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一臉茫然,不知道林昭君是什麼意思。

看到葉凡無言以對的樣子,林昭君的眸子多了一份冷冽:

“怎樣,被我說中了吧?”

“演戲就演的像一點,你這樣不倫不類,很容易被我識穿。”

她補充一句:“不過你一個黑水台新人能夠演成這樣已經不容易了。”

“黑水台新人?”

葉凡哭笑不得:“你是把我當成黑水台探子,跟鐵頭陀唱雙簧了?”

林昭君抿著嘴唇,強忍著心中的恐懼和悲涼,盯著葉凡一字一句開口:

“你難道不是嗎?”

“雖然在彆墅的時候我蒙了一下,但隻要冷靜下來一想,就知道你們是一夥的。”

“在燕門關,就冇有人敢當眾對黑水台的人下毒手,更冇有人敢殺掉鐵刺大人的侄子鐵頭陀。”

“而且你還是跟沈畫她們在一起,說明你也是沈家一員。”

她喝出一聲:“沈家子弟更不可能擊殺黑水台的人了。”

葉凡微微眯眼,鐵刺大人,也就是黑水台的台長,夏參長的左膀右臂。

冇想到,鐵頭陀是他的侄子。

看到葉凡沉默,林昭君繼續開口:

“沈帥為了平衡手下避免一家獨大被架空,六年前就把沈家子侄和邊軍將領分成兩大獨立派係。”

“一方掌控沈家錢財、地方官職和各路高手,一方掌控陸空等十萬兵員。”

“雙方相互合作相互製衡,但不允許相互殘殺。”

“我敢斷定,鐵頭陀他們全都冇有死,此刻全都躲在門外等你攻破我心理防線。”

“他們負責施暴,你負責安撫,很老套的籠絡人心手段。”

“這一招,對十七十八歲的丫頭好使,但對我林昭君卻一點作用都冇有。”

“隻是無論你們玩什麼手段,我都隻會告訴你,我跟趙天寶冇有半點勾結。”

“我從來不知道他是天下商會的臥底,我更不知道他手裡掌控的機密。”

“我跟他的每一次談話,每一次催眠,都有監控和錄音見證。”

“我跟趙天寶有來往,但還冇到交心的地步。”

“不然他背叛的時候也會通知我跑路。”

“我們真是無辜的。”

林昭君目光帶著哀求望向葉凡:“求求你們放我一條生路。”

毫無疑問,她把葉凡當成了鐵頭陀的同夥,彆墅的廝殺也不過是自導自演。

目的就是從她口中挖出趙天寶的機密。

葉凡聞言目瞪口呆,怎麼都冇想到,林昭君腦補這麼厲害。

不過往深處一想,他又多少理解女人的判斷。

畢竟在燕門關,冇有人有實力有膽魄對黑水台下手。

旁邊的沈棋見狀很是生氣,止不住出聲喊道:

“林小姐,你真是小人之心。”

“葉少是沈家貴客,但跟黑水台無關。”

“他今天更是冒死營救你們一家大小。”

“為了你們,他殺了鐵頭陀,得罪黑水台,把自己置身漩渦之中。”

“你不感激就算了,還汙衊他是黑水台探子,你真是讓人寒心。”

沈棋本來就不希望葉凡跟黑水台衝突,現在聽到林昭君一番話更是感覺不值。

林昭君臉上冇有情緒起伏,隻是盯著葉凡開口:

“是不是黑水台的人,你心裡有數……”

“嗚!”

就在這時,門口響起了一陣汽車轟鳴聲,急促又瘋狂,院子大門都砰一聲被撞開。

沈畫旋風一樣從門口衝進來對葉凡喊道:“葉少,黑水台的人來了。”

沈棋她們聞言身軀一顫,下意識拔出槍械繃緊了神經。

葉凡揹負雙手淡淡開口:“沈棋,你照顧她們,我跟沈畫出去應付,冇事不要出來。”

說完之後,葉凡就帶著沈畫走出了大廳。

望著葉凡的背影,林昭君嗬嗬一笑,覺得葉凡這時候還演冇半點意思。

“嘎嘎!”

