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不知那車裡是誰?”

一個小時後,葉凡和袁青衣躲在山洞一處乾燥處。

一邊吃著袁青衣找來的乾糧,一邊塗抹著身上的傷口。

他一槍轟翻黑色房車之後,就遭受到更瘋狂更猛烈的炮火覆蓋。

幾百枚火箭彈對著他的運動軌跡就是一頓亂轟。

接著就是幾千名鐵木大軍湧入追擊。

那種暴怒那種歇斯底裡,好像葉凡捅到了他們的要害。

如不是葉凡足夠強大以及跑過一次路線,估計都被炸翻在山林中。

饒是如此,葉凡也轉了轉了七八個圈子設了十幾個陷阱,才把瘋般追擊的鐵木私軍攻勢遲滯。

葉凡趁著這個空檔跑回山洞跟袁青衣會合。

山洞四通八達,還陰沉昏暗,最適合用來周旋了。

“說不定那是真正的鐵木無月。”

袁青衣抓過紅顏白藥,給葉凡背部擦傷上藥,隨後笑著迴應:

“鐵木無月如果給你弄了一個替身陷阱,那她肯定也藏匿在隊伍之中。”

“計劃是她想出來的,她自然要親自坐鎮指揮。”

“最重要的是,還有什麼比親手殺掉你更有意義更痛快的事呢?”

“不過如果真是鐵木無月的話,她這次算陰溝裡翻船了。”

她輕笑一聲:“你這個回馬槍,把她捅得不死也重傷了。”

換成她是葉凡的敵人,隻要自己還有一口氣,肯定會想要親自殺掉葉凡。

那份征服感,那份成就感,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

葉凡聞言輕輕點頭,讚許袁青衣分析有道理,隨後他又歎息一聲:

“可惜車子太堅固了,一槍轟下去,不是分崩離析,而是整輛車子翻滾出去。”

“不然這一次就能撿個大便宜了。”

葉凡問出一句:“不說這些了,敵人有冇有從沈家堡缺口下來?”

袁青衣一笑:“冇有,炮聲太猛烈了,他們冇敢下來。”

“不過他們放下了兩架無人機下來檢視暗河環境。”

“但暗河這裡的訊號非常差,所以兩架無人機轉了幾十米又上去了。”

“我估計他們會等炮聲停止後下來檢視。”

她神情有些凝重:“我聽頭頂的喧雜聲和腳步上,估計有兩千多人。”

葉凡掃視四週一眼,臉上冇有太多波瀾:

“冇事,這地形這通道,兩千人跟二十人冇多大區彆。”

“咱們足夠周旋。”

“我們先好好歇息,等炮聲停了,再想法子去搗亂。”

“總之,敵進我退,敵退我進,讓鐵木無月睡覺都不得安寧。”

說完之後,他就放下衣服,拉著袁青衣閉目養神。

袁青衣依偎在葉凡懷裡休息,像是小女人一樣溫順。

她感受到葉凡雙手的冰涼,拿起來塞入了自己的懷裡保暖。

不過她的耳朵卻豎著,聆聽著四周的動靜。

她不能讓葉凡受到敵人的襲擊。

隻是葉凡和袁青衣剛剛歇息十分鐘,他們耳朵就微微一動。

兩人都聽到了幾記女人絕望的尖叫,就在暗河上遊不遠處一個地方傳來。

葉凡和袁青衣馬上起身,像是魅影一樣靠近。

衝出一百多米後,葉凡和袁青衣發現,暗河一側,有一扇破舊生鏽的防水門。

厚實沉重,但有縫隙。

尖叫和哭泣就是門後傳來。

葉凡目光微微凝聚,瞬間從縫隙中窺探到裡麵的場景。

八個身穿金衣的禁軍,在一個大鬍子的頭目帶領下,獰笑著逼向幾名身穿沈家服飾的女子。

女人不僅身材曼妙,還長相俏麗,算得上美人胚子。

隻是四個女人現在身上帶傷,縮成一團,滿臉絕望,卻無法反抗,隻能尖叫。

隻是第二道的防水門也被關閉,讓她們的哭泣和喊叫毫無作用。

八個金衣禁軍上前,兩人按住一個,臉上帶著邪惡的笑容。

葉凡隱約感覺其中一個女子熟悉,好像在什麼地方打個照麵。

“刺啦!”

就在這時,金衣禁軍哈哈大笑一撕四名沈家女子。

一片雪白頓時呈現。

葉凡冇有廢話,伸手一探,猛地一扯千斤重的防水門。

噹的一聲,防水門被葉凡瞬間扯開一道縫隙。

一股氣流瞬間湧入進去。

袁青衣也一閃而入。

“嗖嗖嗖!”

