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的牌麵,黑衣老者不出手的話,葉凡相信自己和鐵木無月能拚掉對方全部人。

黑衣老者出手,葉凡也有信心廢掉八成對手。

葉凡語氣不徐不疾,卻給人一種泰山壓頂的威壓,讓鐵刺等人眼皮直跳。

他們都清楚葉凡的意思,那就是犧牲他一個赤子神醫,讓整個夏國跟陽國一樣斷層二十年。

今天在場來的不是各大戰帥就是戰部武部一把手,如果全部折在茶樓夏國絕對元氣大傷。

聽到葉凡的話,夏秋葉怒笑出聲:

“天下之大莫非王土,望北茶樓再牛也是在燕門關,也是看我們沈家生存和吃飯。”

“當初阿秀姑娘也是承諾的,茶樓絕不做傷害沈家的事情,一旦做了,沈家隨時可以轟掉茶樓。”

“葉阿牛,你這個外族分子對夏參長下狠手,不僅是挑釁我們,也是挑釁整個夏國。”

“你真當我們夏國冇人嗎?真當我們夏國兒郎死絕了嗎?”

夏秋葉一聲聲厲喝,不僅顯示著強勢,也讓沈家眾將士氣大振。

葉凡淡淡出聲:“夫人心裡憋屈,那就放手一戰。”

鐵木無月也笑了笑:“我們幾個能拉著夏國近百精英墊背也算值得了。”

鐵木金也露出冷冽笑容盯著葉凡和鐵木無月:

“葉阿牛,鐵木無月,你們很強大,我還相信你們能以一敵千。”

“但我們依然不是你們能肆意欺辱的。”

“十萬邊軍,二十萬鐵木大軍,還有萬千子民的人心,就是你們不可對抗的洪流。”

“你們也彆動不動就拿炸雷和炸物來威脅我們。”

鐵木金也展示著強勢:“真觸犯了我們的底線,我們絕對毫不猶豫跟你們玉石俱焚。”

夏太吉和紫樂公主他們也都義憤填膺表達著自己決心。

鐵木無月聞言淺淺一笑,臉上帶著不屑笑容:

“鐵木金,你說的很漂亮,也很大義凜然。”

“隻是蘊含借刀殺人的無恥居心。”

“你身邊除了二十四個機甲戰兵外,還有金布衣、林素衣和黑衣老頭庇護。”

“整個茶樓引爆,沈七夜他們必死無疑,你卻有七成機會逃脫。”

“你這所謂的同歸於儘也就是漂亮話。”

“你有本事讓金布衣、林素衣和躲在暗中的黑衣老頭先滾出茶樓啊。”

說的這裡,鐵木無月盯向了戴著口罩的鐵木戰兵:

“林會長,怎麼又戴口罩又偽裝啊?”

“堂堂夏國武盟總會長,夏國佛武第一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見不得人了?”

她手指一點鐵木戰兵:“不拆掉口罩露露臉?”

林素衣冇有反應,站在鐵木金背後沉默,像是冇有聽見鐵木無月的話。

鐵木金身軀微微一震,冇想到鐵木無月能一眼看出身邊人。

不過他還是哼出一聲:“賤人,真是好狗,無時無刻不在挑拔。”

這時,唐若雪站了出來,聲音帶著一股子清冷:

“沈帥,鐵木金,今天的事情就先到此為止吧。”

“雖然我也看不慣葉阿牛狂妄自大的樣子,但夏參長被斷一臂是他咎由自取。”

“如不是夏參長惱羞成怒攻擊沈畫她們,葉阿牛也不會出手反擊。”

“你們實在冇有理由報複。”

“給我最後一點麵子,今天恩怨到此為止,有什麼殺意恨意十個小時後再算。”

唐若雪走到了雙方中間緩和著劍拔弩張。

夏秋葉聞言臉色一沉喝道:

“唐若雪,你算什麼東西?”

“我們沈家做事,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指手畫腳?”

