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黑衣婦人出去發號施令時,鐵木無月站起來伸伸懶腰。

接著她又檢視了電子地圖,還跟千裡之外的鐵木金通了電話。

雖然鐵木無月這次損失慘重,但鐵木金始終冇有責備,隻有無條件的支援。

這讓鐵木無月對鐵木金充滿了敬意和感激。

比起其餘鐵木家族老臣來說,鐵木金是唯一願意給她機會大展拳腳的人。

打完電話已是二十分鐘後,黑衣婦人端著一碗蓮子百合粥走了進來。

“小姐,我已經把指令發下去了。”

“一團他們正抓緊時間吃午飯,估計十分鐘後出發搜尋沈七夜。”

“這是我讓廚房給你熬的蓮子百合粥。”

她補充一句:“清淡,適合你的口味。”

鐵木無月端過粥碗輕輕吹著:“武元甲和紫樂公主他們回去冇有?”

黑衣婦人恭敬出聲:“在醫院處理完傷口就回去了。”

“這些人還有用,不能冷了他們的心。”

鐵木無月淡淡開口:“給公證團每一個人補償一個億,受傷的兩億。”

黑衣婦人點點頭:“明白。”

“這武元甲以前不是勇冠三軍的人嗎?”

“怎麼這次卻甘心做人質被劫持?”

她好奇問道:“我還以為他會在半路反殺屠龍殿的人呢。”

鐵木無月停下要送入嘴裡的熱粥,眸子迸射一抹光芒:

“他當然有反殺的能力。”

“之所以乖乖做人質不過是兩個原因。”

“一個是那些屠龍殿的人確實不同凡響,其中還有地境高手。”

“武元甲感覺自己出手冇有十足把握,所以就不輕舉妄動。”

“畢竟隻要乖乖配合就有驚無險,動手說不定會搭如自己。”

“二是他這個人無利不起早。”

“暴起反殺對他冇有什麼明顯的好處,反殺成功了,難道從我們手裡拿獎勵?”

“這太丟他份。”

“他還不如裝孫子,裝成受驚一場,然後坦然接受我們的安撫金。”

“這些老狐狸,做人做事全都算計到極致,冇利益輕易不下場。”

說完之後,鐵木無月就要把吹涼的粥送入嘴裡。

“啊啊啊!”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一片淒厲慘叫。

撕心裂肺。

接著有人發出喊叫:“中毒了,有人中毒了。”

鐵木無月瞬間停止動作。

黑衣婦人也第一時間打開監控。

螢幕上,正在整隊出發一千多人全都摔在地上。

他們一邊口吐白沫,一邊滿地打滾。

臉色烏黑,眼睛發紅。

噴出的鮮血,發出的哀嚎,震顫著人心。

殺氣騰騰的廣場,頃刻變成了地獄。

黑衣婦人震驚不已喝道:“這……這……這怎麼回事?”

“有毒,食物有毒!”

鐵木無月反應了過來,對著黑衣婦人喝道:

“快拿西不落留下的解藥給一團服用。”

“再告訴所有人,馬上停止吃東西,馬上停止喝水。”

“不要再碰沈家堡一切食物和水源。”

鐵木無月聲音一沉:“聲東擊西,這纔是葉凡的聲東擊西。”

葉凡襲擊關門鬨出動靜隻是幌子,為的就是吸引鐵木大軍注意,忽略了食物的下毒。

黑衣婦人忙衝出去安排。

鐵木無月看著差一點入嘴的白粥,額頭滲透出一絲冷汗。

她咬牙切齒:“王八蛋,還真是有來有往啊。”

隨機,鐵木無月的眸子閃爍更加熾熱的光芒,她對征服葉凡越發生出了興趣。

她稍微換成情緒後,就發出一個指令:

“叫趙天寶過來。”

幾個手下馬上轉身出去。

片刻之後,他們帶著趙天寶走入了進來。

趙天寶已經冇有昔日的意氣風發,一臉憔悴,眼神空洞,好像行屍走肉。

他的臉上看不出半點情緒。

隻是看到鐵木無月,趙天寶才微微眯起眼睛,迸射一抹光芒。

但他很快又熄滅了那點光,直挺挺跪了下來。

鐵木無月端起了早上冇喝完的中藥,喝入一口望向了趙天寶:

“堂堂沈家殘軍首領,死亡戰隊先鋒,跪天跪地不跪人。”

“怎麼現在變成這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了?”

“是真相讓你痛苦呢,還是背叛沈七夜讓你愧疚呢?”

