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幾十號邊軍骨乾的哀求,沈七夜卻固執的搖搖頭:

“存地失人,人地皆失,為了最後的勝利,我們要戰略性轉移!”

“你們放心,隻要大軍撤出去了,我們遲早能夠殺回燕門關。”

“至於家眷和子民,鐵木公子會跟九公主交涉,絕對不讓他們受到傷害。”

沈七夜安撫著眾人情緒:“黑水台也會化整為零暗中保護她們。”

鐵木金附和一聲:“冇錯,有我在,他們不會亂來的!”

東狼和南鷹擠出一句:“我們的命運不能奢望敵人的善心……”

“閉嘴!”

沈七夜臉色一寒,對著東狼和南鷹喝出一聲:

“東狼,南鷹,你們彆給我說有的冇的,趕緊帶著五萬邊軍從東門撤離。”

“今晚十二點之前,必須撤到斷頭嶺。”

沈七夜斬釘截鐵:“另外通知阿童木和鐵刺下來,讓新一師上去替換他們!”

東狼和南鷹再次喊道:“沈帥。”

沈七夜大手一揮:“不必多言!照我說的去做!”

儘管他語氣遠比昔日威嚴,但東狼他們並冇挪移腳步!

“轟!”

就在這時,一架龐大的直升機轟鳴著飛了過來。

沈氏戰兵原本要作出反應,但看到對方金色機身就遲疑了一下。

而且防空係統也冇有作出任何攻擊的反應。

武元甲和紫樂公主他們見狀一愣:王室派人來了?

“轟!”

在沈家戰兵出於安全考慮包圍上去時,金色直升機也停在了操場上。

艙門嘩啦一聲打開,擎蒼帶著幾個屠龍殿戰兵出現。

在沈七夜和鐵木金等人臉色一變時,又有一個挺拔身影從車裡從容現身。

一個身穿八王袍手持護國利劍的男子出現在眾人視野。

燈光一照,筆挺如刀,直刺蒼穹。

擎蒼扯開嗓子喝道:“夏殿主到!”

夏殿主?

夏崑崙?

在場眾人聞言先是一愣,怎麼都冇想到,夏國第一戰神會出現燕門關。

而且還是這個時間無聲無息出現。

隨後一個個露出了恭敬和崇拜之意。

夏崑崙不僅是夏國子民的楷模,更是所有戰兵心中的圖騰。

他迂腐,他愚忠,但他的熱血,他的光明正大,他的堂堂正正,為所有人敬佩。

這是一個如正午陽光一樣刺眼的男人,他的無私光亮讓所有人不敢直視。

“夏殿主?”

沈七夜反應了過來喊道:“你怎麼過來了?”

武元甲和紫樂公主他們也打著招呼:“夏殿主!”

鐵木金眯起眼睛,身子往後一挪,臉上有著警惕。

夏崑崙的厲害,他可是一清二楚。

鐵木金和沈七夜還嗅到夏崑崙出現不會有好事,可是他們卻不敢直接下令攻擊夏崑崙。

夏崑崙這種人,隻能暗地裡用陰謀詭計弄死他,明麵上根本無法下手。

他的忠誠和大公無私已成國民精神象征,大庭廣眾下殺手要千夫所指的。

夏秋葉擠出一絲笑容:“夏殿主,大駕光臨,不知道有何貴乾?”

夏崑崙冇有理會沈七夜和夏秋葉他們的目光,徑直跳到高台上環視幾千邊軍:

“我是夏崑崙,我是屠龍殿殿主,也是夏國一個男人。”

“一個男人最起碼要保護四樣東西!”

“腳下的土地,身邊的兄弟,家裡的父母,懷裡的妻女。”

“現在敵人大軍壓境,要霸占我們的土地,要殘殺我們的兄弟,要刺死我們的父母,要淩辱我們的妻女。”

“身為夏國的男人,身為夏國的戰兵,我們能坐視敵人衝入燕門關肆意妄為嗎?”

夏崑崙喝道:“我們能忍受他們糟踐我們的父母和妻女嗎?”

東狼和南鷹他們齊齊呼喊:“不能!不能!”

沈七夜和鐵木金眼皮直跳,拳頭無形中攢緊。

他們想要有所動手,但夏崑崙的名頭和霸道,又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

夏崑崙單手一壓,全場眾人瞬間安靜了下令。

“今天燕門關的事情,我已經知曉了。”

“也正因為我知曉,我連夜飛了過來。”

“沈戰帥要撤離,要顧全大局,要下大棋,那是他的個人自由,我們不該阻攔!”

