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月桃被葉凡拿下的當天晚上,大批流民還把省會幾十間外籍報社砸了個稀巴爛。

屬於山海會的媒體公司也都被人一把火燒,讓他們一時之間無法正常運營。

與此同時,一個個經過剪輯後的視頻從明江爆發和流傳出來。

第一個視頻,是十萬遊民安靜示威的畫麵,裡麵喊著要工作要麪包。

第二個視頻,是無數遊民在梧桐會所高喊要要藥品要活命。

第三個視頻,是大批遊民聚集聞人醫院要醫療要治病。

這裡不僅展現著十萬遊民的溫順以及訴求的簡單,還讓所有人目光從總督府轉向了山海會。

接著視頻一轉,就是幾百名探員和護衛進駐聞人醫院驅趕遊民。

現場不僅吼叫連連,還推搡打鬥,顯得火藥味十足。

緊接著第五個視頻放了出來,就是梧桐會所守衛對著手無寸鐵的流民肆意開槍。

畫麵上能清晰看到,無數彈頭傾瀉中,近百名流民慘叫著倒在了血泊中。

鮮血漂染了整個大門口。

最後一個視頻,就是無數遊民喊著‘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口號衝入梧桐會所和聞人醫院……

每一個視頻都把流民擺在隻求卑微活著的弱者地位。

每一個視頻都把流民一忍再忍的無可奈何展現的淋漓儘致。

這讓無數忙碌生活的夏國子民同仇敵愾,讓他們同情流民之餘,也對山海會恨之入骨。

聞人醫院和梧桐會所每年十億幾十億的賺取,卻連幾個食物中毒的流民都不願意救治和給藥。

最後還唆使護衛無情射擊。

這份傲慢和蠻橫,讓無數人憤怒。

夏國子民不僅為十萬流民衝擊山海會物業叫好,還一個個喊著要把聞人城壁他們吊死。

接著更是有無數人去總督府請願,要孫東良出麵庇護流民,懲罰山海會等人。

也就在這時,總督府門口大螢幕播放了好幾個監控視頻。

正是孫東良被刺殺的畫麵。

這徹底引爆了省會人民的怒意。

山海會這是下壓流民,上殺戰將啊,簡直是無法無天了。

於是當天上午十幾萬夏國子民聚集,又把山海會旗下的幾十間合法公司打砸了一遍。

在山海會調動大批護衛壓製省會子民時,孫東良派出三千戰兵把他們全部拿下。

孫東良帶傷站了出來,他要庇護省會子民的安全,他要維護省會子民的自由。

他絕不允許山海會對省會子民痛下殺手。

山海會想要踐踏省會子民的性命和自由,就先從他孫東良的屍體上踏過去。

這瞬間讓孫東良獲取無數人心。

山海會也變成了過街老鼠。

在山海會他們雞飛狗跳焦頭爛額的下午,葉凡正出現在鄭氏古堡。

通過層層關卡後,葉凡來到了四棟建築的門口。

鄭俊卿早已經得到訊息出來迎接。

他的身邊還站著一個身高一米七樣子清秀的年輕女人。

年輕女人一身孕裝,氣質溫和,很有小家碧玉的感覺。

“葉少,歡迎,歡迎!”

葉凡鑽出車門的時候,鄭俊卿就帶著女人迎接上去。

他跟葉凡擁抱了一下,隨後就對身邊女人笑道:

“絢花,這是葉少,我大哥,生死兄弟,也是我大恩人。”

“他也是我跟你說過很多次的赤子神醫,羞花葯膏、紅顏白藥、青衣無暇,全是他配製出來的。”

他一口氣點出葉凡底細和成就,臉上帶著無儘的自豪和驕傲。

接著他又拉著身邊女人對葉凡笑道:“葉少,這是我女朋友,未婚妻,夏絢花。”

夏絢花上前一步笑容恬淡伸出手:“葉少好!”

葉凡跟她輕輕握手:“生如夏花之絢爛,夏小姐好名字。”

夏絢花嫣然一笑:“謝謝葉少讚許。”

葉凡笑問一聲:“聽說夏小姐是梨花大學畢業的?”

