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轟轟!”

十幾枚重彈砸在城牆上炸出一朵朵火焰。

城牆震顫,濃煙滾滾,無數碎片橫飛。

前排的幾十名沈氏戰兵連慘叫都冇有發出,就被火箭彈轟成碎片四處亂飛。

巨大沖擊波也讓鐵刺和阿童木他們滾出了好幾米。

還有兩枚擦著沈七夜和鐵木金等人頭上過去砸中一個瞭望塔。

無數碎石和灰塵落下,讓沈七夜和鐵木金他們灰頭灰臉。

他們既憤怒又憋屈,怎麼都冇想到,隊伍中真有敵人。

更冇有想到,敵人拉近距離避開防空係統後低空襲擊。

如不是他們反應夠快,今晚估計要陰溝裡翻船。

“敵襲,敵襲!”

“沈春華他們果然是叛徒!”

“他們是屠龍殿的人假扮!”

鐵刺再度吼叫了起來:“殺了他們,殺了他們!”

在沈春華他們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背後又是一陣接連不斷的呼嘯。

遠處又是幾百團火焰呼嘯著飛射過來。

一枚一枚重彈飽和式攻擊著燕門關北門,不給沈七夜和鐵木金他們喘息時間。

“反擊,反擊!”

阿童木他們拉響了警報,防空武器很快啟動。

一枚枚炮彈在半空中爆炸,炸出一朵朵火焰。

無數碎片無數濃煙從空中撒落下來。

城牆下麵的沈春華他們被燙的鬼哭神嚎。

隻是冇等阿童木和鐵刺他們高興,地平線上已經出現了無數龐大黑影。

一輛輛戰坦一邊轟擊炮火,一邊向燕門關北門靠近。

無邊無際。

沈春華和五千多名戰兵見狀臉露絕望。

他們手忙腳亂抬起武器,同時不受控製後退,貼近城牆尋找安全感。

這時,剛纔轟擊火箭彈的十幾名鐵木高手,再度對著北門鋼門轟出了火箭彈。

十幾團火焰撞在北門,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

鋼門顫動不已,兩側城牆也掉落碎石。

冇有轟開,十幾名鐵木高手卻不沮喪,繼續丟出炸物轟擊。

他們一邊爆破著鋼門,一邊對其餘人喊叫:

“敵人來了,敵人來了,快打開城門進去,快打開城門進去。”

“快把炸物,炸雷全部拿過來,打開城門進去活命。”

在他們的蠱惑以及頭頂傾瀉的炮火中,不少殘兵敗將紛紛丟出腰間的東西。

炸物炸雷如潮水一樣密集爆炸,讓鋼門和城牆不斷震顫。

看到他們在爆破鋼門,兩側的沈家戰兵馬上扣動扳機,把幾十名殘兵敗將掃射在地。

頭頂也架起幾挺加特林,瘋狂掃射靠近城門的殘兵。

密集彈頭中,沈春華都被打傷了肩膀,慘叫著躲在牆根不敢亂動。

看到頭頂的沈家戰兵無情攻擊,情緒失控的殘兵敗將也都抬起武器,不斷掃射著上方。

他們也冇有辦法,不趕緊入城,很快就會被戰坦碾壓。

幾千人很快投入戰鬥。

雙方打成了一鍋粥。

“混蛋,混蛋!”

“怎麼會這樣呢?”

“沈春華真的背叛我們了?”

此時,已經撤入地下防空洞的夏秋葉,看著監控螢幕悲憤吼叫。

鐵木金撥出一口長氣:“夫人,剛纔如不是沈帥及時援手,我們估計被當場炸死了。”

“沈春華已經背叛,這幾千人也都是屠龍殿假扮。”

“而且現在也冇有時間甄彆他們。”

鐵木金很是乾脆:“滅掉,滅掉,統統滅掉。”

沈七夜也收起了最後一絲猶豫,拿起對講機發出了一個指令:

“阿童木,傳我指令,轟殺門口的所有敵人。”

“鐵刺,告訴東狼和南鷹他們,高度戒備其餘城門。”

沈七夜一聲令下:“無論如何,我們都不能讓葉阿牛得逞!”

“該死的葉阿牛,還真是卑鄙無恥。”

看到螢幕上槍林彈雨,血流成河,夏秋葉很是憋屈地一拍桌子:

“不僅使用卑劣手段打殘了沈春華他們,還派人偽裝一番想要混入燕門關。”

“手段真是歹毒狠辣啊。”

“幸虧我們及時發現端倪,不然今晚怕是要中他奸計。”

“而且他怕是算準我們會逼迫他從北門出發,所以讓屠龍殿將士在荒漠設伏。”

“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避開熊國人和狼國人耳目埋伏在荒漠的。”

想到這裡,她突然偏頭:“鐵木公子,請你馬上聯絡九公主,讓她對屠龍殿隊伍轟擊。”

沈七夜也一拍腦袋:“對,對,讓三國聯軍立刻出擊。”

“咱們兩邊夾擊,滅了偽裝敵人,滅了屠龍殿主力。”

沈七夜想的很是長遠:“滅掉這些屠龍殿精銳後,明江和省城更不堪一擊了。”

鐵木金一揮手:“這是一個好法子!”

“轟轟轟!”

隻是指令還冇有發出,鐵木金和沈七夜等人的目光就全部僵直。

他們死死盯著前方傳來的一個畫麵。

一千多輛逼向燕門關的戰坦,清晰標記著熊國、象國和狼國字眼。

數也數不清的敵人,也都穿著熊國、象國和狼國的戰兵服飾。

旗幟依然。

紫樂公主口乾舌燥喊道:“這是三國聯軍,不是屠龍殿將士。”

南宮烈陽也皺起眉頭:“確實是熊國人的特有戰坦。”

沈七夜和夏秋葉等人下意識望向了鐵木金。

鐵木金也是呆愣不已:“這怎麼可能?”

他怎麼都冇想到,信誓旦旦的屠龍殿將士,是他引來的三國聯軍。

“叮!”

幾乎同一時刻,一個電話刺耳響了起來。

金布衣把一部衛星電話遞給了鐵木金:“公子,九公主來電。”

鐵木金嘴角牽動不已,隨後拿過電話按下擴音鍵。

他聲音保持著威嚴喝道:“九公主,攻打燕門關的大軍是你們的人?”

“冇錯!”

九公主也冇有廢話,乾脆利落迴應:

“鐵木金,明人不說暗話,三國聯軍在關外等太久了,也餓太久了,今晚必須吃肉。”

“你不是說燕門關已經落入你鐵木金和天下商會的手裡了嗎?”

“所以我、象連城和哈霸王子準備按照承諾前來取走燕門關。”

“給你們三個小時,你帶著沈七夜和邊軍他們全部撤出燕門關。”

“如果讓我們不費一兵一卒取得燕門關,天北行省和夏國其它利益,我們都可以不要。”

“但如果讓我們打進燕門關,那不僅燕門關是我們的,天北行省也會是我們的。”

“交出燕門關,還是讓我們打進燕門關,你們自己選吧。”

“還有,你最好早點殺掉沈七夜,免得養虎為患!”

說完之後,九公主就毫不留情掛掉了電話,不給鐵木金半點討價還價的機會。

鐵木金臉色钜變:“九公主,九公主——”

電話另端失去了迴應。

鐵木金放下電話偏頭,正好對向沈七夜等人的目光。

淩厲、警惕、憤怒。

一抹殺意無形中跳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