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葉凡這一句話,外籍賓客頓時跟捅了馬蜂窩一樣。

他們實在冇想到,葉凡會囂張成這樣。

鬱金香酒店的地盤,一再叫囂,一再威脅,一再傷人。

如不是大衛喜歡用夏國的刀,殺夏國的人,葉凡早就被神光商盟拿下了。

所以葉凡這樣跋扈,他們真的忍不住了:

“混賬小子,你這麼刁炸天,令堂知道嗎?”

“撞幾個人,傷幾個人,就覺得自己天下無敵了?那是大衛會長不想降低身份跟你玩。”

“葉燕被人綁走,你去找警方,找大衛會長乾什麼?想要碰瓷嗎?”

“我告訴你,隻要大衛會長想要,我們全都可以投懷送抱,讓大衛會長玩個開心。”

“就是,你知道多少女人等著被大衛會長寵幸嗎?一天一個,大衛會長能一年不重樣,至於綁走葉燕嗎?”

“今晚是大衛會長的生日酒會,你這樣傷人搗亂,會讓外賓怎麼看我們嗎?”

一個個參與宴會的賓客齊齊斥責葉凡不懂事。

嬌嫩女人她們冇有跟著鬨騰。

但也是靠著外籍男友疊加白皙雙腿,挺著高高的胸膛盯著葉凡。

或多或少流露不屑和傲慢。

很多人是不相信大衛綁架葉燕的。

葉燕聽名字就是老土的鄉巴佬,大衛會長怎麼可能看上呢?

“還有七分鐘。”

葉凡落地有聲:“八點不見人,你要死。”

此話一出,幾百名外籍商人和賓客嗷嗷直叫。

大衛冇有再出聲,隻是端著紅酒慢慢品嚐,貓捉老鼠的看著葉凡。

麵前的同伴和賓客足夠玩死葉凡,他冇必要親自下場降低身份。

葉凡看著大衛一笑:“看來你是覺得自己活夠了。”

“混賬東西!”

這時,一個身穿皮衣的女人帶著十幾個西方猛男竄了出來。

目光淩厲,落地無聲,一看就是經曆不少戰火的主。

她帶著人來到葉凡的麵前喝道:

“年輕人,我是神光商盟的護衛隊長梅麗爾。”

“你來大衛會長的宴會當眾撒野,那就是挑戰神光商盟的權威。”

“我有義務讓你知道,什麼叫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我打你一拳,擋住了,我磕著頭送你走。”

“擋不住,我也磕著頭送你上路。”

說話之間,她微微一握拳頭,殺意瀰漫。

葉凡手指一揮:“廢了她!”

話音一落,黑色路虎車突然爆射出一人。

勢如猛虎。

空氣也瞬間響起了一連串的音爆聲。

轟!

轟!

轟!

苗封狼一步橫跨了三四米,一掌打在皮衣女子胸口。

“砰!”

砰的一聲,梅麗爾被打中,身軀一晃,倒射出去。

她直接撞翻了十幾個賓客慘叫倒地。

她怒不可斥想要掙紮起來,結果卻是一口鮮血噴出。

她重新摔倒了回去。

全場一片大驚。

誰都冇想到傭兵出身的梅麗爾,會連葉凡一招都擋不住。

“混賬東西,你敢偷襲梅麗爾。”

不等大衛發出指令,一個西裝黑人站了出來吼道:

“我讓你嚐嚐神光商盟供奉的厲害。”

冇等對方把話說完,路虎車再度爆射出一人。

“輪到我了!”

阿塔古左腳一跺,整個人飛撲上去。

他頃刻閃至對方的麵前,接著一拳轟了出去。

西裝黑人臉色钜變,來不及後退和躲閃,隻能吼叫一聲。

他崩裂了昂貴的西裝,露出黑乎乎的肌肉,接著雙手一疊權力阻擋。

砰的一聲,拳臂相撞。

西裝黑人構建的防線頃刻崩潰,雙臂哢嚓一聲斷裂。

拳頭去勢不減,砰地打在西裝黑人胸膛上。

哢嚓一聲脆響,西裝黑人身軀一晃,直挺挺跌飛出去。

他腦袋一暈昏迷了過去。

“嗖!”

在西裝黑人昏迷的時候,人群後麵爆射出一人。

一個包裹成忍者模樣的高手像是魅影一樣出現。

他射在葉凡的上空。

他抓著一把武士刀對著葉凡紮了下去。

“我!”

苗封狼吼叫一聲,一個倒射,接著一個迴旋踢。

砰的一聲,亞裔高手連人帶刀跌飛出去。

緊接著撞在牆壁跌落下來,還冇有抬頭,苗封狼又一腳抽在他腦袋。

又是一聲巨響,忍者高手橫飛出去,口鼻噴血一頭暈倒。

“王八蛋,你們太放肆,敢傷我兄弟姐妹,我斃掉你!”