“是的,學的是企業管理,不過我更喜歡的是畫畫。”

夏絢花淺淺笑道:“我跟俊卿也是在畫廊上認識的。”

鄭俊卿也笑著解釋一聲:

“老爺子喜歡附庸風雅,我習慣性給他蒐集各種好畫。”

“所以在一個高階展畫上跟絢花一見鐘情。”

“這算是我這輩子買到的最好的‘畫’。”

他很是寵溺地看著妻子和她微微鼓起的腹部。

“看得出你們恩愛,記得結婚或孩子滿月的時候,給我一張請帖。”

葉凡大笑一聲:“到時給你們送一份大禮。”

葉凡對夏絢花還是很認可的。

這個女人不算漂亮,身材也不算一流,比不上鄭俊卿昔日的女星或模特女友。

但她寵辱不驚不卑不亢的心態,讓人感覺非常舒服,也讓葉凡很是欣賞。

這也讓葉凡明白鄭俊卿為什麼會選擇這個女人,還讓她懷孕。

她確實適合做鄭俊卿伴侶。

“葉少,外麵風大,還是進來聊吧。”

鄭俊卿對葉凡笑道:“裡麵請,裡麵請,今晚留這裡吃飯。”

“我對汪清舞死纏爛打了好些日子,她纔給我送來十二箱頂級的竹葉青……”

“哎呀,我這腦袋,我忘記了汪氏竹葉青,也是葉少你配製的,你還是大股東。”

他無奈一笑:“我這瞎得瑟,不管了,今晚不醉不歸。”

“哈哈哈,好,今晚不醉不歸。”

葉凡大手一揮:“對了,我今天還帶了兩頭烏骨羊,烤全羊吧。”

他揮手讓獨孤殤把保鮮的烏骨羊扛了出來。

“好好好,烤全羊。”

鄭俊卿忙讓手下去安排,還讓夏絢花再炒幾個菜。

接著,他就領著葉凡向後院走去。

前行途中,葉凡問道:“你剛纔說汪清舞給你送酒,她也在夏國?”

“呀,你不知道?她冇告訴你?”

鄭俊卿接過話頭:“汪清舞來夏國有些日子了。”

“汪翹楚死後,她被選中當繼承人,但也因為是繼承人,無數眼睛盯著,壓力巨大。”

“夏國市場開拓有些阻礙,加上龍都束縛太多,她就親自飛來夏國處理事情。”

他一笑:“不過她不在天南行省,她在武風盛行的陪都武城。”

“竹葉青不僅口感好,勁力大,還對武者身體有滋補作用。”

葉凡微微讚許:“汪清舞去陪都武城還是非常正確的。”

鄭俊卿撥出一口長氣:

“冇錯,竹葉青很受武者歡迎,也風靡了大半個夏國。”

“但這也嚴重損害了同樣賣類似藥酒的寡頭。”

“夏國武盟會長的姘頭,也是天下商會的骨乾,黑骨酒業集團董事長蔡青青,把她視為眼中釘。”

“隻不過相比我這個鄭家棄子,汪清舞身份顯赫不少,有整個汪家支援,蔡青青不敢粗暴打壓。”

“饒是如此,也是一堆麻煩,讓汪清舞很是頭疼。”

“我本來想要跟她說你來了省會,但看她這麼忙,而且我們處境威脅,就冇跟她說了。”

“等我們解決了事情,再跟她好好聚一聚不遲。”

鄭俊卿把葉凡引到了後院,還把汪清舞現狀告訴了他。

“汪清舞也來了夏國……”

葉凡綻放一個笑容:“袁家、朱家、唐門如果也來,那就更熱鬨了。”

“咦,你還真猜對了。”

鄭俊卿大笑一聲:“他們未來五年重心還真的是夏國。”

葉凡一愣:“為什麼?”

鄭俊卿掃視四週一眼,隨後低聲一句:

“天下商會勢大,國主年老多病,屠龍殿野心勃勃。”

“夏國遲早有一場大變革。”

“大變革,意味著巨大風險之餘,也意味著巨大利益。”

“五大家向來吃人不吐骨頭,夏國這樣一塊肥肉,怎可能不來分杯羹?”

“等著吧,這天,遲早要變的,不是天下商會,就是屠龍殿。”

鄭俊卿感慨一聲:“國主和王室不行了。”

葉凡皺起眉頭:“你怎麼知道屠龍殿野心勃勃?”

鄭俊卿把知道的訊息毫無保留告訴葉凡:

“傳聞國主最近病重,想要見夏崑崙,結果十八道金牌都召不回。”

“而且屠龍殿現在聽調不聽宣了,國主震怒,也說明夏崑崙有野心了。”

他撥出一口長氣:“傳說夏崑崙失蹤三年,心性大變,已有爭奪天下的心。”

“奶奶的,哪來的謠言?”

葉凡怒道:“我就冇見過金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