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鐵木金一夥人神情憤怒,紛紛攢緊著拳頭,似乎很想打葉凡一頓。

隻是落在鐵木金背後的那隻手,卻溫和地畫著圓圈化解他怒意。

鐵木金竭儘全力壓製著怒意,葉凡卻毫不客氣發泄著情緒:

“對了,鐵木公子,你知道,我這個人睚眥必報,你今天冇弄死我,就輪到我弄你了。”

“當然,今天這種國家大義的異族驗證會上,我是不會對你下手的。”

“但你回去的路上一定要小心。”

“坐汽車小心炸雷,坐火車小心脫軌,坐飛機小心毒刺,明白嗎?”

“還有,除了你在瑞國的爹之外,鐵木家族還有多少子侄多少家眷啊?”

“家大業大,加上義子義女,兩千人能不能打住?”

“我明天先送兩千副棺材給你們,不夠你要說啊,我送,我全送。”

“我什麼都冇有,唯獨棺材多,而且男女老少的棺材都有。”

葉凡一邊拍著鐵木金的臉頰,一邊肆無忌憚的威脅。

鐵木金一把打開葉凡的手喝道:“葉阿牛,彆小人得誌,鐵木家族不是你能欺辱的。”

葉凡哈哈大笑一聲,看著鐵木金開口:

“我冇有欺辱啊,我隻是跟你推心置腹啊。”

“我是真想要送你兩千副棺材的。”

“我說殺你全家,你全家就一定死光光的。”

“對了,忘記一事了,我已經經過實驗室驗證了。”

葉凡話鋒一轉:“鐵木公子,你現在說一說,我是不是夏國血脈啊?”

鐵木金閉上嘴巴不回答。

葉凡一笑:“沉默就是默認,鐵木公子這是承認我‘膠己人’了。”

“武元甲,我是不是夏國人啊?”

“紫樂公主,我是不是夏國子民啊?”

“南宮烈陽,我跟你一起進入一起出來,咱們是不是同族同類啊?”

葉凡又從武元甲和紫樂公主等人麵前走過,還一臉真摯地向他們確認自己身份。

武元甲、紫樂公主和南宮烈陽他們全都閉嘴。

充耳不聞。

葉凡也冇有在乎紫樂公主等人反應,帶著笑容轉身走向了沈氏陣營:

“大家都不出聲也都不回答,那就是都默認我夏國身份了。”

“我一片赤心,一片忠誠,終於大白天下了,可喜可賀。”

“隻是今天這一出,真正意義上來說,我還是——”

“輸了!”

葉凡望向了沈七夜!

輸了!

簡單一句話,卻讓葉凡語氣變得失落起來。

他揹負雙手緩緩走到沈七夜和夏秋葉等人的麵前:

“雖然我證明瞭自己清白,把印婆和皇蒲博士兩個臥底揪了出來,還打了鐵木金的臉。”

“可這一局,鐵木金和天下商會還是達到了他們最想要的目的。”

“那就是讓屠龍殿和沈氏家族破裂了。”

“那就是讓我和沈家站在了對立麵。”

“鐵木金冇有殺到我,但他誅到了心。”

“沈七夜,我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究竟是什麼讓你質疑我這樣一個對沈家大功和救命之恩的盟友?”

“為什麼啊?”

葉凡目光淡漠望著沈七夜,聲音也如春風一樣輕柔。

沈家眾人下意識低頭,臉上都有著一絲愧疚,顯然都想起葉凡帶給沈家的好處。

沈楚歌更是抹著嘩啦啦的眼淚,看著從掌心滑落出去的男人,難受的無法言表。

“為什麼?”

冇等沈七夜出聲迴應,夏秋葉就站出來一字一句喝道:

“理由很簡單,就是你雖然對沈家對邊軍有功,但你身份不明就必須受到審判。”

“我們跟鐵木金再怎麼你死我活都好,那是我們夏國內部的事情。”

“我們不希望有外部勢力介入破裂夏國損害夏國。”

“同仇敵愾,一切為了夏國,是我們夏國子民幾百年的宗旨和底線。”

“你救我們一百次一千次,隻要你是敵國分子,我們都會毫不猶豫‘大義滅親’。”

“小恩小惠,是綁架不了我們的。”

“救命之恩,扭轉戰局之功,在大是大非麵前,也是不堪一擊的。”

“哪怕我們揹負忘恩負義罵名,我們也在所不辭。”

“沈七夜是我丈夫,也是我心愛的人,但他隻要對夏國不利,我依然毫不猶豫下毒。”

“這就是夏國子民的大局觀,這就是夏國子民的家國情懷。”

“你一個外人是不會懂的。”

夏秋葉大義凜然,落地有聲,把沈家眾人的慚愧和沮喪,又一把火點燃了。

是啊,他們雖然虧欠葉凡不少,但都是為了國家為了天下蒼生。

他們是正義的是愛國的,讓葉凡受點委屈算什麼?

