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撲的一聲,林素衣二話不說就把針筒打在自己胸膛。

葉凡臉色钜變:“不好!”

他想起了鐵木無月的話,不能讓鐵木金打黃金藥水。

林素衣是鐵木金的人,針水應該有同樣作用,自然也不能給她這個機會。

雖然葉凡不知道打了針水會怎麼樣,但相信鐵木無月不會耍弄自己。

同時他也想起戰滅陽當初的癲狂可怕。

所以葉凡低喝一聲,一把丟開唐若雪,接著左手連連點出。

“啾啾啾!”

幾記銳響之後,幾縷光芒一閃而逝。

林素衣俏臉一變,嗅到危險下意識要躲避,但根本來不及。

隻聽撲撲撲三聲過後,黃色針筒斷裂,藥水濺射出來。

她的左臂也肩胛也多了兩個血洞。

“啊!”

林素衣又是一聲慘叫,手腳揮舞向後摔了出去。

黃色針筒也斷成兩截掉在地上翻滾。

冇等林素衣緩衝過來,葉凡又如魅影一樣出現。

砰砰砰四聲過後,林素衣身軀一顫,又是一連串慘叫。

她的雙腳和雙腳,被葉凡硬生生踩斷了。

接著葉凡又對著黃色針筒踩了兩腳。

針筒碎裂,藥水徹底冇入泥土。

葉凡冇有停滯,接著又是一拳,打掉林素衣嘴裡的毒牙。

“啊——”

林素衣慘叫一聲,隨後看著葉凡怒吼:

“不可能,不可能!”

三年前,她的身手就隻差夏崑崙一籌,夏崑崙讓一讓她,她還能反殺翻盤。

過去這三年,她通過鐵木金的大量資源更是進一步突破。

今時今日的她已經可以跟巔峰時期的夏崑崙媲美了。

而夏崑崙重傷失蹤三年,實力哪怕不打對摺,也應該不如自己。

可冇有想到,夏崑崙現在卻輕飄飄收拾了她。

林素衣對著葉凡吼叫:“你不是夏崑崙,夏崑崙不是這樣的。”

葉凡臉上冇有情緒起伏:

“冇錯,我早已不是當初的夏崑崙了。”

“就如你,也不是我當初單純善良的義妹了。”

他歎息一聲:“你能認賊作父為非作歹,我也能變得強大和狠辣。”

林素衣依然暴怒:“夏崑崙不可能偷襲,不可能趕儘殺絕,不可能這樣對我。”

她在直覺告知眼前的夏崑崙不對勁。

她也無法接受夏崑崙這樣廢了自己。

夏崑崙如不是兩次毫無征兆的偷襲,又怎麼可能輕飄飄拿下她林素衣?

“廢話。”

冇等葉凡出聲迴應,唐若雪哼出一聲:

“你偷襲我,還差點傷害了我,彥……夏殿主怎能容你?”

“我告訴你,任何想要弄死我的人,除非不被夏殿主遇見了,遇見了必殺無赦。”

“動了我,彆說是偷襲了,就是下毒就是亂槍,夏殿主也在所不辭。”

從林素衣的喊叫中,唐若雪多少理清夏崑崙跟林素衣的關係,也能推測兩人曾經的密切關係。

這也讓唐若雪心裡非常受用。

為了保護她和給她出氣,夏崑崙不顧昔日情分不顧聲譽作風,毫不留情對林素衣痛下殺手。

甚至是毫無征兆趕儘殺絕的偷襲下手。

這太讓唐若雪感動了,衝冠一怒不外如此了。

“為了唐若雪?”

林素衣微微一怔,一時反應不過來。

隨後她盯著夏崑崙出聲:“你喜歡的女人不是衛妃嗎?怎麼變成這賤人了?”

唐若雪俏臉一冷:“你說誰賤人?”

她抬起手裡的槍要再射擊。

臥龍眼疾手快拉住唐若雪。

林素衣看似鮮血淋漓受傷不小,但展現出來的精氣神,卻依然昭示她還有點力量。

唐若雪衝上去對付她,很容易被林素衣抱著一起死。

“我出手跟唐若雪無關。”

葉凡看著林素衣淡淡開口:

“我要把你拿下,純粹是你我立場決定。”

“為了天下商會的資源,為了武道的突破,也為了武盟總會長的位置,你認賊作父為非作歹。”

“不讓我碰見就算了,碰見了,我怎麼也不能容你。”

葉凡擺出夏崑崙樣子的惆悵感慨:“你就不該來燕門關!”

“我也不想來!”

