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若雪一槍冇有打中衛妃,隻是打在旁邊牆壁,隨後就暈了過去。

幾個屠龍殿戰兵要上前拿下,衛妃卻揮手製止他們。

雖然她不屑唐若雪的自以為是性子,但也清楚她不是什麼敵人。

而且剛纔也算是幫了自己一把,於是她就讓人給唐若雪更換病房。

同時調動不少人手保護。

接著衛妃就望向了窗外,她倒不是尋思千麵殺手的下落。

千麵殺手原本就肩胛和眼睛受傷,現在又被獨孤殤砍掉一臂,再要襲擊冇什麼機會。

衛妃糾結的是夏崑崙跟唐若雪的關係,也不知道這女人使了什麼魔力,讓夏崑崙援手一把……

同一時刻,武城,葉凡正靠在保姆車上喝茶。

這兩天下來,鄭俊卿和汪清舞基本消化完蔡青青跟大衛的利益。

神光商盟和武城武盟也被葉凡捏在了手裡。

整個武城算是完成了易主。

折騰完畢後,鄭俊卿就提議去茶樓好好吃一頓,算是慶功宴也算是團聚。

葉凡冇有拒絕,帶著苗封狼和阿塔古前行。

車子呼嘯中,鄭俊卿掃過手機幾眼,隨後對葉凡一笑:

“葉少,探子來電,沈氏家族斬殺鐵木商會三大巨頭後,北豹又獵殺了三十五名骨乾。”

“而且沈氏精銳得手後還基本全身而退,避開了天下商會的圍剿和追殺。”

“北豹唯一失敗的行動,就是光明山頂圍殺有了瑕疵。”

“鐵木丹死了,但趙天寶和一千多名手下,也被屠龍殿扣下了。”

“這些人如今正在太平山挖石頭。”

他補充一句:“咱們算是又多了一批人質。”

葉凡淡淡一笑:“可惜北豹冇去天南行省,不然再多一個籌碼。”

坐在葉凡旁邊的汪清舞揉揉腦袋,望著前方淺淺一笑:

“這沈七夜行事作風還真是詭異。”

“我原本覺得,我們拿下沈長風後,沈家會大軍包圍武城找我們算賬,結果卻風平浪靜。”

“沈家誤會我們是天下商會的人就算了,還在天南行省調動兩千人圍殺鐵木丹他們。”

“誰給沈七夜的自信,覺得在屠龍殿地盤肆意妄為,不會受到屠龍殿打壓的?”

汪清舞歎息一聲:“趙天寶和一千多名餘孽,簡直就是送上門的綿羊。”

“趙天寶大大咧咧跑去天南行省這個不難理解。”

葉凡臉上冇有太多情緒起伏,望著前方漫不經心開口:

“趙天寶肯定以為,隻要他們不招惹屠龍殿,屠龍殿就會任由他和鐵木丹分出勝負。”

“夏崑崙再怎麼不滿他在自己地盤搞事,也會等他下次重新整頓好隊伍再算一算舊賬。”

“冇法子,在沈七夜他們這些人的認知中,夏崑崙是堂堂正正之人。”

“堂堂正正之人,是不會乾這種背後捅刀子的事情,也不屑做坐收漁翁之利的事情。”

葉凡給出了一個答案:“夏崑崙,要贏,就會贏的光明磊落。”

“原來如此,這樣一看,夏崑崙挺頂天立地的啊。”

汪清舞恍然大悟,隨後又皺起眉頭:

“那你用屠龍殿特使身份拿下趙天寶,會不會讓夏崑崙不高興呢?”

“他如果對你行徑生出反感,覺得雙方理念有衝突,不再授予你屠龍殿特權,豈不是得不償失?”

她眸子有著一絲擔心:“要不還是把趙天寶他們放回去?”

葉凡伸手握住女人冰涼的手,微微用力給予溫暖和安撫:

“冇事,現在的夏崑崙已經不是當初的夏崑崙了。”

“九死一生的墜海經曆,已經扭轉了夏崑崙心性。”

“他現在完全清醒了過來,知道要贏得壞人,就必須比壞人更壞。”

“而且他這三個月都要閉關修煉穩定天境的境界。”

“這段時間,我能夠全權代表他決定一切事務。”

葉凡大手一揮:“你們就放心的去乾吧,屠龍殿會做你們的永遠後盾。”

聽到葉凡這一番話,汪清舞鬆了一口氣:“那我就放心了。”

葉凡抬頭望向了鄭俊卿:“遊輪情況怎麼樣了?”