“我們敬你一聲叫你唐總,不敬你,你跟路邊的狗冇什麼區彆。”

“我們這麼大誠意把清姨還給你,你卻給我們毫無價值的胎記指證。”

“我現在懷疑你們夫妻聯手耍我們。”

“還有,我們已經查到,沈家的數字貨幣資產是被你們帝豪洗了。”

“你今天不給我們一個交待,我連你一起收拾!”

夏秋葉把今天的憋屈向唐若雪發泄過去。

聽到夏秋葉這一番話,臥龍眼神微冷想要動作,唐若雪輕輕揮手製止。

“沈夫人,你們給我清姨,我給你們葉阿牛胎記,咱們算是對等交易。”

“是你們自己無能無法指證葉阿牛身份,不是我唐若雪胡亂給一個胎記耍你們。”

“我唐若雪現在算不上好人,但說出來的每一個字都沉甸甸冇有水分。”

“我如果跟葉阿牛聯手對付你們,我今天就不會指證他,也不會讓你們這樣耀武揚威。”

“至於沈家那一千億,是葉阿牛聘請我化解沈家危機的花費。”

“我是拿你們沈家的錢辦你們沈家的事,這錢天王老子來了都拿不回去。”

“還有,我不怕告訴你,我又雇傭了六支傭兵。”

“現在世界前十的傭兵戰隊都在我手裡。”

“人數比不上你們沈家和邊軍,但打穿你們幾個師毫無壓力。”

“對了,為了避免你們不給我這個救過沈氏家眷的恩人麵子,我還安排人做了後手。”

“我剛纔送走清姨之餘也安排了幾支傭兵出去。”

“現在隻要我一聲令下,燕門關的糧庫、油庫和武器庫會瞬間炸飛。”

唐若雪語氣冷冽:“所以沈夫人收拾我之前先想一想後果。”

此話一出,沈七夜和鐵刺等人臉色钜變。

鐵木金也眯起眼睛望向了唐若雪。

誰都冇有想到,完全不入他們法眼的唐若雪,會有這麼大的動作。

糧庫武器庫出事,邊軍會非常艱難。

特彆是油庫,現在熊國斷油,油價嚇死人,如被炸翻,戰車都開不動。

葉凡則一陣無語,聘請了世界前十傭兵戰隊,這女人還真是財大氣粗啊。

夏秋葉臉色難看:“唐若雪,你要跟我們沈家作對?”

唐若雪臉上冇有太多表情,聲音清晰而出:

“我來燕門關就是找清姨的,冇興趣跟你們沈家作對。”

“我做這些事情,隻是想要提醒你們好好還我營救沈氏家眷的人情。”

“同時也讓自己說話有份量一點,免得被夫人當成路邊一隻狗。”

唐若雪偏頭望向沈七夜:“沈帥,今天這人情,這麵子,給還是不給?”

夏秋葉還想出聲,沈七夜卻揮手製止了她,隨後盯著唐若雪沉聲而出:

“唐總是我沈氏家眷大恩人,今天這人情這麵子,我給!”

“葉阿牛,看在唐總的份上,夏參長一事暫時不提了。”

“但是要記住,十一個小時,也就是今晚十點半前,你們必須離開燕門關。”

沈七夜盯著葉凡喝道:“不然立殺無赦!”

葉凡也針鋒相對:“我也提醒沈帥一聲,今晚九點半前,你不讓位,殺無赦!”

沈七夜氣笑了:

“好,好,好,葉阿牛,我今晚等著你。”

“我看看你怎麼罷免我怎麼殺我!”

“走!”

說完之後,沈七夜大手一揮,帶著鐵刺和夏參長等人出門。

鐵木金也微微偏頭:“葉阿牛,今晚見!”

他也帶著武元甲和紫樂公主等人離開。

葉凡也一丟手裡的斧頭,擺出死戰到底的態勢喝道:

“來人,一級戒備。”

“擅闖茶樓者,殺!”

隨後,葉凡望向了燕門關,是時候給宋紅顏電話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