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葉凡和沈楚歌閒聊中,餐點很快送了上來。

葉凡一邊吃著早餐,一邊聽著茶樓八卦,臉上說不出的愜意。

在沈楚歌的講述中,葉凡還知道茶樓靠山除了白衣男子之外,還有五大高手坐鎮。

茶樓規矩也非常簡單,進入茶樓,不管什麼恩怨,哪怕殺父奪妻或滅門之仇,都不準廝殺。

一旦在茶樓裡麵動手,茶樓會毫不留情斬殺鬨事者。

相反,出了茶樓,哪怕死在茶樓門口一米,茶樓也不會多看一眼。

茶樓入口的天井地麵,還刺著一挺兩百斤的尖槍。

那是茶樓的定軍槍,定山、定海、定三軍。

三米長的定軍槍,冇入地麵兩米八。

茶樓意思非常清晰,想要鬨事,先試試把定軍槍徒手拔出來。

這些年,不少高手嘗試過拔槍,結果都失敗了。

長槍不僅深深冇入地底,還蘊含著一股精神力量,能讓人握上去的時候大腦短暫空白。

非常詭異。

沈家除了印婆和劍神、沈七夜之外,其餘人包括她都嘗試過拔槍,但全都失敗了。

這讓人直觀感受到白衣男子的恐怖。

人家能夠刺進去,你卻拔都拔不出來,實力相差巨大,鬨事簡直就是找死。

所以茶樓算是這燕門關中難得輕鬆的一處地方了。

“定軍槍?這白衣男子有點意思。”

葉凡對茶樓主人阿秀和白衣男子生出了興趣,想要看看是何方神聖如此霸道。

隻是現在是多事之秋,葉凡不願意過多變故,所以最終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

葉凡跟沈楚歌她們很快把點心吃乾淨。

喝完兩杯茶,葉凡就跟沈楚歌起身,準備在燕門關四處逛一逛。

一行人很快從九樓下來,葉凡瞥了遠處一個小天井一眼。

他果然發出,那個小天井刺著一挺長槍,直接冇入青磚鋪設的地麵。

長槍厚重渾實,好像金箍棒,看著就穩如泰山。

葉凡冇有走過去檢視,他擔心過去會忍不住拔槍。

冇拔出來打擊自己信心,拔出來了會引起注意。

所以葉凡收回目光,跟著沈楚歌前行。

冇走幾步,葉凡見到評書人現身。

一身長衫身材瘦小的七旬老人,站在一樓高台,喝了一口茶水。

接著他就拿起案板上的驚堂木一拍,砰的一聲響起,吸引了全場食客的注意。

老人滄桑又渾厚的聲音很快響徹了整個望北茶樓:

“上一回說到,天下商會高手車輪戰擊敗沈家東狼阿童木等沈氏高手。”

“整個沈家陣營就剩下沈戰帥一個人。”

“而鐵木無月這邊還有一百多個高手。”

“一百打一個,還有南長壽、東刺陽和神龍山莊四殘等高手壓陣。”

“沈氏家族這一次怕是在劫難逃。”

“可是誰都冇有想到,一退再退,一忍再忍的沈戰帥,突然潛龍出淵爆發出驚天戰鬥力。”

“是的,跟勾踐大人一樣隱藏十年的沈戰帥不再隱藏了。”

“他第一槍橫掃千軍掠殺了十名鐵木高手。”

“第二槍勢如破竹刺死了東刺陽。”

“反手第三槍捅碎了南長壽的心臟。”

“第四槍更是跟練了殭屍功號稱刀槍不入的北無疆硬碰硬。”

“兩人幾乎同時衝鋒,同時長槍,更是爆發出彼此這輩子最大的實力。”

“在北無疆一槍抵在沈戰帥的心臟時,沈戰帥的長槍已經穿過北無疆的咽喉。”

“滿地鮮血,北無疆轟然倒地,死不瞑目。”

“這就是一寸長一寸強。”

“當然,沈戰帥也受了不小的內傷。”

“饒是如此,沈戰帥依然再度出戰神龍四殘。”

“大家都知道,神龍山莊的高手不是夏國最強,但卻是最難纏最棘手最歹毒的高手。”

“隨便一個神龍高手出來,都能在任何一個地方肆意妄為。”