“一切都在掌控中。”

鄭俊卿一笑:“雷探長他們都是社會人,懂得審時度勢,知道這時候叫板純粹找死。”

“所以他們不僅非常配合遊輪守衛安排,還安撫其餘年輕人稍安勿躁免得拖累大家。”

“沈長風開始咋咋呼呼,喊著遲早血洗我們討回公道。”

“他還嘗試著打暈守衛想要跑路,結果被我們的人堵住打了一頓。”

“然後還把他剝光衣服綁在遊輪後麵逗鯊魚。”

“十分鐘不到,不僅整個人慫了,連他小弟弟都徹底痿了。”

“現在的他不僅老老實實,還非常勤快打掃衛生,再也冇有紈絝子弟的惡劣行徑。”

“李太白天天忙著排毒排針,隻是你下的子母連環毒,讓他越解越嚴重。”

“如不是守衛及時發現給他吃七星解毒丸,估計劍墓一派已經滅絕了。”

“稍微棘手的是,沈七夜派出了情報組影子盟追查沈長風下落。”

“差一點就被他們鎖定遊輪的方向和位置。”

“所幸金叔和木叔他們及時出手,不僅切斷了他們追查線索,還把十二名影子全部拿下。”

“同時給沈家探子留下足夠多的誤導訊息。”

“沈七夜想要鎖定遊輪救人,冇有十天半月根本不可能。”

鄭俊卿把遊輪現狀全部告訴葉凡:“總之,遊輪一切安好,全在我們的掌控中。”

葉凡聞言輕輕點頭:“這個籌碼不出事,我們跟沈七夜的較量就不會輸。”

一個親生兒子,一個劍神,再加趙天寶一夥人,葉凡有信心對話沈七夜。

“葉少,武城的勝利果實基本鞏固。”

汪清舞神情猶豫問道:“下一步,是不是聯絡沈七夜談判?”

葉凡笑了笑:“優勢在我,要談判的該是沈七夜。”

鄭俊卿問出一聲:“我們現在該怎麼辦?趁著沈氏血洗天下商會,挑撥離間一番?”

“冇必要做多餘的事情。”

葉凡毫不猶豫搖頭,目光望向了前方的酒樓:

“沈七夜和鐵木金都是老狐狸,做的越多越會讓他們捕捉到我們底蘊。”

“還不如安安靜靜,讓他們看不穿我們底細。”

“這樣一來,唬弄沈七夜也就輕鬆很多。”

他淡淡一笑:“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等。”

汪清舞輕輕點頭:“明白。”

這時,鄭俊卿手機嗡嗡嗡震動,接聽片刻臉色微微一變。

“半個小時前,千麵殺手假扮醫生進入唐若雪病房。”

鄭俊卿神情凝重告知電話內容:“然後聲東擊西對衛妃發起了襲擊。”

葉凡微微坐直身子:“最終情況怎樣?”

鄭俊卿把結果說了出來:

“唐若雪出手擋了幾個回合,給衛妃贏取了援兵趕赴的時間。”

“最終,四五個戰兵傷亡,衛妃安然無恙,唐若雪重傷。”

“千麵殺手也被獨孤殤斬掉右臂,不過那傢夥太頑強,斷臂都能跳窗逃出去。”

他補充一句:“孫東良已經派出人手搜尋千麵殺手下落……”

聽到唐若雪重傷,葉凡眼皮一跳:“唐若雪冇大礙吧?”

鄭俊卿忙迴應一聲:

“肋骨斷了兩根,受了內傷,還有點腦震盪,但冇大礙,靜養兩個月就好。”

“衛妃還給她安排了一隊衛隊。”

“我也通知帝豪的人去接應。”

“唐若雪不會再有危險。”

他知道唐若雪是葉凡前妻,也就明白他的擔心,就把情況說詳細一點。

“千麵殺手王八蛋,眼睛半瞎,肩胛重傷,還這麼能蹦噠?”

葉凡眼神淩厲:“看來真要把他弄死了才能睡個好覺了。”

鄭俊卿苦笑一聲:“確實是心頭大患,可千麵殺手太狡猾,不好鎖定。”

葉凡手指敲擊車窗,一字一句開口:

“告訴金叔和木叔,榨取十三名影子的價值。”

“給他們二十四小時時間,讓他們給我挖出千麵殺手的下落。”

“這些影子連遊輪都差一點能鎖定,肯定也能找到斷臂的千麵殺手。”

葉凡乾脆利落:“二十四小時找不到人,就砍沈長風一隻手。”

“葉少漂亮。”

鄭俊卿點點頭:“我馬上聯絡。”

“找到千麵殺手後,再讓趙天寶帶人圍殺。”

汪清舞接過一句:“這樣可以減少我們的傷亡,也能加深鐵木和沈家的仇恨。”

“妙妙妙!”

鄭俊卿止不住豎起大拇指感慨:

“葉少借力打力,清舞借刀殺人,”

“你們果然是一對天造地設的狗男女,不,好男女……”

“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