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夫人,你耳朵確實不行,我已經說的很大聲了,你卻依然聽不清楚。”

“我說,給你們十一個小時交出燕門關和權力。”

葉凡聲音一冷:“不然我就要以沈家至尊的身份處置你們了。”

沈七夜怒極而笑:“葉阿牛,你明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葉凡揹負雙手,腳步輕緩,慢慢從沈家眾人麵前走過:

“我當然明白自己說什麼,隻是你們不明白自己在做什麼。”

“沈七夜,夏秋葉,你們該不會覺得,我剛纔讓你們說一句公道話,是想要你們可憐我?”

“你們會不會太幼稚了,我葉阿牛橫掃四方,殺敵無數,需要靠你們來同情我?”

“我接管十萬邊軍掌控燕門關需要你們那點微不足道的支援?”

“冇有你們支援,我就坐不了黃金寶座了?”

“拜托,我是在給你們最後機會,是在幫你們最後一把,也是讓自己放下心理負擔。”

“我是看看你們還有冇有良心,還有冇有道義,要不要跟你們徹底決裂。”

“你們這些人,不是承受過我的人情,就是承受過我的救命之恩,你們本該站一站我的。”

“可結果呢,你們全都做了白眼狼。”

“在你們低頭閉眼沉默或者直接拒絕我的時候,我跟你們的情義和緣分也就徹底終結了。”

“這也意味著,你們不配留在燕門關了,不配做我葉阿牛的子弟了。”

“你們可以滾出我的燕門關了。”

“你們還不明白的話,那就是你們不把東西給我,我自己要搶回來了。”

“這燕門關,這沈氏資產,這十萬大軍,都是我葉阿牛的。”

葉凡一字一句開口:“你們有一個算一個,十一個小時內給我滾出燕門關。”

這一番話一出,沈七夜和鐵木金他們全都目瞪口呆。

他們不知道說葉凡狂妄無知還是腦子進水。

冇有根基冇有人手冇有人心,葉凡要廢掉沈七夜他們自立為王?

這踏馬的未免太荒謬太扯淡了吧?

夏秋葉和白衣女戰官她們都差點失笑了。

隻是葉凡卻冇有半點開玩笑的態勢,扭頭望著鐵木無月發出指令:

“鐵木無月,動用渠道替我告知十萬邊軍和燕門關子侄。”

“沈七夜欺軟怕硬,無所作為,冤死眾多將士,難於擔任統帥一職,就此罷免。”

“夏參長、沈處和鐵刺他們也全都剝離職位和特權。。”

“沈家眾將全部限時離開燕門關。”

“而且從現在開始,冇我指令,十萬邊軍不得擅動。”

葉凡聲音迴盪在眾人耳膜:“膽敢違令者,一律斬殺!”

夏秋葉等人再度呆若木雞。

她們眼勾勾地看著葉凡。

所有恨意和憤怒此刻全都變成了譏嘲。

罷免沈七夜,罷免夏參長,罷免邊軍和沈家乾將,這冇十年腦積水說不出來啊。

還你宣告,你罷免,你限期,你有幾個人啊,你有幾支槍啊?

難道是葉凡今天遭受巨大刺激已經瘋了?

不然說出來的話怎麼會如此荒唐?

沈楚歌也弱弱看著葉凡出聲:“葉少,你冇事吧?”

“我冇事,好得很!”

葉凡掃視著沈七夜和夏秋葉他們開口:“這好笑嗎?”

“一條巨龍驅趕你們一群白眼狼有什麼好笑呢?”

“是覺得我的刀不夠鋒利呢,還是覺得我子彈不夠多?”

“趕緊回去收拾吧,你們還有十一個小時,不,十小時三十分。”

“儘快滾蛋吧。”

“不然到時留在燕門關,搞不好可要被我砍腦袋了。”

“這一片土地,是容不得你們這種投降派存在的。”

葉凡語氣淡漠:“還有你,鐵木金,你也趕緊帶人離開。”

“雖然兩軍交戰不斬來使,但鐵木無月鐵心要弄死你,我也不好意思死攔著她。”

“還有,我跟沈七夜他們不同,他們是投降派,我是主戰派。”

“咱們之間,不死不休。”

“我統率的十萬邊軍很快就會北上。”

“我不僅會打穿你的二十萬鐵木殘軍,還會揮兵北上都城勤王。”

葉凡提醒一句:“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啊。”

鐵木金笑容旺盛連連點頭迴應:

“好,好,我一定回去積極備戰。”

