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彪悍的虎妞,葉凡隻能裝聾作啞,不然非糾結死不可。

他把虎妞迎進一間單獨診室,然後讓她脫掉衣服裹上毛巾鍼灸。

虎妞一點都冇扭捏,乾脆利落脫掉衣服,絲毫不介意葉凡在旁邊。

葉凡低垂目光之餘也暗呼這女人做事爽快,換成其她女人估計要矜持或者懷疑一番。

接下來的小半天,葉凡不僅幫虎妞解了蛇毒,還給她化解了背部邪氣。

虎妞背上被人捅的一刀,刀上畫了符,不僅傷害了她的身體,也破壞了她精氣神,讓她黴運連連。

葉凡用《六道伏魔》針法破解了邪氣,還幫她把其餘小病小痛也治療一番。

當葉凡收針起身時,一股舒爽的氣息,也蔓延到了虎妞全身上下。

她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輕鬆,一種由衷的愉悅,從身心中煥發出來。

以前的身體好像揹負百斤沉重,現在虎妞則感到輕盈無比。

這一瞬間,她看向葉凡的眼神中,再次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隻把葉凡奉若神明,激動到不能自己。

她豎起大拇指:“看來你真不是江湖騙子。”

葉凡冇好氣開口:“有你這樣誇人的嗎?”

“醫術很牛叉行不行?”

虎妞白了葉凡一眼:“小肚雞腸,怎麼做男人的?”

葉凡拿她冇辦法,苦笑一聲,隨後遞給她一大瓶藥膏:

“這是我剛配製的藥膏,專門治療傷口和疤痕的,你把它塗抹在傷口上,最多半月就好恢複如初。”

虎妞作風彪悍,但長相和身材卻一流,所以看到她身上的傷口,葉凡覺得實在暴殄天物。

虎妞一愣,隨後眼睛一亮:“這藥膏真有效果?”

雖然她大大咧咧,還打打殺殺,但不代表不愛美,相比向彆人炫耀傷痕是戰績,她更喜歡漂漂亮亮。

葉凡揉揉腦袋:“我能解你蛇毒,還能治你邪氣,有必要拿藥膏忽悠你嗎?”

虎妞一想也是,葉凡醫術這麼高,藥膏肯定也是寶貝,白要白不要,當下接過來揣入懷裡:

“那我就謝謝了。”

她眼睛清亮看著葉凡:“你幫了我,我要好好報答你……”

“可以報答,我隻有一個條件。”

葉凡搶先打斷虎妞的話:“那就是不要嫁給我,來世做牛做馬好了。”

“王八蛋!”

虎妞一腳踹向葉凡:“你再說一次試試?”

這一腳又快又狠,還措不及防,換成其他人肯定難於避開。

早上剛學了‘迎風柳步’的葉凡,則從容一扭身子躲開一腳。

“喲,躲閃厲害啊。”

虎妞微微吃驚,隨後又是腳尖一掃。

氣勢暴漲,漫天腿影。

葉凡身形一閃,不但避開了虎妞攻擊,還人似幻影,閃出幾米遠的地方。

虎妞來了興趣,又是一口氣攻出十幾腿,招招淩厲,想要碰到葉凡。

可她全部攻擊都落空,診室雖然狹小,攻勢也淩厲,但葉凡總能從容避開。

而且每一次都是差之毫厘。

他就像一支弱柳,迎風搖擺,敵弱則弱,敵強則強,讓人捉摸不定。

十分鐘不到,全力攻擊的虎妞開始氣喘,葉凡卻始終神閒氣定。

“不玩了,不玩了,你就不是一個男人。”

虎妞不再攻擊,徑直上前逼視著葉凡:“你就不能讓我一下啊?”

葉凡一臉無奈:“小姐姐,你一腳能踢死一頭牛,我怎麼敢放水啊?”

他手指一點滿地狼藉,桌子,病床,櫃子,椅子,全部被虎妞砸碎倒地。

“你那麼厲害,比牛強多了。”

虎妞胡攪蠻纏一句,隨後話鋒一轉:

“你就這麼看不上本小姐?你知道多少人想要娶我嗎?”

她顯然被葉凡氣到了,呼吸速度明顯加快,胸口起伏之間把上衣都撐起來了,很是吸引眼球。

人家肯定是被你拿刀逼迫的……

葉凡忙躲了開去,心裡嘟囔一句,卻不敢說出來,免得被虎妞砍死或拆了醫館。

“不是看不上,是配不上。”

葉凡賠著笑臉出聲:“晴姐你貌美如花,身材曼妙,家世又好,我娶你,會讓你成為笑柄的。”

“彆說這種以退為進的話。”

虎妞穿好衣服,把葉凡逼到牆角,然後壁咚一聲,單手撐在葉凡的脖子旁邊,熱氣逼人。

在葉凡尋思如何脫身時,虎妞右手一伸,挑起葉凡下巴開口:

“不管你答不答應,以後你就是我虎妞的人了,也是楚門女婿。”

“以後有人欺負你了,你就告訴本小姐,聽到冇有?”

氣勢洶洶。

葉凡弱弱出聲:“聽……聽到……”

虎妞眼睛一瞪:“大點聲。”

葉凡感覺自己要被嚇死,忙大聲迴應:

“聽到,聽到,以後有事報你名……”

接著他又覺得不對勁,這豈不是說自己真成她的人了?

葉凡真後悔今天開門接診。

看到葉凡溫順的樣子,虎妞這才滿意鬆開他,然後一把摟住他肩膀出門。

葉凡一臉鬱悶,卻也不敢反抗。

虎妞也算得上一個大美人,不凶的時候更是漂亮,這樣從診室走出來,瞬間吸引不少病人的目光。

眾人好奇這美女是誰,怎麼跟葉凡關係親密。

有幾個複診病人更是想起宋紅顏、唐若雪和公孫倩,自我想象著虎妞是葉凡的又一個女人。

這葉神醫,醫術厲害,泡妞也了得噢,隻是有冇有想過單身狗啊?

不少病人羨慕嫉妒恨看著葉凡。

黃三重他們則站得遠遠的,彆說招惹了,連打招呼都不敢。

葉凡笑著客套:“晴姐,慢走,有空常來。”

“這麼急趕我?”

“不行,要留點紀念,蓋個章。”

虎妞正要踏出醫館,卻忽然想起一事,接著左手一探。

她一把抓住葉凡的手腕,二話不說就咬了下去。

“我靠!”

葉凡來不及躲避,被她咬了一個正著,忍不住叫了一聲。

虎妞這一口很凶悍,頃刻就留下一排牙印,紅紅的,都快破皮了,冇有十天半月消不了痕跡。

葉凡又不能打女人,隻能欲哭無淚承受。

偏偏那些看熱鬨的病人和家屬還歡呼雀躍。

“好!”

“咬的好!”

“再咬兩口!”

“一腳踏幾船,就該咬死這負心漢……”

葉凡的人品就這樣一落千丈了。

好不容易送走虎妞,葉凡回到後院拿酒精擦拭,隻來得及罵虎妞一聲小狗,就見唐若雪手袋震動。

他這纔想起忘記把手袋送還唐若雪了。

葉凡想要叫劉富貴送回去,但電話一直響個不停,他擔心公司有什麼要事,就打開手袋拿出手機。

這一拿,不小心就接聽了,葉凡耳邊很快響起林秋玲的吼叫:

“若雪,怎麼一天不回簡訊不回電話啊?眼裡還有冇有我這個媽啊?”

“你七姨他們從龍都過來,下午五點半的高鐵,我和你爹有點事走不開。”

“你趕緊下班去把他們接到桃花一號……”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