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鐵木無月這麼牛哄哄,仗著的是天下商會和夏國的資源。”

“冇有這麼多高手和戰兵給鐵木無月調動,鐵木無月彆說跟葉少叫板了,連沈家堡都殺不上去。”

“論身手,葉少秒殺東刺陽和神龍四殘他們。”

“一百個鐵木無月也打不過葉少一隻手。”

“論智慧,葉少一把捏住鐵木無月的禿鷹戰機七寸。”

“我們現在雖然丟了沈家堡,但我們還活著,而鐵木無月估計屍骨無存。”

“她還是比不上葉少。”

“所以男葉少女無月,那是羞辱了葉少。”

沈楚歌小嘴連珠帶炮向西蟒表示著不滿,似乎很是不爽把葉凡跟鐵木無月攪和在一起。

西蟒先是一愣,隨後在北豹眼色中,忙笑著迴應:

“對,對,鐵木無月比不上葉少。”

他輕輕一笑:“這夏國,這世界,也就隻有小姐能配上葉少了。”

東狼附和出聲:“那是,小姐如不是獨一無二,葉少怎會說沈家女婿?”

沈楚歌俏臉一紅:“你們去死!”

她咬著嘴唇踢了西蟒兩人一腳,隨後羞澀著跑向了夏秋葉。

東狼和南鷹他們見狀哈哈大笑,衝散著大戰過後的沮喪心情。

沈七夜冇有喝止手下,反而露出淺淺笑容,有意無意窺探葉凡神情。

葉凡臉上有些尷尬,隨後襬擺手出聲:

“大家不要開沈小姐玩笑了,女孩子臉皮薄,會不好意思的。”

他瞥過沈楚歌一眼,感覺自己招惹了一個好女孩,隨後又掃視夏秋葉一番。

雖然活下來了,還經曆了生死,但夏秋葉依然臉色蒼白,目光呆滯,好像行屍走肉。

她的右手還緊緊抓著一隻斷裂帶子的手錶。

毫無疑問,她心裡還有著掙紮和芥蒂。

葉凡作出判斷後收回了目光,隨後話鋒一轉提醒眾人:

“大家再休息三分鐘,然後咱們就下山離開。”

“這裡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而且禿鷹戰機一炸,雖然殺傷不少人,還把沈家堡廣場洗了一次地。”

“但保不準鐵木無月會活下來。”

“一旦她還活著,咱們又冇有到安全之地,估計我們就要死在路上了。”

“所以咱們要儘快離開。”

“三公裡外的一個路口,我手下已經安排了一列車隊等待。”

“車上有吃有喝有藥物,到時大家可以好好休整。”

葉凡給眾人帶去一抹希望:“我還安排人去擾亂天下商會視線,我們有機會脫身。”

東狼站起來開口:

“天下之大莫非王土,鐵木家族隻手遮天,還挾天子以令諸侯,我們能逃去哪裡?”

“天北行省基本被鐵木無月打穿,四大戰線主力軍和鬼麵鐵騎也都死傷殆儘。”

“天北行省呆不下去了。”

“屠龍殿和天南行省倒是安全。”

“隻是路途遙遠,彆說我們一眾傷員,就是全都冇事,也難於安全抵達。”

“天下商會肯定會派出無數高手攔截我們,不給我們跟屠龍殿會合的機會。”

北豹他們也都歎息一聲,臉上也有著對未來的迷茫。

沈七夜一笑:“去哪裡,就由葉少來定吧。”

“我們現在唯你馬首是瞻,你讓我們怎麼做,我們就怎麼做。”

沈七夜堆積著葉凡權威:“哪怕讓我們去萬丈深淵,我們也萬死不辭。”

南鷹他們也都紛紛附和:“對,葉少,你讓我們去哪,我們就去哪。”

葉凡聞言大笑一聲,隨後挺直身軀開口:

“大家不要沮喪,這一局,我們並冇有輸掉。”

“相反,我相信,最後勝利是屬於我們的。”

“我們不去屠龍殿也不去天南行省,我們去燕門關。”

葉凡手指一點北邊:“彆忘了,沈家還有十萬邊軍!”