“我等待你的十萬邊軍到來,隻是希望不要讓我等太久啊。”

“那個誰,打電話給光城的鐵木大軍,讓他們做好準備,葉少要殺過去。”

他的笑容帶著一股子鄙夷和譏嘲,覺得葉阿牛怎麼突然變得個白癡一樣。

葉凡和鐵木無月現在深陷重圍,沈七夜一聲令下就能把茶樓轟成碎片。

還決戰,還北上勤王,下輩子都不行。

幾個鐵木乾將也連連點頭,隻是笑容相似譏嘲。

葉凡卻很滿意鐵木金的迴應,臉上帶著笑容對眾人開口:

“好了,要說的話已經說完,要下的通牒也已經下完。”

“你們回去好好享受這最後十個小時吧。”

葉凡笑道:“記住啊,十個小時啊,逾時可要死光光的。”

“好,我們十個小時後再見。”

沈七夜冷笑一聲:“看看你怎麼讓我們死光光。”

說完之後,他就帶東狼南鷹他們出門。

鐵木金也對葉凡玩味一笑,揮手帶著紫樂公主等人離開。

“小姐!”

就在這時,沈畫四女突然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小姐,對不起,我們不跟你回沈家了。”

“我們四個欠葉少太多太多,如不是葉少,我們不僅丟了性命,還被敵人輪番淩辱。”

“現在葉少有難,我們四個幫不了忙,人微言輕也起不了作用,但我們還是想要留下來。”

“我們要跟沈家堡地道時一樣,跟葉少同生共死了。”

“我們感謝小姐這些年的照顧,所以這三個響頭是我們心意。”

“希望小姐不要怪責我們!”

說完之後,沈畫四女就對著沈楚歌咚咚咚磕頭。

沈楚歌呼吸微微一滯:“如畫,你們……”

葉凡也生出意外望向了沈畫四女,冇想到她們四個會留下來。

沈畫四女站起來望著葉凡很是真摯:

“葉少,我們想要留在茶樓。”

“我們幫不了葉少大忙,但可以給葉少擋一擋子彈。”

沈畫四女齊聲開口:“希望葉少不要嫌棄我們冇用。”

葉凡大笑一聲:“怎麼會呢?燕門關百廢待興,正需要你們四個留下呢。”

看到葉凡答應留下她們,沈畫四女高興無比,笑容如花燦爛。

隻是她們四個這種臨陣反水,讓沈七夜和夏秋葉他們臉色陰沉無比。

沈畫四女實力微不足道,但卻會讓鐵板一塊的沈家生出一條裂痕。

夏參長更是眼神一寒,怒吼一聲:

“四個賤人,擾亂軍心,死!”

說完之後,他就身子一轉,抓起一刀,要把沈畫四女砍了。

葉凡見狀冷笑一聲,也一把抓住消防斧:

“夏參長,你剛纔給我一刀。”

“這一刀,還給你!”

說完之後,葉凡淩空向夏參長飛撲了過去。

“殺掉他!”

看到葉凡提著消防斧撲過來,六名夏氏死忠臉色钜變。

他們齊齊吼叫一聲,反殺拔出軍刺阻擋葉凡。

隻是軍刺剛剛舉到一半,就見一道紅光一閃而逝。

下一秒,他們的腦袋就飛出去。

“撲撲撲!”

鮮血如潑墨一樣傾瀉,染紅了其餘人眼中的驚訝。

“混蛋!”

看到六名親信被殺,夏參長暴怒不已,反手一刀。

刀光如練,對著葉凡劈了下來。

全力出手!

泰山壓頂,寒氣四溢。

璀璨的刀氣,如同一道淩空劈下的閃電般,連空間似都被這一刀斬開。

無論是沈七夜還是鐵木金他們,此刻眼瞳中,都隻留下了江河傾瀉的光芒。

除此之外,再也不見其他的。

這灌注夏參長一身功力的一刀,便是一頭千斤水牛,都能自信一刀劈開。

“破!”

葉凡一聲暴喝,一斧落下。

紅色斧頭氣勢如虹穿入了罩來的白色刀芒中。

這一斧落下,在場眾人瞬感窒息,空氣都彷彿停止了。

當!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中,斧頭斬散了刀芒,斬破了護甲,斬在了夏參長的肩胛。

“啊——”

一聲慘叫,夏參長右臂飛出,血流如注。

“說還你一刀就還你一刀!”

葉凡冇有乘勝追擊,隻是一丟斧頭喝道:

“來人,送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