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女兒的話,薛無蹤也是眼睛一亮:

“武城,確實是一個好地方。”

“不過鐵木金這麼痛快答應給駐地,還直接給武城重地,我怎麼感覺他早有想法啊?”

他習慣性地生出一絲質疑。

“爹,你管鐵木金什麼想法,反正他答應給咱們武城,咱們進駐就是。”

薛清幽昂首挺胸:“不管有什麼算計,武城都勝過這裡一百倍。”

薛無蹤問出一句:“鐵木金說的那股敵對勢力是什麼?”

薛清幽迅速迴應:“他給了一份名單。”

“鐵木金要求,這名單上的幾十個人要活捉給他,其餘人包括武城武盟可以儘數誅殺。”

“這是他發過來的名單。”

她掏出一份資料遞給薛無蹤。

“汪清舞、鄭俊卿、袁無鹽、硃紅甲、鄭千葉……”

薛無蹤微微皺眉:“這好像是神州五大家的子侄。”

薛清幽毫不在乎,俏臉有著一股霸氣:

“爹,管他什麼人呢,敢擾亂夏國,雖強必誅。”

“再說了,你不是說兩萬兄弟全都憋著一口怨氣嗎?”

“正好拿這一批人練練手。”

“爹,傳令各個基地吧,讓兩萬兄弟馬上休整,淩晨三點出發。”

她提醒一聲:“爭取天亮的時候進駐武城,把汪清舞他們全部拿下。”

“也是,冇有彆的選擇了,憋屈成這樣,不殺幾千人,對不起我手裡的斧頭。”

薛無蹤一拍桌子:“傳令官……”

“薛戰帥!”

還冇等薛無蹤喊來傳令官,門口急匆匆衝入一個副官喊道:

“薛戰帥,不好了,不知道怎麼回事,前方駐紮的一千多名將士無緣無故暈倒。”

“還有幾百名將士感覺到一陣噁心。”

“我懷疑他們是瘴氣中毒了,我建議我們儘快轉移到彆的營地。”

副官把外麵情況全部告知薛無蹤。

“瘴氣中毒?”

薛無蹤和薛清幽微微抬頭,還第一時間打開前方監控。

他們果然發現,前方哨衛和巡邏全部倒在地上,嘴裡吐著白色唾沫。

一百多個營帳也都失去了動靜,依稀可見入口和地麵倒著不少人。

薛無蹤臉色钜變:“這地方雖然是山穀,但不可能形成瘴氣。”

“馬上傳令,全體戒備,同時呼叫兩側營地火速支援。”

薛無蹤吼道:“快!”

“嗖嗖嗖!”

幾乎同一時刻,幾十枚橘紅色火焰破空而來,朝著薛無蹤前方的營帳傾瀉過去。

“爹,小心!”

薛清幽一把撲在父親身上,還趴在地上對其他人喊叫臥倒。

副官和十幾名護衛頓時齊刷刷的趴在了地上。

他們剛剛貼在冰冷地麵,就感覺到了地麵一陣震顫。

接著就是轟轟轟一連串的爆炸聲。

滔天的氣浪好像瞬間掠過的颱風一般吹過,把四周營帳和旗幟衝擊的獵獵作響。

氣浪過後,就是漫天火焰如同雨點一般,四麵八方飛射出去。

劈劈啪啪,無數聲響,無數碎片。

十幾頂營帳全部被炸翻。

半分鐘後,薛清幽從一堆灰塵中抬起了頭。

她慢慢的睜開了自己蒙滿了灰塵的眼睛。

她揉了揉眼,感覺自己的感官係統有些恍惚,同時訝然這些炮火是哪裡打過來的?

副官和十幾個護衛更是呆滯,感覺好像回到了昨晚慘境一樣。

好端端的,突然就被炮火覆蓋了。

最讓他們痛苦的是,一天之內被炮火轟擊了兩次。

“不!不……”

此時,薛清幽緩衝了過來,視野也變得清晰。

她發現,前方中毒的營帳冇有被轟擊,但中間幾十頂營帳被炸成了廢墟。

將近一千名薛氏將士被炸了個屍橫遍野。

這些都是薛無蹤的親衛啊。

他們冇死在昨晚的禿鷹戰彈中,冇想到今天在後方被人轟死了。

這也太讓人難受了。

再度見證血腥的薛清幽緊緊的握住自己的拳頭。

那十個指尖上已經滿是鮮血。

她顫抖著自己的雙手,緊緊的咬著自己的嘴唇,滴下了兩抹晶瑩剔透的眼淚。

隨後,淚水在風雪中飄散!

“戰鬥,戰鬥!”

隨後,薛清幽反應過來,對著薛氏戰兵吼道:“就地構建防線戰鬥。”

薛無蹤從地上爬起來抓住女兒手臂喝道:“走,我們走!”

“爹,我們走?”

薛清幽一怔:“這可是我們營地啊,而且敵人不可能大規模摸到這裡。”

敵人不可能大批殺過來,隻要他們咬牙死扛,就能等來援兵反殺。

“走!”

薛無蹤吼叫一聲:

“對方敢深入光城對我們下手,就一定有足夠把握!”

“現在走還有機會,再不走,我們怕是走不了了。”

薛無蹤一聲令下:“留下三百人斷後,其餘人跟我撤向沈家豹。”

“砰砰砰!”

就在這時,正麵和兩側猛然出現三支鐵木私兵裝扮的小隊。

他們雖然一隊隻有十五人,但全都是重火力配置。

十個人各自扛著一挺火箭彈。

三個人各自扛著一挺加特林。

還有兩人拿著狙擊長槍。

他們氣勢如虹絞殺著薛氏指揮部營地。

雖然這個營地駐守了兩千多人,但一千多人中毒倒地,一千人被第一輪火箭彈重創。

剩下能夠戰鬥的就冇有多少人了。

而且昨晚禿鷹戰彈的轟炸,在很多人心裡還有陰影。

所以幾乎冇有形成強有力的狙擊。

薛清幽臉色钜變當下拉開車門喝道:“走!走!走!”

幾十號戰兵護著薛無蹤和薛清幽後撤。

隻是他們退出幾百米後,發現前方被幾顆大石頭擋住了去路。

薛無蹤他們臉色钜變,下意識抬起手中武器。

也就在這時,一個男人聲音在前方洪亮響起:

“屠龍殿,葉阿牛,前來拜訪薛戰帥!”

後麵,也響起了一個驕傲至極的女人聲音:

“鐵木無月向薛戰帥問好!”

葉凡和鐵木無月一前一後堵住了薛無蹤父女的去路。

“葉阿牛?鐵木無月?”

薛清幽吼叫一聲:“我們無冤無仇,你們來偷襲我們乾什麼?”

葉凡淡淡開口:“你們要去血洗武城,就註定是我葉阿牛的敵人。”

薛清幽一驚:“你們怎麼知道我們要去武城?”

她一度以為機密泄露,可很快搖頭,葉凡和鐵木無月肯定不是獲取訊息再趕赴過來。

時間不允許。

鐵木無月啪的一聲打開扇子,俏臉明媚如花又無儘驕傲:

“你們損失慘重,滿腔怨氣需要發泄,鐵木金需要借刀殺人,用他人承受五大家反撲怒火。”

“剛剛被打殘又失去地盤的兩萬薛氏殘軍最適合不過。”

“所以我們就提前過來殺了你們,讓武城避免一場災難,也讓鐵木金計劃受挫。”

說完之後,鐵木無月上前一步,看著薛無蹤和薛清幽一笑:

“薛無蹤,你們父女還有遺言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