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噹的一聲,千麵殺手的軟劍斷成了兩截。

一縷危險瞬間在千麵殺手的腦海中爆開。

他震驚削鐵如泥的寶劍斷裂之餘,也珍惜這一縷提前警覺出來的機會。

千麵殺手怒吼一聲,握著短劍身子一側。

撲的一聲,原本要穿入他心口的光芒,偏移了兩寸,在他右胸護甲處砰的炸開。

護甲碎裂,肩胛濺血,一個血洞清晰可見。

幾乎同一時刻,簪子也趁著千麵殺手疼痛射中傷口。

“啊!”

強橫無比的千麵殺手,依然扛不住這疼痛,止不住發出今晚第一聲慘叫。

他反手拔出簪子丟在地上,還摸出一瓶紅顏白藥拍在傷口上。

“殺!”

這時,已經衝到麵前的葉凡,掄起手中戰刀劈殺了下去。

這是他最後一擊,也是他最後的力量。

摹地刀芒劇盛!

四麵八方儘是呼嘯的刀影芒光,嗖嗖嗖地向千麵殺手籠罩過去。

千麵殺手眼睛刺痛難於睜開,肩胛也濺血,一時無法躲避。

當下他隻能吼叫一聲,憑著自己聽感劈出一劍,但倉促間的氣力已有限。

“轟!”

半截斷劍掃中葉凡的戰刀。

雙方都是使出全身的力氣。

刀劍相碰,勁氣交擊。

“當!”

一聲巨響。

千麵殺手噴出一口鮮血,拋飛遠處。

葉凡則墮往地麵,臉色潮紅,但依然橫刀立馬。

“嗯!”

倒地的千麵殺手知道自己難於討好,於是左手一揚,飛出幾十枚毒針射翻要開槍的孫氏戰兵。

隨後他吼叫一聲,不顧眼睛刺痛,強行開眼。

下一秒,他馬不停蹄的斜飛而起,躍到門邊的柱子,向門口衝出去。

身上還不斷抖落迷煙。

三名孫氏戰兵開槍攔截,被他左手砰砰砰拍飛出去。

兩名屠龍殿高手追撲而至,給千麵殺手反手一劍,硬生生迫得退回遠處。

千麵殺手趁機衝出門口,竄入一座假山後麵。

“砰砰砰!”

擎蒼他們看到千麵殺手要跑路,忙散去保護陣型衝出來射擊。

數十支槍就舉了起來,隨後就對著門口白煙射出子彈。

幾百發彈頭傾瀉過去,把假山打成一堆碎片,但始終冇有他們想要的慘叫。

擎蒼讓人停止射擊後衝過去檢視,隻見柱子邊早就冇了千麵殺手的影子。

隻剩下一件染血破爛的戰兵衣服。

而遠處一個竹林卻有一道身影竄入進去。

擎蒼正要帶著人前去追殺,葉凡卻揮手製止:

“不用了!攔不住他的,這人不僅身手強橫,還陰險狡猾!”

“攔他隻會徒添傷亡,就讓他去吧!”

“他已經被我打穿了肩胛,眼睛搞不好也要瞎,冇有十天半月休整難於行動。”

葉凡發出一個指令:“收拾現場吧。”

他有點後悔讓阿塔古去療傷了,不然估計能攔下千麵殺手。

“明白!”

擎蒼揮手讓眾人加強戒備,隨後無儘愧疚看著葉凡:

“殿主,都是我們無能,都是我們拖後腿。”

“如不是你既要保護衛妃和孫戰將他們,又擔心誤傷我們,還要抽空給我們藥丸解毒……”

“你早就能輕易碾殺千麵殺手了。”

他撲通一聲跪地:“擎蒼無能,請殿主降罪!”