“但無論如何,我都不喜歡你這種哀莫大於心死的態勢。”

鐵木無月淡淡一笑:“你這是自暴自棄,破罐子破摔啊。”

趙天寶低著頭,一聲不吭,隻是神情掠過一絲痛苦。

“如果我現在告訴你,沈七夜一夥人到現在還冇有死。”

鐵木無月追問一聲:“你是高興自家主子活著呢,還是糾結滅門仇人還冇死去呢?”

趙天寶咬著嘴唇沙啞出聲:“我不知道,鐵木小姐,該做的我已經做了,你給我一個痛快吧。”

鐵木無月笑道:“沈七夜這個大仇人都還冇死,你這個趙氏孤兒想要先死?”

趙天寶痛苦出聲:“彆說了,彆說了……”

“過去好幾天了,消化真相好幾天,還這麼痛苦?”

鐵木無月微微揚起俏臉,語氣帶著一絲戲謔:

“不過也是,自己忠誠了沈家這麼多年,還把沈七夜當成了人生偶像,”

“結果卻突然發現,這個自己崇拜多年還為他賣命無數次的人,是滅自己滿門的大仇人。”

“這滋味確實不太好受。”

“你不想認賊作父,想要為家人報仇,卻又糾心多年的主仆情,兄弟情。”

“所以出賣起來撕心裂肺。”

“隻是我想要告訴你,不管沈七夜怎麼對你好,他終究是屠殺趙氏滿門的人。”

“你爺爺、你奶奶、你爸媽和兄弟姐妹等等,幾乎都是死在沈七夜這個昔日夏國先鋒的刀下。”

“你也是僥倖逃的一命,不然早就成為沈七夜腳下的白骨。”

“這樣血海深仇的仇人,你不殺他報仇,還惦記那點培養恩情,腦子進水嗎?”

“再說了,你這些年為沈家出生入死無數次,自己也多次九死一生,這一次更是炸開封鎖線回來赴死。”

“你對沈七夜他們已夠仁至義儘了。”

“如果你家人在九泉之下知道你這個樣子,估計會活活把你這個逆子掐死。”

鐵木無月哼出一聲。

趙天寶突然情緒失控,對著鐵木無月吼叫起來:

“我的痛苦還不是你們給的?還不是你們給的?”

“你們如果不告訴我身份、不給我看基因報告、不告訴我那段血海深仇,不恢複我那段遮蔽的記憶。”

“我哪有現在的撕心裂肺、痛苦不堪?”

“比起現在這個樣子,我更願意死在戰場上,更願意被你們千刀萬剮弄死。”

趙天寶差一點就要衝上去對鐵木無月動手了,隻是一股龐大氣勢死死壓製著他動作。

鐵木無月冷笑一聲:“你意思是,告訴你真相還是錯了?”

“或者你內心就是想要認賊作父?”

“趙天寶,看來你所謂的凶殘也是虛有其表啊。”

“連自己的血海深仇都不敢正視,想要做鴕鳥一樣逃避,你真是廢物。”

“看看人家曆史上的趙氏孤兒怎麼做的。”

“仇人養了他二十多年還給予他滔天富貴。”

“但他知道仇人是滅門仇人後,趙氏孤兒毫不猶豫一刀砍死仇人,還殺他全家。”

“而你呢,對沈七夜一個小小捅刀子,就讓你痛苦不堪,好像遭受到道德審判。”

“你記得沈七夜的好,卻忘記家族生你養你的情。”

“看來當初那個殺人血夜,提著馬刀要衝鋒沈氏戰隊為家人報仇的血性少年已經死去了。”

鐵木無月淡淡一笑:“你也忘記你家人在戰刀之下的哀嚎和鮮血了。”

“閉嘴,閉嘴!”

趙天寶拳頭攢緊說不出的揪扯,隨後對鐵木無月吼道:

“我這個漏網之魚,是不是天下商會救下來的?”

“是不是你們故意把我塞入沈氏家族陣營的?”

趙天寶有著控訴:“你們要的就是我們相互殘殺殺人誅心對不對?”

“這些重要嗎?”

麵對趙天寶歇斯底裡的質問,鐵木無月保持著風輕雲淡:

“除了我冇參與你的種子計劃外,還有就是揪扯這些一點意義都冇有。”

“無論如何,我們冇有滅你趙家滿門,而沈七夜是你的仇人。”

“趙天寶!”

“給你四十八小時,想法子殺了沈七夜他們。”

“四十八小時後,你的真實身份就會公佈。”

“其餘幾個改頭換麵殘存的趙家子侄,也會一一暴露出來。”

她輕聲一句:“你說,沈七夜逃得生路後會不會斬草除根呢?”

趙天寶憤怒地一捶地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