“但我夏崑崙從來不做孬種,更不會打開城門讓敵人糟踐自家兄弟,淩辱自家姐妹。”

“所以沈帥不守的燕門關,我屠龍殿來守,我夏崑崙來守。”

“我要血戰到底!血戰到底!”

說到這裡,他望著沈七夜:“我們不阻攔沈帥撤離,也希望沈帥不要阻攔!”

“哪怕戰到最後一兵一卒,我夏崑崙也絕不退燕門關半步。”

隨即,夏崑崙振臂一呼:“誰願跟我浴血奮戰?誰願跟我浴血奮戰?”

“轟!”

全場眾人先是一片安靜,隨即無數雙眼睛亮起。

一股熱血在風中烈烈燃燒,士氣隨之而騰昇。

擎蒼揮舞拳頭吼叫:“我願意!我願意!為了保護我們家園,我擎蒼願意戰死沙場!”

東狼和南鷹他們也都齊聲吼叫:“我願意!我願意!”

“保護家園!保護燕門關!”

“保護家園!保護燕門關!”

“我願意!我願意!”

無數聲浪盤旋而起,數千邊軍將士全都舉槍怒吼。

他們在情緒最低落最無奈之際,聽到夏崑崙願意帶領他們奮戰,自然是爆發出骨子裡血性。

戰會死,但起碼能保護家人,起碼能問心無愧,所以不如血戰到底。

沈七夜見到群情洶湧,臉色一沉吼道:

“你們要造反嗎?”

“我已決定撤離,誰也不能再戰!”

“夏殿主,這裡是燕門關,不是你屠龍殿之地。”

隨後他望著夏崑崙,沉聲喝道:“來人!把夏殿主他們給我綁了!”

在他指令中,幾個沈氏親兵拔槍出來,眼神淩厲逼向夏崑崙。

隻是他們還冇踏出兩步,東狼等人就率先擋在他們麵前。

他們槍口先快半拍舉起:“都不準動!”

“沈帥,對不起了!夏殿主說得對,你要撤離是你的自由,我們不阻攔!”

“但我們要血戰,你也冇資格管我們!”

“今晚,我們跟夏殿主同在,跟燕門關同在!”

伴隨著東狼和南鷹他們的動作,不少邊軍將士也抬起了武器。

“同在!同在!”

槍口緊緊鎖住昔日敬重的沈七夜和夏秋葉他們。

沈七夜臉色異常難看,似乎從冇想到這一幕。

最後他怒極而笑:“好啊,好啊,你們都翅膀硬了,不聽我指令了,要造反了。”

夏秋葉也喝出一聲:“夏崑崙,你可是光明磊落之人,怎能這樣搶人地盤嗎?”

“搶人地盤?”

夏崑崙看著夏秋葉輕蔑地冷哼一聲:

“沈七夜,夏秋葉,你已經放棄燕門關,這說明燕門關跟你再無關係。”

“我拿過來隻不過是保護幾十萬子民。”

“難道三十萬敵軍拿得,我拿不得?還是你們寧願給外邦,不給血脈同胞?”

“廢話彆多說了,沈七夜,從現在起,你再也不是燕門關主帥!”

“這裡將由我葉……我夏崑崙做主。”

夏崑崙一聲令下:“來人!把沈帥他們和要離開的人,全部禮送出境!”

“是!”

東狼他們齊聲回道:“沈帥,鐵木公子,請!”

他們讓出一條路。

沈七夜臉色钜變,還想要再說什麼,卻被鐵木公子拉住:

“沈帥,夏殿主他們要壯烈殉國,咱們就不要擋他們的路了。”

他皮笑肉不笑開口:“頂多天亮的時候多給夏殿主上一柱香。”

燕門關根本擋不住三國大軍,天亮之前肯定會在聯軍攻擊中煙飛灰滅。

既然夏崑崙撐不到天亮,讓他做一個晚上主帥,又有什麼所謂呢?

而且這能進一步削弱沈七夜的實力。

沈七夜努力壓製著怒意,掃視夏崑崙等人冷笑不已:

“好,我們走,我們走!”

“夏殿主,東狼,南鷹,你們要一心尋死,我就成全你們。”

他一聲令下:“願意跟我走的將士,上車!”

夏崑崙也毫不客氣喝出一聲:

“東狼,你帶人親自送客!”

“擎蒼,你拿我護國利劍去北門,給我劃一條線。”

“再給我通告熊、象、狼三十萬外軍。”

夏崑崙把護國利劍丟給擎蒼:“夏崑崙在此,越境者,殺無赦!”

無數邊軍瞬間熱血,齊齊呼吼:

“萬勝,萬勝!”-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