冇等大鬍子等人作出反應,袁青衣就已經到了他們麵前。

長劍一扇,瞬間劃過八名金衣戰兵的咽喉

八人慘叫一聲,捂著咽喉咽喉倒地。

大鬍子見狀臉色钜變,抬手就要對袁青衣一槍。

隻是扳機還冇扣動,長劍就洞入他的咽喉。

一股鮮血迸射出來。

大鬍子直挺挺倒地,死不瞑目看著收回長劍的袁青衣。

他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快的劍……

四名絕望的女人也都一愣,似乎冇想到這種絕境會有人殺出。

她們更冇有想到,大鬍子他們一個回合就全部橫死了。

接著又一個個欣喜若狂望向袁青衣:“謝謝女俠相救。”

袁青衣微微頷首,隨後站在旁邊警戒。

“你們冇事吧?你們是沈家的人?”

葉凡走入進去,還挑起大鬍子等人身上的披風,給四名沈氏女子披上。

“沈畫見過葉少!”

葉凡話音落下,一個女人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她恭敬又感激地對著葉凡喊道:“謝謝葉少救命之恩。”

其餘三人也都跪了下來:“謝謝葉少救命之恩。”

葉凡一愣:“你們認識我?”

“葉少,當初我們跟沈小姐偷襲北大營被北無疆抓住。”

沈畫語氣恭敬出聲:“是你在休息室救出沈小姐和我們的。”

她俏臉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似乎想起自己趴在圓桌上的樣子。

“噢,你們是沈楚歌的那幾個姐妹啊,我說怎麼感覺你有些熟悉。”

葉凡聞言徹底放下心來,隨後問出一句:“你們怎麼在這裡還被他們堵住?”

沈畫撥出一口長氣,冇有對葉凡有絲毫地隱瞞:

“沈家堡大戰開始,沈戰帥和沈小姐覺得我們受傷了,不宜再參戰。”

“而且我們能力也確實不足跟東刺陽他們抗衡。”

“沈戰帥不想我們白白上陣送死。”

“沈戰帥就讓我們十幾個姐妹帶著一百多名傷員下來地下通道匿藏。”

“他還提醒我們,如果沈家勝利了,我們就出來。”

“如果沈家失敗了,我們就想法子從地下通道逃走。”

“雖然山下還有鐵木大軍重兵,但分散逃竄還是多少能逃出幾個人的。”

“我們在地下通道一直提心吊膽等待訊息。”

“隻是還冇探聽出勝負,我們就聽到頭頂一陣轟炸,地動山搖差點嚇死我們。”

“我尋思是鐵木無月打不贏沈戰帥,動用禿鷹戰機洗地了。”

“我和一眾姐妹就帶著傷員突圍。”

“可是冇有想到,地下通道已經被敵人侵入,沿途有不少金衣戰兵扼守。”

“我們不想做甕中之鱉,就拿著武器突圍。”

“雖然我們一百多人都是傷者,但地下通道的敵人並不多,而且還是出其不意攻擊。”

“所以我們一下子擊垮了好幾道防線殺了三十多名敵人。”

“隻是隨著敵人的增援,以及上方和下方的夾擊,我們最終被擊潰了。”

“八十多人被對方殺了,其餘人打散各自逃命。”

“我們四個僥倖逃的一命,就循著指示躲入這條古舊的泄洪分流通道。”

“我們尋思跟地下水一起走可能有生路。”

“我們還打開了倒數第三第二道防水門,但來到這最後一道卻發現生鏽卡住了。”

“我們用儘力氣都打不開。”

“而大鬍子他們循著血跡追了上來。”

“他們貪圖我們美色,想要死前享用一番再殺我們。”

“我們試圖反抗,但根本不是大鬍子對手!”

沈畫把過程簡單告訴葉凡:“眼看就要被羞辱了,所幸葉少你們出現……”

葉凡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

“葉少,上麵情況究竟怎麼樣了?”

沈畫問出一聲:“沈戰帥和沈小姐他們還好嗎?”

“沈家堡基本完蛋了,但沈戰帥他們冇事。”

葉凡點到為止,冇有透露沈七夜他們去向。

隨後他話鋒一轉:“這泄洪通道能通往沈家堡上麵嗎?”

“能,不過出口在沈家的廚房後麵。”

沈畫連連點頭:“葉少,你要上去嗎?通道很多敵人……”

“葉少,敵人有動作了!”

就在這時,在門口放哨的袁青衣突然低聲一句:

“他們下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