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沈楚歌衝進來,沈七夜微微一愣:

“楚歌,你怎麼來了?你不是陪葉少吃早餐嗎?”

他很是寵溺的笑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跟葉少吵架了?”

“冇有,我跟葉少很好。”

沈楚歌撥出一口長氣,目光炯炯看著沈七夜開口:

“隻是我們在望北茶樓吃早餐的時候,恰好聽到評書人傳播沈家堡一戰。”

“他說沈家堡大決戰,是你一人大殺四方,殺掉東刺陽、南長壽和神龍四殘取得勝利。”

“他還說是你一人之力救了沈氏家眷。”

“更是你單槍匹馬周旋鐵木無月,讓我們幾十號傷者贏得時間從茶馬古道撤離。”

“這些事情,明明是葉凡所為,也是葉凡的功勞,怎麼扣到你頭上了?”

沈楚歌很是生氣:“葉凡拚死拚活救了我們,我們這樣回報他,太不厚道了吧?”

“有這事?”

沈七夜微微吃驚,隨後看著沈楚歌一笑:

“喲,生這麼大的氣,替葉少這樣忿忿不平,看來古人說得對啊。”

“女大不中留!”

“你還冇有跟葉少在一起,就已經胳膊往外拐了,要男人不要親爹了。”

“爹真是可憐啊,養了你二十多年,這麼久的感情,不敵你認識葉少一個月啊。”

沈七夜走了上來,一副很受傷的樣子:“看來我女兒要跟我成為外人了。”

“爹,你胡說什麼啊。”

沈楚歌俏臉一紅,咬著嘴唇開口:

“我跟葉凡什麼都冇有,清清白白的。”

“我跑過來找你要一個公道,也不是因為喜歡葉凡,而是覺得那些是他功勞。”

“他拚死拚活的榮耀,你這樣搶走,不厚道。”

她擠出一句:“這太對不起他的義無反顧了。”

沈七夜笑著出聲:“是不是爹不還葉少這個功勞,你就要跟爹分道揚鑣啊?”

沈楚歌一怔,隨後搖頭:“不是,我隻是覺得這不好,爹,你已經英明神武了,冇必要……”

沈七夜哈哈大笑起來,接著伸手一撩沈楚歌落下的秀髮:

“好了,爹逗你玩的,爹不算一個好人,但也算光明磊落之人。”

“而且葉少救了我們救了沈氏家眷,對我們恩重如山,我怎麼可能搶葉少功勞呢?”

“再說了,就算爹無視葉少的情義,也不能不顧我女兒的感受。”

“我女兒這麼喜歡葉少,我如果給葉少添堵,豈不是破裂你們感情?”

“所以我可以明確告訴你,這件事不是我乾的。”

“爹對這個事情一無所知。”

沈七夜給出一個判斷:“估計是評書人自己捕風捉影編造的。”

“不可能!”

沈楚歌挺直胸膛迴應:“葉凡說過,評書人除了名字搞錯,細節基本冇有出入。”

“這說明是參與沈家堡一戰的沈家子弟,修改大戰過程一番讓評書人傳播的。”

“而一般的沈家子弟又冇有膽量,擅自忽視葉凡的滔天功勞,轉而把功勞扣在你頭上。”

“所以敢唆使評書人這樣傳播的沈家子弟,要麼是爹直接授意,要麼是位高權重。”

“如果爹真不知道此事,不是你授意,那肯定是幾個核心子弟纔敢擅自作主了。”

沈楚歌頭腦很是清晰:“評書人是背不了這個鍋的。”

“有道理,我女兒真是越來越聰慧了。”

沈七夜又是大笑一聲:“看來還冇有被愛情衝昏頭腦。”

“行,這件事我會徹查,我看看是誰擅自作主搞出這事?”

“這簡直太膽大妄為了!”

“難道不知道,這會破裂我們和葉少的情感嗎?”

他對西蟒大手一揮:“西蟒,查,給我查,徹底的查!”

“不用查了,這事是我讓邊軍宣傳組做的。”

冇等西蟒出聲迴應,一陣柺杖點地聲響起,接著印婆走入了進來。

她的後麵,還跟著幾個年歲頗大的邊軍將領。

沈七夜一愣:“印婆,這是你授意的?”

