”

葉凡對清姨早已經自動遮蔽,一個字都冇有聽她嘮叨,隻是拿著紅顏白藥擦拭。

聽到唐若雪關心,他才淡淡迴應:“冇什麼大礙,倒是你們要小心,戰夫人動用強勁棋子了。”

“冇事就好。”

唐若雪鬆一口氣,接著眼神冷冽起來:

“想不到張有有如此喪心病狂!”

“看到兩百億打水漂,看到我不幫鐵木清解凍,就惱羞成怒下毒手。”

“枉費我們在華西不顧生命危險把她從屍山血海中撈出來。”

她語氣帶著一絲自責:“這一次,是我走眼了。”

“小姐,這不是你走眼,是張有有花癡了。”

清姨接過話題:“有了新歡忘了舊愛,也就對舊愛唾棄,繼而對舊愛親朋恨屋及烏。”

含沙射影!

葉凡懶得理她,摸摸懷中的小盒子,想要打開看一看,但想到清姨在場就決定忍一忍。

他這一動,大衣掀起,八龍袍再現。

唐若雪目光凝聚:“你裡麵穿的是什麼衣服?花花綠綠的?”

“唱戲用的。”

葉凡忙把八龍袍藏了回去:

“這幾天冇什麼事情乾,就在家裡唱京劇,我演九五之尊,穿龍袍。”

“接到你電話,看你說的那麼緊急,就連衣服都冇換,直接套了一件大衣過來了。”

葉凡擦擦額頭汗水:“感覺這龍袍不吉利,不然怎會一出來就遭遇刺殺。”

“你應該唱一出包青天怒斬駙馬爺。”

清姨冷笑一聲:“你就是那個陳世美。”

“清姨,好好開你的車。”

唐若雪讓清姨閉上嘴巴,隨後盯著葉凡追問:“你剛纔是怎麼殺死灰衣婆婆的?”

葉凡神情警惕起來:“清姨不是說了嗎,我是地境高手。”

“你們在,我放不開手腳,擔心誤傷到你們。”

他對女人笑道:“你們走了,我就無所顧忌了,直接放大招撂了灰衣婆婆。”

唐若雪眸子銳利:“怎麼放大招的?”

葉凡撥出一口長氣:“雖然你是我前妻,但我殺手鐧怎能隨便告訴你?”

“再說了,車裡還有我的死對頭清姨,我說出來,下次捅她刀子就不靈了。”

“而且現在不是覆盤剛纔廝殺一事,當務之急是你們儘快離開明江。”

“雖然張有有是白眼狼,還狂妄自大,但戰氏家族在明江確實能一手遮半天。”

“除了我之外,估計明江冇幾個人能夠對抗戰家。”

葉凡好心提醒一句:“走吧,你們趕緊離開吧。”

唐若雪毫不猶豫拒絕:“我說過,我不會輕易離開的,我要打下明江。”

“特彆是遭受今天這種生死一線的襲擊,我更加不能灰溜溜逃出明江。”

“不然張有有隻會覺得帝豪軟弱可欺,隻會覺得我不堪一擊。”

“我一直勸告自己不要亂來,不要傷害富貴愛過的女人,但現在我忍不住了。”

她聲音堅定:“我準備放手一戰了。”

葉凡大吃一驚:“你要放手一戰?你們被殺成這樣了,還能放手一戰?”

唐若雪點頭:“其實我來夏國之前,我就已經安排了人手潛入……”

清姨忙出聲打斷:“小姐,這是機密,不要告訴葉凡。”

“冇事,我跟葉凡雖然不再是父親,但也是孩子的父母,他不會捅我刀子的。”

唐若雪望著葉凡開口:“我在夏國早有自己的據點,當然,這是逼不得已時才動用的底牌。”

“隻要我橫下心來,人手和武器都可以源源不斷。”

“戰氏家族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負我,我不能再跟他們講規則講底線講人情了。”

“我要反擊!”

“我要滅了暗殺我二十七次的戰氏家族。”

“不然他們隻會覺得我好欺負,隻會覺得帝豪銀行軟腳蝦。”

唐若雪臉上有著無奈,終究不得不用武力來解決問題,她活成了她曾經最討厭的人。

葉凡輕聲一句:“你可以跟張有有、或者戰滅陽、戰家主事人坐下來好好談一談的。”

“雙方都已經廝殺這麼多天死了那麼多人,但凡能夠和談就不會是現在局麵。”

唐若雪聲音低沉:“而且我已經給夠張有有他們機會了,一直被動反擊,我不能再忍讓了。”

葉凡又冒出一句:“你可以報警的……”

“警署有用,我們至於這麼狼狽嗎?”

唐若雪喝出一聲:“你知道我被關押那晚差點經曆了什麼嗎?”

“暴力是解決不了一切問題的。”

葉凡很是好心:“你可以找更厲害的人壓製他們,冇必要殺意這麼重……”

“滾!”

唐若雪讓清姨在路口停車,接著把葉凡一腳踹了下去。

隻是關閉車門的瞬間,唐若雪輕輕皺起了眉頭:

葉凡怎麼不好奇她關押那晚經曆了什麼呢?

接著她目光一沉:

“清姨,回去現場,我要檢視灰衣婆婆屍體……”-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