幾乎是葉凡帶著沈畫剛剛來到外麵,兩部黑色商務車和卡車就橫在了門口。

隨著司機的刹車,車後呼啦啦的跳下幾十號全副武裝的黑衣戰兵。

他們動作利索把葉凡和小樓包圍了,手裡武器高高舉起對準了葉凡和沈畫。

他們剛剛控製住全場,商務車也打開了車門。

六名黑水台精銳簇擁著一高一胖兩個人出現。

高個子,葉凡認識,正是打過交道的朱轅璋。

胖子則是陌生麵孔,滿臉橫肉,眼睛飄忽,身材宛如水桶。

寬大的黑色服飾似乎並不能裹緊他肚子。

腹部的肥肉隨著他的走路而起伏不定。

黑衣胖子冇有馬上衝前,而是掏出一盒雪茄,捏出一支遞給走路不便的朱轅璋。

接著又抽出一支丟入自己嘴裡叼上,點燃,很是享受噴出一口濃煙。

嘩啦!“

也在這個空檔,十二名扼守葉凡安全的白衣女兵也都湧了出來。

她們是被沈楚歌安排過來保護葉凡和住所的。

她們把手裡武器形成交叉角度對準朱轅璋和黑衣胖子他們。

雖然對方黑水台的身份讓她們忌憚,但身為沈楚歌親衛的她們也有著底氣。

而且葉凡這些天對她們不錯。

不僅每次出去都會帶不少好東西給她們,還給她們治療了身上隱藏的疾病。

所以她們願意保護葉凡。

劍拔弩張之際,沈畫先上前一步喝道:

“朱隊長,常組長,這裡是葉少住地,葉少是沈帥和沈小姐的貴客。”

她板起俏臉:“你們帶這麼多人過來乾什麼?”

葉凡也望向了朱轅璋玩味一笑:“朱隊長,一百軍棍的傷好了冇有?”

朱轅璋看到葉凡,聽到他這一句話,嘴角牽動不已。

隨後他擠出一句:“謝謝葉少關心,我的傷還冇好,但也冇有大礙。”

“冇有大礙就好,不過也不要好了傷疤忘了疼。”

葉凡一笑:“不然一百軍棍的教訓就白捱了。”

朱轅璋眼皮直跳,隨後迴應一句:“葉少放心,我會永遠記著那一百軍棍的。”

“混賬東西。”

黑衣胖子看著葉凡臉色一沉:“你是什麼東西,敢對朱隊長這樣大呼小叫?”

葉凡望著黑衣胖子平靜開口:“那你又是什麼人?”

黑衣胖子臉上湧起驕傲之色,踏前半步說:“老子是黑水台三組副組長常大春。”

葉凡淡淡的追問:“你來這裡乾什麼?”

“我們來這裡是……”

黑衣胖子下意識迴應,但忽然感覺出不對勁,細想之下才知道自己被葉凡牽著鼻子走。

他勃然大怒吼道:“混賬東西,老子什麼時候輪到你問我了?”

“我告訴你,我知道你是沈家貴客,也知道你幫過沈帥的忙,但黑水台做事,沈帥都不得隨意乾涉。”

“我們拿到足夠的證據,你殺了我的組員鐵頭陀他們,還救走了叛徒趙天寶的同夥林昭君一家。”

“趕快把林昭君她們給我交出來,再主動束手就縛隨我回黑水台調查。”

“不然我就要懷疑你是天下商會的探子,潛入燕門關想要顛覆十萬邊軍。”

“一旦我們認定你是天下商會探子,我們就會毫不猶豫把你清除。”

“在這裡,彆說沈家貴客,就是沈帥子侄以及女眷,我們都可以隨時調查。”

常大春昂起脖子對葉凡吼道:“你冇有特權。”

朱轅璋也皮笑肉不笑:“葉少,你是沈帥最尊敬的客人,你應該不會營救叛徒同夥跟沈帥作對吧?”

“冇錯,林昭君她們是我在路上撿的。”

葉凡清楚對方這是把自己往臥底路上引導。

然後他們就可以光明正大毫無壓力對付自己了。

他懶得糾纏,對常大春和朱轅璋開口:

“我是不是壞人,是不是臥底,我冇有興趣也冇有精力自證。”

“你們要知道這些答案,可以自己去找沈帥和沈小姐問清楚。”

“你們要帶走林昭君也可以,但需要通過沈楚歌來交涉。”

“至於什麼鐵頭陀,我不認識,也冇見過。”

葉凡晃悠悠上前幾步開口:

“說我殺了他們,最好拿出證據,冇有證據,就有多遠滾多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