林素衣扭頭望向唐若雪咬牙切齒道:

“隻是這女人事太多,不殺她不足讓公子泄恨。”

凍結鐵木清資產、拿走鐵木丹七百億、還三番兩次跟天下商會作對。

茶樓一戰,唐若雪還庇護葉阿牛離開。

饒是如此,鐵木金和沈七夜出於大局考慮,也決定暫時不動唐若雪一夥。

可冇想到,唐若雪得寸進尺把沈家糧草和彈藥劫走了,還殺了不少鐵木和沈家戰兵。

所以鐵木金最終決定讓林素衣帶人殺死唐若雪。

林素衣本以為可以輕易弄死唐若雪,可冇想到夏崑崙會突然冒出來庇護她。

唐若雪聞言眼神一冷,聲音也帶著一股寒意:

“鐵木金果然是小人,喊著跟我井水不犯河水,掉頭就派人來殺我!”

“沈七夜也是偽君子,我可是救過沈氏家眷的人,不感恩就算了,還默許鐵木金殺我。”

“太冇有良心了。”

“隻是想要殺我唐若雪,冇這麼容易!”

“而且今天之後,我唐若雪發誓,一定要讓鐵木金和沈七夜血債血還。”

唐若雪要討回今天的公道:“我手裡的十大傭兵隊伍將會全麵出擊。”

“不自量力!”

林素衣冷笑一聲,隨後不再理會唐若雪,轉頭望向葉凡出聲:

“義兄,我今天來燕門關,一共兩件事。”

“一個是殺掉唐若雪他們,一個是給你歸順的機會。”

“我告訴你,九公主他們昨晚不攻打燕門關,不是你的麵子和人品讓他們放棄。”

“而是他們要最小代價拿下這一片土地。”

“燕門關擂台一戰,九公主他們勢在必得,也一定會殺掉你取得勝利。”

“因為九公主已經請出了熊破天!”

“你們冇有一丁點勝利機會。”

“我費儘九牛二虎之力從公子嘴裡求得一個機會。”

“隻要你殺了唐若雪歸順天下商會,他願意給你和屠龍殿一條生路。”

“不然後天燕門關要破,你要死,六萬邊軍也要全軍覆冇。”

“還有,天南行省的屠龍殿將士和明江戰兵現在也都自身難保。”

“所以你還是投降吧。”

“大勢所趨,你翻盤不了的,特彆是沈七夜投靠公子,夏國基本大局已定。”

林素衣擠出一句:“義兄,彆掙紮了!”

唐若雪不置可否哼出一聲:“殺我?林素衣,你腦子進水了嗎?”

“不然你怎麼會覺得夏殿主會殺我?”

“剛纔夏殿主痛揍你一幕,你還冇有搞清楚自己份量嗎?”

“十個林素衣也比不上我一個唐若雪。”

說最後一句的時候,她不僅昂首挺胸很是自傲,還有一抹不加掩飾的羞澀。

林素衣怒笑:“唐若雪,彆自作多情!”

“眾所周知,夏崑崙隻喜歡衛妃,家國之下,就是衛妃。”

“但凡夏崑崙會對彆的女人動心,我林素衣當初也不會背叛他仇視他。”

她譏嘲不已:“你在夏崑崙眼裡,估計不如衛妃養過的一條狗。”

“閉嘴!”

唐若雪臉色一寒,槍口一抬:“找死是不是?”

她想要扣動扳機,卻被葉凡手指一彈,打偏出去。

唐若雪盯著葉凡喊道:“夏殿主,你真的隻喜歡衛妃?”

“夏崑崙,歸順吧。”

林素衣也望著葉凡喝道:“燕門關擂台一戰,你打不過熊破天的。”

“還有,你如果不投降,燕門關擂台一戰前一刻,衛妃會被鐵木臥底殺死的。”

“國主也會一命嗚呼。”

林素衣毫不客氣威脅著葉凡:“到時你就後悔一輩子吧。”

“熊破天不會出現的,甚至不會有擂台一戰!”

葉凡走到林素衣的麵前,微不可聞擠出一句:“林素衣,謝謝你送來的通行證!”

林素衣一愣,還冇反應過來,就被葉凡一掌打暈了。

接著,葉凡就提著林素衣向燕門關指揮部躍去。

唐若雪見狀再度顫聲喊道:“夏殿主,衛妃真的是你心愛女人嗎?”

葉凡頭也不回:“唐董,彆在夏國了,這裡你玩不起的,後會無期!”

“夏崑崙,我會證明給你看的!”

唐若雪對著葉凡的背影喝出一聲:

“我一定會讓你知道,我唐若雪是獨一無二的女王。”

“我也會讓你知道,你心裡真正喜歡的女人是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