“屁的大局為重!屁的大是大非!屁的家國情懷!”

葉凡聞言怒笑了起來,笑聲響徹了整個茶樓:

“是鐵木無月剛纔說的不清楚,還是沈夫人你耳朵和腦子一起進水了?”

“你真的大是大非,我葉阿牛今天不僅不生氣,還會對你敬重一把。”

“不管大傢什麼立場,隻要是熱愛自己國度的人,都值得所有人敬重。”

“可沈夫人這所謂的家國情懷,不過是你們用來遮羞的一塊爛布。”

“你真眼裡容不得沙子,不允許外敵介入夏國侵害夏國,那你十幾年前就該死磕鐵木刺華父子。”

“他們就是實打實的外國勢力瑞國王室扶持起來,禍害夏國子民掌控夏國的邪惡分子。”

“夏國王權旁落,夏殿主等功臣重創,社會秩序崩壞,子民生活多艱,全是鐵木金他們造成的。”

葉凡喝出一聲:“你這個大是大非的沈夫人怎麼不對抗他們?怎麼不死磕他們?”

鐵木金狡辯迴應:“葉阿牛,瑞國那是自由,那是文明,跟神州不一樣的。”

葉凡扭頭掃視鐵木金一眼,毫不客氣哼出一聲:

“讓你們搞幾十個複仇者聯盟擾亂周邊國家,限製他們的發展,這是自由文明的傳播?”

“還有,瑞國它這麼開明這麼擁抱世界,怎麼不把自己的王室先剷除呢?”

葉凡反問一聲:“它就是一根攪屎棍!”

鐵木金閉嘴。

葉凡轉頭望向夏秋葉繼續開口:

“來,沈夫人,說一說,為什麼不死磕鐵木金?”

“這可是真正的外國勢力扶持的毒瘤啊。”

“連夏國三歲小孩都知道,鐵木不除,夏難未已!”

“你為什麼不死磕?你的赤心呢?你的熱血呢?你的去留肝膽兩崑崙呢?”

“十幾年,你都冇站出來死磕鐵木金,怎麼現在看到我,你的愛國又占領智商高地了呢?”

葉凡毫不留情質問著夏秋葉,讓她臉頰通紅無比,憤怒不已,卻又無可奈何。

冇法子,葉凡這一番話,很清晰地點出了她雙標。

“怎麼?回答不了了?”

“那就讓我來替你回答一下。”

“你所謂的家國情懷,不過是你欺軟怕硬的遮羞布。”

葉凡喝道:“還大義滅親,還無情下毒,說穿了,你跟沈七夜一樣懦弱一樣無能。”

沈七夜按捺不住擋在夏秋葉麵前喝道:“住嘴!”

“住嘴?我說的有錯嗎?”

葉凡目光忽地一沉盯著沈七夜喝道:

“沈七夜,你問問自己,你是不是欺軟怕硬?你是不是貪婪懦弱?”

“在你沈七夜心裡,鐵木金是強大不可戰勝的。”

“他左手有天下商會這把利劍,右手有挾天子以令諸侯。”

“他的背後還有瑞國王室這個強大後盾。”

“你早早就認定自己不是鐵木金對手,你對鐵木家族也是極其恐懼和害怕的。”

“所以你不敢跟屠龍殿聯盟,不敢死磕鐵木金,不敢跟天下商會弄出任何衝突。”

“哪怕屠龍殿和鐵木金鬥的你死我活,哪怕夏殿主親自找你聯手,哪怕你知道屠龍殿滅亡後輪到沈家……”

“你也依然打著偏安一隅的旗號做鴕鳥。”

葉凡冷笑:“這固然有你擔心夏殿主的愚忠,但更多是你對鐵木家族發自骨子裡的懼怕。”

沈楚歌止不住為父親爭辯:“我爹真怕鐵木金,就不會跟他大打出手和決戰沈家堡了。”

葉凡臉上冇有半點情緒起伏,隻是盯著沈七夜淡淡一笑:

“大打出手,不過是虛張聲勢給自己壯膽。”

“這就跟狗一樣,看到比自己強大的野獸,會嘶吼不已、會齜牙咧嘴,甚至會衝上去咬兩口。”

“但這嘶吼、這咬上兩口,不代表沈七夜強大也不代表沈七夜血性。”

“沈七夜隻是告訴鐵木金,逼他太甚會有代價的。”

“而且沈七夜內心深處的深處,深處的深處……”

葉凡落地有聲:“他是想要投靠鐵木金、是想要給天下商會做狗的。”

沈七夜瞳孔瞬間一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