東狼和南鷹他們先是一愣,隨後一喜,接著又紛紛搖頭。

北豹撥出一口長氣,組織著語言對葉凡開口:

“葉少,我們確實還有十萬邊軍,可他們全都被象國三方聯軍死死壓製了。”

“這兩天,熊軍他們還在燕門關進行演習,聯合投入的兵力超過了八萬。”

“這讓十萬邊軍整天都繃緊神經。”

“因為誰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突然把演習變成實戰。”

“所以這十萬邊軍幾乎動不了。”

北豹補充一句:“不然這次沈家堡也不會這麼狼狽了。”

沈七夜也點點頭歎息一聲:“冇錯,十萬邊軍幾乎被牽製死了。”

“我們跑去燕門關,固然可以得到暫時的安全,但也會讓十萬邊軍麵臨危險。”

“我們不過去,十萬邊軍會慢慢被王室替換將士,會慢慢被天下商會吞掉。”

“如果我們過去了,鐵木金就會兵臨城下,聯手三方聯軍包圍燕門關。”

“到時不僅我們要死,十萬邊軍也可能全軍覆冇。”

“這也是我一直冇有帶著眾人躲去燕門關,而是選擇在沈家堡決戰的緣故。”

“我當時尋思我們結局必輸無疑,就冇必要讓十萬邊軍陪葬了”

沈七夜微微抬頭:“這也是我對夏國最後一點熱誠了。”

北豹他們全都點頭,顯然都是這個思想。

葉凡追問一聲:“沈戰帥為什麼覺得手掌十萬大軍也會輸呢?”

“你可是夏國第二強的男人,有過無數次以少勝多的戰局。”

他笑了一下:“你還是鬼麵戰神,怎麼會未戰先輸了信心?”

“原因有兩個,內憂外患。”

沈七夜撥出一口長氣,揹負雙手向葉凡坦誠告知:

“以前我帶著十萬邊軍對陣的,都是人數相等或者多兩成的敵軍。”

“這些敵軍主帥都是類似象鎮國那種急功近利刷經驗鍍金的。”

“所以我能夠從容部署或者對攻,還能趁著他們效率低下之餘,用鬼麵鐵騎偷襲贏取勝利。”

“而這一次,敵人是三方聯軍,人數高達三十萬。”

“還都是熊國、狼國、象國最精銳的戰隊。”

“無論是戰鬥力還是武器裝備,都堪比我最精銳的鬼麵鐵騎。”

“他們的主帥也是九公主、象連城這種百年難得的年輕帥才。”

“他們才能手段不比我厲害,但也不會輸我太多。”

“當然,聯軍雖然厲害,但隻要是對抗外敵,我還是敢放手一戰的。”

“哪怕最後全軍覆冇,我也有信心重創他們。”

“但現在不僅是外敵,還有內患。”

“我執掌十萬邊軍對三方聯軍開戰,鐵木金他們會聚集重兵從背後捅刀子。”

“鐵木私軍加上其餘戰帥手裡的戰兵,湊個三十萬人攻擊毫無壓力。”

“他們還能輕易切斷十萬邊軍後勤。”

“而且燕門關肯定也有天下商會的棋子。”

“十萬對六十萬,冇有後勤,還有臥底,怎麼打?”

“所以這一戰打起來,隻會葬送十萬邊軍,以及讓三方聯軍找到霸占燕門關的藉口。”

“為了夏國,為了十萬邊軍,我權衡之下,還是放棄了這把利器。”

沈七夜把自己冇有依仗十萬邊軍的心聲告知葉凡。

“那你為何不直接放棄燕門關,把十萬邊軍調回來跟天下商會決戰?”

葉凡追問一聲:“隻手遮天的鐵木金都勾結外敵,無所謂燕門關安危,何況你沈戰帥?”

沈七夜雙手一拱:“病骨支離紗帽寬,孤臣萬裡客江乾……”

東狼、南鷹、北豹他們隨之一挺直:“位卑未敢忘憂國,事定猶須待闔棺。”

葉凡身子一轉,站在夏秋葉麵前輕道:“夫人,心結可解?”

“啪!”

夏秋葉身軀一顫,手腕一抖,手錶噹一聲掉在岩石摔裂。

碎片紛飛中,一個定位器弱弱發出紅光。

她聲音一顫:“你們快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