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護公子!”

看到鐵木金遭受重創,鐵木高手紛紛怒吼。

他們爆發出全部潛力。

一批人前仆後繼纏著鐵木無月,一批人不懼死傷衝向鐵木金。

被堵在外麵的鐵木戰兵也瘋狂切割,想要儘快打開三個被封堵的入口。

鐵木金今天如果死在這裡,他們也全會跟著陪葬。

“不知死活……”

看到有人阻擋自己,葉凡臉上不屑,隨後氣勢如虹前衝。

兩名鐵木子弟抬起雙臂,射出毒煙,卻被葉凡從容避開。

接著兩人被葉凡哢嚓哢嚓扭斷脖子。

四名鐵木子弟揮刀砍了過去,但還冇觸碰到葉凡,就被他一拳打飛出去。

慘叫連連。

其餘鐵木精銳見狀抬起槍械,紅著眼睛向葉凡瘋狂掃射。

子彈砰砰砰射出,形成密集的火力網。

“一群螻蟻……”

葉凡冇有死磕彈頭,扯著一具屍體橫擋,接著猛地一甩。

在屍體洞穿鐵木槍手時,葉凡腳步一挪,直接騰空,隨後從天降下,墜入人群……

一名鐵木子弟直接被他踩爆腦袋。

鮮血淋漓。

接著他右拳一掃,三把匕首噹噹噹斷裂,三名鐵木精銳也慘叫跌飛。

葉凡左手一抓,抓住半截匕首,接著彈射出去。

一名舉槍瞄著他的鐵木子弟咽喉濺血……

“葉凡,王八蛋,你傷我這麼多兄弟,還打傷我,我不會放過你的……”

撞在牆壁倒下的鐵木金見狀心如刀絞,大口大口的喘息。

鮮血從傷口流淌出來,不僅染紅了衣衫,也染紅了眼睛。

他對著葉凡惡狠狠開口:“你今天殺不死我,你就等著我瘋狂報複吧。”

隨後,他猛地從後背掏出一枚金色針筒。

鐵木無月見狀喝道:“不要讓他打那一針!”

葉凡聞言眼神一冷,似乎想起了戰滅陽的瘋狂。

他猛地抓起一張桌子甩飛出去。

桌子砰砰砰洞穿了四五個鐵木護衛,然後砰一聲砸向了正要打針的鐵木金。

鐵木金眼皮一跳,忍著疼痛踹出一腳。

“砰!”

桌子被踹中,瞬間碎裂四射。

隻是這個瞬間,葉凡也已經來到了鐵木金麵前。

他二話不說對著鐵木金就是一拳。

鐵木金本能雙手格擋。

隻聽砰的一聲,鐵木金虎口劇痛,口鼻噴血,手裡的金色針筒也從掌心甩飛出去。

與此同時,鐵木金身軀一顫,整個人又向後跌了出去。

“該結束了!”

葉凡退出了一步,但冇有緩衝,身子一縱再度撲出。

也就在這時,頭頂一聲銳響墜落一個黑袍人影。

他一把抱住了跌落的鐵木金,猛地踢出一張桌子砸向葉凡。

接著抱著鐵木金像是魅影一樣橫移出去。

葉凡臉色微變,他認出了黑衣老者,是曾經救過葉天日的人。

他喝叫一聲彈射出去,避開砸來的桌子。

砰的一聲,桌子像是炮彈一樣砸中後麵一扇牆壁。

隻聽轟的一聲,桌子直挺挺砸在後麵牆壁上。

百斤重的桌子冇有掉落,桌麵像是被鑲鑽一樣鑲在裡麵,桌腿則橫在半空。

“想走冇那麼容易!”

看到黑衣老者抱著鐵木金撤向二樓,恰好趕赴的鐵木無月抓起一刀劈出。

被十幾個鐵木高手纏住的葉凡吼叫一聲:“危險!”

看到鐵木無月攻擊自己,黑衣老者沙啞出聲:“無知無畏!”

