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若雪聞言微微皺眉,想要說些什麼,葉凡卻有感應一樣揮手示意她閉嘴。

唐若雪嘴角牽動了幾下,感覺葉凡這樣會害死沈七夜他們,也會害死他自己。

隻是看到葉凡從容不迫的神情,她決定暫時保持沉默。

鐵木無月微微一怔,有點意外葉凡放棄公證團這個脫身籌碼:

“放沈氏家眷?放公證團?”

“然後你和沈戰帥他們留下繼續談?”

她問出一句:“葉特使不想活命嗎?”

葉凡大笑一聲:“我當然想,隻是我知道你不會讓我離去。”

“我還能預感,咱們最後的談判很大概率會破裂。”

“可咱們之間的恩怨,冇必要讓這些無辜的人橫死。”

“所以就請鐵木小姐高抬貴手給他們一條生路吧。”

“而且這一個交易,鐵木小姐占便宜了。”

葉凡揹負雙手補充:“公證團和記者團的價值,十批沈氏家眷也比不上。”

“好,換人!”

鐵木無月眼裡掠過一絲光芒,稍微權衡就馬上作出決定。

隻要葉凡和沈七夜等骨乾不離開現場,沈氏家眷放了無所謂。

而且隻要她想殺,不用兩天,就能把沈氏家眷全部捉回來殺掉。

想到這裡,她喝出一聲:“來人,把沈氏家眷放下來。”

三樓天台上的黑衣人馬上收起短槍,接著割斷沈氏家眷手裡的繩索讓她們下去。

前後一百多人很快下到高台,跟東狼南鷹他們相擁哭成一團。

唐若雪他們也劫持著公證團和記者團上到高台。

“葉特使,沈氏家眷我已經放了,而且是很痛快地換人。”

鐵木無月上前一步喝道:“你們是不是也該把紫樂公主他們也放了?”

她還揮手讓人自我檢視裝備和拆掉唐若雪他們安裝的炸物。

葉凡聲音清晰而出:

“鐵木小姐,你痛快放人,是因為你們占據了優勢。”

“你們幾千人,又槍又炮的,隻要沈氏家眷還在沈家堡,也就等於還在你們手中攢著。”

“你一聲令下,分分鐘能把他們打成碎片。”

葉凡補充一句:“所以我們這個時候放掉公證團和記者團,等於把籌碼白白丟還給你。”

鐵木無月一笑:“葉特使意思是出爾反爾了?”

葉凡眼裡閃爍著光芒,一字一句開口:

“不,我向來一諾千金,說好放掉他們就會放掉他們。”

“再說了,我們殘兵殘將,又哪有資本跟鐵木小姐你出爾反爾?”

“你讓我的人帶著沈氏家眷和公證團他們下山,你派五輛車子跟在後麵。”

“每隔十公裡,我的人放掉十名人質,五十公裡後,全部人質還給你。”

“期間你不得增加車子跟著,也不得在前方攔截。”

“冇辦法,你占據優勢,我隻能這樣子儘力保證沈氏家眷安全。”

“而且五十公裡,也就是半個小時的車程,影響不了大局。”

葉凡隻能儘力保證沈氏家眷安全了:“怎樣?答應還是不答應?”

鐵木無月冇有廢話:“好,成交!”

她做人做事向來隻抓主要矛盾,不會為沈氏家眷耗費太多時間。

而且這天下都快是天下商會的了,沈氏老弱病小也飛不出手掌心。

她揮手讓人準備車輛,接著又示意手下準備禿鷹戰機。

聽到鐵木無月的答應,葉凡拉住唐若雪低語:

“你現在帶著你的人,馬上把沈氏家眷帶出去。”

“一直往北走,不要回頭,竭儘全力去燕門關。”

他撥出一口長氣:“那裡纔是最安全的地方。”

唐若雪皺起眉頭:“你教我做事?”

葉凡差一點氣死,但最終按捺住性子:

“不是教你做事,是讓你救人救到底。”

“你現在不庇護他們趕緊離開,鐵木無月一個翻臉,就誰都走不了。”

他提醒一句:“到時就會一鍋熟。”

唐若雪依然冷著俏臉,語氣帶著一絲不甘:

“我費儘心思上來,鐵木無月冇殺掉,沈七夜冇救到,就帶沈氏家眷離開。”

“這嚴重不符合我的戰略目標。”

“我要把你和沈七夜他們全部保下來。”

“這些公證團全都是非富即貴,我就不信鐵木無月不在乎他們生死。”

“我殺上一兩個,她就會慫的。”

忙活這麼久,就隻保下沈家老小,唐若雪覺得憋屈。

“彆亂來!”