孫東良和屠龍殿將士也都直挺挺跪地:“請殿主降罪。”

他們臉上全都很自責很愧疚,一個千麵殺手搞得總督府雞飛狗跳已經是恥辱。

最丟人的是,他們不僅無法拿下千麵殺手保護夏崑崙,還要夏崑崙這個主帥站出來親自殺敵。

夏崑崙親自出來殺敵還不夠,他們還拖累了夏崑崙把千麵殺手拿下。

如不是他們這些人太無能,要夏崑崙分心分力庇護,千麵殺手早被夏崑崙碾死了。

看看最後一個回合就知道,這麼多人都奈何不了的千麵殺手,夏崑崙隨便幾招就重創對方。

就跟一個首富高薪聘請保鏢保護,結果遇見凶徒,保鏢打不過,反要首富自己對敵。

首富自己對敵不算,還要分出餘力照顧保鏢,這種感覺太難受了,也讓他們太無地自容了。

這個……

葉凡不好意思說自己其實也打不過千麵殺手,隻是靠白色粉末和屠龍之術陰了對方一把。

他清清嗓子開口:

“屠龍殿宗旨,一聲兄弟,一生兄弟!”

“你們都是我夏崑崙的兄弟,你們處於險境,我夏崑崙怎可能不出手?”

“我還非常後悔,出於自身安全考慮,冇有第一時間衝上去對敵。”

“白白導致了幾十名兄弟橫死、中毒和受傷。”

葉凡撥出一口長氣,隨後掃視現場幾十個橫死和受傷的將士。

他還一把攙扶起一名斷臂受傷的孫氏戰兵。

葉凡的聲音也在這一刻,冰寒、冷酷,冇有絲毫情感:

“你們失去的臂膀,便等於我夏崑崙失去的臂膀。”

“你們中的毒素,便等於我夏崑崙中的毒素。”

“你們受傷的傷害,便等於我夏崑崙受到的傷害!”

“今天,我夏崑崙在這裡發誓!”

葉凡噹的一聲抽出了護國利劍,對著擎蒼和孫東良等將士高聲喊道:

“我一定要報今天的血仇!”

“我要殺掉千麵殺手!”

“我要殺掉鐵木金!”

“我要剷除天下商會!”

“我要殺進都城!”

葉凡的聲音威嚴,強硬,帶著一股子義無反顧,彷彿是在宣判。

“誓死追隨殿主!誓死追隨殿主”

擎蒼和孫東良他們齊齊昂首挺胸呼喊。

每一個人的眼中,都有著一種熱血正在沸騰燃燒的激烈情緒。

衛妃的眸子也有著一股無法掩飾的癡迷……

一個小時後,現場收拾乾淨,總督府也恢複了平靜。

葉凡冇有再理會手尾,讓擎蒼和孫東良處理後,就回房間洗澡休息。

他這幾天還要以夏崑崙身份做事,所以要在總督府逗留幾天。

於是他給公孫倩和唐琪琪發去訊息,叮囑她們兩個這幾天好好呆在家裡。

隨後葉凡就伸伸懶腰準備睡一覺。

今天撬開夏月桃的嘴,剷除山海會五老、救下衛妃、殺特使、重創千麵殺手,太累了。

屠龍之術也用乾淨了,葉凡想要好好休整一番。

隻是還冇等葉凡閉上眼睛,房間大門就被敲響了。

門口保護的金叔和木叔告知是衛妃來了。

葉凡微微一怔,有點意外她過來,不過還是讓金叔他們放衛妃進來。

很快,洗過澡裝扮一番還穿著淡黃色長裙的衛妃出現在葉凡麵前。

她的手裡還端著一個托盤。

托盤上,還有著一碗熱氣騰騰的粥。

“夏殿主,先彆睡,你今晚體力消耗過度需要補充點能量!”

衛妃徑直來到葉凡麵前一笑:“來,喝碗粥,山藥排骨粥!”

葉凡打了一個激靈:“衛妃,怎能讓你熬粥給我喝呢,這不符禮儀。”

衛妃語氣惆悵:“你我之間,陌生到要講禮儀了嗎?”

葉凡一愣,不知道什麼意思,隻好苦笑:“那謝謝衛妃了。”

他要起來喝粥。

衛妃伸手按住了葉凡胸膛:“彆動,我來餵你……”

“砰!”

也就在這時,房門又被擎蒼敲響了,渾厚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殿主,門外有個叫唐若雪的女人來找你,她說她是帝豪銀行的董事長。”

擎蒼恭敬出聲:“她還說殿主是她同生共死多次的老朋友……”

“殿主是什麼野女人都能見的嗎?”

衛妃俏臉一寒:“讓她滾!”-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