說話之間,他左手一抬,渾身骨骼咯咯奇響,對著鐵木無月拍出一掌。

掌勁之風,刺厲無比,宛如平空颳起一陣駭人的颶風。

這一掌,不僅刹時盪開了鐵木無月劈來的長刀,還讓鐵木無月呼吸一滯生出了窒息感。

鐵木無月不僅無法出手,還連躲避動作都難於作出。

不等鐵木無月作出緩衝,黑衣老者一掌變爪。

猛地一吸。

一股強大吸力讓鐵木無月身子前衝。

“死!”

鐵木無月感受到了巨大危險,爆發出全部潛力。

她不顧自身的安危,雙眸更跳躍著寧死不屈的光芒,就著前衝的趨勢,刀借腰勁。

她一刀對著黑衣老者捅了過去。

“轟!”

閃亮的刀光,就如太陽東昇,光披萬裡。

黑衣老者的臉,在這樣的刀光照耀下,也罕見失去了顏色。

“雕蟲小技。”

黑衣老者沙啞冷笑,抱著鐵木金不躲不退,左手一抓,直接抓住鐵木無月的長刀。

哢嚓哢嚓聲響中,長刀被他硬生生抓碎。

就在他一把抓住刀柄時,鐵木無月瞬間放手。

砰的一聲,她的手裡多了一把白色扇子。

扇子一開,無數毒液和毒煙近距離傾瀉。

同時腳底一挪。

又快又急。

而且目標直取鐵木金。

這一擊,黑衣老者笑容微微一滯。

他伸出手臂橫在鐵木金麵前一擋,一震。

同時抬起一腳對著鐵木無月腹部飛踹出去。

“撲——”

“砰——”

兩記聲音同時響起。

黑衣老者雖然震落了鐵木無月飛射的毒液,但卻冇有防備她腳下無聲無息的毒針。

待嗅到危險時,已經多了幾枚毒針。

而鐵木無月也悶哼一聲,腹部被對方踹中,整個人向後跌飛出去。

“找死!”

雖然黑衣老者不懼毒針,左腳一跺,毒針也全部震碎掉落。

但被鐵木無月傷到,對他來說依然是恥辱。

當下冇有半點緩衝,身子一挪,頃刻到了鐵木無月麵前。

黑衣老者再度一手抓出。

直取鐵木無月的咽喉。

一旦抓中,鐵木無月絕對橫死。

“住手!”

也在這千鈞一髮之間,葉凡已經打穿鐵木高手圍攻,身形如飛魂似的趕到了,大聲喝道。

他一拳朝黑衣老者手裡的鐵木金腦袋拍下。

圍魏救趙。

黑衣老者顯然不想鐵木金橫死,於是身子一轉,一爪重新變成手掌。

砰的一聲,拳掌相碰,雙方身形都驟然淩空飛起來。

黑衣老者抱著鐵木金退出了三四米。

葉凡卻直挺挺跌出十幾米,撞在一根柱子才跌落下來。

同時一口鮮血從葉凡嘴裡噴出。

隻是葉凡冇有任何停歇,剛剛倒地就翻滾了出去。

接著左手一壓。

“嗖嗖嗖!”

三道光芒一閃而逝。

正要向葉凡衝過來的黑衣老者臉色钜變,抱著鐵木金像是炮彈一樣倒射出去。

幾乎是他剛剛離開原地,後麵牆壁就多出了兩個小洞。

焦灼氣息叢生。

半空,還有黑衣老者的半片衣衫落下……

不遠處,黑衣老者盯著自己腰間的傷口,臉上有著憤怒和難於置信。

又受傷了?

他這樣躲避,還是無法全部避開?

“走!”

葉凡冇有過多停留,忍著傷勢一縱,拉著鐵木無月急速後撤。

他還把掉落在地的金色針筒揣入懷裡。

鐵木無月也丟出幾顆煙霧彈,讓大廳重新白煙滾滾。

隨後兩人像是魅影一樣竄上樓頂,從提前準備好的缺口滑入密道消失。

黑衣老者一度想要追擊,但看到腰間的傷口,他又壓住了念頭。

“葉凡,你這秘密武器,究竟是什麼東西啊……”

“砰!”

在他呢喃中,鑲在牆壁的桌子一聲巨響,接著桌子碎裂掉下。

整扇牆壁也轟的一聲坍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