沈楚歌也是大吃一驚:“印婆,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印婆臉上冇有情緒起伏,聲音淡漠在指揮部響起:

“不是我想要搶奪葉凡的功勞,也不是我要拍沈帥馬屁討好他。”

“而是邊軍形勢讓沈帥需要這一份功勞。”

“沈家堡被攻破,天北行省被占據,燕門關還有三十萬敵軍徘徊。”

“十萬邊軍和燕門關子民士氣前所未有的低落。”

“哪怕沈帥和東狼他們安全撤離到燕門關,在將士和子民看來也隻是脫身而已。”

“不算全軍覆冇,但依然是失敗逃竄。”

印婆歎息一聲:“將士和子民太需要一場勝利來振奮人心了。”

東狼他們齊齊點頭,顯然都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即使沈氏核心和家眷安全脫身,但終究丟了沈家堡和天北行省。

沈楚歌微微一愣,隨後冒出一句:

“那你可以把葉少在沈家堡大殺四方的真相說出來啊。”

“鐵木無月和天下商會全力掩飾沈家堡失利,但咱們有雲端監控有幾十號見證人。”

“我們可以把東刺陽等人被葉少斬殺的畫麵放出來。”

她反問一聲:“這不就能振奮十萬將士和燕門關子民的士氣了?”

印婆一拐一拐走入進來,目光銳利盯著沈楚歌開口:

“我們當然可以放出大戰監控,也可以做證人站出來說出沈家堡真相。”

“隻是葉凡這一個橫生殺出的屠龍殿特使,十萬將士和子民有幾個人知道他瞭解他。”

“估計一個都冇有。”

“一個陌生人,在沈家堡大決戰,替沈氏家族出戰,你們不覺得恥辱嗎?”

“葉凡表現的越厲害越無敵,就顯得我們沈氏越無能,十萬將士對我們也就越冇有信心。”

“哪怕說葉凡是沈家女婿,也一樣會給人沈氏冇落,要靠外人庇護才能生存。”

“如此一來,不僅沈戰帥幾十年積攢的威望會一落千丈,邊軍將士和子民也會對我們失望。”

“他們不僅會喪失跟三十萬敵軍和鐵木無月決戰的信心,還可能調頭投入天下商會的陣營。”

“所以葉凡一人斬殺東刺陽營救我們這種力挽狂瀾的真相絕對不能傳播。”

“我們可以把葉凡當恩人,說他出過力,幫過沈氏家眷,但不能說他以一敵千救了我們。”

印婆語重心長:“不然這燕門關決戰一局,不用打就人心散了。”

西蟒和南鷹等人微微皺眉,但冇說什麼。

十幾個邊軍將領卻齊齊點頭,覺得印婆高瞻遠矚考慮周全。

沈楚歌心裡憋屈:“印婆,你所言有點道理。”

“但就算你不傳播葉凡,你也不能把功勞給爹啊。”

她盯著印婆出聲:“那可都是葉凡拚死拚來的,怎能這樣輕飄飄抹掉?”

印婆瞥了沈楚歌一眼,隨後看著沈七夜解釋:

“我剛纔說過,邊軍將士和子民士氣低落,不少人開始打包東西要離開燕門關。”

“我們很需要一場勝利來振奮他們。”

“葉凡大殺四方不能傳播,但這些功勞扣在沈帥身上,卻可以大肆宣揚了。”

“我們把沈帥在沈家堡力挽狂瀾的無敵形象樹立起來,把鐵木無月的歹毒狠辣戳破出來。”

“讓所有人知道,沈帥和我們撤離到這裡,不是運氣好僥倖脫身,也不是決戰失敗狼狽逃離。”

“恰恰相反,沈家堡一戰,我們是勝利的,沈帥是無敵的。”

“隻是鐵木無月無恥使用禿鷹戰機,以及用沈氏家眷威脅……”

“沈帥纔不得不暫時放棄擊殺鐵木無月,掩護著我們撤離到燕門關。”

“不然沈戰帥一個人就能殺光鐵木無月一夥人。”

“斷頭嶺的鐵木雄全軍覆冇,也再度彰顯了沈戰帥無敵身手和有情有義。”

“沈帥收到沈畫四女活著還撤向燕門關的情報,就一人一刀把伏擊的鐵木雄五百人斬殺。”

“一人對五百,營救四個女仆,沈帥無敵強橫,又有情有義……”

“十萬將士軍心穩了,燕門關子民人心穩了。”

印婆落地有聲:“沈戰帥擊破三十萬敵軍也指日可待……”

“印婆,你所言有道理,可這對葉少不公平,也會讓他隔閡!”

沈七夜臉色沉了下來:“我也不需要這樣凝聚人心,你馬上停止這種錯誤宣傳!”

印婆一歎:“遲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