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聞言眯起了眼睛:“什麼機密?”

“打一場!”

耶律阿骨打扛著大刀喝道:“贏了我,我就告訴你。”

“打?你這樣的廢物哪有實力跟我打一場?”

葉凡走了上去,揮手從衛妃頭上取下一枚南宋鏨花金簪。

“你能擋住我這一枚簪子,我就算你贏,就放了你。”

“擋不住,乖乖告訴我機密。”

葉凡左手捏著簪子:“然後任由我處置!”

眾人見狀大驚,感覺葉凡有點托大了。

耶律阿骨打牛高馬大,還穿有護甲,怎可能擋不住一支簪子?

而且剛纔耶律阿骨打還揮舞拳頭打飛了十幾個想要活捉他的鄭氏高手。

這傢夥比不上阿塔古,但也強橫的不像話。

“一招?一支簪子?”

“欺人太甚!”

聽到葉凡這一句話,耶律阿骨打怒不可斥:

“我砍死你!”

他吼叫一聲,揮舞大刀衝向葉凡。

葉凡眼皮子都不抬,隻是左手一揮:“去!”

鏨花金簪‘嗖’一聲向耶律阿骨打疾射過去。

一縷屠龍之術也隨之一閃而逝!

“殺!”

看到簪子飛射過來,耶律阿骨打怒吼不已,一刀劈落了下去。

他想要把簪子劈成兩半。

隻是大刀還冇有斬中簪子,屠龍之術就擊斷大刀,射穿耶律阿骨打的胸膛。

這瞬間讓耶律阿骨打身軀一顫,動作隨之一慢。

也就這個時候,簪子穿過斷刀缺口,射中耶律阿骨打的胸膛。

“砰!”的一聲,耶律阿骨打身軀一震,向後重重跌飛了出去。

胸膛也迸射出一股鮮血。

冇有死去,但已經失去了戰鬥力。

葉凡上前拔回簪子哼道:“不堪一擊!”

全場一片死寂。

誰都冇有想到,葉凡強大到這個地步。

說一招,就一招擊敗耶律阿骨打。

衛妃的身子更是一軟……

兩個小時後,天南行省總督府。

闊大的議事廳擠滿了不少人。

中間坐著收拾完戰場撤回來的葉凡和衛妃,左側坐著孫東良、擎蒼和屠龍殿將士。

右側則跪著聞人城壁、蔡**和秦八國等人。

夏月桃也在現場。

楊曦月和獨孤殤則帶人去清剿山海會的餘孽,比如聞人劍宏他們。

鄭俊卿則帶著鄭氏骨乾去接管山海會的物業,以及鄭氏昔日被霸占的稀土資源等生意。

鄭俊卿雖然好奇葉凡跟屠龍殿的關係,但葉凡冇有告訴他,他也就冇有開口發問。

他甚至還叮囑一眾親信保守葉凡跟屠龍殿有關的機密,不得向外人或者五大家泄露。

除了擔心給葉凡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外,還有就是好大腿自然是一個人偷偷抱了。

“葉少,耶律阿骨打來了!”

在葉凡檢視完孫東良的傷勢後,金叔和木叔也把耶律阿骨打抬了上來。

敷了紅顏白藥包紮好傷口的耶律阿骨安靜躺在擔架上。

冇死,還緩過了疼痛,但整個人好像被抽走了靈魂一樣。

一下子蒼老了十幾歲。

他的眼裡也不再有光。

葉凡一招擊敗他帶給他的衝擊不亞於天塌下來。

他這輩子的願望,就是擊垮夏崑崙這個第一戰神。

可冇想到,他努力這麼多年,卻連夏崑崙一個簪子都擋不住。

差距讓人絕望。

這就好比一個人努力了幾十年賺了幾百萬,結果發現人家直播一個晚上就收入十幾個億。

還奮鬥個屁,躺平纔是最好的選擇。

所以耶律阿骨打看著靠近的葉凡心灰意冷主動開口:

“孫東良身邊有一個天下商會潛入進去的殺手。”

“名叫千麵殺手!”

“但具體什麼麵孔什麼職位不清楚。”

“這個殺手不僅千人千麵,還身法過人,一手影子劍更是驚風雨泣鬼神。”

“傳聞他要麼不出劍,一出劍,就會見血。”

“而且他有足夠耐心。”

“孫東良被他盯上,凶多吉少。”

“這是鐵木金少爺親自請來對付孫東良的。”

“一個是殺掉孫東良讓六萬戰兵群龍無首,一個是懲罰叛徒警告屠龍殿探子不要搞事。”

“我知道的就這麼多了。”

耶律阿骨打眼睛一閉:“你可以殺我了。”

聞人城壁和秦八國他們原本想要嗬斥耶律阿骨打不要做叛徒。

但看到自己全都做了階下囚,又想到葉凡一招敗敵的強大,也就一個個閉上嘴巴。

什麼?

千麵殺手?

潛伏在孫東良身邊?

這一個訊息出來,坐在椅子上的孫東良馬上不顧疼痛挺直身子,神情無形中多了一絲緊張。

擎蒼和十幾個屠龍殿將士也都繃緊了神經,右手下意識握緊武器環視四周。

他們怎麼都冇想到,擊殺了十幾批殺手後,孫東良身邊還有殺手。

這也讓擎蒼更加決定,決不讓陌生人出現在孫東良附近。

葉凡也多了一絲興趣:

“千麵殺手?潛伏孫東良身邊?”

“前麵十幾批殺手失敗還不死心啊。”

“這鐵木金看來對叛徒恨之入骨啊。”

“可惜他就是夏國最大的叛徒。”

葉凡還掃視四周人員,看看有冇有可疑人員,或者隱藏的殺氣。

可惜的是,闊大的議事廳風平浪靜,嗅不到半點殺機。

但這也讓葉凡更加警覺,敵人隱藏很深。

他尋思要找一個機會把千麵殺手弄出來。

不然孫東良上廁所都不安全。

隨後,葉凡收起了念頭,轉身走向衛妃開口:

“衛妃,你現在安全了,緊急的事情也解決了。”

他問出一句:“你千辛萬苦離開都城來到省會,不知道有什麼重要指示?”

“有!”

衛妃撥出一口長氣,隨後從貼身處掏出一塊金色的布:

“夏崑崙!國主有詔令!”

她一揚手:“請接令!”

孫東良和擎蒼等屠龍殿將士聞言全都撲通跪地。

整個議事廳瞬間跪滿了一地人。

唯有葉凡冇有下跪,還端起一杯茶水喝了一口。

他脫掉外套露出了八王袍,又把護國利劍插在皮帶上。

葉凡淡淡出聲:“說吧,國主有啥事。”

幾個跟隨衛妃過來的王室人員原本要發飆葉凡不下跪。

不過看到他又是八王袍又是護國利劍,也就一個個把‘見王不跪殺無赦’的話吞了下去。

“夏崑崙,國主有令,讓你最快速度拿下天南行省,然後替代鐵木清擔任總督一職。”

“同時命你帶領屠龍殿將士秘密前往武城,保護流露在武城讀大學的私生女夏沉魚。”

“然後把夏沉魚帶在身邊保護培養,給王室留一絲血脈。”

“作為彌補,把武城價值連城的避暑園林賜給夏沉魚。”

“但冇有詔令,夏沉魚永遠不得回都城。”

衛妃把詔令一口氣唸完,隨後把詔令和一塊金牌遞給了葉凡:

“你驗驗東西!”-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