在嬌嫩女人她們大吃一驚的時候,暗影中又又閃出一個魁梧黑人。

他一秒鐘拔槍,一秒鐘射出六顆子彈,要把葉凡他們一槍斃掉。

隻是槍聲響起的時候,阿塔古也橫在了葉凡麵前。

阿塔古連眼皮子都不抬,腹部猛地一縮。

射過去的六顆子彈如石沉大海一樣消失。

冇等魁梧黑人反應過來,阿塔古獰笑一聲,身軀猛地一挺。

“嗖嗖嗖!”

他的身上反射回去六顆彈頭,儘數打在魁梧黑人的身軀。

撲撲撲的聲音中,魁梧黑人身軀連續顫動六下,發出一聲慘叫。

接著他撲通一聲摔倒在地。

身上中了六顆彈頭,再也冇有戰鬥能力。

“哢嚓!”

苗封狼冇有停歇,扯斷一扇車門飛射出去。

撲的一聲,十幾個持槍壓過來的西方男子腰身一痛。

接著慘叫一聲全部摔倒在地上。

他們的腰身全部被車門撞斷了。

一個個宛如殺豬一樣哀嚎不已。

同一時刻,阿塔古也扛起路虎猛地向紅地毯入口一砸。

轟的一聲,十幾個拿著槍械湧來的酒店護衛,被路虎砸了個人仰馬翻,口鼻噴血。

好幾個人當場暈死過去。

翻滾的車輛還把後麵湧來的護衛撞飛出去,嚇得不少看熱鬨的人尖叫四散。

接著苗封狼和阿塔古站在葉凡兩側相對而立。

“還有誰?”

“還有誰?”

兩人像是比賽一樣吼叫著,震的四周賓客兩腿發軟,差一點就要摔倒。

嬌嫩女人也驚慌失措竄入大衛會長懷裡。

這也太恐怖了,這也太變態了……

周圍端著高腳杯,姿態優雅看好戲的女賓身軀一顫。

她們神情彷彿吞進了一顆鵝蛋,掐在了喉嚨上麵,十分不安和難受。

大衛手裡紅酒都灑了不少。

外籍商人也都臉色難看,但冇有出聲。

神光商盟四大高手,玩拳、玩腿、玩刀、玩槍的兵王之王,以及兩隊槍手,被兩個大傻個捶成狗。

這讓向來高高在上的他們心裡非常難受和憤怒。

大衛盯著葉凡擠出一句:“你究竟是什麼人?”

“你不配知道的人。”

葉凡淡淡開口:“還有五分鐘……珍惜一點生命……”

“不配知道的人?不錯,不錯,夠逼格,夠狂妄。”

人到絕境,大衛反而放了開來,雙手啪啪的拍了起來:

“怪不得敢來神光商盟地盤撒野,原來手底下有這樣兩員乾將。”

“他們確實可以成為你橫著走的資本。”

“他們也確實可以讓你來鬱金香酒店搗亂。”

大衛看著葉凡哈哈大笑:“可惜這世道這年頭,拳頭很重要,卻不是最重要。”

“大庭廣眾,你們砸了我的生日會,傷了我的手下,甚至可能死了人,十年八年跑不了。”

“換成我是你,就不會再留在這裡逞威風,不會喊著什麼營救葉燕,而是馬上跑路。”

“不然待會警方的人一到,你們幾個想要跑路都跑不了。”

大衛還拿起酒瓶給葉凡倒了滿滿一杯酒:“好好享受人生最後一杯酒吧。”

葉凡實力驚人,能夠擊敗神光商盟四大高手,也能輕易殺掉自己。

但葉凡一直冇有對他下手,也意味著葉凡有所顧忌。

也是,他的身份擺著,就是沈七夜都不敢亂來。

葉凡又怎敢放肆?

這讓大衛覺得,自己有足夠資源和手段碾死葉凡。

“年輕人,你不敢放手弄死我,我卻可以不惜代價弄死你。”

“這就是你我的差距!”

大衛手指一點葉凡:“也是你永遠不是我對手的根源。”

“嗚——”

就在這時,一陣汽車轟鳴。

接著,十二輛黑色防爆車子呼嘯著開過來。

它們訓練有素圍住了遊輪。

隨後,車門打開,鑽出六十多名身軀筆挺殺氣騰騰的男女。

他們荷槍實彈衝上了燈火通明的遊輪。

接著,十二名製服男子簇擁一個禿頂的中年男人上前。

一米八個,大腹便便,五十歲不到,給人皮笑肉不笑的感覺。

冇等眾人出聲,中年男子就臉色一沉,神情極其威嚴喝道:

“混賬東西,哪個無知小子來鬱金香酒店搗亂的?”

“哪個愣頭青對大衛先生無禮的?”

“砸壞他人財物,擅闖他人酒會,破壞友邦感情,還傷人殺人,太無法無天了。”

中年男人盯著眾人目光聚焦的葉凡:“來人,給我把不法之徒拿下。”

葉凡看都不看耀武揚威的中年男人,隻是拿起一刀對著大衛語氣開口:

“最後一分鐘……”-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