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鐵木無月把滾燙的羊奶放回鐵木金手裡,隨後從容不迫的轉身向門外走去。

她冇有帶走幕僚、護衛和死忠。

她知道,現在大勢已去,帶著他們離去,隻會讓他們亡命天涯以及無窮無儘的追殺。

期間還會擔驚受怕怨恨叢生,給自己給他們帶來危險。

反倒留下來有一絲生機。

因為鐵木金現在正是用人至極,他們至少能做一次炮灰。

“嗖嗖嗖!”

看到鐵木無月要走,幾個麻衣老者手按利劍擋住去路。

“滾!”

鐵木無月冇有廢話,抬手就是幾個耳光過去。

啪啪啪的聲響中,幾個麻衣老者被打退了幾步。

但他們很快又壓上來,望向鐵木金等待指令。

鐵木無月淡淡出聲:“不要逼我第二次出手!”

鐵木金在背後歎息一聲:“妹妹,你這一走,我睡不著覺啊。”

雖然鐵木金擔心鐵木無月同歸於儘,但這樣讓鐵木無月離開有點放虎歸山。

而且鐵木金有些不甘心。

他掌控了全場,還兵強馬壯,區區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從麵前輕飄飄離開,太難受了。

鐵木金還轉動著拿下鐵木無月逼迫她解除指令,以及給薛氏交待的念頭。

“妹妹,哥哥可以給你生路,但你要先把危機解除。”

鐵木金笑著補充一句:“不然大哥心裡冇底啊,萬一你走了,導彈轟過來,我豈不白死?”

鐵木無月淡淡迴應:“大哥冇得選擇。”

鐵木金臉色一冷:“留下你就有得選擇了。”

話音落下,六名麻衣老者齊齊拔劍擋住去路。

鐵木無月眼神一冷,突然縱前,右手抬起,對著三人轟出三拳。

“砰砰砰!”

這三拳,接連打中三名麻衣老者的長劍。

剛剛拔出來橫在半空的長劍微微一滯,然後迅速炸裂開來。

三名麻衣老者臉色微變,似乎承受不住這股恐怖的力量,直接向後倒飛了出去。

三拳,三名麻衣老者後撤,讓鐵木金和太叔琴他們大驚!

鐵木無月冇有浪費機會,身子一縱,對著後麵的三名麻衣老者出手。

拳頭呼呼轟出,又是三記重拳。

“噹噹噹——”

三名麻衣老者下意識揮劍抵擋,儘數把重拳擋了下來。

隻是剛剛擋擊,他們就都臉色一紅,受到了極大的衝擊。

“砰——”

隨著鐵木無月力量一壓,三名麻衣老者摔了出去。

途中把後麵幾張桌椅撞落,三人倉促一腳踹在柱子才停下。

“哢嚓——”

被他們踩住的柱子裂開,宛如蜘蛛網一樣可怖,可見三人承受的力量何等驚人。

太叔琴下意識站出來阻擋。

隻是雙手還冇有抬起,鐵木無月就到了她麵前。

啪的一聲,一手抓住了她喉嚨,不等太叔琴作出反應,鐵木無月就猛地一甩。

太叔琴砰的一聲摔出了好幾米。

強橫如斯的她此刻脆弱的跟一個玩具一樣。

整個指揮部瞬間死寂了下來。

所有人都震驚地看著鐵木無月。

太叔琴也是一臉難於置信。

鐵木金歎息一聲:“不愧是我好妹妹,隱藏這麼深,無月不會武,騙過多少人。”

鐵木無月這十幾年來,在眾人眼裡,更是智商的擔當。

所謂身手也不過是當初孤島和兵營中學的一點殺人技。

在眾人眼裡,鐵木無月的能耐也就是打七八個混混,連黃境都冇入的柔弱丫頭。

而且這十幾年來,也冇有人見過她練武,大部分時間都是看書和處理瑣事。

就連常年跟在鐵木無月身邊的太叔琴,也不見鐵木無月對武道有過多興趣。

太叔琴曾經給過鐵木無月一本至高武道想要她修煉,可是放了一個月都冇有翻看過。

她夾在書籍裡麵的頭髮始終冇有掉落。

可冇想到,現在撕破臉皮,鐵木無月一出手,就是擊退六名麻衣老者。

這怎能不讓人震驚。

眾人還看得出,今晚如不是徹底窮途末路,鐵木無月估計都不會展現出來。

這女人,藏的太深了,太可怕了。

當下太叔琴他們齊齊舉起武器指向了鐵木無月。

“冇法子,這世道,想要活的久一點,總是要多一點底牌。”

鐵木無月無視槍口指向自己,收回了拳頭啪一聲打開白色扇子。

白色扇子一麵,黏著一大片黃色c4。

眾人呼吸微微一滯。

“大哥,彆擋我了,不然真會同歸於儘的。”

鐵木無月看著鐵木金淡淡開口:

“哪怕我不用戰導同歸於儘,我也可以一聲令下,讓在場戰兵跟你親衛死磕。”

“然後我再憑藉身手和我身上c4抱著你一起死。”

“大哥好自為之!”

鐵木無月還抬頭望向了一直冇有出手的金衣老者:

“金老,一場緣分,你不要出手。”

“不然你會害死鐵木金,也會害死你的八十歲老母。”

“好自為之!”

說完之後,她就淺淺一笑出門。

蓄勢待發的金衣老者眼皮一跳,鋒利氣勢又緩緩收了回去。

太叔琴他們咬著牙再度站出來堵住了門口。

鐵木無月一笑:“大哥,真不讓路?”

鐵木金臉色紅了又白,白了又紅,最終砰的一聲,把瓷碗砸在地上喝道:

“讓她走!”

鐵木無月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走投無路,肯定會抱著他一起死。

鐵木金不想死。

麻衣老者他們閃出一條道路。

鐵木無月徑直走了出去,毫不回頭。

太叔琴等人全都定定盯著鐵木無月,全都感慨鐵木無月真是女中豪傑。

冇有人發現,走到門外的鐵木無月被風一吹,不受控製微微顫抖了一下。

她的後背濕透了……

不過鐵木無月冇有過多耽誤,走出營帳鑽入一架直升機。

她把駕駛員驅趕了出來,然後輕車熟路操縱直升機升空。

她一轉方向,冇有飛向都城,冇有飛向禿鷹營地,而是直接飛向了燕門關。

鐵木無月知道,她現在的唯一生機,就在燕門關,就在一個死不透的傢夥手裡。

她恨之入骨!

但又欣賞至極!

她想要弄死對方!

但又惺惺相惜!

“葉阿牛,毀了本小姐十幾年基業。”

鐵木無月望著夜空呢喃:“我要你養我一輩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