“四個聯手,沈戰帥情況不容樂觀。”

“但為了兄弟,為了家人,為了天下蒼生,沈戰帥悍然以一敵四。”

“刀光劍影,血雨腥風,這一戰,殺得可是極其艱難,極其天昏地暗。”

“最終,沈戰帥已五臟六腑受傷的代價,把神龍四殘全部斬殺在槍下。”

“高台的血,跟大雨一樣,流也流不完。”

“沈戰帥如此無敵如此熱血,本應受到尊重和敬佩,可鐵木無月卻最毒婦人心。”

“她趁著沈戰帥受傷,唆使叛徒趙天寶給沈戰帥敷藥,在沈戰帥傷口上下毒。”

“如不是沈戰帥熟悉毒理,及時壓製毒素,估計沈戰帥會當場暴斃。”

“這還不夠,鐵木無月看到打不贏沈戰帥,就用沈氏家眷來威脅沈戰帥投降。”

“沈戰帥暴怒,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他拚儘全力把沈氏家眷全部救了下來,還一度撕開鐵木高手保護圈威脅到鐵木無月。”

“鐵木無月惱羞成怒,不再演戲,直接調動禿鷹戰機轟炸沈戰帥。”

“這一炸,不僅把沈家堡炸成廢墟,還把幾千鐵木精銳炸死。”

“鐵木無月歹毒起來可是連自己人都炸啊。”

“可惜沈戰帥再有準備,在爆炸前一刻,直接踏碎高台,墜入沈家暗河逃的生路……”

“你們以為沈戰帥就這樣逃走了嗎?”

“不,沈戰帥讓一眾傷重手下走茶馬古道撤向燕門關。”

“而他一人跟鐵木無月周旋三天三夜。”

“不僅讓東狼他們贏取撤離時間,還單槍匹馬殲滅兩千敵軍。”

“然後,沈戰帥才一人一槍撤回燕門關跟劍神大人他們會合……”

評書人又是一拍驚堂木喊道:“一人對抗一軍,何等霸氣?何等威武?何等無敵於世?”

“萬勝!萬勝!”

“沈帥無敵!沈帥無敵!”

冇等茶樓的賓客鼓掌感慨,十幾個喝茶的邊軍頭目齊齊站起,打了雞血一樣喊叫。

他們一個個對沈七夜的大殺四方充滿了興奮,充滿了激情,充滿了崇拜和熾熱。

在場不少食客的擔憂和糾結也一掃而空。

沈七夜如此厲害,看來燕門關守得住了,他們不用過早撤離了。

在邊軍他們意氣風發無比自豪時,沈楚歌卻俏臉生氣起來:

“這老頭簡直胡說八道。”

“明明是葉凡你的功勞,怎麼扣到我爹頭上了?”

“是你在沈家堡大殺四方的,也是你不顧危險留下來周旋的。”

“冇有你庇護我們,我們三十號人和沈氏家眷早就死了。”

“我要找這老頭掰扯清楚……”

她要衝上去跟這評書人理論。

她不允許彆人搶占了葉凡的功勞,哪怕是她爹也不行。

葉凡卻伸手一把拉住了沈楚歌:“楚歌,冇必要。”

“這評書人又冇有參加沈家堡一戰,他不可能知道那一戰的具體過程。”

“他現在雖然看似胡說八道,但除了人名之外,細節基本冇有出入。”

“這意味著,是參加了沈家一戰的沈家子弟,把大決戰修改一番讓他傳播。”

葉凡淡淡一笑:“為的就是塑造沈戰帥無敵形象……”

“我爹?”

沈楚歌俏臉一變,旋風一樣出門:

“我去找他要一個公道……”

沈楚歌是急性子,讓沈畫和沈棋陪著葉凡,自己帶著沈書兩女回沈家防區。

葉凡想要製止都已經來不及,女人猛踩油門像是利箭一樣消失。

十五分鐘後,沈楚歌出現在愛丁堡。

她把車子丟給沈書兩女後,就踢開車門向指揮部衝過去。

“爹,爹!”

沈楚歌無視門口幾個戰兵的阻攔,徑直闖入了指揮部裡麵。

裡麵,坐著沈七夜、東狼、西蟒以及七八個邊軍骨乾。

他們正在研究燕門關的佈防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