葉凡聲音一低:

“我告訴你,以鐵木無月的鐵血性格,現在能夠換沈氏家眷已經不錯了。”

“她是寧願抱著我們一起死,也不會讓我和沈七夜這些人離開的。”

“所以你不要再對我們做無用功了。”

“而且你放心,我有法子讓自己和沈七夜活下來。”

他提醒一聲:“你趕緊帶人走吧,拖的越久越不利。”

“你有法子,就不會這麼狼狽了。”

唐若雪譏諷一聲:“整日牛哄哄,關鍵時刻還不是要我來?”

“為了你們,我還錯失襲擊鐵木無月的機會。”

“如不是考慮到你們生死,我第一時間就引爆全身,然後打死鐵木無月。”

唐若雪語氣帶著一股遺憾,感覺今晚冇殺到鐵木無月,估計以後更冇有機會了。

隻是重新選擇一次,她還是會先營救沈氏家眷和葉凡他們。

葉凡苦笑一絲:“彆說這些了,先帶沈氏家眷離開吧,他們在,我很受束縛。”

“隻要他們離開了,我就能大展拳腳。”

“唐總,聽我一句,快走吧,而且不要回頭,更不要回來救我們。”

他深深呼吸一口氣:“我可以保證,我和沈七夜他們一定能活下來。”

唐若雪盯著葉凡問道:“你真不是逞強?”

葉凡搖頭:“我有後手,但需要人質全部離開。”

“行,相信你一次!”

唐若雪把一個遙控塞給葉凡:

“這是剛粘在紫樂公主座椅後麵的炸物。”

“也算是他們唯一冇有拆解下來的東西了。”

“你將就著用!”

她低喝一聲:“還有,你活下來之後,必須把屠龍殿特使一事給我好好解釋。”

葉凡不引人注意留下遙控器:“好!”

“你還欠我一個大人情。”

唐若雪說完之後,又給葉凡留下幾顆炸雷。

接著她猛地轉身喝道:“沈氏家眷,全都跟我走!”

她隨機挑選了六輛軍用卡車,然後讓臥龍他們清查一番和遮蔽定位係統。

沈氏家眷雖然不捨東狼北堡他們,但也知道自己留下會拖後腿。

於是一個個抹著眼淚跟唐若雪和臥龍等人離去。

車子開動那一刻,唐若雪扭頭看了葉凡一眼,有些糾結,但最終還是快速離開……

很快,沈氏家眷、公證團和記者團他們身影消失。

十五分鐘後,唐若雪施放第一批人質。

接著就是第二批,第三批,第四批……

看到差不多了,鐵木無月大手一揮。

幾千金衣禁軍踏著整齊腳步上前,荷槍實彈指向了葉凡等人。

鐵木無月則退後了十幾米,在層層保護下對葉凡笑道:

“葉少,怎樣?想好降,還是死?”

她的臉上帶著笑意,但眸子卻無比平和。

“嗚——”

與此同時,天空響起了一陣轟鳴,一架金色戰機出現在沈家堡半空。

鐵木無月忌憚葉凡厲害的身手,擔心幾千將士困不住葉凡,所以讓禿鷹戰機過來。

葉凡看著鐵木無月一笑:“其實我的答案,你不是早就心裡清楚嗎?”

鐵木無月冇有失望,隻是流露出一抹無奈:

“確實清楚,隻是我太愛才了,依然存在著僥倖。”

“我希望奇蹟會發生在我身上。”

“可惜我還是天真。”

“行,收不了葉特使,我隻能送你們一程了。”

鐵木無月對著葉凡微微鞠躬:“葉特使,沈戰帥,一路走好!”

沈七夜他們手挽著手,坦然笑對:“生又何歡,死又何哀?”

“確實該告彆了!”

葉凡對鐵木無月笑道:“隻是該我們跟鐵木小姐告彆!”

看到葉凡溫和笑容,鐵木無月頓感不妙。

隨後她連連喝道:“開槍!”

“轟!”

幾乎同一時刻,葉凡一按遙控器。

一股驚天動地的爆炸從看台響起,空無一人的公證席瞬間炸開。

無數碎片啪啪啪四處亂飛。

鐵木無月他們下意識趴下身子躲避衝擊波。

鐵木無月喝叫一聲:“轟了他們!”

指令一出,幾千金衣禁軍抬起槍口要向葉凡他們傾瀉彈頭。

“嗚——”

就在這時,金色戰機突然降低高度,呼嘯著從上空飛掠而過。

接著六股白煙肉眼可見的噴了出來。

“轟!”

“轟轟!”

“轟轟轟!”

天際呼嘯大作,六枚刺眼的火球,劃破烏黑的天空,同時呈現。

火球越來越大。

一個金衣老者突然竄出來,抱著鐵木無月急忙爆退:

“快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