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分鐘後,東狼和南鷹他們抵達燕門關東門外麵。

雙方炮火基本集中在南門和西門,東門則平靜很多。

此時東門的空地上,早已經站好了六個方隊,還有一排排的軍車和戰車。

幾乎是東狼和西莽他們剛剛走出來,一個英姿颯爽的白衣女戰官就帶著幾個女兵衝了上來:

“東狼大人,你的兩千凶狼已經整裝完畢,隨時可以出發。”

“南鷹大人,兩千戰鷹由你統帥,全權聽從你的指令!”

“西莽大人,兩千過山蟒將服從你的任何安排……”

“北豹大人,兩千黑豹突擊隊將會跟隨你出生入死!”

六人,全部配備兩千將士,而且還都是新兵。

“兩千?”

東狼和南鷹他們一個個張大嘴巴,難於置信看著麵前那一點人。

他們原本覺得,哪怕十萬邊軍無法全麵出城,但六個人怎麼也該人均一萬戰兵啊。

這兩千人,能乾啥用?

扭轉大局,扭螺絲還差不多……

西莽也是吐血:“沈帥怎麼就給這麼點人呢?”

“沈帥和邊軍指揮部都覺得,一戰扭轉夏國局勢,有點太異想天開。”

白衣女戰官不以為然笑道:“這行兵打仗,不是過家家……”

身邊幾個女兵聞言也都淺淺笑著,顯然都覺得冇打過仗的葉凡喊出一戰定乾坤有點可笑。

“轟轟轟!”

幾乎是她話音落下,隻聽前方突然轟鳴大作,不僅地麵晃動,還天空一片通紅。

六枚禿鷹戰彈劃著弧線砸入了葉凡指定的六個座標。

下一秒,遠方砰砰砰響起六記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音。

接著一團團蘑菇雲一樣的大火騰空而起。

即使相隔甚遠,東狼、南鷹和白衣女戰官他們也能感覺地麵震顫,熱浪逼人。

“禿鷹戰彈,禿鷹戰彈!”

“轟炸位置正是六個座標敵人!”

“葉少用禿鷹戰彈轟了鐵木大軍,葉少用禿鷹戰彈轟了鐵木大軍!”

“出發,出發,給我全速出發!”

東狼第一個反應過來,吼叫不已:

“沈帥誤了戰機,誤了戰機啊……”

西莽他們竭儘全力向自己鎖定的座標敵人衝去。

一個個臉上有著震驚有著歎服,但也有著不甘有著遺憾。

如果沈七夜他們收到葉凡指令就果斷出擊……

如果沈七夜直接給六人一人一萬大軍……

今晚這一戰,在禿鷹戰彈的加持之下,絕對可以把四十萬鐵木聯軍打得落花流水。

但現在人均兩千戰兵,全麵清除敵人就有變數了,至少圍不住。

四十萬大軍,哪怕死傷二十萬,也還有二十萬,那是遠程突擊的一萬兩千人能包圍?

他們一個個感慨沈七夜浪費了一戰定乾坤的大好機會。

在東狼他們趕路的時候,躺在望北茶樓六樓浴缸的鐵木無月,正泡在鋪有玫瑰花的牛奶浴裡麵。

她一邊眺望著前方轟炸而起的火光,一邊悠哉喝著去火的茶水。

很快,她就聽到樓梯處傳來一陣腳步聲。

接著,她就看到有人推開了房門。

一個熟悉的修長身影出現在她麵前。

鐵木無月眸子閃過一抹光芒,神情有愛有恨,說不出的複雜。

正是一身濕漉漉的葉凡。

葉凡向鐵木無月笑著走了過來:“鐵木小姐,你好,又見麵了。”

鐵木無月慵懶出聲:“進來也不敲門,冇看我正在洗澡嗎?”

“我就是知道你在洗澡才進來的。”

葉凡淡淡一笑:“因為我覺得,你這種時候會對我更坦誠。”

“說的那麼好聽,是擔心我這次逃難是苦肉計。”

鐵木無月微微戲謔:“身上藏有什麼武器弄死你吧?”

隨後,她也不在乎葉凡在麵前,不緊不慢洗著雙臂和大長腿。

葉凡笑了笑:“我的地盤,哪會在乎你玩花樣?”

鐵木無月收斂情緒,語氣淡漠開口:

“世事還真是無常,上半夜,咱們還生死相隨,恨不得掐死對方。”

“結果下半夜又共處一室坦誠相待了。”

“如不是我親身經曆這一晚,我自己都不相信這種事發生。”

鐵木無月還伸出沾染牛奶的手臂,拿起茶壺給葉凡倒了一杯茶。

她有些怨恨葉凡連續壞自己好事,還揭露了自己滅族身世,讓她跟鐵木家族不得不反目。

如不是葉凡刺破了她跟鐵木家族那一層關係,她現在還是鐵木大小姐,還是天下商會二號人物。

哪會失去一切富貴,失去多年積攢,如喪家之犬逃來這裡。

可她也明白,即使冇有葉凡點破,鐵木家族也會利用完她就殺掉,到時可能連反抗機會都冇有。

畢竟滅族之仇註定鐵木無月遲早要一死。

所以鐵木無月對葉凡總是容易情緒波動,仇恨和欣賞交加。

葉凡在鐵木無月麵前坐了下來,臉上一如既往的溫潤:

“其實我現在也想要掐死你。”

“畢竟你給我太多傷害了,害死了我好幾百至親好友姐妹手足,更是讓我差一點住了水晶宮。”

他哼出一聲:“想到地下城堡的經曆,我就恨不得拿一條鞭子,把你活活抽死。”

鐵木無月淺淺一笑,把茶杯推到葉凡的麵前:

“我當然知道你想要殺死我!”

“可惜你現在不敢也捨不得動我,我有太多你想要的價值了。”

“而且隻要我拿出足夠的籌碼,我讓你跪下來舔我,你也隻能照做。”

“我吃你不少虧,所以看到你現在對我恨之入骨又無可奈何的樣子,我很開心。”

說到這裡,她還微微抬起一腳,放在葉凡麵前慢慢擦拭。

白皙的腳趾,宛如一顆顆珍珠,無比撩人。

鐵木無月即使落魄到隻有一個人了,也依然保持著強勢努力掌控局勢和節奏。

“我確實欣賞你!”

葉凡冇有分散精力欣賞女人美色,而是豎起大拇指開口:

“你明明輸的隻剩下一條小內內了,卻依然嘴硬的跟女王一樣。”

“我告訴你,你提供的六個座標最好冇有花樣。”

“不然浪費了我十枚禿鷹戰彈,我把你小內內都扒下來。”

他冇有觸碰自己的茶杯,而是拿過鐵木無月的茶水喝了進去,潤潤快要冒煙的嗓子。

“小人之心。”

看到葉凡喝自己的茶水,鐵木無月自然知道葉凡防著自己,臉上有著一絲鄙夷:

“我都把禿鷹戰彈後門告訴你了,還給你提供了鐵木聯軍六個座標。”

“我怎麼可能害你?”

“我再苦肉計也不可能犧牲十幾二十萬大軍。”

“你放心,六個座標絕對是鐵木聯軍的位置,這一炸少說十萬人冇了。”

“對了,你今晚回來的這麼慢,禿鷹戰彈也炸的比我想象中慢。”

“怎麼,這一輪不僅想要轟炸鐵木聯軍,還想要趁機讓沈七夜徹底殲滅聯軍?”

鐵木無月一副看透了葉凡的樣子。

葉凡淡淡一笑:“禿鷹戰彈砸下去了,就要砸出最大殺傷力。”

鐵木無月端起茶杯抿入一口,濕潤的紅唇在燈光中閃爍誘人光澤:

“不得不說,你這個想法確實不錯,十枚禿鷹戰彈下去,再十萬邊軍衝擊。”

“挨炸後的鐵木大軍絕對擋不住十萬邊軍攻擊。”

“沈七夜最多犧牲三萬人就能取得絕對性勝利。”

“但可惜的是,沈七夜是絕對不會聽從你的指令全軍出擊的。”

鐵木無月咯咯咯笑了起來:“他的格局,隻在燕門關,隻在天南行省。”

葉凡冇有迴應,隻是端起茶水喝著。

鐵木無月微微湊前,挑起葉凡的下巴輕聲一句:

“要不,你把我睡了把我娶了,我帶屠龍殿將士給你打這夏國天下。”

“事後我三你七,怎麼樣?”

“如果你答應,把望北樓的人手給我,我現在就去乾掉沈七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